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談判很順利,比預期的時間早了兩個小時。賀長風心情輕松地去超市買了菜,準備回家燒一桌豐盛的大餐。  回家……賀長風對自己的用詞低笑一聲。  他現在和蘇眉莫默楚凌云住在一起──蘇眉是他的妻子,莫默是他相戀十年的無緣愛人,楚凌云則是莫默現在的伴侶──這其實是個非常詭異和令人尷尬的組合。但是經歷過慘烈的傷痛失落之后,他明白做人真的不能太貪心。  能像現在這樣,就很好了。莫默顯然很幸福,他在一旁看著,也覺得安心。  回到家里,蘇眉還沒下班,莫默還在午睡,只有楚凌云正在廳里打掃收拾,見賀長風提了大包小包進門,忙放下抹布過去幫忙,兩個大男人一起站在廚房里洗洗切切。  原本互相敵視的兩個男人,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了這種自覺或不自覺的合作。沒辦法,這個家里,會動手做家務的永遠只有他們兩個。  莫默?蘇眉?拜托,誰敢勞動他們金貴的玉手去干這些粗活?  這兩個各擅所長的外科醫生,可以完成最精密最危險的手術,切個土豆絲卻會切到自己的手指。當然,事后消毒包扎的動作的確非常利落。  其它的例如桌子上的灰這種小事就更不用說了,沒人管的話他們會任其厚厚地積起來,搞不好還會用來記電話號碼。   將他們嬌慣到這種地步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賀長風。現下又多了楚凌云做牛做馬,可以預見這兩位公子小姐會一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直到駕鶴歸西……  忙碌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就夜幕低垂,十余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也陸續擺上了桌。  「燒了什麼呀?好香哦!」睡了一下午饑腸轆轆的莫默聞著香味飄了出來,看見滿桌的菜,頓時眼睛一亮,飛快地沖去刷了牙洗了臉,在餐桌前正襟危坐。  「蘇眉呢?還沒回來嗎?」面對一桌好菜卻只能看不能吃,莫默實在覺得很難受。  「難道是加班?」賀長風也覺得意外,一般這時候蘇眉都應該回來了。「我打電話問問她。」  電話接通,傳來的卻是「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女聲。賀長風再撥一次,還是如此。  奇怪了。蘇眉明明是24小時開機的,就算在手術臺上也不過是調震動而已。夜里睡覺的時候,好幾次被無聊的電話吵醒,問她為什麼不關機,她總是說,「萬一有急診呢。」  和莫默一模一樣。  這廂莫默索性離開了餐桌,免得禁不起誘惑。  楚凌云知道他定是饞得不行,有些不忍心,于是勸道:「要不你就先吃點兒?」   莫默搖了搖頭。「不要。大家一起吃比較開心。」一邊說,一邊滿房間溜達消磨時間。  賀長風正打算再打電話到蘇眉的辦公室試試,卻聽到莫默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他急忙抬頭,只見莫默手里捏著一張紙,眼睛睜得大大的,滿臉的不敢相信。  「怎麼了?」賀長風和楚凌云急忙上前去看。莫默朝楚凌云擺了擺手,面對賀長風時,卻下意識地將那張紙藏到了身后。  賀長風的心突然一沈,卻還是維持了從容鎮靜的外表,輕聲笑道:「什麼東西不能讓我看?」一邊說,一邊伸手到莫默背后去拿。一開始莫默捏得極緊不想交給他,后來似乎想到了什麼,漸漸松開掌握。  薄薄的紙拿到了手上,某種不祥的預感卻讓賀長風不敢低頭細看。  在他身旁的楚凌云探頭張望了一眼,和莫默一樣發出了一聲短促的驚呼。  賀長風被驚得微微一顫,下意識地將目光轉了過去。映入眼簾的那行粗粗的黑體字,烈焰般灼痛了他的雙眼。  那是一份──《離婚協議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