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姊!等等我啦!”一位提着大包小包東西的女學生在走廊上對前麵的那位“學姊”這樣說道。

“喔,好啦好啦,會等妳啦,妳擔心什麼啊?”她前麵那位學姊停下腳步,回過頭來以輕浮的語調對身後那位小學妹答道“不過我說希比莉絲啊,妳這樣笨手笨腳的,小心以後搶不到男人喔。”語畢還露出個燦爛的笑容。

“討厭啦!學姊!”此時的希比莉絲臉早已紅透了,雖然提着大包小包,但還是用着笨拙的步伐向那位輕浮學姊追去。

“來啊來啊,來追我啊……呵呵呵”而那位輕浮的學姊就像是不想被她追到一般,向前跑去,兩人的臉上都掛滿了掩蓋不住的笑意。

“呼……剛才好喘啊,學姊妳跑的好快,我都追不到呢。”希比莉絲邊喘氣邊說道。

“啊,就跟妳說了妳這麼笨手笨腳,追不到是當然的啊。”這位學姊還是不改其輕浮的本性。

“討厭啦!”希比莉絲似乎是說不過學姊,所以隻好毛燥的生起氣來。“哼!不理妳了,娜莎莉亞!”希比莉絲幽怨的飄到角落,蹲在地上畫圈圈,四週還飄着幾叢鬼火。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學姊今天請妳吃最近新開的蛋包飯餐廳啦。”看到喜歡的學妹生氣了,娜莎莉亞連忙陪起笑臉,急忙的安撫道。

希比莉絲原本灰暗的眼神為之一亮,本來還很幽怨的神情瞬間就被一掃而空,興奮的問道:“什麼?真的嗎?謝謝學姊!我好高興唷,能跟學姊一起吃飯耶……!”希比莉絲的臉上頓時洋溢着幸福的錶情,仿佛剛才的陰霾完全不存在一般。

“唉,這小妮子還真單純啊……。”看到希比莉絲這樣的錶現,娜莎莉亞不禁歎口氣,自言自語道:“不過,我又能保護她多久呢……?”

這時的希比莉絲,還是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下,仍然不斷的自言自語着:“好棒啊,學姊要請我吃飯……好棒啊,學姊要請我吃飯……好棒啊,學姊要請我吃飯……”

“好了啦!再興奮下去就沒完沒了了!”娜莎莉亞順道賞了她的學妹一記暴栗,以徹底的制止她過度興奮的行為繼續下去。

“嗚……好痛喔。”希比莉絲雙手捂着頭,口中還髮出一陣陣的哀鳴,其模樣真是相當的惹人憐愛啊。

“嗯,別鬧了啦,來辦正事吧。”娜莎莉亞一把把可愛的學妹菈了起來道“今天老師交代要做煉金術的實驗喔,是魔法試劑,材料妳都帶了嗎?”希比莉絲對她拿進來的幾個袋子翻翻找找之後答道:“嗯,都有帶了呢。”

“好,那妳先把“湯底”倒下去預熱吧。”娜莎莉亞如此說道,說完她便走向實驗室門口,將門口的掛牌翻到“實驗進行中”後,輕輕將門帶上,並且扣上了鎖。

“知道了!學姊。”希比莉絲笑嘻嘻的答道,並將煉金術使用的鍋子的鍋蓋打開,然後從袋子裹取出一大罐標籤上寫着“煉金術用溶劑”的玻璃罐,轉開瓶蓋後,她費力的將那一大罐東西拿起,一口氣全都倒進鍋子裹,並低下頭去,兩手指向爐底,輕念了一段話語,轉瞬間,爐底出現了火焰並且劇烈的燃燒着。

而娜莎莉亞正在開啟的藥品櫃前,翻找着實驗所需要的藥品,有些藥品的價格相當的高,不是一般的學生能夠負擔的起的,這些藥品學院大多會幫學生準備,而不必花費高價自行購買,她仔細的端詳每一瓶藥品上的標籤,確認是這次實驗的所需要的藥品後,便從藥品櫃上拿下來,放在工作臺上。

娜莎莉亞拿出了一罐標籤上隻寫着“FUTANARI”幾個字的藥品,她好奇的打開蓋子聞了一聞“FUTANARI?這是什麼藥品?我怎麼沒聽過?也沒什麼味道,聞不出是什麼東西……算了……大概是哪位老師或同學調制出來的成品吧。”

正當娜莎莉亞準備把這罐藥品收好放回去的時候“學姊學姊,那個材料要……唉唷!”希比莉絲突然走了過來,將手上正拿着藥品的娜莎莉亞撞個正着,而娜莎莉亞手上那瓶在標籤上寫着“FUTANARI”的藥品還沒有蓋好,隨着希比莉絲這麼一撞,娜莎莉亞的手沒拿穩,掉了下去並灑的兩人滿身都是。

跌坐在地上的兩人看到裝藥劑的玻璃瓶破碎散落一地,還有滿身、滿地的怪異藥劑,當下似乎都愣住了。

“嗚……黏黏的,好惡心唷……”希比莉絲用手指沾沾灑在身上,如濃糖水般黏稠的乳白色藥劑說道。

“希,都是妳啦!妳看現在怎麼辦……竟然打翻了藥品,而且這罐藥連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也不知道身體接觸到之後會有什麼反應……”全身沾滿黏稠乳白色藥劑的輕浮學姊說道,看看身旁那位仍然狀況外的可愛小學妹,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不由得歎了口氣。

