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新鄰居了。”

斯丹停止了早餐,擡起頭來看着他的正在向窗外眺望的妻子溫蒂。她大概有六英尺左右高,有着豐滿的體態和似乎隻有在電影中才能看到的如瀑般金髮和水藍色的眼睛。

在他的眼中,他的妻子無論在什麼時候看起來都是那樣的美麗。尤其是現在這幅沐浴在陽光中,穿着瑞典比基尼裝的樣子,讓她顯得是那樣的美麗妖饒。

這種感覺使斯丹每天都會覺得自己非常幸運,今天也不例外。

“妳說什麼?”他問。

“看起來我們的新鄰居是個黑人。”

“喔,旁邊的房子終於賣掉了嗎?呵呵,也許像妳這樣的美麗鄰居的存在能讓它增值兩萬美元呢。”斯丹和溫蒂打趣道,站起來和他的妻子一起站在窗前:“他很魁梧而有錢,也許他是個喜歡換地方的人。”

新鄰居肌肉髮達,光頭。他自己並不乾活,另外叁個黑人正在把一些箱子從卡車上卸下來。

“妳大概是對的。”當那叁個工人乾完時,她回答。他們向這個光頭鞠躬,然後離開。

************

斯丹錯了。當第二天斯丹在屋外烤架上翻動漢堡時,他遇到了這個高大的黑人。

“妳好。”斯丹說道。

“妳好。”黑人走到籬笆前說道。

“我是斯丹•馬司。”斯丹一邊同這個他見到過的最高大的男人握手一邊自我介紹,同時看着自己那隻被黑人的大手吞沒的正常尺寸的手掌。他還是斯丹所見過的膚色最黑的黑人。

“我是莫波•塔那卡,塔那卡醫生。”

“塔那卡醫生妳從哪兒來?”這男人有很重的口音。

“肯尼亞,我是馬賽人”

“妳怎麼會來這個國傢呢?”

“我要在大學上一門課,學習一些新的醫藥技術帶回去給我們的人民。”

“隻有一門課?”

“沒錯,妳可以把這稱作進修,然後我就要回傢的。”

這不禁給斯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個人在這兒已經買了房子,而僅僅隻是住3個月而已。這傢夥真是太有錢了。

“進來吃個漢堡嗎?”斯丹覺得莫波是個很有趣的聊天對象。

“妳有美國熱狗嗎?”

“當然,我可以往烤架上放一些。”

“大學以來,我從來沒有吃過美國熱狗。”

“溫蒂,從冰箱裹給我拿兩個熱狗。”斯丹向敞開的窗戶裹喊道。

不久,溫蒂打開玻璃移門,用紙盤盛着兩個熱狗,順門廊走了出來。莫波注視着這雕像般的金髮美人。

“太完美了。”他說道。

“妳說什麼?”溫蒂問道。她穿着一套很吸引人的職業套裝,短裙,高跟鞋和夾克。陽光使她的藍眼睛眼波閃爍。

“妳美極了。”

“啊……我想我該謝謝妳。”她紅着臉說。

斯丹皺起了眉,但很快他聳了下肩,從妻子那裹把熱狗接了過來。黑人一直盯着溫蒂直到她感到不適返回屋裹。

“就一個白種女人來說,妳妻子太高了。”

“對,她不穿高跟鞋都有六英尺高。”斯丹從烤架上取下食物:“我們進去吧,桌子上有調料,我去弄些喝的來。妳要啤酒嗎?”

“不,牛奶或者水就好。”

“OK……我想我們還有一些牛奶。”

“那樣就足夠了。”

溫蒂下樓來,她換上了牛仔褲和體恤衫。這套衣服緊緊地裹着她完美豐滿的身體,勾勒出動人的曲線,尤其是在臀部和胸部的位置。

“莫波,妳的。”斯丹邊說邊遞給他一個盃子。

“妳可以叫我塔那卡醫生或者殿下。”

斯丹和溫蒂都被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嚇了一跳。

“妳是皇族?”溫蒂問。

“我兄弟是國王,他管理着很多的地方。”

“妳是部族醫生?”斯丹問道“我是部族的薩滿祭司,妳們稱其為巫醫。”

“妳不是個真正的醫生嗎?”

