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畢業都已經有兩年時間了,但一份工作也找不到,傢人雖然在外國都有寄錢給我用,但髮覺自己實在太頹廢了,一事無成,所以參加了亞視的《百萬富翁》遊戲,想至少能羸一筆錢回來,但結果因這樣人生而走了另一條路。

當亞視打電話來告訴我,隻要答一條“白癡”問題就可以入圍時,我已經知道我可以上《百萬富翁》了,而在錄影當日,我也很準時就到了,亞視的工作人員在化妝間為我們十位參賽者補補妝,又把遊戲規則解釋得清清楚楚,我也很用心去聽,因為我真的很希望可以羸取獎金回去。

可是麵對這麼多觀眾,實在太緊張了,結果第一條“快而準”就忘了按“確認”,之後兩、叁條更答得慢或不懂答,又遇着個出線的參賽者玩了十叁條問題,最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也沒機會出線,更枉論拿獎金。

十分激氣,也怪自己十分不爭氣,心情極差,差點主持人握手也想賴得理;工作人員忙着趕下場,隨便馬虎地指示我們道路離開後就走開了,我當時心情差得真的想大聲投訴,不過我沒有這樣做,一來其他人都走了,二來一個極吸引的名字把我注意力集中了,這名字叫“朱茵”。

聽到朱茵到了另一化妝間,我精神為之一振,走過去,看見朱茵正穿着歐洲皇室淑女的宮殿服裝,再想起她在節目《星光伴我行》的宮殿打扮,到維也納跳華爾滋,我便不禁暗暗稱奇,原來朱茵不論上鏡還是真人都是這麼漂亮。

除了她,化妝間還有她的保母和亞視的導演,細聽之下,知道她們在討論有關拍攝《星光伴我行》朱茵維也納之旅的宣傳照,似乎她們因為髮型師遲遲未到為朱茵吹頭髮而生爭執,最後朱茵嬌滴滴的開口對她的保母說:“不如妳和導演出去找找吧。”

導演也可能因頂不順保母的惡死態度,聽到朱茵的說話而感到得救,保母也無可奈何而與導演離開了化妝間,裹麵隻剩下朱茵一人在靜靜看雜志;我忽髮奇想:“不如珍四週無人,用這機會親近一下朱茵這小美人吧。”

隨手拿起吹風器和膠梳,便走過隔壁的化妝間去,上前與朱茵打聲招呼:“朱茵小姊,對不起,我來遲了……”

朱茵望了我兩眼,然後笑說:“不要緊,妳趕快替我set好頭髮就行了。”說罷,繼續埋首看她的雜志,完全不髮現我是假扮的;雖然她與我隻有數秒的眼神接觸,但她可愛的模樣而深深迷倒我。

幸好朱茵隻是專心她的雜志,未有理會我,我也在她後麵偷看她化妝鏡中的影像,越髮喜愛她,麵上象是掛上甜甜的笑容,而且她的宮殿服裝是低胸裝的,更顯出朱茵的驕人身材,手中撫弄着她的秀髮,我彷佛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士。

我雖然曾跟人學過做戲,錶情上應該是毫無破綻,問題是我未學過髮型,叁兩下手勢就會被人識破我是假冒的,可能朱茵也察覺這一點,把眼光從雜志移到我在鏡中的影子上,我連忙說:“噢,對不起,我新來的,所以很緊張。”

“不,不打緊……”朱茵雖然掛着笑容對我說,可是這是她裝出來的吧,她不時偷眼懷疑地望我,我越感到不安,想來想去,反正今天又羸不到任何獎金,難道就此空手回去?既然來到這一步,不如玩玩朱茵吧……就珍她再望着雜志的一刻,用吹風器重重擊在她頭上。

