阿傑與彩芸結婚4年多,婚姻生活尚屬生活美滿,惟在阿傑心中一直有一個不敢告訴彩芸的秘密,那就是阿傑從小對於」亂倫」這件事情一直存有幻想。阿傑小時後曾經多次偷看母親及姊姊的身體,對於年紀大的女生始終有極為高度的興趣。不過隨着年紀的增長,阿傑漸漸對於這件事情已經漸漸放棄,甚至不抱任何希望啰,直至有一天………

故事的起頭是這樣的:
彩芸、阿傑跟彩芸的姊姊彩芬同住於一個小區,平時兩姊妹無話不談,兩傢來往密切。

有一天彩芸跟阿傑說:
「老公,我姊跟我說他很久沒有跟姊夫做愛啰,她們好像已經過着無性生活。我們以後會不會以如此呀?」

阿傑聽聽笑了說:
「不會啦,我對妳一輩子都會很着迷的,我喜歡妳身上的每一吋肌膚,喜歡跟妳做愛的感覺,尤其對於妳的大屁股,更是愛不釋手。我不慧跟姊夫一樣啦」

不過阿傑雖然心中這樣回答着彩芸,但是卻也暗自留意起彩芬。好幾次彩芬不經意的曝光,都讓阿傑大飽眼福。在阿傑心目中彩芬雖然是個結過婚,生過小孩的婦人,身材也不怎麼優秀(生過小孩的婦人屁股都大了點),但是彩芬擁有一對比彩芸還大而柔軟的胸部、以及乾起來超爽的大屁股。而且阿傑光想到如果有一天可以乾到自己老婆的姊姊,那是亂侖,就更加不知不覺興奮了起來,也讓阿傑心中邪惡的那一面慢慢蘇醒了起來。

但是那畢竟隻能放在自己心裹面,他很想告訴彩芸,他對他姊姊有性沖動及性幻想,幻想彩芸會幫助他,去說服他姊姊。但那畢竟隻是空想,他不敢付諸行動,因為他怕會遭到老婆的責罵及不諒解,影響到婚姻生活。但是隨着日子一天一天的經過,阿傑心目中那股亂倫的慾望就更加強烈,隻是他不確定彩芬是否可以接受這樣的關係;彩芬對於性需求是否有這樣的殷切。如果有,那他的希望就更加濃厚了一些。

終於有一天,一個因緣巧合,彩芬跟阿傑說她想看動畫」霍爾的移動城堡」,不知道阿傑有嗎?阿傑心想機會來啰,當下便下了一個決定,他決定放手一博,順從自己的慾望。
他找了一天隻有彩芬自己一個人在傢的時候去找她,說:
「大姊,妳想看的動畫我跟同事借來啰幫,要看嗎?」。

「不過要用計算機看才行,我還沒轉檔燒錄,妳的計算機借我好啰」
彩芬不疑有他說好呀,就帶着阿傑到書房去。到了書房,阿傑打開計算機,將隨身硬盤裝好就說:
「大姊妳要不要先來看看呀?」

彩芬說:「好阿!反正現在也沒事,我12點才要去開店」
殊不知這是阿傑設計好的圈套,他故意放幾片A片在隨身硬盤裹,想勾起彩芬潛在的慾望。阿傑將隨身硬盤裝好後,打開目錄後,他說:
「咦!這是什麼呀,怎麼還有別的檔案?不知道這是什麼,大姊要不要一起看看呀」
彩芬說:「嗯,隨便啰」

阿傑心中暗自偷笑,將檔案打開。計算機屏幕出現的是一對男女性交的畫面,女生吸舔着男生的生殖器,這畫面對於久未做愛的彩芬而言產生莫大的沖擊,而且身邊坐的人是自己妹妹的老公,那種感覺真是奇怪。而阿傑也偷偷看了彩芬幾眼,髮現彩芬直盯着計算機屏幕看,一點也沒有想要關掉的念頭,他知道他的計謀已經漸漸起了作用。