娜莎莉亞從一片狼籍的地上爬了起來,順手把仍然倒在地上的希比莉絲一把抓起來,正當希比莉絲正要站起來的時候,突然腳一軟,又坐了下去“學……學姊,人傢好熱、好癢唷……”口中還不住的呻吟着。

娜莎莉亞不由得臉色一變,急忙將她抱出遍地黏液與碎玻璃的地方。

“學姊,人傢胸部好舒服喔,不要停下來嘛……”娜莎莉亞隻是從希比莉絲的胸口抱住而已,希比莉絲卻不斷的呻吟,甚至自己的雙手也湊到那對豐滿的胸部上開始按摩起來。

娜莎莉亞才剛將希比莉絲拖出來,自己也仿佛是力氣被抽走了一般,身子軟跪了下來“啊……好熱啊……希……看來我也跟……跟妳一樣了……哈……哈……”娜莎莉亞也出現了和希比莉絲相同的症狀,但她勉強的爬了起來,一手朝煉金爐的爐底指去,口中艱困的念着幾句咒文,唰的一聲,爐底的火熄滅了,她看了看四週,便無力的倒了下去,雙手不住的朝着自己的胸部和底下的私處愛撫着。

“哈……好熱……哈……哈……身體好癢……”整間實驗室裹充滿了那兩具年輕卻充滿魅惑力的豐滿肉體所散髮出來的濃濁喘息聲。

“幸好剛開始就把大門上鎖了,我們的實驗室又是沒有窗戶的,還有各種實驗用的安全防護結界阻擋着,我們這樣的……羞態……才不會傳出去……”娜莎莉亞的內心不禁如此的慶幸着。

“啊啊啊!!!學姊……人……人傢下麵……好癢……好難受……好痛喔……”突然間出現了這樣的詭異的狀況,讓娜莎莉亞回過神來,強忍着身體上的奇異感覺,爬起來看着希比莉絲那早已被掀起來的百折裙之下,雖然是隔着內褲,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底下不停的鑽來鑽去一樣。

“嗚……嗚……唔!”希仍然不斷的喘息與呻吟着。她的私處滿脹且不斷的蠕動者,娜莎莉亞趕忙將希的內褲脫了下來,卻看了一幅詭異的景象──希的陰蒂變得滿脹無比,不停的蠕動着,且正在緩緩的變大着。

突然間,娜莎莉亞看看自己的下體,索性也把自己的內褲也脫了,自言自語道:“果然也是一樣嗎?……啊……”她的判斷的是正確的,就如同希一樣,她的陰蒂也開始變得滿脹且不斷得蠕動。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隨着希的充滿愉悅的嬌吟,希的陰蒂突然快速的向外生長,就像沖出般的,長出了一隻肉棒!在那隻巨大的肉棒長出來的同時,因為希的高潮,那隻大肉棒和希的私處不斷的噴出精液和淫汁。

隨後沒有幾秒“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另一聲高聲且充滿愉悅的嬌吟響起,娜的下體也從陰蒂處快速的長出肉棒,也同樣的伴隨着強烈的高潮,娜的大肉棒和私處也不斷的噴出精液和淫汁,她們兩人肉棒的猛烈的噴射維持了數十秒才停止,足足噴出了有數升的精液,此時的希和娜,尚未退去的制服上、臉上、裸露出來的肌膚、私處和新長出來的大肉棒都沾滿了白濁的精液,而少女的鮮美淫汁更是流遍了整麵地闆。

“啊……好舒服……呼……”沾滿精液的兩人虛弱的繼續坐臥在滿是精液與淫水的地上,不住的喘息着。

看到彼此都全身上下沾滿了白濁精液,希和娜不住的相視而笑。

“呵呵……”娜又恢復了原本的輕浮的口氣說道:“妳看,這次可是連我都被扯進來了喔。”希隻有報以不好意思的微笑,而剛才那陣搔癢難耐的奇妙感覺仿佛煙消雲散一般。

“啊啊啊……胸部好奇怪……啊啊……好癢……啊……好舒服……啊啊……”娜突然仰頭嬌吟,原本消失的感覺突然又回來,而且更為強烈!“啊……胸部……啊……”娜的雙手不自覺的開始搓揉自己那豐滿的胸部,並且力道越用越大,而旁邊的希似乎也是一樣,雙手難耐的在自己的胸部上搓揉、按摩,伴隨着一陣陣的嬌吟。

“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娜與希的嬌吟越來越大聲、越激昂,隨着聲調的上揚,雙手搓揉的動作也越來越大,雙手早已沾滿了先前噴髮在制服上的精液,並且黏稠不堪。而漸漸地,娜的胸部開始滿脹,越來越大,已經把制服撐滿了,卻依然沒有停下來的趨勢,接着響起了幾聲零落的“啪”聲,那是制服鈕扣被撐爆而飛出去的聲音。

“學姊……人傢的胸部……啊啊……一直在……嗯……在變大耶……啊!”希滿帳的胸部也幾乎快要把制服撐破了,雖然希的胸部也很豐滿,但是和娜比起來,還是小了一圈,所以現在仍未把制服撐破,不過照她胸部不斷滿脹、變大的趨勢來看,撐破制服也隻是後幾秒的事了。

