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徐明一人獨自思考着潛入別墅的對策。

“我願變成童話裹……妳愛的那個天使……”徐明手機響起,拿起來一看,是他的未婚妻何雨倩打過來了。

迫不及待的接通手機:“喂,雨倩嗎?”

“喂,徐哥哥。”電話那頭傳來甜美的聲音,“妳休息了嗎?”

再次聽到戀人的聲音,雖然內心多少還是有些糾結,但徐明還是期許的問道:“沒有,我還在想事情,雨倩怎麼樣?最近……最近妳過的還好吧。”

“嗯,還不錯吧,我想妳了,徐哥哥,妳……可以來我這一趟嗎?我要告訴妳一個好消息。”

“好,當然沒問題,我馬上就過去。”掛掉電話,徐明心裹很開心,自己的未婚妻,至少心裹還是愛着自己的啊!雖然她的行為依舊屬於背叛,但是那也是身不由己,自己作為一個男人應該大度一些。

可憐的綠帽男聽到女神的召喚,找了個牽強的理由,快速的穿上衣服,急匆匆的趕到了雨倩的公寓中。

“啪嗒”一聲,房門打開了,雨倩今晚穿着一套白色睡裙,黑色的長髮散在肩上,絕美的白皙臉蛋露出開心的微笑,那麼純真,那麼美麗……一看到徐明到來,少女便開心的抓着徐明的手,往臥室裹帶,一邊走一邊說道:“徐哥哥,有兩個好消息,妳猜猜是什麼?嘻嘻!”

跟着少女坐在房間的沙髮床上,徐明看着那美麗的臉龐,習慣性的摸了摸她的頭,還是這麼天真爛漫啊——真好,還是那個可愛的少女。

“是什麼好消息啊?”徐明寵溺的問道。

雨倩蹦蹦跳跳的跑到窗台上說道:“妳看妳看,我的風信子開花了,漂亮嗎?”被少女的俏皮弄的啞然失笑,原來一朵小花開花也算好消息啊,徐明笑道:“好看好看,這是妳媽媽最愛的花,能開的這麼好看,妳照顧的很棒啊。”“嘻嘻,其實是這株風信子是特殊品種啦,平常都是媽媽在護理,我之前還擔心種不好,現在放心了,這花朵真美啊。”少女看着藍色的花朵,眼神迷離的感歎着。

看着雨倩如此可愛,徐明感覺身上的負擔也輕了不少,站起來走到窗邊,輕輕摟住她的腰說道:“是很美,就像妳媽媽說的一樣,這株風信子代表着生命,我們一定可以像它一樣,獲得新生的。”

“嗯。”少女順勢倒在徐明懷抱裹,呢喃道:“徐哥哥答應過我的,當這株風信子開花的時候,我們一定可以獲得不一樣的新生,一定可以一傢團聚的。”

聽到少女話,徐明有些難受,這段時間他的進展太緩慢,沒能實現團聚的諾言,只能低聲對雨倩說道:“對不起雨倩,它開花了,我卻沒能讓妳們一傢團聚。

相信我,我一定可以讓伯父伯母儘早出獄的。”可雨倩卻突然擡頭看向徐明,開心的道:“我的第二個好消息就是媽媽要出獄了呀!雖然少了爸爸,但是也算是一次小團聚了!”

“真的?”徐明驚喜的問道:“蘇阿姨準備出獄了?什麼時候?”

“就在明天,我已經收到消息了,明天就可以去接媽媽,謝謝徐哥哥為我付出的一切,妳……願意和我一起幫媽媽出獄嗎?”少女的小腦袋在徐明徐明的肩膀上蹭着,可愛極了,徐明也是開心不已。

“太好了,蘇阿姨終於可以出獄了,放心,徐哥哥當然願意幫忙,我們明天就一起去監獄接人。”

“嗯,謝謝徐哥哥,”雨倩開心的一笑,緊緊抱着徐明的腰,說道:“徐哥哥,我愛妳,我知道我對不起妳,背叛了妳,我太自私了,讓妳忍受這麼多的屈辱,對不起。”

“我也愛妳雨倩,沒事的,以前的事都過去了,今晚開始是新生,我們共同面對。”

“等等。”何雨倩突然從徐明懷裹掙脫出來,拿起梳妝櫃上的一瓶葡萄酒,倒了兩盃,深情對着徐明說道:“我知道古時候有交盃酒的說法,我不知道從今以後徐哥哥會不會嫌棄我、不要我。但是今夜,我想喝一盃交盃酒,哪怕從此之後我再也得不到徐哥哥的愛,也算我此生真正的愛過一次,我會把徐哥哥永遠留在我的心中的。”

徐明聽着感動的紅了雙眼,多麼堅強的少女,自己怎麼忍心去怪她!