過了幾分鐘,阿傑跟彩芬說:
「大姊,妳還要看嗎?我想去上個廁所。」
彩芬也感到自己的失態,連忙說:
「不了,阿傑妳同事怎麼也把A片放在裹面,妳把他關掉吧。」

阿傑說:
「大姊,等一下啦,我先去上個廁所,我憋好久啰。」

於是阿傑邊說邊起身往廁所走去,經過彩芬的身邊時,彩芬偷偷瞄了阿傑一眼,他看見阿傑的褲襠腫了好大一包。下體竟不知不覺抽動了一下。

而阿傑進到廁所,他開始進行他的下個計劃。他把褲子退到膝蓋處,並製造大聲響,他假裝跌倒。
「唉約,好痛喔」,阿傑在廁所擺好姿勢並大叫。
彩芬在外頭聽見阿傑的慘叫聲,連忙敲門問說:
「阿傑怎麼啰?」

「大姊,我跌倒啰,站不起來啦,好痛喔」,阿傑說。
「那怎辦?」彩芬說。
「大姊,妳可以進來扶我嗎?」
「我?不方便吧。」彩芬說。
「不過,大姊我真的站不起來啦,妳進來扶我一下啦!好痛喔」
「好吧」

彩芬推開門後,他髮現阿傑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付狼狽的樣子。不過也看到了阿傑勃起的小弟弟。
彩芬心想:「哇,原來阿傑的小弟弟竟是如此的雄偉,少說有15-16公分,龜頭又大又紅,要是差進我的小穴,不知道是啥滋味」,不過因為矜持的緣故,他還是跟阿傑說:「阿傑妳先把褲子穿好啦」
阿傑說:「大姊,我站不起來,怎麼穿褲子呀,妳先扶我一下啦。」

於是彩芬將阿傑扶了起來,而阿傑則趁勢裝做不在意碰了阿芬的胸部,給予阿芬更進一步的刺激。兩個人搖搖晃晃走到沙髮床坐下。一坐下,彩芬就問阿傑說:「還好吧,要不要去看個醫生?」
阿傑說:「沒關係啦,先休息一下看看吧,如果不行,等等我再自己去看醫生。不過大姊對不起喔,剛剛不小心碰到妳的胸部。」

彩芬被阿傑這麼一說,臉部突然泛紅了起來,連忙說到:「沒關係啦,妳又不是故意的」。
阿傑心想差不多時機成熟啰,他連忙挪動自己的身體,坐到彩芬身邊。再跟彩芬說:「不過大姊,妳的胸部還真是柔軟。如果我跟妳說,剛剛我是故意的,妳會生氣嗎?」

彩芬沒想到阿傑竟然會這麼大膽,敢跟他說這些話,一時間他竟反應不過來。阿傑接着說:「其實,大姊我對妳一直存有幻想,也一直偷偷在注意妳。也知道姊夫很少跟妳做愛,大姊,妳難道都沒需求嗎?」阿傑邊說,邊摸着彩芬的大腿。

阿傑的話語一時讓彩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再加上阿傑撫摸大腿的感覺,讓彩芬的慾望漸漸戰勝了理智。「唉,阿傑,我也是女人,隻是妳姊夫他不想,所以…..,其實我怎會不想勒!」
「那大姊,我想我應該可以取代姊夫給妳相當的滿足。如果妳願意的話」阿傑說。

「阿傑,妳是我妹妹的老公勒,我們不可以的啦!」彩芬嘴中雖然這麼說,但卻沒有阻止阿傑的意思。因為阿傑撫摸的感覺竟是如此舒服,讓他下體傳來陣陣觸電般的感覺。

而阿傑看彩芬雖然嘴巴說不,但是卻沒有阻止他的意思,於是阿傑就更加確定他應該是可以乾到彩芬,一圓他的夢想。於是他就更加放大膽子,手一歨一布往彩芬大腿內側遊移。
「大姊,妳有需求,而我對妳也一直存有幻想。拜託啦,可以嗎?」
「妳對我存有幻想?怎說,我身材又不好,屁股又大,怎會……」

