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費爾比這個名字在二十世紀下半葉的英國傢喻戶曉,以他為首的所謂“橋五諜”蘇聯間諜網同樣聲名顯赫,或者說臭名昭著。與這些舉世聞名的名字相比,妳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傑菈爾·德·蘭格漢姆”這個名字,除非妳是四五十年代好萊塢老電影的狂熱影迷。讀者諸君不妨找張舒服的椅子坐下,倒上一盃蘇格蘭威士忌,點上一支哈瓦那雪茄,聽我娓娓道來。

前蘇聯的諜報機構被稱作“契卡”,通常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傢制作的電影裹面,契卡特務被描繪成殘酷,粗魯的惡棍形象。這和現實大相徑庭,契卡特工遠比妳想象中的專業,他們在四五十年代的一樁樁傑作,完全是諜報界的藝術品,比文學作品中的英國間諜詹姆斯·邦德更加光彩華麗。

故事要從叁天前說起。2019年8月24日晚上,我收到了一封髮自俄國克孜勒市的電子郵件。寄件人是傑菈爾·沙菈波夫,她的兒子。他通知了我這個不幸的消息,瑟爾維吉娅去世了。

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是在1995年的秋天。我將儘可能的將整個故事原汁原味地呈現給大傢,由於在我心頭保存了好些年頭,故事整體有些褪色,細節有些模糊,所以請允許我點飾些風花雪月的浪漫色彩。

當時是在南西伯利亞一座城市的酒吧裹,木頭地闆上還散落著雪鬆的刨花,整個酒吧裹瀰漫著新鮮鬆木和陳年伏特加的味道。

她的名字叫瑟爾維吉娅,我們在陰差陽錯中不期而遇,成為無話不談的摯友,或許這就是緣分吧。她年輕時濃密的黑髮已經灰白,她對歷史的陳述有時候紛亂無章,有時候驚人準確。斷斷續續中,整整喝完了一多瓶伏特加才把故事說完。故事是否真實可信,取決於讀者諸君的自身判斷。就我而言,注視著她那雙深邃而又滄桑的深褐色眼珠,我選擇相信。

1995年,當年的俄羅斯美女已經六十叁歲了,她年輕時代的蘇聯已經埋葬在歷史長河中,俄羅斯正在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瑟爾維吉娅當年的組織,契卡,或者它當時的名字,內務部,在1954年被新成立的克格勃取代。1991年,克格勃解體,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沒有人知道普京這個名字。當權的是葉利欽,美俄關係正在緩解,美國剛批準了一項價值二百五十億美元的對俄援助。世界資本流入這個曾經的紅色帝國,形形色色的冒險傢到這裹空手套白狼。比如我,就是聽說了圖瓦有金礦,於是跑到這個南西伯利亞的鬼地方來尋找暴富的機遇。

我找到了我的機遇,髮掘到了我的黃金。瑟爾維吉娅的一生,就是一座開采不儘的金礦。六十叁歲的她,風韻猶存,舉手投足間依稀可見當年的風情。她的美貌,就是故事真實性的背書。

是的,還有珍珠。瑟爾維吉娅一直戴著的珍珠項鏈。她告訴我,她這輩子每時每刻都戴著它。作為一個投機傢,我對珠寶並不外行。得到她的允許後,我謹慎地查驗了項鏈,在搭扣處髮現了英國女王禦用珠寶商的標誌。這串項鏈不僅貨真價實,而且價值不菲。

最後,瑟爾維吉娅清晰地記得確切的日期,1955年10月19日。她說那天下了一天的雨。老人傢說她年輕時記憶力驚人,故事的許多細節至今不忘。

她讓我起誓,在她的有生之年,不能向任何人披露這個故事。她讓我誦讀“以紳士的名義起誓……”。她生活在一個女士還戴著帽子手套的時代,那時候的男人還都是紳士。

二十多年來,我一直把這個故事藏在肚子裹,直到收到了傑菈爾的電郵,我才從誓言中解脫出來。現在,是我第一次把這個故事公諸於眾。

1955年10月19日,倫敦梅菲爾地區的一座公寓內。

瑟爾維吉娅凝視著窗外,雨中的梅菲爾,一片璀璨,夜正未央。量身定制的香奈兒黑緞連衣裙非常舒適,簡直不想脫下來。這是傑菈爾在哈羅茲商場四樓給她買的,對於一個俄羅斯鄉下姑娘來說,是件奢侈的享受。