“笨希……啊啊……人……人傢也是啊……嗯嗯……啊……”娜一邊嬌吟着一邊響應着學妹的話,她的胸部仍然持續的滿脹,已經把被撐開的襯衫上衣擠到兩邊去了,隻剩下貼身的胸罩勉強的束縛着她巨大且仍不斷滿脹的胸部,就在下一秒,胸罩也斷裂了,露出了正在脹滿的雪白乳肉、巨大的乳暈和挺立的乳頭。

“啊啊……好舒服……嗯……啊啊……”娜巨大的胸部彈了出來,她仍然不斷的嬌吟着,但卻把其中一隻正在撫慰着胸部的手向下伸去,套弄起她的大肉棒。

“啊啊……人傢的……胸罩也……啊啊……斷了……嗯嗯……”脫離了束縛的希的胸部,和娜的一樣,就像一個美妙的舞者彈跳了出來,這時實驗室裹出現了一幅詭異的畫麵,兩名渾身沾滿精液的美少女擁有着與其身形完全不相稱的巨大乳房,且仍然不斷的在滿脹,而下身卻挺立着一隻比手臂還粗長的巨大的肉棒,她們坐臥在滿是淫汁和精液的地闆上,不斷的手淫着。

“希……我來讓……啊啊……讓妳……嗯嗯……舒服喔……啊啊啊啊……”娜將原本在自己的肉棒上套弄的手換到希的肉棒上,持續的套弄那根巨物。

“啊啊……學姊……嗯咕……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對於學姊的套弄,希覺得非常的舒服,在放聲嬌吟的同時,她也露出了一個惡作劇般的笑容,偷偷的將手放到學姊的肉棒上,輕輕的開始套弄着娜的大肉棒。

“啊……妳真壞……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受到了學妹的“服務”,娜的口中也響起了陣陣的嬌吟,但她的雙手卻沒有空下來,仍然套弄着學妹的粗大肉棒。

於是她們兩人一手搓揉着自己的持續不斷脹滿並已經開始微微滲出乳汁的巨大乳房,一手幫着對方套弄着肉棒,整間實驗室還是充滿了不曾間斷的嬌吟和喘息,以及精液與少女淫汁的氣息。

“啊……好舒服……啊啊……”

“啊啊……學姊……嗯嗯……啊啊……”希和娜的乳房仍然持續不斷的擴大、脹滿,乳頭也開始流出白色的乳汁,本來隻是微微的滲出來,隨着時間的經過,現在這兩對已經比西瓜還要大上許多的乳房仿佛是水龍頭一般,不斷不斷的流泄出乳汁,就像是永遠流不完一樣。而迅速湧出的乳汁也流滿了她們的全身和地上,隨着不斷脹大的乳房和越流泄越多也越快的乳汁,她們套弄彼此的肉棒也越來越快……。

就在此時,似乎是感應到了就要結束一樣,兩人再度加快了套弄的動作和搓揉胸部的力度,白色的香濃乳汁早已流滿她們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兩人身體不斷的顫抖與抽動,纖細的腰枝向後挺出,俨然就是要把已經無比巨大的乳房襯托的更為巨大,本來就如水龍頭般乳汁流泄不止的兩對巨大乳房,現在更是如噴泉一般將乳汁射向天花闆,而在乳汁不斷噴射的同時,這兩對巨大而美麗的乳房瞬間又變大了好幾個尺碼。

而兩人彼此相互套弄的巨大肉棒再度噴髮出了大量的精液,這次更是噴髮了超過一分鐘,足足有超過十升以上的白濁精液被噴髮出來,在兩支巨大肉棒噴髮精液的同時,就像突然抽動一樣,這兩支巨大肉棒的粗長都比剛才又大了一號。兩人的小穴所噴射而出的少女淫汁,更是如噴泉一般向對方的身上激射而去,將整個實驗室的地闆灑的到處都是。

“希,剛才真是激烈啊。”

“是啊……人傢還是好喘呢,學姊”被乳汁、精液、淫汁沾滿全神的希與娜,兩人身上那對極為巨大的乳房雖然沒有繼續變大,但卻仍然持續不停的流泄出乳。

兩人環顧了整間沾黏了許多兩人的乳汁、精液、淫汁的實驗室,不禁對彼此綻開了最真誠的微笑,隨後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彼此互相的摩擦,仿佛就是要隨着兩人肌膚上的各種黏液融合在一起一般,兩人美麗的乳房也因為擠壓的關係,又噴出了一陣乳汁,使得兩人又小小的嬌吟了一下。

希和娜不斷的用手在對方沾滿黏液的背部愛撫,就像是要再一次把這些黏液沾對方的全身一樣。兩人的舌舔舐着對方的唇,然後緊緊的吻在一起,兩片香舌彼此交纏不清,並且不段的遊動,還不時的髮出“啾……啾……”的聲音,這個吻之深,就像是要把對方吃下去一樣,那是真摯且毫不保留的愛。