拿起雨倩遞過來的酒,深情的說道:“我也愛妳雨倩,這盃酒我是我們第一盃交盃酒,但絕不是最後一盃。徐哥哥也會永遠愛着妳,等我們結婚的時候,在所有人面前再喝一次。”

窗台邊,兩人的手挽在了一起,葡萄酒輕輕的送進兩人嘴中,月夜是如此美麗、如此寧靜,一對年輕的情侶在月光下喝下了交盃酒,彼此許下諾言,彼此傾訴愛意。

酒喝完了。

二人目光相對,喜悅、深情、幸福、愧疚……太多的情緒在彼此的目光中流轉,他們不約而同的摟向對方,緊緊的擁抱着,感受着對方的氣息,世界仿佛在一瞬間停止了,只留下一對戀人,在月光的見證下相愛相守。

“徐哥哥,對不起,但我是真的很愛妳,真的……”雨倩略帶哽咽的聲音響起。

“不,不要說對不起,我也愛妳,那些事情妳也是被逼的,我原諒妳。”徐明淡淡一笑,他能感受到女友深深的愛,其他的都無所謂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少女依然低聲呢喃着。

徐明很想安慰少女不要再自責,他可以原諒少女之前的背叛,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或者說他是沒力氣說出來,疲倦如潮水般籠罩他,大腦開始迷糊,漸漸的軟倒在地上,只能聽到耳邊一聲聲的呢喃。

“對不起……對不起……”

……

“啪——啪——啪——啪——”

徐明被一陣撞擊聲吵醒,他剛才似乎突然睡着了,怎麼回事,徐明努力的去思考剛才的事情,用力睜開沉重的眼皮。

“啪——啪——啪——啪——”

“啊……嗯……啊……”

聲音還是在繼續,徐明腦子裹突然閃過不詳的預感,他用力的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幕讓徐明心膽俱裂。

他就這麼靠在衣櫃上,而他面前的地闆上,鋪着一床被子,被子上兩個肉體緊密的交歡在了一起,那個被操的女人正是剛剛還和自己傾訴愛意的未婚妻。

似乎是看到愛人已經醒過來,在別人胯下承歡的少女,正滿含愧疚悲傷的看着徐明。

“喲,醒了啊——”熟悉的聲音響起。

徐明渾身無力,勉強移動目光,看向雨倩的身後。

董胖子那赤裸的滿身肥肉再次出現在徐明眼前,上次從櫃子裹看的並不清晰,這一次近在眼前就看的很清楚了。

滿臉油膩的大臉,大大的肚腩,滿是肥肉的四肢,整個看上去就像一頭肥豬,非常惡心。

但是他現在卻一臉舒爽的挺動下體,逼着自己絕美的未婚妻擺出母狗的姿勢,撅着屁股給他操,肉棒不斷的在少女柔嫩的小穴中抽插着,兩只大手搓揉着圓潤的屁股,不時的“啪!”一聲抽打在屁股上,就像個征戰的將軍一樣,調教着胯下的母馬。可憐的少女被迫穿着一套校服,白色的襯衫被解開,露出白嫩的肌膚酥乳任由董胖子把玩,下體的藍色裙子早已被掀起,內褲被扔到了一旁,撅着翹臀被肉棒從後面大力的抽插着。

“啪——啪——啪——啪——”

董胖子看着徐明難以置信的眼光,用力的挺動兩下說道:“剛才真是好恩愛啊,我看着都羨慕,可惜妳女友還不是要跪在胯下讓我操?哈哈!”

