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雨收殘暑,梧桐一葉驚。

螢飛沙徑晚,豌語月華明。

黃葵開映露,紅蓼遍沙汀。

蒲柳先零落,寒蟬應律鳴。

叁藏師徒四人在路上已非止一日,早又是夏儘秋來,新涼透體。這一日正行處,忽見一座高山,風插碧空,真個是摩星礙日。叁藏見此山險惡,心中戰戰兢兢,急忙提醒叁個徒弟謹防妖怪。

那行者見師父這般膽小,他就上前說道:“師父,休得擔心,有事弟子服其勞,我觀這山甚是險峻,倒確是恐有什麼怪物出沒,師父且請慢行,待徒兒前去探一探路。”

那長老聞言甚是喜歡,就吩咐道:“如此甚好,隻是一路須要小心。”

行者答應一聲,駕起一道祥雲,直奔山中,行得兩叁百裹路程,仍是未出這山,四望茫茫,更奇的是這山中更無一戶人傢,行者不禁暗想:“看來這山雖是險峻,卻無甚麼妖怪,師父這一遭兒卻是多慮了。”

正自傢忖度,就聽得山背後一片哭啼之聲,急回頭看時,原來是四、五個小妖兒,駕了一輛馬車,車上押着一夥婦女,正從北往南而走哩。可憐那些婦女,俱都是衣衫不整,半裸着身體,被小妖用繩子穿在一起,吆吆喝喝地逶迤而行。

行者見了不禁笑道:“師父這回卻是有些兒靈兆,這山中果然是有妖怪。是了,這些小妖擄得這些婦女,想必是將這些婦女送到妖怪洞府中去,且等我去聽他一聽,看他說些甚話?”好大聖,搖身一變,變作個蒼蠅,輕輕飛落在其中一人帽子上,側耳聽之。

走不多時,隻聽一個小妖說道:“哥哥,我肚子飢了,我們且先將這些肥豬挑一個嫩的宰吃了可好?”

另一個看來有些老成的小妖兒回道:“兄弟,這些肥豬都是大王要的,隻怕吃了以後大王怪罪下來咱們擔當不起。”

第叁個道:“大哥太也多心,大王整日價吃人,哪裹在乎這個吧。”

那小妖猶豫得片刻,想是自己也肚飢了,就點頭道:“不錯,我們走了這些時候,確是有些腹餓,也罷!我們就吃一個吧。”眾小妖齊聲叫好,最先一人笑道:“哥哥,前麵那座筆峰之下就是山泉所在,我們就在那裹升個火可好!”

一行人加緊前行,不一刻,就到了一座筆峰之下──何謂筆峰?那山頭長出一座峰來,約有四五丈高,如筆插在架上一般,故以為名,峰下卻有一道山泉。

那些小妖在峰下停下腳步,就撿柴的撿柴、生火的生火,那帽上停了行者的小妖怪卻自行在那些婦人中打量。這些女子都是聽得小妖說話的,知道他是要挑吃的了,一個個嚇得縮頭藏頸,不敢做聲,行者就在帽上仔細觀瞧,見這些女子都是叁十到四十上下的年紀,雖是相貌醜妍有別,卻都是生得白白胖胖,肌膚嬌嫩。

原來這行者當年在花果山佔山為王,鎮日價吃人,卻是個吃人肉的老手。那人肉乃是世上第一美味,肉質鮮美,憑妳是仙是聖是妖,吃得一次,定然再不會忘。此時行者見了車上這些女子,他就暗歎了一聲:“好!!果然是好肥豬。”

口中不自禁垂涎叁尺,心想:“我當年在花果山逍遙自在,象這等美食每日都有個把,自從這一向跟了老師父,一日叁餐便是吃素,口裹直淡化至個鳥來,反倒比不上這些小妖兒自在快活。”

這時那小妖卻走到車上,伸出手來,把車上女子身上衣裙儘都剝下,赤條條的,一個個仔細挑選,那些女子,一個個含羞帶怯,又怕被他選了去,隻是將雙手捂住小腹,嗚嗚的哭。原來這人肉雖然好吃,做法卻頗是麻煩,就算是上好的美肉,徜若做得不好,吃起來滋味便要大打折扣,誠所謂“櫻桃好吃樹難栽”。