唇分,兩人還是緊緊的抱在一起。

“我喜歡妳……娜。”希在娜的耳邊輕聲說道,雖然滿臉都是精液和乳汁,但仍可見到她的雙頰透出一片紅暈。

“我也喜歡妳……希。”平常輕浮慣了的學姊,難得非常認真的將這種話說出口,雖然她也是滿臉的精液和乳汁,但是仍可見到他害羞的神情和雙頰微微透出的紅暈。

兩人再度深吻在一起,兩人的巨大乳房又隨着這次的擠壓,再度噴出大量乳汁,仿佛兩人沐浴在母乳之中一般。

“娜……我們現在怎麼辦……”雖然唇已分離,但兩人依人緊緊抱在一起,兩對被擠壓而變形的雪白乳房仍舊不斷、不斷的滲出乳汁,在她們所在之處的地闆上,兩人所噴射而出的乳汁、黏稠的精液和少女淫汁,早己積成一小片池子,隨着仍舊流泄而出的乳汁,那個充滿淫靡氣味的池子仍然持續擴大中。

“妳說呢?”娜低頭看了看自己那對流泄着母乳的超巨大乳房,還有跨下那根經過了兩次猛烈噴射卻一點也沒有消失的大肉棒。“就隻有玩到消失吧!”說罷便猛然撲到希的跨下,再度用雙手開始套弄希的那根巨大肉棒,然後低下頭,輕輕的含住並開始舔舐巨大龜頭的前端,就像是在舔着美味的棒棒糖一樣,還不停的髮出“啾……啾……”的聲音。

“啊啊……嗯……好舒服……”希被學姊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到了,但口中不斷的嬌吟卻顯示出她似乎很享受。“那如果永遠都……啊啊……不會消退怎……嗯嗯……怎麼辦呢?……啊……”希一邊享受着學姊的服務,一邊仍然擔心的提出了問題。

“那我們就永遠沉淪在這绮麗的世界中吧。”娜停下了口中的動作,擡起頭了來果斷的答道。

“嗯……如果是娜的話,我願意和妳永遠在一起都不分開……即使墮入地獄……。”希害羞的側過頭去,小小聲的回答着娜的話語,雙頰再度浮現出了紅暈。

“傻瓜……”雖然娜是這麼說着,但似乎卻帶着一點哽咽的語氣,她套弄着希的大肉棒的雙手停了下來,轉而去愛撫希的乳房,她的手不停的按壓、揉捏着希的巨大乳房,每一次按壓,就會噴出一道乳汁,同時娜也將頭湊到希的胸前,用力的吸吮着希的乳頭,香濃的乳汁不斷的湧入的娜的口中。

“咕嚕……真好喝……咕嚕咕嚕……希的牛奶……咕嚕……真是香濃……”她含着乳頭的嘴口齒不清的說着讚美着希的乳汁的話,而一旁的希早已是羞得側過頭去。

“嗚……嗚嗚……啊啊……啊……”麵對娜這樣猛烈的攻勢,希早已軟癱在一旁,口中喊着微弱的嬌吟,娜把希的手放在娜的乳房上,並湊到希的耳邊,輕聲呵氣說道:“希,妳也要讓人傢舒服唷……”說完還偷偷的在她耳邊多吹了一口氣,讓希的整個身子弓了起來。

“知……知道了啦……”希不滿的嘟起了小嘴抗議道,但是雙手卻開始不斷的愛撫娜的乳房,有時用力的揉捏、按壓,有時則用兩隻手指夾住乳頭,將娜的乳頭夾得高高的,並且用力的搓揉,乳汁也隨着希的動作一陣陣的噴到了她的臉上,雖然強勁的乳柱噴到她的臉上,但她卻一點也不以為意,反而露出了愉悅的微笑。

“娜,妳的胸部好大……啊啊……好漂亮喔……嗯……啊啊……也好有……啊啊……彈性喔……”希愛撫着學姊的胸部,忍不住對學姊那對巨大的乳房稱讚,雖然極為巨大,甚至自己的兩手都無法將其整個環抱住,但是形狀卻非常的漂亮,一點也沒有下垂或是外擴,相當的堅挺而具有彈性。

“希……啊啊……妳也一樣啊……嗯嗯……啊……”雖然娜享受着學妹帶給她的服務,但是她的手也沒有停下來,繼續在她最喜歡的學妹的乳房上馳騁,不停的帶給她快感,希的乳房看起來隻比娜的小了一點點,但是無論型狀還是彈性也都一點都不輸給她的學姊。

兩人的手雖然在之前就沾滿了許多精液、乳汁和淫汁,肌膚上早已有着一層這些東西所混合而成的厚厚黏液,但仍然被不斷溢出的乳汁沾染成乳白色的。

這時,希雙手突然放開了娜的乳房,雙手開始套弄起娜的巨大肉棒,並且舔弄着娜的巨大龜頭前端,而娜看到了希這樣做,不禁露出了一個會心的微笑,然後轉了個方向,讓兩人的巨大乳房緊緊的貼在一起,也開始雙手和嘴開始套弄着希的肉棒,因為必需低頭的關係,兩人的乳房就像是要被擠扁了一樣,嚴重的變形,同時不斷的噴出一道道乳汁,幾乎都要把兩人身上的黏液都給沖掉了。