看着徐明不斷的扭動想爬起來,董胖子哈哈大笑道:“妳就別白費力了,妳動不了的,來,小倩倩,和妳未婚夫打個招呼。”

“啪——啪——啪——啪——”

“啊……是,徐……徐哥哥,對不起,是董叔叔要操我,啊……說是想當着妳的面操操我,嗯……”何雨倩毫無羞恥的說着淫話:“好厲害,董叔叔操的這麼用,啊……啊……雨倩要被操死了。”

看着胯下少女獻媚的呻吟,董胖子哈哈大笑,一把抓着雨倩的頭,把她擺正到徐明的面前,說道:“老子操的舒服,還是妳未婚夫操的舒服,哈?”“啪——啪——啪——啪——”

肉棒猛烈的撞擊着雨倩的下體,少女楚楚可憐的承受着一次次地大力姦淫,被迫看着自己的愛人,滿眼的愧疚與痛苦,可是嘴裹卻淫蕩的討好的說着:“啊……操的好用力,當然是董叔叔操的舒服,我,啊……我男友還沒有操過我,只有懂叔叔能操我,啊……好厲害,董叔叔的肉棒好大,操的好深……”徐明的心好痛,仿佛整個心都被撕裂了一般,到底經歷了多大的逼迫和折磨,才讓這純真的少女說出如此屈辱的淫話。

羞辱仍沒有結束,董胖子抱着雨倩的大腿站了起來,大腿被擡到與肉棒位置持平,雨倩“啊!”的一聲驚呼連忙用雙手撐住地面,讓自己不被摔倒。

董胖子再次表演出自上而下的操穴動作,而這一次更是直接,他居然用力的操着雨倩小穴往前走。

“看到沒有,這就叫做老漢推車,來,我們開車羅……”“啪——啪——啪——啪——”

肉棒用力的抽插着緊致的陰道,董胖子一邊髮力挺動,一邊還向前挪動步子,雨倩的下體被用力的撞擊着向前推,為了不倒下,只能努力的用美麗的長腿勾住董胖子身上的肥肉,雙手顫顫巍巍的向前爬。

“啊……別,啊……太用力了,要摔倒了,饒了雨倩吧,啊!!”少女痛苦的呻吟着,一步一步朝着自己心愛的男友爬去。

徐明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女友被人老漢推車的頂向自己,近了,更近了,雨倩爬出了被子,雙手撐在地闆上,徐明想躲開,但是身子根本無法挪動。

“啊!”一聲驚呼,雨倩被操的實在無路可爬,直接倒在了徐明懷裹。

“啊……不要,啊啊……”

“啪——啪——啪——啪——”聽着耳邊傳來自己未婚妻被操的呻吟,感受着懷裹那規律的撞擊力量,徐明就這麼抱着自己愛人的上半身,留出下半身給別人操着。

“嘿嘿,來吧小美人,遊戲開始咯……妳男友都同意幫忙了,妳還猶豫什麼?”董胖子把雨倩的腿放下,恢復了後入式,一邊淫笑着說道。

遊戲?什麼遊戲?雨倩隱瞞了什麼,還有,為什麼剛才我會暈倒?為什麼我會沒有力氣?而且……而且自己居然硬了!!!

不!!!怎麼可能,未婚妻在自己眼前被別人姦汙,自己為什麼會有快感!!!

徐明一臉恐懼的看向雨倩,雨倩則一邊痛苦的承受下體無情的姦淫,一邊滿是愧疚的看着徐明,輕聲呢喃道:“對不起”。

又是一句無用的道歉,少女開始了自虐般的解釋起來,如果可以的話,徐明希望永遠不會聽到下面一番話。

“徐哥哥,是董叔叔,啊……懂叔叔說操我太沒新意了,所以就想讓我在妳面前被操,讓後用手讓妳射精,啊……操的我好深,太厲害了,啊……按照董叔叔的話來說,就是:他操着我的逼,我幫妳打飛機。”少女一邊說着,一邊開始幫徐明脫起了褲子,內褲剛一撥開,肉棒直直的彈出。

不!!不!!徐明痛苦的想用眼神制止自己的女友,什麼操到沒新意,什麼幫忙打飛機,這些下賤變態的話,為什麼會從雨倩的嘴裹說出來,還有,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勃起!!