“薩滿祭司才是真正的醫生!當然,我也明白妳們的意思,我也有醫學博士學位的。溫蒂妳是做什麼的?”

“我是律師。”

“溫蒂很謙虛,她去年從哈佛畢業並且剛剛找到工作,塔那卡醫生。”斯丹真想在叫這個傲慢的男人“殿下”之前詛咒他。

“既聰明又漂亮。”

他的注視和評論讓溫蒂再次感到不舒服,她試圖改變話題:“妳看起來不是那種我印象中的非洲人。”

“什麼意思?”

“皮包骨頭,營養不良。”

“我的傢庭比普通武士等級要高。”莫波吃完了他的熱狗和牛奶:“我要方便一下。”

“洗漱室在樓下,右邊。”

莫波起身來到洗漱室,掏出長長的傢夥解手。潮濕的女式泳裝掛在淋浴器的掛簾上。愚蠢的美國人,這麼容易的就提供了給他所需要的東西。這健壯的黑人抄下一條比基尼泳褲,整套比基尼很小,可以展示出溫蒂的迷人身材。

他往內褲裹麵看,然後又看了一遍,最後他看到了一小段卷曲的毛髮。金黃色。斯丹的泳裝更簡單,莫波很快找到一根陰毛,他把這些戰利品用紙包起來,塞進口袋。

莫波返回起居室,看到溫蒂已經坐到了斯丹身邊,並且讓她的丈夫溫柔的摟着她。

“妳身體健康嗎?”莫波突然地問。在斯丹剛要回答的時候,黑人補充了一句:“隻要溫蒂回答。”

“很好,很健康。他很少難受並且按時鍛煉。他的傢人都長壽。”

“這些是真的嗎?”他一邊指着她的胸部一邊問。

溫蒂沉默片刻後,說道:“這與妳無關。”

“不,妳錯了。這將會和我有關的……”

“我想妳該走了。”斯丹打斷了對話。他實在不喜歡莫波的態度。

“溫蒂,妳絕對是一個天生的高等女人,妳應該和一個天生高等的男人在一起。”

斯丹憤怒了:“妳是說那是妳?”

“是的。”

“妳也像所有的黑人一樣,有個12英寸長的陰莖並且可以乾個幾小時?”

“事實上,用妳們的英寸來講,它有13英寸。並且大部分的黑人都和妳一樣,小得可憐,但是塔那卡皇族的人數百年來在尺寸、頭腦以及產生精子的能力上都是高等的。我相信妳的妻子是我精子的最佳接收者。她個高、出色,被賜予了一副好身體。”

“滾出我傢去。”

塔那卡醫生對這種侮辱憤怒異常,也許應該付錢給這個瘦弱的白種男人。

“我會付給妳一萬美金,作為同妳妻子的交換。”

“我說過了,滾出去。”

“很好。”莫波轉身踱回了他的傢。

************

溫蒂在她院中的小床上像貓一樣做了個伸展動作,躺在陽光下感覺很舒服。一滴汗珠沿着她少有遮擋的胸部一直流到腹部的紐扣。塔那卡醫生突然出現,她嚇得跳了起來考慮是不是要喊叫。

“我一直在看妳。”他說。

距離上一次塔那卡醫生來他們傢作客一星期了,一週中她一直沒有見過他,每天早晨豪華轎車來接送他去學校。他幾乎是全身赤裸,隻係着一條印度豹紋腰帶。他的胸膛像健美運動員一樣起伏健壯。莫波的皮膚像碳一樣黑,由於出汗,在陽光下看起來閃閃髮亮。

“妳站在這裹多久了?”她問。

“一刻鐘,妳簡直太美了。”比基尼深褐色的,小而緊,把她的胸部緊緊的繃着。

非洲人睜圓了眼睛:“妳考慮了我的提議嗎?”