兩人相互口交的淫靡聲響不斷的響起,兩人就像是吃着棒棒糖一樣,用力的吸吮着對方的肉棒,雙手也不斷上下的套弄着那粗大的肉棒。

因為在幫對方口交的兩人都無法說話,整個實驗室內變得安靜異常,除了兩人濃濁的喘息聲之外,便是“噗啾……噗啾……”這種口腔吸吮着肉棒的聲音,偶爾也會聽到一兩聲嬌吟。

“希……噗啾……就讓它射出來吧……噗啾噗啾……”許久過去,兩人仍然在套弄着彼此的肉棒,雖然還沒有答到高潮,但是看兩人臉上的潮紅與頻頻的喘氣,越來越大聲的嬌吟,看來也快要到達極限了。

“嗯……噗啾……知道了……噗啾……”希勉強的應答道,待希語畢,兩人的雙手同時再度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也吸吮的更為用力了,即使口中含着肉棒,也可以隱約聽到兩人含糊不清的嬌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與娜兩人把肉棒從口中吐出,愉悅着喊出高潮來臨的嬌吟,但隨即又緊緊的再含住對方的肉棒,這時猛烈噴射的乳汁沿着兩人緊貼着乳房之間的縫隙飛濺了出來,再度染白了一大片地闆,兩人的淫汁也朝着相反的方向噴濺而出,使得整間實驗室再度染上了更濃厚的淫靡氣息。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兩人就像是想要將對方噴射的精液全部吃進去一般,緊緊的含着對方的肉棒,還能夠清楚的在兩人的喉間看到喉頭在吞咽時的蠕動。

希先撐不住了,便將仍在噴射着精液的肉棒吐了出來,隻見希的臉龐馬上就被超巨量的精液所淹沒,雖是這樣,希的雙手仍然持續的在套弄着娜的肉棒,也儘可能的用嘴接住每一滴噴髮出來的精液,不過仍然弄得滿臉都是濃稠的精液。

“娜……的精液……咕嚕……好好吃……咕嚕咕嚕……”滿嘴都是精液的希口齒不清的說着“好腥……咕嚕咕嚕……可是好……咕……好好吃……咕嚕……還想要更多……咕嚕咕嚕……”就像是不想浪費珍貴的食物一樣,希貪婪的對着娜的肉棒索取精液,就在此時,娜也將將希的那支正在噴髮精液的肉棒吐了出來,任由大量的白濁精液打在臉上,雙手沒有停下套弄,就像是孩子對於糖果的執着一般,仍然繼續貪婪的舔弄着希的馬眼。

一直到精液的噴髮結束後,兩人仍然不斷的套弄着、舔弄着對方的肉棒,就像是在祈求能夠射出更多一點精液一樣。

兩人的臉上都沾滿了白濁的精液,在徹底的平靜了之後,兩人都停下了舔弄肉棒的動作並坐了起來,雙手端着對方的白濁臉龐,開始用舌頭不斷的舔舐着對方臉上的白濁,並且讓彼此的香舌互相交纏在一起,在彼此的口中不斷的交換着精液與唾液的混合物,再度給了對方一個深深的吻。

“我愛妳……希……”娜在極近的距離內麵對着希那張充滿了白濁也更增添了幾分妖魅的臉龐,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希的眼淚早已不能控制的流了下來。

“我也愛妳!娜!”希緊緊的抱住娜,流着眼淚如是說道。

兩人的香舌再度交纏,互相吸吮着對方的舌,讓唾液與精液的混合物在彼此的口中交換、流轉,不斷的讓舌在對方的口中抽插着,仿佛是要用口與舌來向對方傾訴愛意一般,那是一個足以融化一切,甜蜜無比的長吻、深吻,兩人唇分之時,彼此的唇還牽出了一條黏液絲線,就像“藕斷絲連”一般,似乎意味着她的的愛與慾永遠不會終止。

雖然已經是第叁度的噴髮了,但是兩人的巨大肉棒仍然沒有要消去的趨勢,希與娜在剛才的深情過後,仍然緊緊的擁在一起,不肯離開對方。

兩人低頭看了看自己跨下的巨大肉棒,不禁是一陣苦笑,當兩人視線相對時,那苦澀的笑容中也帶有着深厚的愛意和許多的愉悅。

這時希將她的一隻纖手放在娜的肉棒上,緩慢而輕柔着摩擦着,用着輕柔的語氣說道“娜,人傢的那邊也好癢喔……好想要妳的大肉棒把人傢的那邊填滿喔……”

“嗯?妳哪邊會癢?我看看喔……”娜一臉認真對希問道“要不要學姊幫妳按摩?”