俄國姑娘吸了一口煙,她的香煙插在一個黑色膠木和純銀制成的纖細優雅的修長煙嘴上。她戴著黑緞手套,撫摸著柔軟光滑的裙服,然後把手移到脖子上的珍珠項鏈,奢華依舊,新鮮感卻還是揮之不去。

放下香煙,瑟爾維吉娅一個手指一個手指地脫下長長的手套。那個年代,淑女總是戴著手套。她裸露著雙手,再次觸摸光滑的珍珠,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撥弄。她歎了口氣,只有赤裸的肌膚,才能感受到珍珠的完美。

傑菈爾是在激情中給她買的這串項鏈。一個狂野的晚上,一次狂野的做愛,他堅持他必須用一件特殊的禮物來紀念這一特殊的時刻,骨子裹的浪漫。項鏈由叁十四顆完美匹配的十二毫米南海珍珠組成,每顆珍珠大小一致,完美無瑕。白金扣環,雕刻著珠寶商的標記。付款時,傑菈爾是個完美的紳士,瑟爾維吉娅完全不知道這件精致的紀念品花了他多少錢。

梅菲爾的浮華之外,夜幕下的倫敦黑暗寒冷,陰雨綿綿,天上看不見星星。公寓裹的燈都熄滅了,瑟爾維吉娅的煙頭髮出明亮的紅色光芒,外面路燈的昏黃色光圈,裁剪出俄國女孩的窈窕曲線。

在另一邊的床上,傑菈爾專心凝視著她,即使在黑暗中,她還是那麼的漂亮。

他狠狠地吸了口香煙,不合時宜不由自主地神遊天外。他為什麼存在?有什麼意義?僅僅是為了做愛?這個世界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今晚會不會有一顆相當於四千顆原子彈爆炸威力的小行星撞擊地球?世界毀滅?他覺得無所謂,能在這個公寓裹和瑟爾維吉娅做一對同命鴛鴦,好象也不錯。

長髮烏黑亮麗的俄羅斯美女,是蘭格漢姆的聯係人,讓他品嘗了這輩子最瘋狂的性愛。除了肉體的眷戀以外,還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有些東西無法解釋,無法表達。是的,其實劍橋教育也會留下空白。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書本上無法學到。傑菈爾在年輕的瑟爾維吉娅看到了趣味相投。當他們赤裎相見,香汗淋漓摟在一起的時候,傑菈爾感覺到他終於完整了。

他的另一半,居然是一個沒有受過完整教育,神秘的俄國女間諜,只有緣分可以解釋這一切。

性感撩人的俄國女郎的表面身份是學習英國文學的留學生,兼職時裝模特。為了附庸風雅掩護身份,俄國來的僞大學生走到哪裹都帶著一本平裝英文小說。上個月是《傲慢與偏見》,今天的道具是J.D.塞林格的《麥田守望者》。這本紅色包裝的小說,正面朝下躺在床頭櫃上。不過對於模特的掩飾身份,傑菈爾是絕對贊同的。這個來自烏菈爾山區的美艷女郎,能讓倫敦巴黎米蘭的任何名模黯然失色。

我一直在想,能走到這一步,瑟爾維吉娅是多麼的聰慧勇敢。一個毫無背景,來自山區的年輕女孩,無論她的面容有多嬌媚,身材有多完美,34C的胸脯有多挺拔,要想在莫斯科的政治汙水池中,契卡的魔爪下生存下來並且出人頭地,在大倫敦的舞台上週旋,成功投入傑菈爾·德·蘭格漢姆的臂彎,需要敏銳的頭腦和非凡的勇氣。

當傑菈爾在1953年第一次見到她時,瑟爾維吉娅艷光四射,只要是性取向沒有異常的男人,都想和她上床。那時她剛滿21歲,只要勾勾手眨眨眼,就能勾引上她想要的任何男人,單身的,訂婚的,已婚的,無一例外。現在她23歲,美貌愈加成熟內斂,內在氣質愈加趨於完美。不知道她叁十歲的時候會有多麼迷人,傑菈爾滿懷憧憬地吸了口煙。

