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明朝末年,皇城內禁軍總統領張赫將軍府中鑼鼓齊天,鞭炮齊鳴,將軍喜得貴子,宴請賓客,張將軍立于府邸大廳內春光滿面的迎接著一位位賓客,身后站著禁軍副統領,也即是張赫的親弟弟——張禁,此時張禁抱著自己的小侄子張晨同樣笑呵呵的目視著一位位客人。「恭喜大哥喜得貴子,咱們張家有后了。」張禁說道,「哈哈哈,好face=”TimesNew=”roman?=””new?=””>~~好face=”TimesNew=”roman?=””new?=””>~~,你說得對,咱們張家有后啦,哈哈哈哈face=”TimesNew=”roman?=””new?=””>~」張赫大將軍喜不自禁道。10年后——「叔叔face=”TimesNew=”roman?=””new?=””>~叔叔face=”TimesNew=”roman?=””new?=””>~帶我去后山教我打獵吧」。張府后院中傳來了稚嫩的聲音,小張晨一身勁裝的沖著面前站著的張禁喊道,「哈哈哈哈,好好,小晨都開始學打獵了,下午我就帶你去后山教你打獵」張禁笑道,「好啊好啊——」張晨高興的跑向了別院,張禁看著面前這個小侄子歡快的身影,自己從小就很疼愛他,想著想著卻突然嘆了口氣,走向了大哥的房屋,「大哥……」張禁看著雙手背負利于窗前的張赫忍不住道,「大哥,考慮好了嗎?朝內黨爭越演越烈,派系分化嚴重,大哥你身為禁軍統領,理當有個清楚的認識和適時的選擇啊……」「二弟,此事我心里有數,靖王爺對我們恩重如山,我等理當忠義于他」「可是大哥,靖王爺勢力薄弱,我怕他在黨爭中失勢,到時候我們張家可就大難臨頭了」「好了,二弟無需多說,我意已決」「大哥……唉face=”Times New=”roman?=””new?=””>~」張禁無奈的離開房間。10年后——face=”TimesNew=”roman?=””new?=””>20歲的張晨已成為皇城內無數少女傾慕的瀟灑少年,張晨小時好武,可后來慢慢對武藝失去了興趣,乃至棄劍從文,如今更是眉清目秀,完完全全一副書生公子哥的摸樣,此時在張晨的房間內,張晨和自己的叔叔對坐而飲,身后站著他的侍女小翠,不停的為他們斟酒,反觀對面的張禁卻是一副內宮太監的打扮,面容也不如以前粗獷,反而一副陰陽失調的模樣,原來幾年前的黨爭中靖王爺失勢,張家險些被政敵滅族,多虧了大哥張赫走訪各路,靠著以前的人脈和現在的手段,硬是將整個張家保了下來更是投入到了政敵門下并發誓效忠,這才保住了張家的血脈,但付出的代價卻相當大,不僅散盡家財,還迫使親弟弟張禁進宮當了太監,以時時掌握朝中態勢并為人質。此時張晨看著坐在自己面前談笑依舊的叔叔,自己非常的敬重他,他為張家犧牲太大了,甚至于自己的嬸嬸……數日后……皇宮內,張禁獨自飲酒,眼中狠色頻閃,想起昨日去家中找大哥,希望大哥能申請讓自己離開皇宮,回到家中,自己這幺多年在宮中受盡屈辱,昔日的敵人如今騎在自己頭上,百般折辱,腦中不停閃現昨日情景……「夠了!不要再說了,此事不行!」「大哥,求你了,我已經受夠了,如今張家已經站穩腳跟,我實在不愿在宮中待下去了,大哥你可知道我這些年怎幺熬過來的。」「二弟,如今正是我張家翻身的關鍵時刻,不可胡鬧!!」張禁不敢相信的望著自己大哥「胡鬧!!!大哥,你竟說我胡鬧!!!當初我勸你站對位置,你不聽,家族遭難時你讓我進宮做人質太監,我苦苦哀求你,等我妻子有了身孕再去,你不讓,我為了家族獻身最后我妻子傷心欲絕而自盡,我連自己的骨肉都沒有留下,我付出了這幺大的代價,你竟說我胡鬧!!!大哥,你……」「唉,二弟,我知道你為了家族付出了很多,但現在是非常時刻,你就再忍耐一下吧,我保證這段時間過去一定為你求身,二弟速速回去,以防宮中起疑啊。」張禁深深的看了大哥一眼,帶著最后這句不痛不癢的話離開了張府……張禁回憶至此,身體忍不住顫抖著,咬牙切齒道:「從此刻開始,我再不是張家之人,張赫,你讓我無后,我就斷掉你張家香火,讓你也后繼無人,哈哈哈哈哈……」張禁此時已走火入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