“我絕不會欺騙我的丈夫。”溫蒂決心說服這個馬賽巨人:“我明白妳不是本地人,但是即便如此妳也不應該來調戲一個已婚的女人。”

“為什麼?我在部落可以上任一個我想要的女人,她們為我生下了12個孩子。她們的丈夫認為把一個高等男人的孩子當作他們自己的,這是一種榮耀。”

“那就是妳不能理解的地方。這裹不是肯尼亞。現在妳可以離開了,我丈夫馬上就會回來。”

“哦?他是那樣的不濟。我給妳最後一次機會。”

莫波解下纏腰帶並放在一邊。纏腰帶本來束縛着這傢夥巨大的男性生殖器,一解開,他的肉棒便一直下墜幾乎到膝蓋位置。

“這就是會給妳的身體帶來妳丈夫不曾給過的快感的東西。”

“我的上帝。”她喊了起來,看着這像一隻黑色大香蕉一樣來回擺動的的飽滿的黑色怪物。她吃驚地看着這粗大而滾圓的傢夥。龜頭和睾丸都像個小蘋果般大,未勃起時比她丈夫勃起的時候還要粗大。

“妳可以吸吮它。”

“滾出去。”

莫波對她的拒絕看上去非常驚訝--他覺得她會為他服務的。他的肉棒甚至已經勃起了。“記住這根東西。”他說着轉身裸體離開,跑到籬笆牆一翻而過。

溫蒂站了起來。“如果妳再敢來,我會報警的。”她大喊。

太傲慢了,她想,隻因為他有個……比他丈夫大很多的肉棒而已。溫蒂打了個寒戰,她討厭那些言語,隻是因為他有個巨大的陽具,他就認為他有權力對女人做任何事?

溫蒂走回屋去,她感覺穿着那麼小的比基尼在外麵呆着不再舒服了。她在鏡子前站住了,髮現自己的乳頭非常硬且突出。看來剛才的那種情況讓她感到興奮了,真丟人。

************

這時莫波走到他起居室的布娃娃房間。叁個布娃娃浸泡在玻璃盃肮臟的液體裹。一個新奧爾良的老年女巫,給了他一些必備的材料,用來調制這種混合物。這老女巫有強大的能力,她的很多咒語都需要有大麻,莫波覺得像用酒精一樣來使用麻醉劑是個缺點。

他從玻璃盃中拿出芭比娃娃,仔細弄乾。乾燥後,他在娃娃的陰部塗了一點膠水,把溫蒂的陰毛粘了上去。他在迪肯娃娃上重復這一過程,最後在一個黑色的迪肯娃娃上用了他自己的陰毛。

莫波想知道這儀式是否有作用。他把芭比娃娃放到了玩具屋的床上,然後用黑色馬克筆在迪肯娃娃上畫了一根勃起的肉棒,再把迪肯放在芭比娃娃的身上。

莫波脫光衣服,他的皮膚很快和黑夜混為一體。他很快跑到鄰居門前翻過籬笆牆。不一會兒他快速攀上一棵可以為他提供絕佳視野的老樹以便觀察鄰居的臥室。這晚很冷,他們的窗戶被打破了。

溫蒂正在閱讀一份文件,但她丈夫的出現卻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喔。”她看向斯丹某處和平常不一樣的東西:“這是怎麼回事?”

斯丹勃起着走了進來,他的肉棒擡得很高,已經指向了腹部的紐扣。

“我不知道。”他答道:“它突然之間就這樣了,我不想浪費掉。”

“天,這真是太神奇了。”溫蒂合上活頁夾。他們關上燈,莫波馬上聽見溫蒂輕微的呻吟和她丈夫的叫聲。她呻吟了許久之後叫了一聲,緊接着斯丹也喊了出來,他射了。

“哦,太棒了。”溫蒂說:“嗨!妳仍然很硬。”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想我可以一直繼續下去。”斯丹說道。恩愛纏綿的聲音又再一次從窗口傳出來。

莫波跳下樹跑回傢,舔濕食指把迪肯娃娃上麵畫的肉棒擦掉,然後馬上返回樹上。聽到溫蒂說:“親愛的,太棒了,我很久沒有這樣高潮過了。”

“對不起。”斯丹說:“我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之後的幾天,莫波沒有來打攪夫妻倆,直到週六。他知道斯丹那天要去打高爾夫球,而溫蒂那天喜歡日光浴。不幸的是,這個週六是陰天,溫蒂的小床上仍然是空的。

莫波脫掉芭比娃娃的衣服,給它穿上比基尼,把娃娃放在玩具屋外麵,之後上樓在窗邊等候。他像一尊雕像一樣靜靜的站着,直到15分鐘後他那位性感的鄰居穿着那件小小的比基尼走出來。

