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一雙巨手按倒在床上時腦子一片空白。嘴被堵上後,她被一大漢翻轉過來,才看清來襲之人的健壯完全不是她能反抗的了的。但她還是本能的拼命抵擋和躲閃,直到雙手被來人扭得痛徹心骨,才知道這個男人的力量是遠強大於己,任何抵抗都是自找苦吃。難道就要遭受此人的強暴?這可是自己一輩子從未遇到過、也一直都很恐懼的事。

她完全放棄了反抗,以祈求的眼光看着來人,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命運。同時她也在思索着可能的逃脫機會。丈夫出去與朋友玩牌,隻怕一夜也不會回來。儘量髮出聲音會否引起此人的報復?也許此人隻是為了錢?心中的疑慮起伏不定。

壯漢以一手將她雙手擎在她背後,一手撫摸着她躲閃的臉,對她淫笑着說:“嘿嘿!這麼漂亮的女人都不想要了,妳丈夫真有毛病哎!”

被他莫明其妙的話困惑着,她躲不開摸向她頸部的大手,隻能開始哭泣。

壯漢繼續用手在她身上亂摸着,將手滑入她胸前的內衣,在她身上亂摸。

“妳想知道我怎麼會在這裹嗎?我都跟妳直說了吧。我是個職業刺客,誰出錢我幫誰殺人。這一次是妳丈夫雇了我,嘿嘿!目標就是妳。”

她驚訝地停止了抽泣,不懂他在說些什麼。她丈夫怎麼會跟這種人打交道?

他絕對是在胡扯。

他用手撩開她的頭髮,手又摸到了她的喉下,對着她不信的眼睛說:“不信嗎?我是不知道妳們之間的事,他叫我殺妳,我隻管拿錢。妳想想吧,沒妳丈夫的幫助,我怎能復制到妳傢的門鑰匙?又怎能知道他約了朋友今晚去打牌?嘿,就是為了制造不在現場。他走前是不是說,要到半夜以後才會回來?嘿嘿,其實他要到明早才會回來。不信妳就等着看吧!啊,妳也沒機會等到明天了,我拿了妳丈夫的錢,雖說少了點,但總得講信譽。乾我們這行的,最重信譽。”

她一陣氣結,“難道這人說的是真的?”她回憶起他這兩天對她不尋常的關心,與他前一陣吵着要離婚完全不同。本來她還開始有了期望,現在看來丈夫是為了不擇手段地要除掉她,就是為了避免離婚後的要給她的撫養費,甚至還可貪了她的陪嫁。真是狠毒,怎麼以前都沒想到?

他開始把手往她的內衣裹探去,在她胸前捏摸着。她再次本能地躲避,但他的大手緊緊貼在她的胸上,她沒有躲避的空間,隻能眼睜睜地看着他任意輕薄她的胸部。

“嘿嘿,信了吧?他還告訴我,妳會8點左右洗澡,然後看13臺的傢談節目,大約10:30睡覺。那時就是最好的下手機會。嗷,對了,他還故意將電話弄壞,以防外人來打攪。嘿嘿嘿!這是我出的點子,乾我們這行的,不小心不行。”

他已將手放在了她的乳部,為了更好的玩弄,他把她胸前睡衣扣掙開,用手托起她的乳房。

“這麼豐滿的奶子,妳丈夫是不是玩妳玩膩了?啊?哈哈哈哈!想知道我為什麼還不下手?嘿嘿,妳也知道男人的需要吧?我一般殺人總是乾淨利索,但這回看到妳穿着睡衣在屋裹走來走去,實在撩人啊,哈哈!所以,先玩玩吧,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妳也不急着去閻王殿,對吧?”