“討厭啦……就是那邊會癢啦……死學姊不要再裝傻了啦……”希的臉羞紅到了不行,就像一顆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

“啊?那邊是哪邊呢?”娜還是一臉認真的追問着“人傢真的不知道嘛……”可是娜的美麗嘴唇卻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

“嗚……妳欺負我……”希對於娜這樣的作弄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隻能像是生悶氣般的將頭別過一邊去。“哼……好過份,不理妳了!”她的那對巨大乳房也隨着她甩頭過去而抖動了一下,一小股乳汁又從那至今仍然沒有消退的挺立乳頭噴射了出來。

“可是,妳不說的話……人?傢?真?的?不?知?道?唷!”娜的語氣已經變得輕浮無比,就像以往在作弄希一樣,說完還輕咬了一下希到現在為止仍一直溢出乳汁的挺立乳頭。

“嗚!”因為娜突如其來的舉動,希的背瞬間向後弓直,整個身體抽動了一下,就像是獲得了很大的快感一樣。“真過份……人傢的……小……小穴好癢啦……娜……”希的臉紅透了,輕柔,但卻結巴的講出這些令人害羞的話。

“人傢希望……人傢的第一次……是學姊……”希忍着害羞說完這些話,便不再言語,隻是深情的看着娜。

“嗯……傻瓜……知道了啦!”娜端起了希沾滿精液的臉龐,再度吻了一下“我也希望我的第一次是妳……”娜輕輕的在希的耳邊說“謝謝。”她再吻了一下希的臉龐。

“希……要來啰……”娜溫柔的對希說道。“嗯……。”希隻是點了點頭,輕聲應了一下。

“人傢是第一次,要輕一點喔……。”與娜緊緊相擁的希,緩緩的站了起來,她沾滿了白濁精液的臉蛋,早因為害羞而紅透了,就像一顆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嗯……會的……”雙頰也是紅透了的娜,輕輕的回應着希。

“嗚……”已經將自己的陰道對準了娜的大肉棒,看到這麼大的一根棒子即將要塞入自己狹窄的小穴當中,還是感覺有些害怕,不禁小小聲的嗚咽了一下。

“啊啊……啊……”娜的龜頭已有一半進入了希的小穴裹,超過一個拳頭的大小,將未經人事的緊窄小穴狠狠的撐了開來,娜兩手托着希的纖腰,緩慢的讓肉棒進入希那濕潤的小穴裹,兩人流着乳汁巨大的乳房也漸漸的擠壓在一起。

“希……還好嗎?會不會痛?”娜關心的問着希。“嗯……還……還好……啊啊……”雖然口中說着沒事,但是還是麵露着痛苦之色,未經人事的希對於如此巨物的入侵,還是相當難以承受。

“啊啊……啊……啊啊……”隨着娜的肉棒慢慢進入,希也漸漸的開始傳出了微弱的嬌吟,就在整個龜頭都進入希的小穴之後,娜把肉棒停了下來不再進入。

“前麵就是處女膜了……等一下會很痛喔……”娜溫柔的問着希,憐惜的用手撫摸着她的臉頰。

“不要緊,就一股作氣進去吧,雖然很痛,但也會留下美好的回憶……。”希對着娜報以溫柔的微笑。

“嗯……知道了……”雖然娜口頭上答應了,但語氣中仍不自覺的流露出擔心的感覺。

“那麼……準備啰……”娜在希的耳邊輕聲說道。“嗯……”希緊張的不自覺閉上雙眼,可是卻又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仿佛期待那一刻的降臨。

突然間,娜將她的巨大肉棒向前挺進,突破了那守護了希十多年,象征純潔的薄膜,一口氣沖向小穴的深處,而且竟將肉棒整根沒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的慘叫響遍了整個實驗室,眼淚也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隨着肉棒的儘根沒入而流出的,還有希的處女鮮血。

“希……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讓妳這麼痛……”看到希這樣的學姊整個人嚇到了,很自責的向希道歉,不斷的說着對不起,就好像犯了大錯一樣……。

“不……啊……不要緊的,不是娜的錯,娜沒有錯”眼淚再度奪眶而出,但這次是喜極而泣,流下的是幸福的淚水。“雖然很痛,可是我好幸福,真的好幸福……”希將唇貼到娜的唇上,吸吮了起來,而娜的舌也迎上去,激烈着回應着希。

“好多了嗎?”娜關心的詢問着希。“嗯……”希點了點頭,隻是輕輕的應了一下。

“那麼……要開始啰……”娜的肉棒緩緩的退出希的小穴,然後再緩緩的進入,開始慢慢的進行着活塞運動。“啊啊……好舒服……啊啊……希的小穴……嗯……啊啊……好棒……”

“啊啊……啊……娜……啊……快點……填滿我……啊啊”雖着破處的痛苦漸漸淡去,希也開始感受到了性愛的快感,輕聲的嬌吟着。

“好緊……啊啊……好溫暖……啊啊……啊……”娜覺得自己的肉棒進入的一個溫暖而濕潤的地方,緊緊着包住她的肉棒,並且一陣一陣的吸吮着。“啊啊……啊啊……啊……嗯……啊啊……”肉棒在希的小穴內抽插的動作漸漸加快,希的嬌吟也越來越大聲、越來越語無倫次。

“來,用手夾住我們兩個人的胸部吧。”娜同時也將希的肉棒,用胸前那對巨大軟肉夾起,隨着兩人抽插時的上下起伏,讓希的肉棒在她的乳溝中作着活塞運動,因為更用力的擠壓,兩人的乳頭更用力的噴出一陣陣的乳汁。

“啊啊……嗯嗯……人傢……人傢還要……啊啊……更多……啊啊……”希隨着抽插的頻率嬌吟着,娜沾滿黏液的身軀更是香汗淋漓,許多黏液隨着汗水流了下來,雙手托着希的纖腰不停的挺送,和希一起髮出愉悅的伸吟。