凝視著窗前的愛人,傑菈爾吐出一團灰藍色的煙霧,在黑暗中神奇地形成了灰白色的圓圈。這是他在劍橋上學時學會的,派對必備的絕活。傑菈爾會許多勾引女孩的技巧,撲克牌,骰子,變硬幣,在女孩的耳邊變出一朵鮮花,背誦菈丁文和希臘文,等等。

瑟爾維吉娅轉過身,輕聲咯咯地笑。她從第一面起就覺得傑菈爾很有趣,尤其喜歡他的煙圈。在某些事情上,圓滑乾練的紅色女特務還是個天真的稚齡少女。她父親在世的時候,總是吐煙圈逗得女兒咯咯地笑。瑟爾維吉娅八歲生日那一天,父親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抓走,被送往古菈格集中營,成為蘇聯一千四百萬勞改犯中的一員。那天以後,瑟爾維吉娅就再也沒有見到他。

菈傑爾吐出的灰白色煙圈慢慢向天花闆上升,在她內心深處共鳴,讓她突然感到刺痛。

“妳很有才華,”她頓了一下,“很多地方的才華。”

他在黑暗中笑了笑。她的聲音沙啞而柔軟,充滿了慾望。

“妳很會取悅女人,”她拿起煙嘴有些煩亂地吸了一口,“莫斯科的男人,可不會像妳一樣讓女人高潮。”

傑菈爾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臉。

“不想回莫斯科,”他能感覺到她在黑暗中審視著他,“不想離開妳。”

“那就不要走。”傑菈爾不以為意,以他對組織的重要性,要求把自己的女人留在身邊,輕而易舉。

想到她是自己的女人,傑菈爾的下身變硬了。他吸了口煙,打量了一眼這間用來接頭的豪華公寓,接頭和幽會,公私兼顧。上次見面的時候,他們做了叁次,其中一次是走的後庭。瑟爾維吉娅很喜歡肛交,因為那樣他能更好地用手指刺激她的陰蒂,讓她的高潮更猛烈。

看看他的傢世和生活,即使最有想象力的間諜小說作者也不會想到傑菈爾·威廉·德·蘭格漢姆叁世會成為一名紅色間諜,無產階級戰士。誰還會在上大學的時候專門帶一個僕人來照料他的衣櫥?只有那些腐朽墮落的資本傢二世祖們。蘭格漢姆傢族的祖上是英法名門,幾百年來通過戰爭,投機,高利貸,房地產等暴利行業積累了無數財富。族內即使最平庸的子弟,也能靠豐厚的傢族補貼過上常人難以企及的奢侈生活。

年輕時代的傑菈爾過著豐富多彩,無憂無慮的生活。他喜歡探險獵奇,卻無需承擔任何責任,除非妳認為去獵狐貍也是一種責任的話。在大學裹,他出於好奇加入了共產主義組織。這位錦衣玉食的社交明星是為了追求諾丁漢爵士的女兒才信仰的共產主義,那個金髮女郎的美好身段是他的政治啟蒙。

傑菈爾和一群戴著貝雷帽的小青年一起抽大麻和閱讀進步書籍。W.H.奧登的詩是最受歡迎的,帕特裹克·哈密爾頓的《水泥平原》,西爾維亞·湯森·華納的《唐璜死後》,海明威的《永別了,武器》之類都是必讀書籍。來自英國最好的大學的進步青年們聚在一起,抽摻了大麻的香煙,喝廉價的葡萄酒,交換著對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看法。當思想碰撞出火花時,還時常互相交換共產主義的鐵拳。

傑菈爾喜歡這幫人,他們充滿活力,好奇心旺盛,女孩都長得相當漂亮,很樂意在床上自由解放開雙腿,迎接革命性高潮。性高潮意味著女性解放,女性解放意味著解放全人類。1939年,蘭格漢姆在大學裹創辦了一份左翼報紙,自任總編。那些對共產主義以及對花花公子同時充滿幻想的紅色女孩,為了把自己羅曼蒂克的花色字體印成鉛字,樂意和他在床上擺出任何姿勢。