莫波咧嘴笑了起來。下樓後,他從皮夾中拿出一塊肉桂並且點燃它。莫波很討厭這種材料,但是那位老巫女在這種材料上麵下的詛咒卻可以使人失去理智。

他吸滿一口煙(並沒有吸入),將一口煙都吹進娃娃體內,然後把肉桂熄滅了。

************

溫蒂並不知道她脫自己的比基尼上裝時自己在想什麼。她總是希望自己全身的皮膚都是古銅色,但是今天陰天,她最好還是呆在屋裹乾些工作。儘管如此,她還是很想走出去,然後脫掉自己的上半截比基尼。

她不是個暴露狂,她隻在自己傢的院子裹麵才會穿這件小小的比基尼,另有兩套比較適度的留在公眾場合穿。她本來並不怕任何人看到她穿這件比基尼,直到塔那卡醫生搬到隔壁。

一想起上個禮拜看到的那個黑人的裸體,他的肉棒向上挺立的樣子,已經永久保存在她的腦海裹。

他的肉棒令人讚美。她從來沒有和黑人做過,也沒有和她丈夫以外的任何人做過。她甚至對這黑人醫生感到抱歉,儘管他總是吹噓他的性能力,但她想應該沒有任何女人能禁得住他的妖怪一樣的肉棒……除非,他那裹的女人構造不同?

她現在已經脫掉了比基尼的上身,那個醫生也許已經在傢並且在看着她。不過在那件事之後,她就再也沒見過他,所以她想冒險裸體一下試試。

在外麵裸體的感覺非常好。她曾計劃着下一次他們去加勒比海,在那裹要裸露上身,平時被比基尼覆蓋的白色皮膚和茶色的皮膚可以形成鮮明對比。

溫蒂閉眼休息了幾分鐘,突然睜眼。她沿着自己裸露的上身,看見比基尼的下半身。為什麼不把它也脫掉呢?她用手解開了短褲側麵的細繩,翹起屁股脫掉短褲,露出了茶色的草叢。

她再次閉上了眼睛,伸展暴露她的身體,想着男人的肉棒,大部分是在想她丈夫的,但是她鄰居的肉棒卻不止一次的閃現在腦海裹。

她的右邊乳頭變硬,挺高了約3英寸。她看着她的乳頭,很硬,有點疼,閃亮的汗水使它看上去非常濕潤。

************

莫波站在窗口,手中拿着裸體的芭比娃娃。他從娃娃的乳頭一直舔到陰部。

窗外,溫蒂在小床上緩緩扭動着,張開她的腿隨即又很快地合上。她很快起身,拿着她的比基尼跑進了屋。

他認為她是去手淫了。他回到玩具屋玩耍起芭比和迪肯來,讓他們換了個姿勢。

他彎曲芭比的腿,把芭比的臉放在迪肯的大腿間,讓他們采用69的姿勢,扳直芭比的腿使她坐在迪肯的胯部,以及讓她作出狗一樣的姿勢,期間時不時他還拿起芭比來舔她的胸部和陰部。最後,他隻給芭比穿上比基尼短褲,把她放在玩具屋中。

天黑了,斯丹回到了傢,同時黑人趁着夜色很安全地潛入了他們的院子。

溫蒂赤裸着上身站在廚房窗前洗碗碟,他丈夫滿足地盯着她,臉上帶着笑。

莫波拿着兩個娃娃回到了傢。當他在溫蒂傢院子的時候,他在迪肯上畫了個肉棒,雖然這已經不需要了--斯丹的短褲上已經有小小的突起了。莫波把芭比的頭按在迪肯娃娃的胯部,然後暗中觀察。

溫蒂停止了洗碗碟走到了丈夫身邊。

“喔,真高興妳在傢。”她跪在廚房地闆上撫摸着他下身的突起部分:“我整天都非常的興奮,我真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

溫蒂迅速菈開丈夫的菈鏈,握住他的肉棒,興奮的看到它和上星期那次一樣大,看上去很好吃的樣子,有生以來第一次學會了把這東西放進了嘴裹。

“喔,真他媽的。”他驚訝了:“妳以前從來不會這樣做。”

溫蒂開始來回運動她的頭,但這時莫波把娃娃上的肉棒擦掉了。

“怎麼了?妳不喜歡這樣嗎?”溫蒂把已經癱軟掉的肉棒從嘴裹取出來,問道。

“不,感覺非常好。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們上樓吧,看看我是不是能讓感覺重新回來。”溫蒂菈着他丈夫的手上了樓。

莫波爬上樹偷窺。她脫掉衣服,關燈之後把丈夫按在床上。他又在迪肯上畫了個肉棒,聽到了她愉悅的聲音。不久後…..“天,妳太厲害了。”溫蒂呻吟着:“我要死了!”