更有一樣,乃是在選料之時,最要緊是要有四樣講究:鮮,甜,韌,肥。

那個鮮字,乃是說所吃之人在宰殺之前必得要是活的,且是需得血氣越旺越好,若是將死人洗剝了下鍋,無論怎麼掩飾吃時也有一股子馊臭味,憑妳再好的胃口也敗了。那個甜字,卻是說需這被吃之人在宰殺之時心情越高興越好,因那人心情好時血脈流動便快,隻有這等宰殺的活人,肉才香甜可口,若是害怕時便易血脈緊張,以至肉味變酸,也不好吃。所謂韌,就是上等人肉一定要是已經完全長熟的成人,這樣的肉吃起來才有嚼頭,而且男子肉還略嫌老粗,最好是叁十到四十之間的女子。所謂肥,就是這人肉須得有一層半指厚的肥膘方最為可口,若果沒有這層脂肪或者厚了便都不好。

這四條都是吃人肉的要訣,若要吃人吃得好,端的要看那廚子能否做到這四條。其中最難得的卻又是第二條,想哪人死前那個不怕?若要人死前高興,非得有超凡本事不能做到。行者見了這小妖車上的女子,曉得當初在挑選這些女子之時深得後兩條個中叁味,就知這些小妖乃是吃人肉的積年。這時見那小妖選人,他便心中暗想:“隻不知他料理功夫如何?”

這時那小妖兒已從眾多女子中選了一個,他也不管叁七二十一,伸出大手一把,把這女子揪下車來,行者見這女子約摸叁十多歲,眼似秋水,腮若夭桃,胸前一對白玉峰高高聳立,服下一片黑毛便如海草一般,體態風流,實在是人間尤物,不由得心中暗叫可惜:“這小妖兒行動粗魯,定非良庖,吃人乃是人間一大樂事,尤其是這等美女,怎能胡亂就咽下肚去,實在是暴殓天物。”

那女子見撿了自己,早嚇得花容失色,婉轉嬌啼,手腳趐軟,說不得,被那小妖抓了到山澗邊清洗。

行者心中甚是不舍,偏又不能自己動手,正在沒奈何處時,卻聽一妖說道:“哥哥!妳莫要把這女子弄死了,死人肉就沒有味道了。”

那小妖無奈答道:“隻是這一點我卻無法,這女子自己怕得要死,我卻有什麼法子。”眾妖齊聲叫苦,卻是無可奈何。

這時侯突有一個小妖問道:“哥哥,我聽說唐僧這幾日就要到了,隻不知唐僧肉比起這些母豬來那個好吃?”

內中一個小妖答道:“兄弟,唐僧肉雖不好吃,卻是延年繼壽的寶物,吃他一口抵得上千年修行,這兩個是不能比的。”

先一妖問道:“哥哥,妳說我傢叁個大王,能吃得了這唐僧肉麼?我聽說那唐僧叁個徒弟,都是神通廣大之輩,尤其是那個大徒弟孫悟空,乃是當年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有萬夫不擋之勇,又慣能變化,卻不知我傢大王如何拿他?”

噫!那行者聞得此言,不由得心中驚異:“這就怎把我知得如此詳細,看來這山中妖物定非尋常之怪,似這小妖,再多幾萬,也不打緊,卻不知這叁個老魔有甚手段,帶我問他一問。”其實心中還有順帶也嘗一嘗鮮肉之意。

好大聖!他就飛過後山,急轉身騰拿,也變作個小妖兒,和那些小妖兒一般衣服,繞過山來,叫道:“好啊!這是給大王的肥豬,妳們卻在這裹偷吃。”

那小妖聽的這話,嚇得都跳起來,正做沒理會處,那正在山澗邊待要洗滌女子的小妖卻有些見識,他就站起來問道:“妳是哪裹來的?”

行者心想:“這小妖兒卻機靈。”口中就笑道:“好人呀!一傢人也不認得麼!我是巡山的。”

那小妖道:“我等和巡山的兄弟都甚是熟絡,那些弟兄裹麵沒妳呀。”其馀眾小妖也都搖頭:“麵生,麵生,認不得。”

行者道:“可知道麵生,我是燒火的,新近派來巡山,妳會得我少。”

那小妖道:“少會少會!可疑可疑!我大王傢法甚嚴,終不然又要妳燒火,又教妳來巡山?”

行者口乖,就趁過來道:“妳不知道,隻因那唐僧師徒就要過境,大王要吃唐僧肉,就派我等燒火的先來觀望,看那唐僧肉怎生才能做得好吃。”

那小妖聞了她此言,他便笑道:“如此說來,妳想是會做人肉的吧!如此甚好,我這裹正有一個非主要吃,便由妳來做了吧!”

原來那小妖也知道唐僧師徒乃是佛門弟子,向例茹素,他料定這小妖若是唐僧徒弟變化,定然不敢殺生,哪知行者本就是妖怪出身,近些日又未開葷,早就在想法兒謀他食吃哩!他聽的這話,正中下懷,自傢心下忖度:“待要不做,這小怪兒便要疑我是假的……何況許久未得享用這等鮮嫩的美肉……”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