「大姊,不說妳不知道啦,雖然妳的屁股大,但是我就是對於妳的大屁股特別着迷。常常幻想着妳,有好幾次在妳傢廁所聞着妳的內褲、胸罩,打手槍、自衛。心想如果有一天可以跟妳做愛那一定舒服極了。」

彩芬心裹更加訝異,想不到自己妹妹的老公對於自己竟然是如此着迷,也想不到自己竟然還如此有性魅力。再加上阿傑的小弟弟的確比老公大多啰,而且自己也的確有需要,所以隨着阿傑的動作,彩芬竟然心防慢慢崩解啰,而且身體也漸漸不聽使喚。但是理智跟矜持還是告訴他不可以
「妳講什麼呀!神經病!住手,不要摸呀,我是妳老婆的姊姊,不可以!…..啊…..」彩芬邊呻吟邊說。

「大姊,其實妳都忍不住,都好想做愛,我放下世俗的枷鎖,大傢開心,又不傷害到別人,隻是我們兩人的事,不說出去哪有人知道?開心就得了嘛!」
「別傻了,我們是姻親,這樣做即是亂倫,不可以……鳴……」
「我說給妳聽丫,我跟彩芸已經好一陣子沒做啰,我根本提不起性慾去乾她,但是每次我見到妳,我都有種慾念想跟妳做愛,我要立刻自慰才行。我知這樣是好變態,但是我真是好喜歡妳,就當我是妳老公啰。」

阿傑開始脫下彩芬的衣褲,並首先由腳趾舔起,腳趾頭、小腿、大腿、肚臍,再上去吸那對乳房,兩顆乳頭都硬挺起來。彩芬一路叫不要,但是無力去掙紮,阿傑不理她,慢慢舔到彩芬最重要地方,撐開彩彩芬雙腳,整個無毛的漂亮小穴都呈現出來,那條縫有淫水滲出,兩塊大陰唇開始濕到有反光,阿傑用手指去撫摸那條縫。

「喔……不……不要……」彩芬開始興奮,但是繼續叫不要!嘴就說不要,小穴就淫蕩到流出淫水。
阿傑用手指撐開她兩塊大陰唇,伸出舌頭去舔小穴、小陰唇,最後吸吮那粒陰核。
「啊…… 啊……」彩芬顫了一下:「唔……不要……啊……不……不……可以……啊……」用手推開阿傑的頭,不然就菈扯阿傑的頭髮。阿傑看她都好興奮好性感,全身起雞皮疙瘩,淫水由條穴縫流到落屁眼,再流到床單。彩芬後來就有氣無力的說:「阿……傑,不……要……舔啦,不……可以……我……求……妳……不要……再吸……啦……呀……」

阿傑心想:傻啦!我怎會聽彩芬講丫,彩芬的舉動跟言語反而讓阿傑興奮到極點,根本彩芬生理上已經作好準備。

阿傑繼續舔彩芬小穴,吸吮那粒陰核,又用舌頭對陰道抽插,連最勁招數「毒龍鑽」都使出耶——就是用舌尖又舔又插屁眼這一招呢!漸漸的阿傑已經感覺到彩芬有性高潮了。

彩芬高潮來時,全身都僵直,看那陰道一下一下的收縮,「哎唷……唔……不……可以……啦……喔……啊……」。

彩芬根本就掩飾不來,阿傑知道現在就是乾彩芬小穴的最佳時候!
他拿個枕頭墊高彩芬的屁股,撐開彩芬雙腳,握住陽具放到小穴上,一挺。
彩芬突然清醒來了,跟着說:「阿傑,不可以……我求妳不要插進去呀,我是妳老婆的姊姊,這麼做是亂倫,不可以做的。」

阿傑說:「怕什麼,至於我們大傢都是成年人,不張揚出去又怎會有人知?而且我們大傢都需要,當我是妳老公就行了呀,而且我們又沒有血緣關係,怎能算亂倫勒,而且大姊,我真是好喜歡妳的。」
「不行!阿傑,我們一錯就不可以回頭,永遠都擡不起頭做人了。」

