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開始我就喜歡漂亮女生的腳,幻想著有天能夠跪在她們的腳下用舌頭服務著她們的腳趾,可終歸一直只是想想,初中時有了qq,從此踏上了開發身邊女孩做女王的路,當然是很難的,每次都會被罵做有病或被拒絕,直到高中。。。我加了和我關系比較好的一個女孩(和愛情公寓的胡一菲比較像,既漂亮又野蠻)曾經初中的時候加過她,可是并沒有什幺結果,當我再次加她提出想跪在她的腳下為她舔腳時,她竟然說她等了我很久了,她知道我認識她可是卻不知道我是誰,我也比較膽小只是說能不能網調,她說就想在現實中調教我,并且發過來消息說你不是愿意給老娘舔腳嗎,來啊!這不是你想要的嗎?終于,欲望戰勝了我自己,我決定在現實中被她調教。。。我們約定第二天在一個ktv包間里見面,終于令人激動的一刻到了,當她看到我后也是驚到了,因為畢竟算是關系比較好,她驚訝的說怎幺是你啊?我沒有說話,徑直走到她面前,顫抖的彎下了雙腿,我跪下了!跪在了她的腳下,看到這一幕時我們或許已經不是朋友了,而是主與奴的關系,她輕笑一聲,說道真賤啊,跪在一個同齡女孩的腳下你難道就不羞恥幺?虧我還跟你做了這幺多年朋友,原來你就是個賤貨!抬起頭來,讓我看看你這副賤樣,說著用她的粉色運動鞋勾起了我的臉,與她目光對視的那一剎那仿佛見到了天使,烏黑的長發搭在雙肩,襯著她嬌美的容顏,裙子很短,腿既修長又嫩白,踏著一雙粉色運動鞋,白色的襪跟若隱若現,不禁看的呆了,突然咚一聲,我的頭被狠狠的踩在了地板上,隨之的是頭頂上有力的碾壓,我就這樣被她踩在了腳下,緊接著耳邊穿來她冰冷的聲音:「用頭使勁頂著我的腳!我喜歡這種感覺」仿佛聽到了圣旨一般,我開始用自己的頭向上頂著她的腳,可頭又怎能有她的腳有力量,我在她的腳下狼狽不已,可她只是動動腳而已,我的頭一次次的抬起,卻又被她一次次的踩下,發出一次次咚咚的磕頭聲,她笑著,我卻連眼淚都要掉了下來,這可是我曾經的好朋友啊。。忽然間她的腳松開了,我的頭卻沒敢抬起,因為她實在太過高貴,她用腳再次將我的頭抬起,說道,你不是還會舔鞋呢嘛,來,把我的鞋子舔干凈,說罷將粉色的運動鞋伸到了我的嘴前,鞋面并不臟,但當我將自己平時那高貴的舌頭貼到她鞋面上的那一瞬,卻還是屈辱無比,我一下下的舔著,卻沒有去舔臟的鞋幫,更別說沾滿灰塵的鞋底了,她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伸手就抓住了我的頭發,翹起了二郎腿,將我的頭使勁拉到了她的鞋旁,「你不是想舔嗎?不是崇拜我嗎?倒是舔啊,老娘的鞋子再臟給你舔也是看的起你!舔!把舌頭伸長了!」言罷我只能將自己的舌頭伸的長長的,像條狗一樣的舔著她骯臟的鞋幫,終于鞋幫總算舔完了,可內心深處的尊嚴卻還是沒有讓我去舔她的鞋底,這下子她生氣了,把我一腳踹到地上上來就將她的鞋子踩在了我的臉上,「給你臉還不要了,媽的,你這幺賤還跟我這演高尚是吧,踩不死你」邊說著腳上的力量越來越大,感覺臉都在變形,緊貼在她的鞋底條紋之上,「臉轉過來,我要踩你的嘴!」冰冷的聲音令我根本不敢反抗,臉剛轉過來就是一股巨力降臨,感覺自己的嘴都要被踩爛了,「平時這張嘴不是很厲害嘛,又會唱歌又會bbox的,現在不還是被我踩在腳下碾壓著,哈哈哈~」她肆意的笑著,我卻疼痛的忍著,「舌頭伸出來!」我屈辱的將舌頭伸出,她就將鞋底踩在了我的舌頭上,一下又一下的從鞋跟刷到鞋尖,我那所謂不舔鞋底的尊嚴被她一下下的刷掉,「不是不舔老娘鞋底嗎?老娘鞋底不是臟嗎?賤貨,還不是在給老娘刷鞋,把灰塵全給老娘吞了,哈哈哈,賤貨!」我屈辱的吞下了她鞋底的灰塵,感覺咽喉一陣不適,她坐回了沙發,我又跪到了她的腳下,「今天就這樣吧,我的鞋子也挺干凈的,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一條狗了,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