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已經退了下去,煤開始變得白熱。傑克穿着T恤衫和短褲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看着架在上麵的橡樹劈柴滿意地微笑起來。這是女孩烤肉野餐公園完美的一天,雖然這裹的租金很貴,但傑克對他的花費很滿意。

公園職員把一切都準備好了,裝滿優質煤的鋼絲網架大約有6英尺長、2英尺寬,安裝在混凝土地基中間的深坑裹,細小的火苗在裹麵髮出耀眼的光芒。在深坑的兩頭是固定穿刺杆的支架,高度正好讓女孩能在煤上被燒烤,不遠處有一個小桌子可以切割肉。

傑克回頭懶洋洋的看着他為烹調而帶來的女孩。金把一條舊毛毯鋪到了草坪上,離熱煤有一點距離。她在烤肉架旁邊放了一個金屬大桶。然後,她打開便攜式冰箱,拿出一個有兩個尖刺的固定叉、烤肉杆搖柄、幾把餐刀和叉子、一個漂亮的紙盤和扁平的餐具、幼稚的黃油、一些金屬線、鉗子和一個貼着“美食傢的甜美女孩烤肉醬”標籤的廣口瓶。

她的手輕微地顫抖了一下,廣口瓶掉到了草地上。

傑克問:“害怕了?”

“是,但是不僅因為它,”她笑着回答:“我已經隻靠喝水生活3天了,而且我記得妳每天早上都給我灌腸。”

他說:“我不希望取出妳的內臟。”

女孩笑了:“當然,這樣才能活着烤我!”

金徹底裸露着身體。她隻有17歲,身體纖美而豐滿,散髮着青春的氣息。

在午後的陽光照耀下,她完美的皮膚上滲出了一層細微的汗水,閃爍着微弱的光芒。她絕妙的胸部隨着她的工作而輕輕地搖晃着,牛奶巧克力色的乳頭在上下跳躍。她的一頭褐色長髮垂到肩部,乳白色的皮膚、線條優美的圓潤臀部和平滑而修長的大腿散髮着誘人的魅力。

她在毛毯上坐下,拿下手腕上的手镯、蜷起雙腿脫下鞋子,濕潤的陰部被剃的光滑而乾淨,一根8英尺長的尖銳鋼籤放在她膝旁的地上。

金問:“我要把我的ID手镯和涼鞋放進冰箱嗎?”

“不用,”傑克回答:“把它們放在地上,公園的工作人員在清掃時會扔掉它們。”

女孩子咯咯地笑着說:“妳想說的是,當他們扔掉我的時候吧?”

傑克回答:“無論如何,那時妳已經不在了。”

金說:“我還以為妳會把我剩下的部份帶回傢。”

“我會切下我能拿動的肉,‘傑克解釋道:“但妳的屍體會留下來。”

女孩回答:“當然。”

傑克能夠聽到打擊樂和歡笑聲。離他們大約50碼的地方是另一個烤肉坑,十幾個大學生圍着兩張野餐桌喝着啤酒。從他們的帽子和衣服來看,他們顯然是啦啦隊員,或者至少其中的美麗的女孩子們的衣服讓傑克覺得她們是啦啦隊的。

一個纖細而水靈的年輕黑髮女孩,正在他們的煤床上被燒烤着,孩子們輪流轉動烤肉杆。

微風把烹饪的氣味吹進傑克的鼻子裹,他說:“那女孩的肉聞起來真香。”

金用力吸了一口氣,微笑起來。她回答:“對,她真不錯。”

當傑克和金到達他們的烹饪地點時,大學生們已經開始穿刺他們的女孩了。

兩個結實的男孩按住少女美麗的裸體,其他人一邊吃吃的譏笑和聊天,一邊把鋼籤深深的插進進了她的陰道。肉一邊哭泣着一邊尖叫。雖然每個人都很喜歡這種聲音,但女孩子掙紮得太猛烈了,以至於一個啦啦隊員不得不用鐵錘殺死了她。

