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安躺在鋪滿調味醬的平地鍋上,廚師已經準備好把她放進烤箱了。

到了這個時候,她已不需要再做什麼了,她的身體已經被捆綁好準備燒烤,並排出了所有不需要的東西。她已經被捅開、戳破、撐大,她身上所有的孔都被廚師和他的助手們用不同種類的混合填塞物裝得滿滿的了。手和腳被捆着、嘴裹塞着蘋果,她感到隨時都會麵對她的最終命運,這是從她出生和渡過一生時就已經看到了的,現在馬上就要降臨了。

瑪麗安不抱怨、不遺憾、不後悔。她準備迎接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以至於她的名字被抽中時對她幾乎是一種解脫。她曾經參加過許多節日宴會,也和許多其她女孩一起過排隊,這回恰好輪到她進廚房了。

她生活得很幸福,也享受了生命,吃過了許多她的先輩的肉,現在終於輪到她被吃了。在現在這是一種非常合適的方法──當妳依然年輕並身體健康時。雖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這樣喜歡活吃,但在大地聚集了許多這樣的狂熱者。

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總體來說很不錯,至少在這個世紀後半頁是這樣,不象早些年所有的東西都亂了套,幸存的人類幾乎被因為種族的過度繁殖而絕種。科技髮展改善大部份人類的生活,醫學已經根除了大多數的有害疾病,延長了生命,使人們有了更多的空閒時間,就象是夢想傢和幻想傢們所想象的那樣。但這種進步造成了一個新問題∶隨着生命的延長,人口開始上升,速度遠遠快於社會的承受能力。以前僅僅在貧窮的第叁世界國傢才髮生的資源不足的問題,開始傳泄給越來越多的高科技社會。當地球的人口超過八十億時,某些事終於不可避免的髮生了。

由於正統的基督教徒阻止計劃生育和流產的合法化更擴大了問題……社會對人口失去了控制。隨之而來的暴動和戰爭進一步的削弱了地球的資源,幾乎造成了文明的終結。原來的宗教信仰者們幾乎抛棄了全世界的所有宗教。

臭氧層最後終於被破壞,地錶的水受到汙泄,海洋也被毒化造成了漁業的欠收……全世界的所有民族最後終於聯合起來希望拯救這顆瀕死的行星。由於空間研究早已中斷,斷絕了人類逃離這個世界的希望,人類最後終於決心改革社會制度以解決全部問題。由精英分子組成的集團取代了老邁的權力機構,用更為實際的方式采用定量供應運用着行星的資源。

但是,問題仍然存在,必須要限制人口的增長。當所有的老方法都失敗後,需要一個激進的新方法以限制人口增長以保護中產階級的利益。這首先是由從富裕的頭麵人物決定的,從過多的剩馀人口中選出了缺乏基本工作技能或沒有從事必要的工作的人。

開始時範圍還比較小,許多流浪的無傢可歸的孩子被捉住送進了特殊的集中營。在那裹,男人被訓練成工人或軍人。女人名義上被飼養在農場進行農田裹的工作,但實際上她們是另一種方式的收成。當女孩到了固定的年齡,就單獨進行“甄別”,或者變成肉,或者變成欣欣向榮的色情貿易的一部份。

最初,那些女孩變成了可以用金錢購買特權的富翁們的食物,但隨着時間的流逝,這種行為變得越來越普通。它先是在內地的城市擴散,然後又逐漸地散布到了鄉下,漸漸變成了未來的流行趨勢。

那裹的獨立團體用他們的私營權創建了他們的女孩選擇制度以配合他們越來越大的“消費”。

一些政治傢和社會人權組組織雖然反對,但是因為法律的保護而無法阻止。

過了一段時間,人肉就隨處可見了。從每個叁口之傢中選出一個,秘密的成為了一些地方“食人者”的特權。

一些大膽的醫學研究人員公開髮錶了吃人類肉的優點,引起了社會很大的爭論。最後立法者提出了抽獎的方案。當一個女嬰誕生時就被加上一個有號碼的機械鎖,通過控制社會上的女性人口的數量,保證了人口的穩定。一些女權組織說這是禽獸行徑,但是這個方法及時的合法化而被公認,隨着這個過程的繼續,這種非正式化的方法越來越普遍。最後,大部份社會公眾都認為所有的女人都是潛在的可食用動物。

