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和大傢分享故事了,這幾年樓主我工作還算認真,買了房子,也買了一輛車,泡熟女的腳步一刻也沒停下,故事有,就是人懶散了,很少寫。趁着年節肺炎爆髮足不出戶,看了許多朋友寫的文字, 寫一點自己身邊的事情。

我基本隻對熟婦感興趣,以前喜歡叁四五開頭的,現在基本上是四五六開頭的熟婦才有感覺,口味越來越重,但是也越來越挑剔,以前是飢不擇食,現在是良中選優,喜歡熟婦,肯定是喜歡她的優雅,貴氣,韻味,也有豐滿的,纖細的,如沐春風,如陳年佳釀般的厚重的感覺,才讓我樂此不疲。

這次分享的是一個喜歡攝影的阿姨, 我和她還挺有緣的,第一次和她遇到是我在拍客照的時候,突然過來了兩個風韻猶存的阿姨,拿着相機要蹭拍,我也不好趕別人,也沒多說什麼,那個時候我沒仔細注意看。

第二次是一個冬天DFCT拍梅花,又突然遇到她,她和一大群大叔大媽在拍梅花,正好她一個同伴認識我,給我打招呼,還給她介紹說這是XX宋大師,拍照拍的特別好,一通亂誇,弄得我都有點難為情。這時候又湧過來一幫人,大傢說加個微信吧。我隻好和他們加了一個微信,她也加了。一幫人要看我的照片,隻好把相機給他們看,又聽見一陣驚呼。

這個阿姨沒和其他人擠一起,在旁邊看着我吃吃的笑,我認真打量了一下這個女人,大冬天羽絨服看不出什麼好身材,就是一雙渾圓的絲褲腿蹬了一雙長筒皮靴,讓我心裹咯噔一下。阿姨看起來也就五十歲的樣子,依然是大波浪中長卷髮,眼睛很大,嘴唇很薄,端莊溫柔,略帶嫵媚,卻無輕浮。沒想到在一群老頭老太中還有這樣的有韻味的人物。下身頓時微微一熱。

那個時候開動了小心思,週旋一撥人之餘,一邊找話題和她說話,一邊觀察有利時節,漸漸就兩叁個人的時候,找到機會說給她拍幾張,婦人一臉的嬌羞和得意,惹得跟來的人一起羨慕,我甚至還慫恿了她脫了外套,儘顯一身豐碩。拍了一陣子,說有事先走,看到婦人還有一點意猶未儘的樣子。

到了晚上把照片髮給她,一頓猛誇。如何有氣質,如何有韻味,如何優雅略去不提,最後留了一句話給她說開春給她拍一次照片。婦人一個勁髮好的錶情。之後我也沒事的時候翻翻婦人的朋友圈,隻要刷到她髮圖我就必點讚,時不時還提一點拍照的建議。鼓勵,誇獎,不足齊下,婦人還特別感謝我。不過我耐着性子,言語上沒有一絲的不敬。不過這也是禮節,並沒有和婦人有很深的交流。

真正有比較深的交流是夏天的時節,那個時候我要去做一次公開課,教怎麼修圖。那是第叁次遇到這個阿姨,穿着西褲高跟鞋,白色的絲綢襯衣,活脫脫一個帶有職業女性和貴婦人的合體。我的血液立馬沸騰了。

阿姨見了我特別熱情,還坐在最前麵,手裹拿個筆記本,我在上麵演示操作,他們在下麵記筆記提問,我有時候故意去看她的時候,就感覺她一雙眼睛目含春水,總是一臉的笑意,又帶着懵懂略有崇敬的樣子,感覺像個小學生。我也故意時不時的去看一眼,我髮現隻要我看她時間超過叁秒,她立馬垂下眼簾羞澀一笑,避開我的目光。那個時候我覺得可以認真撩撩這個阿姨。

公開課結束之後,我和婦人私聊急劇頻繁,兩個人關係也急劇加溫,對她也有更深的了解,阿姨是單身離異,五十七歲,以前是某公務猿,有個女兒遠嫁浙江,半年回來一次。平時無聊,就和一幫老頭老太學攝影,打髮時間。知道這麼多,我就胸潮澎湃,下決心要拿下她了。於是有時候聊天就言頻涉邪,開點葷玩笑,說點葷段子,阿姨故作矜持,卻也沒生氣,也不應承,一時間我卻有點摸不透她。

有一次早晨一大早就醒了,靈機一動,給她留了一個言說,阿姨我昨天晚上做夢夢見妳了。然後自己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阿姨也是個夜貓子,肯定現在看不到,果然到了臨近中午,她髮了一個哈哈,問夢見了她什麼,我故作嚴肅,一本正經對她說做了一個春夢,夢見和她xx,阿姨髮了一個敲打錶情說,阿姨老了,妳怎麼這麼下流,調戲阿姨。我樂了,說做夢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也做不了主啊,如果我能做主,我要每天做叁個這樣的春夢。阿姨髮了一連串敲打。我又故作神秘的問,阿姨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阿姨說又怕不是什麼好問題吧?我壞壞一笑,說阿姨妳單身這麼久平時怎麼解決需要?阿姨說老太婆了沒需要了。我說不信,我上次見妳的時候,看到妳的樣子,穿着西褲,感覺超級性感,一點不像沒有需要的人,於是我詳細說了公開課那次她給我的深刻印象,說我喜歡她穿高跟鞋的樣子,說怎麼喜歡她空間照片穿絲襪的樣子,說期望有一天能夠讓她穿着絲襪高跟鞋,我可以把玩一整天。我的確用的是把玩這個詞,把她當做藝術品一樣。她急了,說我是不是變態。我說是,我就是變態。我有戀母情結,喜歡成熟的女人,小女生一點都不喜歡,我甚至還告訴她,我第一次給她拍的照片,回傢我就用她的照片打飛機了。阿姨髮了一串羞我的錶情。她說妳是不是經常這樣?我說是,有時候太需要一晚上要自慰叁四次,阿姨說妳不要命啦。我說看到妳,什麼都不想要了,就隻想要妳。阿姨說妳這是心理疾病,要治。一副不容侵犯的樣子。我覺得自己碰了一個軟釘子,無趣了好幾天。

事情出現轉機,是一次深夜的時候,她突然髮個信息問我在不在,我心裹有點納悶,平時阿姨比較矜持,今天為什麼深夜還髮消息?就故意頓了兩分鐘問她什麼事,她問我睡了麼?我說沒呢,她說明天能不能幫她裝一下ps,我說可以,拿到我傢來給她裝吧,她說妳傢是狼窩,不敢去,去她傢。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