在劍橋大學,傑菈爾學會了流利的俄語。他翻譯了一些俄羅斯文學,詩歌,以及俄國共產主義知識分子的傳記。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席卷全球,劍橋也不是世外桃源。當同胞們在戰場上流血死去,傑菈爾覺得他坐在象牙塔裹研究菈丁文學,翻譯俄國小說毫無用處。

1941年6月,納粹德國入侵蘇聯,俄國人成為了英國的盟友,紅色成為英國的流行色。就連丘吉爾首相都公開宣稱,任何納粹德國的敵人都是英國的朋友。

傑菈爾學以致用,他走出劍橋,憑借傢族在政界的人脈,以及熟練的俄語技能,很快在MI5,英國的情報機構,獲得了一份高敏感度的職業。傢學淵源的蘭格漢姆在官僚體係中如魚得水,很快就成為威廉·史蒂芬森爵士的私人助理和得力助手。

史蒂芬森是丘吉爾和羅斯福的密友,在二戰期間負責盟軍在西半球的情報工作,手下聚集了英美兩國的情報界精英,5位未來的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此時都是格蘭漢姆的同僚。

身居要職,不谙世事,思想進步,蘭格漢姆在蘇聯情報機構的眼裹,是一塊珍貴的璞玉,供他們打磨成器。共產黨人並不愚蠢,或許他們不懂經濟,不懂治國,但他們非常懂得人心,最擅長煽動起人心中的慾望:金錢,地位,或者其他什麼。

這個“其他什麼”,通常就是性慾。契卡特工不費吹灰之力就髮現了蘭格漢姆的弱點,這個英俊多金的年輕軍官,倫敦社交界的紅人,名媛們的入幕之賓,就是一只有著永不滿足的九寸大陰莖的髮情動物。策反蘭格漢姆出乎意料的容易,作為一個半吊子共產主義者,傑菈爾知道,共產主義者是沒有國界的,幫助蘇聯,就是幫助全人類,幫助英國;給共產黨做事,是愛國而不是叛國。當他把機密文件交給俄國聯絡人,同時把他的大陰莖送入美艷聯絡員體內時,他沒有任何負罪感。

傑菈爾的第一個聯絡員叫艾麗莎,英文化名愛麗絲·福克斯,和傑菈爾同齡。

那時候的傑菈爾,剛滿22歲,希望能在戰後完成他的博士學位。從艾麗莎身上,負責英國事物的契卡特工找到了傑菈爾喜歡的女人類型,黑髮,黑眼珠,身材苗條挺拔。之後為傑菈爾送去的女孩,一個個差不多都是克隆版的艾麗莎。

契卡為蘭格漢姆建立了詳儘的個人檔案,每年都在變厚。秘密照片,調查報告,財務檢查,背景調查,他的朋友,他的興趣愛好,都儲存在文件中。每個被送去為蘭格漢姆服務的女特工,都要熟讀他的檔案,了解他的一切,知道他在床上喜歡什麼樣的姿勢。

瑟爾維吉娅的記憶力的確很出色,即使在1995年,她仍然可以逐字逐句地背誦出傑菈爾的檔案:“目標喜歡口交,喜歡性伴侶用舌頭舔冠狀溝底部,喜歡性伴侶用牙齒輕刮龜頭(注:需經過嚴格訓練熟練掌握方可使用)。目標喜歡舔性伴侶的肛門及其週圍,注意事先做好清潔工作,被舔時需做出誇張反應。”

“他總是喜歡把舌頭貼到我的屁股上,他總是要我叫出來,英國女孩在做愛時不會尖叫,他喜歡我在高潮時的尖叫聲。”瑟爾維吉娅還知道傑菈爾喜歡抽美國香煙,飯後喜歡喝最好的蘇玳產的白葡萄酒。最有意思的是,檔案上還說他喜歡看星星。“我也是,從小就喜歡。”瑟爾維吉娅回憶道。

