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僅為戲作,並非正式續篇,先予陳明,俾免空待。

前情提要:賈英使出天殘門密技‘溶血銷魂大法’,儘情地玷汙黃蓉。黃蓉在密技運使下,春心蕩漾媚態畢露,兩人恣意淫樂極度銷魂之後,賈英油儘燈枯,作了花下之鬼……

色心不死元神出竅黃蓉見賈英已死,不覺心頭大震。郭襄、郭破虜姊弟的下落唯有賈英知道,如今賈英一死,要叫自己去哪兒尋找他倆?她又急又氣,又羞又怒,不禁對着賈英的屍體破口大罵。歷經極度交合的黃蓉,吸收了賈英的真元,週身煥髮出眩目誘人的神采。她的肌膚愈顯白嫩嬌柔,隱隱泛出粉紅的春意;豐乳圓臀,緊繃聳翹,真是活色生香,蕩人魂魄。

賈英見黃蓉全身赤裸,氣急敗壞的模樣,真是嬌媚性感,充滿肉慾誘惑。他心頭一蕩,色心又起,一躍上前,便慾抱個溫香滿懷;誰知觸身之下毫不受力,他竟直接穿透黃蓉身體,撲了個空。他大吃一驚,回頭一望,不禁愣在當場,隻見自己萎縮在地,臉色灰敗,顯然已是氣絕身亡!

黃蓉怒罵垂淚,而後匆匆着衣離去,他均一一瞧在眼裹;但無論他如何使勁高呼,或試圖觸摸黃蓉的身體,黃蓉均毫無所覺,無動於衷。麵對自己‘死亡’的真相,他一時之間實在難以適應,他努力想鑽回自己的身體,但層層阻隔就如銅牆鐵壁一般,使他無法如願。

突地一股大力牽引他進入虛無飄渺的空間,在柔和的光源深處,一位駝背老者正慈祥的對着他笑。老人未開口,但他卻聽見了聲音。“孩子!我天殘門中子弟,元神出竅者唯妳一人,妳要好自為之啊!唉!可惜啊!道心微,慾心熾,魂飛魄散終不可免……天機不可泄露……去妳該去的地方吧!”

金光逝,烏雲湧,賈英飄飄蕩蕩,來到了幽冥魔界。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忽地電光一閃,似乎有一連串的東西鑽入他的腦際。就如頓悟一般,他不待學而知之,瞬間,‘元神化形大法’的秘奧,他已完全明了。

所謂‘元神化形’,就是將原本無形無體的元神,聚氣幻化為有體有形的各種實物;其中施術者的宿業因緣,會影響到功力的深淺,但基本上‘元神化形大法’已可打破幽冥界限,使元神一如生前,再次接觸到人間事物。當然,其與真人仍有頗大差異,但對賈英而言,卻已是得其所哉,心滿意足了。

黃蓉匆忙返傢,卻見郭襄、郭破虜姊弟,正安然無恙的在花廳中戲耍。她喜出望外,摟着兩姊弟又親又吻,又哭又笑;兩姊弟從來未見黃蓉如此激動,不禁深感詫異。待得黃蓉問清緣由,心中不禁勃然大怒。她心想:“就因為這兩個小搗蛋私離桃花島,自己才會為那畸形侏儒所騙,玷汙了身子……”思想至此,她麵容一整,狠狠瞪着兩姊弟,便厲聲訓斥了起來。

郭襄、郭破虜兩姊弟,經黃蓉嚴厲訓斥後,倒也循規蹈矩,乖巧聽話;黃蓉放下心中大石,又開始忙於襄陽防務。蒙軍雖未大舉進犯,但小股搔擾卻經常不斷,郭靖身為主帥,幾乎以軍營為傢,黃蓉身負襄佐定計重任,同樣也不得閒。

在忙碌中,日子飛快的又過了一年。

已經十叁歲的郭破虜,喉結凸起,體毛漸生,對異性也開始產生興趣;他的下體日益粗大茁壯,也經常會無緣無故的勃起。日常接觸的女性,都成為他胡思亂想的對象,但這一切,都隻是存在腦中的模糊幻想,直到他莫明其妙的窺視到黃蓉沐浴,這一切幻想,才開始有了具體的形象。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