「為什麼要回頭?!我不管,我己經不可以再忍耐,妳都不要再忍啦。」
「阿傑,不行啦,妳要帶保險套啦。」彩芬說。

「唉約大姊,沒關係啦,不帶套的感覺比較好,而且現在有事後避孕丸,不怕啦」。
「嗯嗯嗯……嗚……啊….」阿傑見彩芬閉起眼睛,並且髮出一連串的呻吟聲,便不管那麼多,將龜頭對準她陰道慢慢插進去。

「噢……好舒服呀!」整支雞巴插進去後,阿傑沒有實時抽出,心想要仔細感受一下乾彩芬小穴的滋味。

「啊……」阿傑開始慢慢抽插,因為彩芬小穴裹好多淫水,所以很滑,還很溫暖,被阿傑乾到「滋滋」髮聲。阿傑看見彩芬用牙咬住下唇,「唔……唔……唔……唔……」阿傑每插一下,她就「唔」一聲。

阿傑心想:「好,等我用盡全力去乾。等她快有高潮時,我再擡高她的雙腳放在肩上,就好像做掌上壓,她的大屁股就蹺高,讓我整根雞巴可以插入,用力去插,下下插到盡底。

「唔……唔……唔……啊……啊……」阿傑知到彩芬好興奮,淫水流落在床上。

慢慢地阿傑感覺到彩芬小穴裹面一下一下的收縮,全身起雞皮疙瘩,高潮快來了。
「啊……唔……好……唔……啊啊……喔……」彩芬毫無矜持的大聲叫床,好開心的享受性高潮,她已經不再反抗,開始接受阿傑跟她做愛了。

「噢……大姊,妳好漂亮呀,又多水又多汁,乾了真覺是與別人不同,乾一輩子我都願意!」
「唔……不……要……說了……啊……啊……」,竟然可以看見大姊被我乾到叫床,阿傑更加興奮,抽插得五、六十下,突然感覺一種麻癢快感,「啊……啊……」要射了!
「啊……」一聲長叫後,全世界都靜止下來。

阿傑射完精之後沒立即抽出雞巴,就這樣伏在彩芬身上喘氣,彩芬也直喘氣。「啊!真是沒法比,這次高潮來得特別爽,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乾的人是自已老婆姊姊的關係呢?」
「阿傑,為什麼射進去!有了小孩怎麼辦呀?快幫我把精液擦乾淨。」彩芬說
阿傑立刻拿紙巾幫彩芬擦,一邊擦一邊不停有精液流出,好過癮。
「大姊,是不是做得好舒服呢?以後我會多給妳快樂的。」
「唉!……是不應該,我哪還有面目見人。」

「大姊,不乾都已乾了,還想那麼多作啥?放開胸懷,接受現實啦!而且妳不說,我不說是不會有人知道的啦。」阿傑的雙手這時候一隻手又在彩芬大腿內側,另一隻手摸上了彩芬的胸部。
「阿傑,啊……,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嗯嗯嗯嗯……」

阿傑不讓彩芬有再說話的機會,嘴巴貼上了彩芬的雙唇,用力的吸取着。而采分也在阿傑一波又一波的攻勢下,慢慢的瓦解了防備,配合阿傑的雙手,身體又不自主的扭動了起來。

阿傑這時候在彩芬的耳邊俏皮的說:「大姊,我想要在乾妳一次!妳要有心理準備喔!」阿傑邊說邊將手移到彩芬的臀部,彩芬也不由自主的將渾圓的臀部湊上。

阿傑微笑一下,更進一步將手指移到彩芬的兩腿間摩擦着她的陰戶。

彩芬感覺到阿傑的手指正在自己的小穴上,接着,阿傑一手摸着彩芬渾圓的臀部,另一手將彩芬的腿分開,看到萋萋芳草的陰戶,並將手指分開彩芬的略顯潮濕的陰唇,將手指伸進去.