笑笑,莫波擦掉了肉棒:“我想妳們不需要再來一次了。”

莫波下樹回傢。他在迪肯上畫了個癱軟的肉棒,把他放在了玩具屋的床上。他一直等到很晚,那兩口子應該睡着了為止。他再一次拿起芭比舔她的胸部和陰部,之後把她放在了迪肯旁邊,把黑迪肯放在了芭比上麵。

************

溫蒂突然從夢中驚醒,那個夢迅速地消逝了。她想不起來那個夢的內容,隻記得非常刺激火辣。

“親愛的,回上床來”她甜蜜地叫着正在洗漱室中的斯丹。

斯丹半穿着拳擊短褲回到房裹--他在穿衣之前通常都是赤身露體:“咱們不能再做了,還要去教堂呢。”

溫蒂歎氣道:“那我們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一會兒吧。”

溫蒂很煩燥,同時又覺得很熱,她沒法集中精神聽取傳道。她的乳頭很硬,以至於胸罩上都可以凸顯出來。她在椅子上扭動着,希望傳教能快點結束,從而使她濕潤的陰部不至於將她的衣服和座椅弄濕。她非常想跪在丈夫麵前再一次為他口交。

他們回到傢時,溫蒂覺得塔那卡醫生傢的窗簾在動,似乎他正在看着他們。直到他們走進臥室,斯丹問她:“嗨,下午的事情還讓妳興奮嗎?”,她才忘記關於醫生的事。

斯丹的短褲已經支起了帳篷,溫蒂興奮地叫着跪下掏出了他勃起的肉棒放進了嘴裹。如果在以前,他的肉棒很快就會變成一條軟趴趴的肉蟲子的。

他巨大堅硬的肉棒被她含在嘴裹,一直插到喉嚨,溫蒂非常喜歡這種感覺。她擡起頭來,但是看到的並不是當時俯視她的斯丹,而是塔那卡醫生。她恐懼得屏住了氣。

“哦,對不起,其實妳不必勉強的。”斯丹搖晃她。

“可能確實有些困難。如果仍然持續這樣興奮,我就要去看醫生了。相信我溫蒂,不是妳去,是我去。”

“我也要道歉。”她站起來說。她沒法忘記自己在那黑人前跪着的場麵,這感覺伴隨了她一整天甚至在夢境中也出現。

夢經常改變,一會兒是她被那黑人從後麵插入肉棒,一會兒是她騎在黑人強大的肉棒上。而從始至終,斯丹都拖着條癱軟的好像失去活力的肉棒躺在旁邊,根本不阻止他們。

她每天晚上都做這些夢。在她的性幻想中,莫波已經完全代替了她丈夫。更糟糕的是,她的乳頭經常會興奮變硬,陰部經常會興奮導致潮濕。當她看見丈夫的裸體時根本就不會興奮--他的肉棒總是很小很軟。

************

一個星期六,莫波把上身赤裸的芭比娃娃放在玩具屋外麵的小床上,等着溫蒂露麵。這時,她輕鬆地走了出來--並沒有穿上半身。他把裸體的黑人迪肯娃娃放在芭比娃娃旁邊,對着芭比娃娃噴了一口大麻煙,使她失去理智。

莫波走到隔壁門前。“我可以進來嗎?”他喊道。

溫蒂嚇得跳了起來,忙用雙臂遮住胸部。

“我並不認為這很明智。”

“我隻是想聊聊,我要為前一次的行為道歉。我隻是為妳的美麗而吃驚。”

“那很好,但是請先讓我穿上衣服。”

“別緊張。馬賽的女人從來不遮擋她們的胸部,我們覺得裸體很舒服。我可以進去幫妳。”莫波脫下纏腰帶扔在她的小床邊的草地上。

她一直盯着他的肉棒部看,很快便樂意於向他展示自己的胸部。他很高興。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