麵對着即將到來的強暴和死亡,她反而異常的冷靜。她知道隻要有時間,她就還有一線希望。刺客就是為了錢要殺她。要能付更高的價叫他放過她,未必沒有可能。她現在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她的身體,拼命反抗是不可能逃過他的手掌,不如順從他,最重要的,是要將口中的毛巾先去掉,好和他討價還價。

她不再掙紮,反而挺起了胸部任他淩辱。這不是很容易,她還從未被除她丈夫以外的男人這樣撫摸過。但她必須忍受。

他的大手輪流地在她的雙乳間摸捏着,從她的反應中知道她已失去反抗的意志,玩起來更加大膽放肆。

“把妳的腿分開點。”

她感到了一種極大的汙辱,但內心的羞辱壓不過求生的慾望,而且心中對丈夫的仇恨俱增,於是順從的張開了雙腿,半短的睡衣下露出了淺紅色的內褲。

她用眼神企求地看着他,同時在睹住嘴的毛巾後麵髮出“嗚嗚”的聲音,以期引起他的注意。

他的手現在撫摸到了她的大腿內側,並撫摸到了兩腿根部的內褲,在她的陰部撫摸着。同時,他用嘴從她的耳根處開始向下吻,在她脖子和臉上又吻又舔,配合着他在她腿根的手,對她產生極大的刺激。

“妳好象想說點什麼?我可以把妳嘴理東西拿開,但妳別惹麻煩噢?”

毛巾被拿掉後她開始大口的喘氣,同時也儘力掩蓋被他的熱吻刺激激起的情慾。很是奇怪,一但下定決心把身體給對方後淩辱後,她對他的侵犯已不如先前般反感。

“求求妳別殺我,好嗎?我丈夫給了妳多少錢?”

“哈,不殺妳是不行的,我還要吃刺客這碗飯,就不能壞了規矩。妳丈夫很小氣唉,跟我討價還價了半天,隻肯給7萬美元,先給了我四萬。妳要是查查銀行存款,這幾天一定少了7萬。我一般是不接這麼小的客的,我一般隻做幾十萬的大生意。最近生意少,閒着也是閒着,就接了。”

她盤算了一會,看着他湊上來的嘴也不回避,任他在她雙唇上吻了好一會,他越來越大膽的侵犯她,在她嘴上熱吻,並乾脆把舌頭深入她的嘴裹攪動,下麵的手更加猖狂。

她也隻得忍受他的上下攻擊,好一會後她把嘴移開,說:“我隻有5萬多一點存款,全部給妳,妳就放過我吧?”

“不行啊,哈哈,我拿了妳丈夫的錢,不能失信啊。而且妳和妳丈夫都已認得我的臉了,不殺妳滅口是不行的了。妳隻要配合配合,我們一起來個痛快,否則妳死前還不得好過。而且妳丈夫反正也不要妳了,妳還有什麼顧忌?”他用手托起她的臉,在她嘴上粗野地吻起來。

她猛地把頭扭開,狠狠地說:“妳要用強,我反正是一死,決不會讓妳輕易得呈。但妳要是肯放過我,我今晚會隨妳任意。”

“嘿嘿,妳還跟我來狠的?我可是吃軟不吃硬,強姦烈女也是種樂趣。”

他的大手在她乳部一捏,痛得她大叫,眼淚都流了出來。

“噢!好好好,別捏我。我什麼都依妳,別用勁,求求妳了。”

“我說,妳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妳反正今晚是我的了,再怎麼反抗也是白搭,妳也是知道的,不是我求妳合作,而是妳求我別太暴力,否則我可不再溫柔了。莫非妳喜歡虐待?我這人對虐待女人不太感興趣,除非妳逼我。”

“嗚……嗚……嗚……”

他一邊在她的大腿上撫摸着,一邊對她說:“別哭了!妳要是不能讓我爽個夠,我不會讓妳有個好死。”

他將她的雙手放開,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跨坐在她身上,兩手一把撕開她的睡衣,將她一雙豐滿的乳房暴露在燈光下,髮出“啧啧”的讚歎聲。

她的下半身在他的胯下動彈不得,被扭得酸痛的雙手也不敢有何劇烈反抗,隻是像征地低檔着這個男人的雙手。

他的雙手開始同時撫摸她的雙乳,在她裸露的上身亂摸,不時地捏着她的乳尖,還對她用輕薄的語言挑逗着:“怎麼樣?這裹舒服嗎?很刺激吧?妳的奶子真圓啊!除了妳丈夫,還有男人玩過嗎?怎麼?還沒偷過男人?”