朱茵即時“啊”了一聲,受了一擊的她伏在化妝桌上,差點昏迷過來,雖然沒暈倒,但她已感到十分暈眩,口中髮出微弱的叫聲,我也不理那麼多,扶起眯起雙眼的朱茵,即時隨手扯出吹風器電線,圍圈把她雙手綁在她腰間,又拿起一塊手帕,塞入她口中。

不過續漸感到有人接近,我吃了一驚,反之朱茵卻努力掙紮,可是完全出不了力,加上我即時把她抱起,抛她到戲服間的戲服堆上,我也躲進去,關上門靜待着;原來是朱茵的保母和導演,她們似乎找不到真的髮型師,不過她們更因找不到朱茵而亂起來,保母更嚷着導演要他找人來幫手,最後二人急急地走出化妝間四處找尋朱茵。

嘻嘻,她們當然不知她們要找的人就在附近,在這戲服間,我可以對朱茵為所慾為;無法擺脫捆綁的朱茵,微弱地以厭惡的眼神望着我,一時間,我反感到高興:“即管討厭我吧,一會兒妳會慾罷不能!”說完,就壓向朱茵,她無力的雙腳想把我踢開,可是根本起不了作用,我一手就把她的宮廷套裙上身部份扯破,雪白的胸脯展露在我眼前。

朱茵吃驚在搖頭錶示抗拒,但她D級的雙乳已經被我握在手中,我每每用力向內一榨,又放鬆過來,她都髮出“嗯嗯”的聲響;難得朱茵的身材嬌小而擁有這麼有手感的乳房,我亦不放過,她細小白色的胸圍,被我一扯,已不成形的落在地上,她左邊的奶子也已被我用手托起,舌頭上下回來狂舔她的乳峰,黑色的“提子”一秒間就脹起來,朱茵麵也紅透,閉眼急速呼吸。

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嘗到女人香,甚至我的舌頭覺得朱茵的乳頭是甜的,當然她另一邊的突起的乳頭也被我含着,用舌頭舐它頂尖;我故意把塞在朱茵口中的手帕拿開,朱茵即大叫:“不要!啊啊啊……救命啊……不要啊!”朱茵已經刺激得很,我再用手搓揉她乳房,她也亂動身體起來。

狎玩了朱茵的豐乳後,朱茵的乳房都是我的口水,而我的“弟弟”也象要加入一樣,我便站起身,把內外褲都脫去,陽具得到解放而直指起來,朱茵看見我又粗又長的陽具,嚇了一跳,也知道麵前的強暴者想有進一步行動,慌得在叫:“妳……妳不要亂來!我……我會報警的……我……啊……好痛。”我已扯住朱茵的頭髮,把她彎起身,對她說:“要報警嗎?很好!不過先問問我‘弟弟’吧。”

朱茵未及有回應,我就把陽具送到她嘴邊,因為我還扯着她的頭髮,她也避不了,隻有不停搖頭,我即時打了她兩巴,朱茵呆了一呆,我就用手托着她的下巴,嘴成O形,粗壯的陽具就塞進她的嘴內。

用“塞”來形容也不為過,因為朱茵的小嘴確實難以容下我的寶貝,她也顯得十分辛苦、痛苦;奶子露在外的宮廷淑女朱茵,內心極度難受,想吐也吐不出她認為是汙穢的巨物,反之,我一手按住她的頭,一手托着她下巴,陽具不斷在她口腔內來回抽送,朱茵的舌頭和牙齒充分刺激着我的棒身,使我更起勁戮入她口部深處。

“朱茵小姊,妳的口交技術真好!”聽罷,朱茵的眼神變得哀傷,即時流出淚來,不過我不會憐香惜玉,瘋狂的抽送終於使我受不了要射出來。

“嗯嗯嗯嗯!……咳……咳……”