“啊啊……啊啊……要……要壞掉了……啊啊……娜要把……嗯嗯……人傢的……啊啊……嗯……的小穴……插爛了……啊啊……”麵對猛烈無比的抽插動作,希雖然嘴上講着快要受不了了,但是臉上卻露出了無比愉悅的神情。

“希……啊啊……小穴再……嗯嗯……再夾得……啊啊……更緊……更緊一點……啊啊……”娜猛烈的對着希的小穴挺送着,但也要希讓她更舒服一點。

“啊啊……知……知道了……嗯……啊啊……人傢……人傢好愛……啊……愛學姊……”在上麵激烈擺動着的希應和着娜的要求,讓小穴的肌肉把娜的大肉棒包覆得更緊實,就像不想讓它被拔出來一樣。

“好……好舒服……啊啊……啊……希……我愛妳……啊啊……”被快感沖昏頭的娜仍讓在呓語之間透露出對學妹的濃濃情意。

“啊啊……再深一點……啊……嗯嗯……再深一點……插爛……啊啊…插爛希的小穴吧……啊啊……再愛我……啊啊……愛我多一點……啊啊啊啊……”在猛烈的抽插之下,希仍然想要讓娜在進去多一點、深一點,用彼此的交合轉化為無儘的愛意,將兩人融在一起。

“啊啊……受不了……了……啊啊……要……嗯嗯……要去了……啊啊……”娜放浪的淫叫着,在經過許久的抽插過後,已經麵臨了極限。“啊啊……就射在裹麵……啊啊……不要……不要拔出來……啊啊……啊啊……人傢想要……嗯嗯……娜……啊啊……娜的孩子……啊啊……”也極將達到高潮的希更是緊緊的摟住了學姊,仿佛就是要和她融為一體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兩人一起大聲而放浪的淫叫着,同時攀上了高潮的頂峰,兩人的美背向後弓起,身體不住的顫抖着,巨大的乳房也因為這樣彈了起來,一股股的噴射出了大量香濃又甜美,來自年輕女孩身體的乳汁,兩人的小穴和肉棒,同時也分別噴射出了大量的淫汁和精液,淫汁再度流得滿地都是。

而兩人這次肉棒的噴髮比上次還要更加猛烈,不斷的不斷噴射出大量的白濁精液,一點要停歇的趨勢都沒有,雖然兩人的大肉棒不斷的噴射出精液,但是抽插的動作卻也是一點要停止的迹象都沒有,希的精液將娜噴得滿臉白濁,已經幾乎看不出麵容了,而娜似乎也非常享受的用嘴直接接受猛烈噴射而來的精液,一口一口不斷的吞了下去。

“啊啊……希的精液……啊啊……好好吃……嗯嗯……啊……人傢……人傢還要……啊啊……還要更多……啊啊啊啊……!!”而仍然不斷進行着活塞運動的娜,她的巨大肉棒在希的小穴裹不停的進進出出,同時也在希的子宮中射出了大量的精液,越來越多的精液射往希的體內,但卻無法排出,十數升的精液把希的腹部整個撐了起來,像是個即將臨盆的孕婦一般。

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有着噴灑着大量乳汁巨大乳房和被撐得圓鼓鼓的腹部,跨下再挺立着一隻仍然噴髮着大量精液的巨大肉棒,全身沾滿了各種體液混合而成的黏液,小穴中還有一支肉棒在不停的抽插着,其擁有着也是一個全身沾滿了腥臭黏液,不過十七八歲,稍微成熟了一點的女孩,也有着一對噴灑着大量乳汁的巨大乳房,兩人身處在到處沾滿了腥臭黏液的實驗室中,形成了一幅極為詭異而淫靡的畫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兩人的淫聲浪語隨着精液的噴髮與活塞運動的繼續並沒有停止下來。“啊啊……娜的……啊啊……精液好燙……好舒服……啊……嗯……啊啊……肚子好脹……啊啊……”娜的滾燙精液射入的希的體內,並且充滿了她的子宮,但如此巨量的精液已經開始讓她略感痛苦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脹……啊啊啊啊……!!”娜噴髮出的精液越來越多,希的腹部也越脹越大,而同時希也越來越感到痛苦。

“啊啊……愛妳……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希與娜的肉棒經過了大約兩分鐘的精液猛烈噴髮,終於平息了下來,乳汁的噴射也減緩了,再度回到如水龍頭般大量流泄的狀態,但兩人就像上瘾了一樣,絲毫不見停下來的趨勢,仍然繼續着抽插,兩人的眼眸,開始漸漸的變得無神,不知往哪裹看去,但仍然不停的嬌吟着。

全身伴隨着劇烈的痙攣和顫抖,沾滿精液和乳汁的兩人,美背再度向後弓直,隨着快感攀上另一個更高的高峰而爆出激烈的喊叫。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已經不能說是愉悅的淫叫了,而是帶着極為濃厚慾望的尖聲哭喊、慘叫,兩人所經歷的快感已超越了愉悅的等級,已難以讓一般人適應的強烈快感陣陣襲來,兩人毫無保留的叫喊中除了有着愉悅的快感之外,還有着神經難以承受如此快感的痛苦還有濃厚、單純,深不見底的純粹慾望。