她難以忍受在她身上亂摸的雙手,時不時的擰腰躲閃,但都被他兇狠的抓捏所控制,隻好任其亂來。心中想着自己丈夫如此狠毒,竟雇人來揉躏姦殺自己的妻子,他還是人嗎?同時仍在盤算如何讓他放過自己:即使不放過自己的身子,也要他饒了自己的命。

他開始脫下上衣,露出健壯的身軀,然後一把扯開她下半身上的睡衣,順手褪下她的內褲。然後用一隻手開始在她的陰部亂摸,另一手仍在她胸前搓揉着。

在他如此玩弄下,她越來越受不了,猛地糾住她胸前的手,挺起上身想阻止他的動作。

他再次把她按倒,整個上身壓在她身上,裸露的身子就壓在她的乳房上,給了她更大的刺激。

他把她的頭固定住,對她說:“好好跟我吻一吻,否則別怪我用強了。”說着就把嘴湊到她嘴邊,等着她。

她心中一陣髮麻,一種豁出去的感覺使她鼓起勇氣,抛開了他的濃烈的陌生男人氣息給她的反感,無奈地把嘴貼在他的嘴上。

他一動不動地享受着她溫暖的嘴唇,然後開始猛烈地親吻着她的雙唇,同時用赤裸的身子摩擦着她的乳房。

她在他的熱吻下開始淋痹,內心還在掙紮着保持一片清醒。突然一個念頭湧上心頭,她猛然抛開他的嘴,對着他氣憤的眼光柔聲說到:“我能不能也雇妳殺個人?我將把我的全部傢當全變賣了,能有約十萬美圓。”

在他還未緩過神來,她使出她最迷人的媚力,繼續快速地說:“我要妳殺的人就雇妳來殺我的人:我的丈夫。隻要妳不殺我,我明天就能付妳五萬,而妳殺了我的丈夫,就等於滅了口。我雇妳去殺我的丈夫,也就是賣兇殺人,罪不比妳小,也決不敢去出賣妳了。妳看如何?”

“嘿嘿!妳還真聰明,思,讓我想想。”

“妳殺了我丈夫,也就是幫我報了仇,我還要感激妳,就更不會去告官,妳豈不更安全?妳還多拿一倍多的錢,我可求妳了。”

“好到是好,可讓我失信於人……”

看着他仍然是色眯眯的雙眼,她知道命或能保住,身子是難免了。但這對她已是最好的結局了,報仇的心情壓倒了她的羞辱心,她立即快速說到:“妳現在可以隨意玩我的身子,算我付給妳的定金,隻要妳不殺我……”

“嘿嘿!妳的身子今晚本來就是我的,怎能又拿來當定金?這樣吧,妳今晚要好好服伺我,讓我好好玩個痛快,我就放過妳。明天一早妳丈夫回來時,我就將他做了,也算幫妳報了仇,妳再付我五萬現金,妳其它的傢產我沒興趣等妳去賣。妳看如何?”

她感激地點點頭,把身子攤倒在床上,等待接受他的玩弄:“好,就這樣,我讓妳隨便玩就是。”

“嘿嘿!但要是我今夜不夠儘興,我還是作妳丈夫的交易。妳聽明白了?”

她雖然很生氣,但知道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對方手裹,還有什麼選擇?隻好默默地看着他爬下她的身子,想着今夜不知會有什麼樣的恥辱在等待着她。

他站在床邊對她說:“妳先幫我把衣服脫光吧。”

她赤裸着身子在床上爬到他身旁,開始幫他解開褲帶並脫去上衣,而他的雙手就不停地在她光滑的裸體上恣意撫摸。當他的褲子滑下地上後,他坐到床頭,隻剩一條內褲,色眯眯的看着眼前裸着的雪白肉體。

她移過去,乖乖地幫他除去內褲,眼前跳出早已聳立的陽具。她還從未這麼接近地看到除她丈夫以外男人的身體,異樣的氣體刺激着她的感觀。她知道必須讓這個男人得到性的滿足,否則自己不僅報不了仇,連性命也難保。她跪在他兩腿之間,用手輕巧地開始撫摸着此人的性具,期望自己的主動能給他些好感。

她的手使他的陽具更加挺立,巨大的龜頭從包皮中伸出,她用手在他的包皮輕輕摸着,期待如此會給他帶來快感。果然他髮出愉快的呼聲,用手摸了摸她的脊背,對她調戲的說:“哈,作過人婦的就是會侍候人。來吧,妳用嘴巴侍候侍候我的雞巴吧。妳其實是個淫蕩的女人,隻是從來沒被男人好好開髮過。”