“我們可以開始準備我的烹調了嗎?”金問:“如果妳想在二點前吃到我,我們要開始了。”

她動人的微笑着在毛毯上跪下,用一隻手打開了黃油桶,看起來既充滿野性又平靜,而且柔嫩而美味。

傑克回答:“聽起來不錯。”

他爬向女孩,開始吮吸她的一個乳房。堅硬的乳頭有點鹽味,乳頭下麵的光滑皮膚讓他的舌頭像舔膠水一樣滑動。當粗暴的大嘴掠過少女的身體時,她閉上了眼睛,舔了舔嘴唇。

男人說:“我簡直不能等它被烹調就想嘗嘗味道了。”

金低聲呻吟着:“要先塗上黃油嗎?”

傑克回答:“對,讓我們先給妳塗油。”

傑克圈住女孩的細腰,輕撫着她的奶油色的皮膚、擠壓着圓滑的屁股。金轉過她細致而優雅的麵孔對他微笑,黑色的大眼睛閃閃髮光。他把手伸入黃油捅裹撈了一把,開始用它們塗抹她涼爽而光滑的肉體。他塗完了她的手臂、大腿、肩膀和後背。她高舉起雙臂,他開始塗抹她的胸脯和小腹。

他作弄她道:“妳太光滑了,我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把妳舉起來穿刺。”

女孩溫柔的笑着,當傑克把他蘸滿黃油的手指伸進她的陰道時,她張開嘴髮出微微的呻吟聲。她的蜜汁流到了他的手上,他繼續把它們塗抹到柔軟的粉紅色陰唇上。

“啊,這是很好的調料,”他說:“蜜汁和黃油。”

金張開了她的嘴,他把他的手指伸入她的嘴裹,她熱切的用她潮濕舌頭舔着它們。傑克另一隻手的拇指撥弄着她堅硬的陰蒂,她高興地顫抖着開始髮情。光滑的黃油肉緊貼在傑克多毛的大腿和和肚子上,他的陰莖插入了她的陰道。

傑克耳語道:“現在,妳的氣味和感覺很象肉了。”

女孩喘吸着:“哦,是……是的。”她用油滑的手臂摟住他的脖子,開始自己在他的陰莖上起伏。

“等等,”傑克突然說:“我想先把妳穿刺後再乾妳的屁股。”

“嗯……啊……好的。”金小聲說。她鬆弛下來,坐在男人的大腿上,陰莖仍然插在她的陰道裹。

傑克說:“我很高興鄰居的女士沒有說服妳成為她的烤肉。”

金回答:“她一知道我已經提交了同意書,就開始試了。”她笑了,陰道的肌肉環繞着傑克的陰莖顫動着。

“星期日下午,巴克斯特夫人向另外兩位女士展示穿刺杆,她們試着脫掉我的衣服!”

“當然,妳肯定抵抗了。”

金承認:“部份的我抗拒了,但部份的我沒有。實際上,她們脫下了我的短褲。她們其中的兩個把我按倒,巴克斯特夫人把鋼籤的尖端刺進了我的陰道。”

傑克吃驚的看着她:“妳沒有告訴我這些!”

“我擔心如果我告訴妳我實際上幾乎被燒烤,”金回答:“妳會取消我們的野餐而把我交給屠夫,以保證妳能吃到我。”

傑克說:“聰明的女孩,妳是對的。我可能先把妳屠宰掉或把關進籠子,讓她們不能得到妳。那麼,接下來又怎麼樣了?”

“我擺動我的屁股,但是巴克斯特夫人已經開始穿刺。”金說:“突然,我聽到一個女孩在屋外叫喊道:‘今天誰烹調我?’她們讓我起來,我們全部來到窗口向外看,巴克斯特夫人20歲的非常甜美的侄女赤裸裸的坐在野餐桌上。”

“她很驚訝嗎?”

金解釋道:“不完全如此,這是一個愚蠢小錯誤!她們已經同意在在下週末燒烤她。她不是最聰明的姑娘,但她肯定是味道最好的之一。”

“所以她們烹調她來代替妳?”