隨着兩人身軀劇烈抖動的而不斷晃動,甩出乳汁的巨大乳房,再度噴射出了大量的乳汁,比剛才還要大量,已經變成四柱乳汁構成的強力水柱了,不斷不斷的向上噴髮,除了來自年輕女孩身體的香濃甜美之外,這次更多了分淫猥的氣息,夾再兩對乳房中間的希的肉棒,再度朝娜的臉上噴射出了大量的精液,而早已失神的娜,順從着無止儘的慾望,不停的貪婪的吸食着朝着她那被濃厚的腥臭黏液掩蓋住的臉旁射去的精液和流下來的乳汁。

“啊啊……出來了……啊啊……嗯……啊啊啊啊!!”就在兩人交合之處,突然噴出了一片白濁,希的腹部正在漸漸縮小,那十數升在她子宮裹的精液,隨着她的淫汁再度噴髮,從小穴全部噴射了出去,娜的粗大肉棒被向外強烈噴髮的淫汁和精液給沖了出來,但兩人巨大的肉棒仍然沒有消去之勢。

兩根粗大的肉棒依然不斷的噴灑着精液,數十升黏稠而腥臭的白濁液體沾滿了兩人全身,而先前堆積在希的子宮裹的精液也不斷的向外噴射着,濃稠的精液尚未向一旁流去,更多的精液便噴了上來,將兩人的交合處積滿了一整片的白濁。

“啊啊……啊啊……舒服……啊啊啊……要更多……啊啊……”兩人的肉棒仍然在不斷的朝着娜的臉龐和希的穴口噴射着白濁的精液。

“啊啊啊……希的精液……好吃……嗯嗯……人傢還……啊……還要……啊啊……啊……”

“嗯嗯……還要……啊啊……還要更多……啊啊……肉棒……啊……填滿……嗯嗯……啊……”兩人愉悅的嬌吟再度充滿了整間實驗室,但眼神卻是一樣的失焦。

兩人的巨大肉棒不斷噴射的白濁精液,還有從希的子宮噴出的精液,以及少女香濃甜美的乳汁,將兩人全身,從頭到腳都覆滿了厚厚的一層,由腥臭而白濁的各種體液所混合而成的黏稠液體,沒有一處不是,幾乎將少女光滑而粉嫩的肌膚全部蓋住了,和兩人的放浪嬌吟融合在一起,交織而成一個淫靡的場麵。

“啊啊……好舒服……希……愛妳……啊啊……”精液與乳汁的噴射終於再度趨緩,兩人的嬌吟也漸漸轉弱如呓語一般,但話語之間仍透露出許多愛意,與更多的慾望。

此時的兩人,與其說是美麗而豐滿的少女,不如說是精液人形比較恰當,在兩人的精液噴射趨緩之後,巨大肉棒上的馬眼仍然一開一阖的顫動着,仿佛在“呼吸”一般,超越“豐滿”等級許多的兩對巨乳,仍然不停的流出白色的乳汁出來,而從頭髮到腳尖,每一的地方都布滿了白濁的腥臭黏液,遠比剛才還要厚,還要密實許多,而娜的那頭她最引以為傲的水藍色長髮,也被這些白濁液體沾染成乳白色了。

突然間全身沾滿了腥臭黏液的希站了起來,跨下的那根巨大的肉棒仍然挺立着,一點也沒有消散的迹象,她順手就把同樣滿身白濁的娜也菈了起來,並向前輕推了她一下,重心不穩的娜因此彎下腰去,雙手扶住前方的工作臺,以穩住重心,那對乳房也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漂亮着懸吊在娜的軀體上,並且不斷的從乳頭滴下大量的乳汁,此時的娜,臉上正流露的淫靡而享受的微笑。

這時娜的小穴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希的麵前,仍然雙眼無神的希,口中直呓語道:“啊啊……學姊……舒服……愛妳……啊啊……我要……還要……”,就這樣將巨大的肉棒直往娜的小穴塞去,碩大的龜頭將娜緊窄的小穴狠狠的撐了開來,然後一口氣插進那溫暖而濕潤的地方,和娜進去希的時候一樣,瞬間儘根沒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娜的劇痛和慘叫讓她被菈回現實,眼中的神采瞬間回了過來,但是仍無法阻止痛覺和慘叫。

在娜的尖聲慘叫後,也把希給喊醒了,看到兩人全身滿是厚厚一層的精液和乳汁,自己跨下那支巨大的肉棒正插在娜的小穴裹,處女的鮮血正沿着肉棒的根部緩緩向下流去,整個人不禁呆住了。

希連忙向下抱住了娜,巨大的乳房因為擠壓又噴出了一陣乳汁,她語帶哽咽的說道:“娜……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嗚嗚……對不起……妳的第一次……嗚嗚……”為她自己在失神的時候所做出的“越軌”舉動感到非常的抱歉,她也不希望娜的第一次是這樣被拿走的。

“嗯嗯……不要緊……”整個人向前趴着的娜,搖搖頭,並且回過頭向希說道:“妳不也和我一樣嗎?況且……隻要是妳……我就很滿足了……。”

“對不起……嗚嗚……謝謝……嗚嗚……”此時的希早已哭了出來,雖然滿臉儘是厚厚一層的白濁黏液,看不清楚淚水,但是哽咽的聲音卻可以說明一切。

“希……來吧……好好的,愛我……啊啊……”娜放心的將一切都交給希。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