「喔…喔…嗯…嗯……」「阿傑,嗯…天,好爽喔…嗯……」她的聲音軟弱,趴在那臀部也不由自主的擡高起來。阿傑清楚的知道這時該如何,他把攻擊集中在彩芬的陰蒂上,不停的挑弄那個快感的小蒂。

「喔…喔…就是那…寶貝…用力點…啊…啊……」她的身體擺動,小穴不由的緊縮夾着阿傑的手指。阿傑看着彩芬的臀部,像個可口的水密桃,將嘴湊上彩芬的左臀,輕輕的咬了一口。肉體上的疼痛加上心裹的淫亂感,使的她有點瘋狂。

「啊…阿傑…不要咬…大…姊……」
「啊…快一點…啊…重一點…就是那裹…磨重一點……」

阿傑依照彩芬的要求,用兩根手指在彩芬的陰蒂上揉弄,彩芬擺動的更加厲害。
「再多一點…啊…啊…啊……」阿傑感到彩芬又接近高潮了,流着汗水的臀部,他可以聞到彩芬雙腿之間散髮出的淫味。

「大姊,妳可不可以也舔我的小弟弟?」阿傑邊說邊轉換成69姿勢,將他的大雞巴湊到彩雲跟前。
「哇……阿傑妳的雞雞真的好大、好粗、好壯喔!我真的愛死妳了……」

彩芬用手不斷的套弄阿傑的陽具,時快時慢,逗得阿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乾一場。
阿傑回頭,看見彩芬反而閉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樣,接着用臉頰在陽具上摩擦,最後看她緩緩伸出舌頭,開始舔着龜頭,接着又張開口將陽具整個含進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覺,彩芬的嘴像吸盤一樣,上下的吸吮。
「滋……滋……」從彩芬的口中不斷髮出吸吮的聲響。

過了5分鐘後,彩芬再也忍耐不住,轉過身來喘息的對阿傑說:「阿傑……抱我、吻我……」
阿傑抱住了彩芬並慢慢的將雙唇移到彩芬的面前,當四片唇緊貼在一起時,彩芬不自主的將她的舌頭伸進了阿傑的口腔內恣意且瘋狂的攪動着,阿傑也輕輕的吸吮着彩芬的舌頭,雙方妳來我往的互相吸吮着。這一吻足足吻了10多分鐘之久。

接着彩芬要阿傑躺好在沙髮床上,看着他的大雞雞,淫蕩的對我說:「阿傑……就讓大姊來好好的伺候妳吧!我的親哥哥!」

彩芬再度趴臥在阿傑的雙腿中央並用靈巧的雙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雞雞,時快時慢,有時也輕輕的撫摸着我的懶蛋及肛門。動作是那麼的輕巧、柔順,深怕一不小心會弄痛阿傑似的。

阿傑漸漸的髮覺到彩芬早已把他的大雞雞當成了她的最愛。霎時間,阿傑深深的覺得他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此時彩芬也將頭埋進了我的雙腿中,開始品嘗着我這一根布滿青筋且赤紅火熱的大雞雞。

彩芬以靈活的舌頭不停着在阿傑的龜頭及馬眼上再度來回的舔舐着,接着,彩芬將阿傑的大雞雞含入了口中並開始上下的套弄着。阿傑感受到的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與快感。

阿傑遂而坐起來靜靜的欣賞彩芬吹簫的表演。看着他的大雞雞不停的在彩芬的櫻桃小口內進進出出,像活塞運動一樣的規律。

彩芬吐出大雞雞淫蕩的問道:「阿傑……大姊這樣搞妳……舒服嗎?」
阿傑喘息的對彩芬說:「大……大姊……好舒服……好……好棒喔……想不到妳口交的技巧竟是這樣的好……舒服……有種飄飄慾仙的感覺。」

彩芬笑着說:「等會兒的插入會讓妳感覺更舒服,更有飄飄慾仙的感覺。」
彩芬再度將阿傑推倒在沙髮床上並將大雞雞含入口中,又開始上下套弄着。
阿傑喘息的告訴彩芬:「大姊………讓我也來再品嘗妳的小穴……好嗎?」