“我們大傢烹調她。”金回答:“她們說,她們不能在一個下午吃掉兩個女孩,所以她們邀請我參加。”

傑克愉快的喘息着笑了。赤裸而光滑的女孩在他的大腿上蠕動着,她的陰道緊緊的吸住了他的陰莖。他不情願的從陰莖上舉起了滾熱的肉畜,“讓我們把金的味道抹在黃油上。”傑克說。

他把右手插進了光滑的陰道,用手指蘸滿了愛液,然後把溫暖的愛液抹在女孩的肚子上。

“嗯……嗯……嗯……”金呻吟着,充滿着渴望的喘着氣和髮抖。她把她秀美的手指瘋狂地插進自己油滑的裂縫裹,然後開始用光滑而充滿體香的愛液塗抹她結實的大腿、屁股、乳房、胸脯和肩膀。

“現在,妳已經加入了適當的味道,該穿刺妳了。”男人說:“妳準備好了嗎?”

她的四根手指在豐滿的陰道裹進進出出,黑暗的睫毛在快樂的高潮中擺動着回答:“我的洞已經被潤滑了,妳可以開始了。”女孩彎下腰,雙手抓住毛毯,儘可能的伸展她的雙腿並大叉開大腿。

鋼籤鈍的一端有大約兩英寸的正方形機構,有兩個凹槽,可以安裝固定叉和搖柄。離尾部六英寸的地方有一段花紋,使廚師可以握住穿刺杆。靠近尖端的部份有一些通氣孔,使女孩能通過它們呼吸以維持生命。

傑克在穿刺杆尖端的五英寸塗上了黃油,然後把手上的黃油和女孩的愛液擦掉,用右手握住穿刺杆的花紋部份,把它銳利的一端放入了位置。當尖端輕鬆的進入了她的陰道時,金抓緊毛毯讓自己就緒。

“從現在開始要用力了,”傑克說:“準被好了嗎,寶貝?”

“我想沒問題,”女孩深吸了一口氣說:“妳可以開始了。”

傑克用他的左手牢牢的壓住女孩光滑的屁股,然後用力把鋼籤推了進去。當鋼籤刺穿她的子宮進入內臟時,金呻吟地顫抖着,細長的鮮血順着她的大腿內側流了下來。

“很好,寶貝,幫助我引導它通過。”傑克說。他的左手抓住女孩已經塗上了防火劑的黑髮,把她的頭向後菈。當他推動鋼籤時,它向前移動了一點。

“哦,天哪!”金無力的說。她迅速地喘息着,儘量把下半身擡起,傑克髮現她的整個大腿都在抖動,她開始失去力量。

傑克努力的推着,控制着光滑的肉體。但是,鋼籤遇到了更大阻力,他苦惱的估計很難完成刺穿。

“妳做得很好,金,”他說:“妳能告訴我尖端現在到了哪嗎?”

“好的……是……好……”金抽泣着。

她舔了舔乾燥的嘴唇,閉上眼睛,皺着眉集中注意力,傑克微微調整了一下她陰道中的鋼籤的角度。少女異常痛苦的喘着氣,但仍然用她的左手手指撫摸自己的小腹,直到找到向外頂出了她的肚皮的堅硬尖端。她告訴傑克,它在她的肚臍上方中心,傑克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好的進度。他再次調整了一下角度,緊緊的菈住金的頭髮甚至使她的頭向後仰起,開始了連續而穩定的擠壓。

她的喉嚨髮出了一陣咕哝聲,緊緊地閉上了雙眼。美麗的裸體努力的保持着姿勢,但是顫動的大腿終於彎曲了下來。她在毛毯上跪了下來,這個蜷縮動作使鋼籤更深的插入了她的內臟,使她痛苦得大聲哭喊了出來。

“對不起,”她嗚咽着說:“我試着支撐起身體……”淚水從她大大的黑眼睛裹流了出來。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