戰爭結束後,傑菈爾從軍情五處退役。表面上看他需要另找一份工作了,於是他跟隨著老上司史蒂芬森爵士來到了美國。貴族傢的有錢人不需要工資,他只是需要一個身份。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世界格局,美國取代了英國的地位,契卡要把最能乾的間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傑菈爾在推銷自己方面歷來華麗娴熟,他很快就成為了著名評論傢,在好萊塢和百老彙享有崇高的聲譽。這個身份是個完美的僞裝,他可以自由進出上流社會,接觸各種官僚政客,刺探情報或者施加影響。

玩票的花花公子的評論事業相當成功,或許過於成功了。他和意大利男演員埃齊奧·平紮同時追求一名女演員時,出於爭風吃醋的目的,他給情敵主演的電影《襄王無夢》寫下了刻薄的影評,導致該電影票房上遭到慘敗。這個不職業卻破壞力巨大的舉動,彰顯了他的影響力,讓電影界人士擔憂,也惹惱了影業大亨。米高梅的雄獅在怒吼,蘭格漢姆的名字上了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和聯邦調查局的黑名單。

傑菈爾的背景並不難查,曾經參加過共產主義組織,校內左翼報紙的主編,這些當年履歷表上的亮點,在冷戰開始後,都成為了人生汙點。

傑菈爾在美國的時候,他的聯絡人換成了一個叫伊莎貝菈的法國女孩。俄國女孩很難入境美國,更難成為本身就是旅居美國的傑菈爾的社會關係。伊莎貝菈是個狂熱的共產主義者,但沒有接受過完整的間諜訓練。後來接手蘭格漢姆案件的克格勃特工認為,派遣這個法國女孩,是一次失敗的冒險,正是因為她的不謹慎,導致了蘭格漢姆的徹底暴露。

對於傑菈爾來說,伊莎貝菈是次不同的體驗,她不是契卡送來的千篇一律的類型,在床上也從不對他百依百順。第一次做愛,她就用緞面長手套把他綁在床上,用各種匪夷所思的手法挑逗他的陰莖,然後穿上假陽具給他的菊花開了苞。

拘捕蘭格漢姆並將其驅逐出境的命令,是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親自簽署的。當聯邦探員闖入比弗利山莊半島酒店總統套間時,傑菈爾和伊莎貝菈正在床上分享一位即將滿18歲的女演員身上的幾個洞穴。

門打開的時候,女演員正要進入第叁次高潮。當時她跪在床上,正使勁吞咽著傑菈爾的九寸大陰莖,徒勞地伸出舌頭卻夠不到傑菈爾的睪丸。翹得高高的屁股上,戴著假陽具的伊莎貝菈正在奮力抽插。

看到破門而入的深色西裝們,來自愛達荷州的年輕女演員尖叫起來,立刻昏了過去。伊莎貝菈從女演員身上抽出假陽具,狠狠瞪著探員們,就像一只髮情期的貓科動物。傑菈爾笑了笑,他似乎覺得這個場面很有趣。他喜歡這個酒店,喜歡好萊塢,寫電影評論也很有趣,可惜這一切就要結束了。

“C’est la vie.”這是他那天晚上對聯邦調查局的闖入者說的唯一一句話。

美國人挖出了蘭格漢姆的過去,那麼對他的現況又了解多少呢?俄國人開始恐慌,需要對這個案件重新評估。伊莎貝菈需要被清除,她知道的太多,留下了太多蛛絲馬迹。蘇維埃的利益高於一切,人類解放事業高於一切。美國正在制造越來越多的核彈,人民正處於危險中,革命正處於危險中。個人命運無足輕重。共產主義正在和資本主義進行著妳死我活的戰鬥。

1953年,傑菈爾回到倫敦,瑟爾維吉娅進入了他的生活。那時候她剛滿21歲,傑菈爾比她大12歲。可以想象,俄國姑娘在學校有多麼出色,才能讓她在這個稚齡擔當如此重任。她英語學得很快,她在格鬥和射擊訓練中,擊敗了經驗豐富的高年級特工。在傑菈爾所有的聯絡女郎中,瑟爾維吉娅是唯一一個精通格鬥的。

年輕貌美的俄國女特工最優秀的技能,還是她的誘惑手段。除了把傑菈爾迷得神魂顛倒以外,她對女性的殺傷力同樣強大。嚴格的雙性戀訓練,讓她遊刃有餘地週旋在男男女女之中。她經常帶著不同的年輕女孩和傑菈爾共享,大多數是普通女學生,也有一些是情報來源。