接着,阿傑跟彩芬又轉成了69姿勢,阿傑也再度將手指插進彩芬那泛濫成災的小穴中快速的來回抽送着並開始舔舐着彩芬的小花蕊。彩芬的浪叫聲再度響起。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啊……」
彩芬的愛液越流越多,她轉頭喘息的對阿傑說:「阿……阿……阿傑……我……受不了了……我要……要……要乾妳……」說完便轉過身扶着我的大雞雞往下坐下去。
「啊……喔……大雞雞就是不……不一樣……嗯……嗯……舒服……」

阿傑感覺到她的大雞雞已將彩芬的小穴撐得滿滿的,絲毫的沒有一點空隙。彩芬的小穴是那麼的緊縮、那麼的富有吸力,彷佛要將阿傑的大雞雞吸進無底的深淵中。彩芬開始瘋狂的用小穴上下套弄着阿傑的大雞雞,彩芬那34C的豐滿乳房也因她的激烈運動而不停的上下晃動着,阿傑的雙手也開始搓揉着她的乳房及乳頭。

彩芬喘息的問:「阿…阿傑……大姊……這樣的乾……妳舒……舒服嗎?愉快……嗎?」
阿傑也喘息的回應道:「大……大姊……這樣的乾我……好舒服……也好愉……愉快……大姊的小……小穴真的好棒……乾的我好舒……舒服……」

彩芬聽阿傑這麼一說後,也更加瘋狂的用小穴套弄着阿傑的大雞雞。
「嗯……嗯……大……雞雞把……把大姊塞的好……好滿、好滿……啊……啊……」
「嗯……喔……啊……啊……大姊快不行了……喔……喔……嗯……啊……」

突然,一股滾燙的陰精淋在阿傑的龜頭上,阿傑知道彩芬又已經高潮了。可是彩芬並沒有因為高潮後而讓她的小穴離開阿傑的大雞雞,反而以緩慢的速度繼續的套弄着阿傑。或許因為激烈過度吧!彩芬已經趴在阿傑的身上瘋狂的親吻着他的乳頭、耳朵、脖子及嘴唇。阿傑更加的可以感受到彩芬的野性與狂野。

彩芬輕柔的告訴我:「阿傑,從今晚起,我們的關係已經不再像以前啰,妳會怎樣對待我勒?」
阿傑緊抱彩芬的說:「大姊,以後再別人面前我還是會像往常一樣,但是私底下,我會常常以我的大雞雞來填滿妳的小穴,讓妳生活不再空虛、不再寂寞。」

彩芬卻以挑逗的口吻輕聲對阿傑說:「就看妳如何表現了,不要讓大姊失望喔!」
阿傑淫笑着,對彩芬說:「今天,我就要讓妳的小穴臣服在我的大雞雞之下。」
說完後,阿傑把彩芬輕輕的抱起並放在柔軟的床上。而彩芬也把雙腿放於阿傑的肩上,準備迎接他的插入。阿傑將他的大雞雞徐徐的推進了彩芬的小穴中並用九淺一深的方法開始來回的抽送着。
「喔……大雞雞……把……把我填的真滿……嗯……嗯……啊……啊……………舒服……嗯……嗯……」

阿傑也把雙手放在彩芬的胸部上並用指尖輕輕摳着彩芬那深褐色的乳頭。
「嗯……啊……嗯……喔……阿傑……真的……真的好會插穴……插的我…好舒服喔……啊……嗯……快……快用力的插我……快……用力……」

聽了彩芬這麼說,阿傑加重了力道並開始快速的抽送着。而彩芬也瘋狂的扭動着腰部以回報着阿傑更用力、更快速的插入。

彩芬彷佛像是一頭餓壞了的母狼,拚命的以小穴吞噬阿傑的大雞雞,而阿傑也拚命的用力插着彩芬的小穴,彷佛要將彩芬的小穴插破似的。而彩芬的浪叫聲也越來越大聲,阿傑知道彩芬已完全的沈醉在性愛的世界裹。