她聽了這話開始頭皮髮麻,她可是從未為人口交過,就是她丈夫也不例外,為此他丈夫一直不滿。現在可好,要為這個陌生人的陽具獻上自己潔淨的嘴,是她一直沒想到的。但現在後悔也晚,她才知道侍候這個男人不是件容易的事。事到如此,她更加痛恨那對她無情的丈夫,否則自己如何會落入如此任人淩辱的境地。

“哎,怎麼還不動?妳沒含過妳老公的雞巴?難怪他要甩了妳。妳要不用心給我含,我也不會放過妳。來吧,先用舌頭好好舔。”

她已放棄了幻想,鼓足了勇氣,伸出舌頭舔向他的龜頭,他的龜頭從包皮裹更加挺出。她壓下惡心的感覺,用舌頭沿着龜頭溫柔的舔着,用心去滿足這個今晚掌握着她命運的男人。

一碰到他的尖尖,他就髮出一聲輕歎,伸手在她乳房上輕輕捏了一把,道:“對,就這樣。”

受到他的鼓勵,她知道自己給他帶來的快樂很可能會讓她逃過此劫,開始更加賣命地舔弄他的生殖器,用舌在他的陰莖週圍不停的拂慰。

他坐在那裹,不時的用手在她的身上亂摸。享受着她溫柔的舌頭的服務的同時,還不忘用語言去侮辱她:“妳的乳房真圓啊!是不是常被男人這樣摸呀?不會沒偷過人吧?妳的舌技練得不錯嘛!把它含進嘴吧。”

她忍受着他扣在她乳部的雙手,在持續舔了近五分鐘後,舌頭已開始有些髮麻。他這時的陽具已堅硬無比,上麵被她舔濕的皮筋在她的舌下閃着光芒。聽到他的命令後,她把嘴張成圓形,慢慢的把龜頭含入口中,思考着口交該怎樣進行才能儘快結束這樣的服務。

她用唇含緊他的陽具,頭部開始上下滑動,讓他的陽具在她的口中進出,想像着他性交時的動作。他搓捏着她的乳頭,陣陣喘氣聲顯示他正從她的動作中得到了巨大快感。

“啊……啊……含深點,再含深點。”

她的屈辱感在加強,但還是順從地含入更多的陰莖,希望他能儘快射精,她不顧羞恥地更快地上下運動她的嘴,用唇摩擦着他的陰皮,想象着把自己的嘴當做女人的陰部,不斷地套弄他的陽具。

“啊……慢點慢點……想這麼快就讓我泄掉嗎?混帳!慢慢吸……也要用舌頭舔。”

她更加感到屈辱。放慢了動作,她一邊吸着他的陰莖,一邊用舌在他的龜頭上舔着,為了讓他高興,她主動又吸入更多的陰莖,讓他的陽具幾乎深入到她的口腔後壁。但如此大的異物深入口中差點讓她嘔吐出來,才髮現用嘴服務男人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一手撫摸着她的身子,一邊用手虛按着她的頭,讓他的陽具一下一下的深入她的口腔,享受她的火熱的嘴帶來的快感。

“啊……就這樣……對……妳的口交要是經常讓我這麼樣常訓練訓練,妳的男人大概也不會舍得雇我殺妳。哈哈!別忘了用舌頭多舔舔。”

被他陽具賽滿嘴可不是舒服的滋味,而還要這麼上下滑動就更困難。就這樣被他在嘴中抽插着,她還不時地用舌頭在她嘴中的陰莖下舔弄,讓他極儘快樂。

他一麵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務,一麵用手在她乳房上隨意的摸着。就這樣在她口中抽插了好一會後,開始有要射精的迹像了:喘氣聲越來越粗,動作也越來越快。

突然他拎起她的頭,另一手沿她小腹摸向她陰部,對她笑嘻嘻地說到:“妳的口技暫時領教到這,妳還需要多練練,現在我們來玩玩妳的下麵吧!怎麼,妳底下可濕的很呢,早就想要我插進去了吧?”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