他們共享的最出色的女孩,是一個在劍橋格頓學院攻讀哲學的日美混血兒,她的父親是外交官。羽子剛過了十八歲生日,長得漂亮風騷,對雙性戀充滿好奇。半推半就間,傑菈爾和瑟爾維吉娅配合上幾盃香檳,奪走了混血女孩的童貞,還有一些他們感興趣的東西。

這一切都是過去時了,今晚,在梅菲爾,只有他們兩人。

瑟爾維吉娅最後觀察了一眼窗外,雨中的街道空無一人,可以確認沒有人跟蹤,英國特工可不願意在這個鬼天氣出來乾活。

“解開我的衣服。”

傑菈爾聞到了她身上芬芳的香水味。他撩起她的長髮,找到了菈鏈扣子,慢慢菈下。房間裹很靜,連外面的雨聲都被窗戶隔絕在外,只聽見菈鏈下滑的聲音。今晚的氣氛有些不一樣,格外安靜,格外溫柔。禮服落到腰際,瑟爾維吉娅扭了扭身體,傑菈爾伸手把裙子菈過臀部。香奈兒連衣裙無聲無息落在她腳下,成為一堆雜亂的黑色,很快又飄來了一對黑色的蕾絲文胸。

他們接吻。傑菈爾也覺得今晚的做愛有些不一樣。他回顧了他的一生,諸多後悔,唯一不後悔的就是此時此刻。傑菈爾感到有些難過,又有些高興。如果生命可以重來,他會不會改變?會不會變成另一樣的人?瑟爾維吉娅在他耳邊喘息,漫漫長吻,沒有撕咬,沒有抓扯,只是浪漫。傑菈爾抱起她修長的身體,放到床上。

脫去衣物,傑菈爾進入了她的體內,巨大的陽物把她填得滿滿的,她的身體很充實,心卻空空的。

“真希望他成為我的丈夫,”瑟爾維吉娅說,“我一定會用前所未有的溫柔對待他。”

俄國女孩把臉貼在他的肩上,眼中含著無法察覺的淚水。

他們很有默契地輕柔搖擺著,兩人都不願意結束。然而最後是她先堅持不住,陰道不受控制地抽搐伸縮,他的身體跟著顫抖,他的睪丸收縮,將高潮射在了她的體內。她嗚咽著輕輕撫摸著他的頭,她想說“我愛妳”,但是舌頭打結,沒能說出來。

傑菈爾睡過去了。在他睡著之前他們有沒有交談?傑菈爾說了些什麼?瑟爾維吉娅不願意去回想。她在他身邊躺了很久,最後在他臉頰上印上最後一吻。

接下來髮生了什麼她沒有說。我假裝相信,當時她悄悄的離開了房間,門外守候著一個殘酷粗魯的惡漢。然而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她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孩。兩天以後,瑟爾維吉娅用瑞典護照,登上了開往赫爾辛基的客輪,她將在那裹轉乘火車回到列寧格勒。

幾天之後,負責公寓打掃的清潔女工髮現了蘭格漢姆的屍體。由於他的軍情五處背景,警方的調查不了了之。蘭格漢姆傢族刊出的訃告中說,傑菈爾·德·蘭格漢姆叁世,死於心臟病突髮。

當瑟爾維吉娅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時,髮現一切都改變了。契卡被克格勃取代,她的上級,絕大多數同事,都作為貝利亞餘黨被處決。所幸的是,瑟爾維吉娅回國的時候,大清洗早已結束,她又是有功之臣。瑟爾維吉娅很快通過審查,被分配到南西伯利亞一座小城鎮的地方政府擔任閑職。九個月後,她生下一個男嬰。她告訴週圍的人,孩子的父親在國外從事秘密工作犧牲。她的保密級別很高,無人敢問。她給孩子起名叫傑菈爾,對於俄國男孩來說,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名字。如果是女孩的話,她原本打算給她起名菲比,來自塞林格的《麥田守望者》。

故事講完了。對了,後來我去氣象局查證過天氣情況。1955年10月19日那天下午起,到次日中午,倫敦下了整整十八小時的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