「嗯……嗯……啊……喔……嗯……阿傑……乾的好……我……我……啊……嗯……愛……愛死妳……啊……」

就在阿傑這樣拚命的進攻之下,彩芬再一次達到高潮了。彩芬死命的抱着阿傑,狂吻着阿傑,而阿傑的背早已被彩芬的雙手抓出了上百條的血痕。

彩芬喘息的告訴我:「阿傑……妳真會……真會……插穴……插的……插的我爽死了……」
阿傑絲毫沒有要讓彩芬有喘息的機會。他把彩芬的身體翻了過來,並把彩芬的大屁股移高。接着,從後面在一次的把大雞雞插入了彩芬的小穴內,阿傑的大雞雞恣意的在彩芬的小穴內來回的進出,每一次的進出都將彩芬推向了另一個高峰。

「嗯……嗯……喔……啊……喔……阿傑……用力的……乾……乾我……
啊……嗯……用力……阿傑乾……乾的我好舒服喔……啊……嗯……」

或許這種姿勢是最容易讓女人達到高潮的,阿傑大約來回抽送一百下左右,一股滾燙的陰精再度淋到他的龜頭,他知道彩芬又達到高潮了,但他不但沒有拔出大雞雞,反而更快速、更用力的插着彩芬的小穴。

彩芬的愛液也隨着他的進出而慢慢的自小穴中流出,沾濕了彩芬的大屁股。

「喔…………阿傑……太會……太會乾穴了……大姊……我………又快高潮了……快……快用力啊……嗯……嗯……啊……喔……喔……」

阿傑也喘息的對彩芬說:「大……大姊的小穴……小穴也乾的我……好舒服……好……好爽喔……嗯……啊……大姊的……小穴好棒啊……」

彩芬瘋狂的對阿傑說:「就讓我……和妳……一起……嗯……啊……到達高……高潮……好……好嗎?」

阿傑也因此更快速的乾着彩芬的小穴。就在阿傑瘋狂的乾穴之下,彩芬再一次的高潮了,當陰精再度淋到阿傑的龜頭時,一股想射精沖動湧上了阿傑心頭。

阿傑喘息的告訴彩芬:「大……大姊……我……快要……快要射精了……」
彩芬瘋狂的對阿傑說:「阿傑……阿傑……喔……嗯……射在……射在我的口……口中好嗎……我……想吞下……妳的……精……精液……快……讓我吸吮……吸吮妳的……大雞雞……」
於是阿傑離開了彩芬的小穴而倒躺在沙髮床上,彩芬整個人趴在阿傑的雙腿中,開始用她那櫻桃小口及靈活的舌頭吸吮着阿傑的大雞雞。而阿傑也把彩芬的櫻桃小口當做是小穴一樣,拚命的乾着他的櫻桃小口。而彩芬瘋狂的吮着,阿傑瘋狂的乾着彩芬的小嘴。

阿傑再也忍不住了,憋了數週的精液終於全數的噴進了彩芬的小嘴內。對彩芬來說,阿傑的精液就好像是玉液瓊漿一樣,彩芬一點也沒浪費的將它全數吞下肚裹。阿傑深深的感覺到彩芬早已經和他融為一體了,他更相信也隻有他才能滿足彩芬的性需求。

而在短暫的休息、愛撫、訴說情話及打情罵俏後,阿傑抱起彩芬走向浴室內。在浴室裹,她們成了一對鴛鴦也因此共洗了令人羨慕的鴛鴦浴。當然,阿傑還是忍不住的在浴室裹又乾了彩芬一次。

阿傑相信在往後的日子,他一定會好好的用他這根大雞雞來疼愛彩芬、照顧彩芬及滿足彩芬的性飢渴。一定不會讓彩芬感到空虛和寂寞。而阿傑再乾到彩芬後,將心理潛在亂倫因子又勾起,他環顧四週,髮現週遭竟是如此海闊天空。他老婆彩芸的大哥因為工作關係要去大陸,而他的老婆又讓他蠢蠢慾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