醫學技術的進步達到了幾乎所有的先天缺陷都可以被矯正的程度,甚至可以改變像肥胖或胸部大小這樣的小問題。現在,女人不依靠樹脂或化妝品就能展現自己的美麗,這使曾經是非常罕見的完美女性在常規人口中變得很普通。

這種美麗的增加在食人者族群和性奴隸市場中有很大的價值,所以為維持平衡抽獎法在社會中被確立了下來。所有的女人在她們的生命中有第15%的機會被選中,選擇是公平的,而且允許“志願者”交出自己的生命或替代被“收獲”

的人。抽獎成了現在的社會和文化的不可缺少的一部份,通過法律和社會力量強迫女人們旅行她們的義務,為所有需要者交出自己的身體。

現在,人肉能從本地的超市上買到,不過專賣店和肉店在這個市場上也非常興旺,銷售的是作為傢禽和農作物的主要替代品的人肉食品。專門飼養人類的特殊牧場變得越來越普通,女人從監獄和失業者名單中被送進這些地方,飼養和訓練隻有一個目的。法庭髮現把囚犯送進專門的牧場監禁可以很容易的減少女子監獄的壓力,法律把犯有亂穿越馬路等任何罪行的女人移送給本地的肉店成了合法的。

人權機構髮出抗議,當然還有一些擁有少量信徒的宗教團體也提出了自己的反對意見。但是,已經運行了一段時間的新方法被證明非常有效,絕大多數人都承認它比老方法更能維持社會的穩定性,保證了全人類的利益。過去,男人們時常為了食物等資源而戰鬥,以減輕過剩的男性人口數量,以維持總體的平衡。現在,輪到女性安貢獻出自己來維持平衡了。

瑪麗安是在新法律下被飼育長大的,理所當然的同意抽獎法和它的意義,那是公認的這對她自己和其她人都是無可避免的裁判。現在,它要求她的服務了,這是簡單而無可爭辯的。所以,當她聽到新聞中公布了她的編號時,從來沒有想到逃避她的義務。

她的丈夫支持她的決定,開車送她到當地的餐廳,遞交了登記自己為感恩節宴會燒烤原材的申請。儘管瑪麗安偏愛穿刺燒烤,她服從了用烤箱烹調自己的決定。全部事情中唯一使她不安的是烤爐燒烤是非常猛烈而持久的,這意味着巨大的痛苦。但她丈夫希望她被這樣處理,而瑪麗安總是會滿足她丈夫的希望的。當然,為這個餐廳工作的專業人員知道如何能儘量不給肉帶來不必要的痛苦和磨難而完成交易。

在瑪麗安被選中之前就決定,在她被“收獲”時要邀請許多她的朋友參加由她提供肉的餐會。她已經同意她的幾位女朋友預約了享受她的幾個特別的部份,但那要等到她被完全烤好,所以按常識她們會等一會兒才到。

廚房的材料入口非常巨大,已經作好了完成她的預約的準備,廚師和他的助手們歡迎她的到來。就象法律規定的那樣,一個美麗的婦女將在叁十歲前完成她的“收獲”。

他們命令瑪麗安脫掉她所有的衣服並把它們交給她丈夫,他把她完全交給了她的新女主人。她的名字是瓦內薩.德.卡娃,一個可敬的人肉經營者,這傢餐廳的老闆。她受過充份的訓練,達到了人肉調理師的最高等級,並取得了營業執照。她親自檢查瑪麗安以確保她的肉的質量,然後和瑪麗安的丈夫商定了購買價格,並將免稅的貨款存進了他們的聯名戶頭。

這樣可以保證他們唯一的女兒的利益,瑪麗安已經確保了她的孩子的福利。

她知道女孩的年齡已經足夠理解這個將她母親變成他們餐桌上食物的過場,總有一天也將輪到她,但那將是遙遠的未來。她當前所受的教育可以保證她不被任何抽獎選中,因為大學生是被免除選擇的。

女主人瓦內薩立刻開始工作,瑪麗安的腸子被特制軟管沖洗乾淨,她的膀胱被強制排空,然後全身都被洗得乾乾淨淨。不管瓦內薩是否考慮過用穿刺杆或炖鍋燒烤或烹調瑪麗安,但瑪麗安已經注定要在今天晚上被用烤箱燒烤。雖然她現在已經是屬於餐廳的財產,但法律沒有賦予瓦內薩足夠的決定權。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