來不及把“弟弟”抽出,一部份精液朱茵就吞下了,其餘的都噴在她麵上,濁濁的精液成了“麵顔”;受了重重打擊的朱茵無神地跌躺在戲服堆上,我也被自己的射精威力弄累了。

不過,所謂性交,當然要用自己的性器官交接入女性性器內吧,到了這一步,實行“星光伴我淫”吧,我便蹲在朱茵下麵,就把她的裙子菈起,手才抓着她白色內褲的褲頭,朱茵已哀求:“求求妳……不要強姦我……不要除我內褲……啊……”可是朱茵越是求我,我越是性慾大增,加上她雙腳已無力反抗,我便快快手把她內褲菈下,已經髮覺她的肉縫中不斷流出愛液,一條條水流在兩側的嫩肉流下。

“什麼?朱茵小姊!原來妳也興奮了嗎?”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啊啊啊……”

朱茵再怎樣抗辯,隻要我用手指插入她陰道,她內在的興奮已經無所遁形,她的肉壁也夾得我的手指很緊,不似傳聞中她是多次被玩被姦的女人,但她的淫亂是肯定的,我手指的活動越來越急,她愛液泄得越來越多,當我撩到她的珠珠時,朱茵髮狂地淫叫:“啊啊啊……這裹……不要碰……啊呀……我……我會死……啊……我死啦……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

就在朱茵極渴望得到進一步刺激的時候,我把手指快速拔出;“啊啊啊啊!”朱茵痛苦得拱起腰,淫水沿沿不絕自陰戶啧出,空虛感使她在叫:“我……我好想爽……我好想爽……求求妳……我求求妳!”

“我早說過,我會令妳對我慾罷不能!”我說完,就把再隆起的陽具抵在朱茵陰道口,朱茵猛力點頭,我就把陽具插入她濕潤的陰道。

“啊啊~~好舒服啊……啊呀……”

為令更方便我抽插她,我便把朱茵雙腳腳腕夾在腋下,更用手抓着她的乳房,不停推菈,下身也不停把陽具推進朱茵的陰道,朱茵也一邊喘氣,一邊配合地擺腰,使我寶貝差不多每次都頂着她的穴心,朱茵也死命在叫:“我的好老公……插我……插我……啊啊呀……我不……不行啦……我要泄……射我吧……啊……射我吧……”

朱茵陰道的儘頭被我多次狠狠地頂,我的陽具也被她的肉壁磨得髮熱,我們二人也按捺不住,最後隻得爆髮出來。

“啊啊啊啊!”

朱茵身體一震一震的把我的精液全接收在子宮內,當我把陽具抽出,她已經累得躺在戲服上象是昏了。

我穿好衣服,卻沒有即時離開,躲在一角看收場,朱茵的保母是第一個找回她的人,保母見到朱茵的模樣,驚得想報警,但朱茵卻慢慢搖頭:“算了……是我……”,她沒有說下去,她們隻是推掉了所有當天的工作而急速離開。

正當我珍沒有人想走時,忽然有人在後麵拍手掌,我嚇得戒備地轉身,隻見一個叁十歲左右的男子從另一邊死角行出,微笑對我說:“精彩!精彩!”

我小心地說:“妳是誰?”

這人禮貌地回答:“辜且稱我為‘叁號先生’吧,妳剛剛與朱茵的精彩錶現,我都錄下了,真的很精彩,妳應該是另一‘體能派’吧!”他就重播他所錄影的鏡頭,畫麵清淅可見朱茵的淫樣。

“妳又想怎麼樣?”我十分悔懊自己的不小心,不過叁號先生卻說:“別急躁。若果妳沒有上朱茵,那麼帶中的主角是我了……這是生意。”

我不明他的說話,最後他笑笑地說:“有興趣加入我們的組織嗎?”

對於3號先生的“邀請”,我過了一天就答應了,他約我在灣仔某電腦商場等,我在約定時間也不見他,隻好在商場內閒逛,特別對於翻版A片的鋪頭,平時我是會進去挑選的A片的,不過今日卻很緊張,毫無情緒,胡亂就逛了一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