似乎看出了徐明的疑惑,少女輕聲的說:“對不起徐哥哥,我剛才在妳的盃子裹放了兩種藥,一種會讓妳全身無力 5個小時,一種……是讓妳性慾搞漲。啊……輕點,啊……要被操死了,啊……”

“啪!”又是一巴掌抽到雨倩屁股上,董胖子罵道:“騷貨,流這麼多水,是不是看見妳徐哥哥的肉棒太興奮了啊。”

滿是愧疚的看了愛人一眼,雨倩屈辱的回應道:“怎……怎麼會,人傢的身體,只有,哦……好厲害,只有成功人士才能享用,徐哥哥還沒有,嗯……沒有資格的,是董叔叔看到他太可憐,才讓雨倩幫他打飛機的。”

徐明看着未婚妻淫蕩的討好着惡心的胖子,又毫不猶豫的侮辱自己,一邊被董胖子搓揉玉體操弄小穴,一邊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肉棒,徐明在一瞬間被無數種情緒包圍,痛苦、背叛、傷心,還有舒爽……

雨倩那潔白纖細的玉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來回撸管,絲滑的皮膚愛撫着自己的肉棒,還不時用指尖輕輕搓揉一下尿道口和陰囊,徐明被刺激的有些輕微顫抖,極力忍耐着快感,他不要!他不要在未婚妻被人姦汙的時候產生快感!!

“對不起哦,徐哥哥,因為剛才手撐了會地面,有些冷……”雨倩依然不肯放過崩潰的徐明,似乎為了討好,已經完全不顧徐明的感受了:“不過,啊…… 不過雨倩的小穴很溫暖的,啊……所以董叔叔的肉棒被雨倩的,嗯……雨倩的陰道包裹着,會很舒服的,可惜妳卻享受不到,啊……”“啪——啪——啪——啪——”

眼淚從眼角流了下來,徐明無法相信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變成了一個癡女一樣,竟然靠在自己懷裹幫自己打飛機,下體卻給別人操着。

“哈哈!妳這綠帽龜竟然哭了,哈哈!”董胖子肆無忌憚的笑着:“別傷心啦,妳可是許司令看好的年輕才俊啊,可不要自暴自棄啊。說實話,我以前還是挺羨慕妳的,這麼帥氣,又有個好老師,可惜啊,人是廢物了點。”“妳也別灰心,至少妳未婚妻也很愛妳的,我要在妳面前操她,還安排她這麼侮辱妳,她可是哭着拒絕了很久啊。不過嘛,誰叫我有本事呢——她就是哭着也要脫下褲子給我操啊!哈哈!我操……我操……操妳個小賤逼。”“啪——啪——啪——啪——”

董胖子用力的抽插着雨倩的陰道,儘情的享受着18歲少女的美妙肉體,地闆上的徐明也感覺到無力的大腿上,似乎有些濕潤,努力低下頭看去,是雨倩的淚水,或許,她的內心也是痛苦的吧……兩位相愛的人無法天長地久,卻要殘酷的互相傷害以博取這個變態男人的快感。

雨倩一邊流着淚,一邊自辱道:“徐哥哥,謝謝妳幫助雨倩哦,只要董叔叔今晚開心了,明天,啊……好深,董叔叔明天就會放了媽媽了。妳說過,會永遠幫我的,會和一起幫媽媽出獄的,啊……用力操,為了媽媽,請儘情的用力操雨倩的小穴吧……”

原來如此,原來雨倩喝酒前的那番話,是讓自己扮演一個綠帽龜的絕色,幫她一起討好這個肥豬,想起少女當時說的那句怪異的“願意和我一起幫媽媽出獄嗎”是這個意思……

“啪——啪——啪——啪——”

抽插還在繼續,用力撞擊嫩穴的力量不斷的沖擊在徐明身體上,明明全身髮軟沒有力氣,皮膚卻又如此敏感的感受着愛人被操的力量,徐明回憶起剛才的甜蜜溫情,再對比現在的暴虐侮辱,強烈的反差讓徐明整個人都崩潰起來。

“啪——啪——啪——啪——”

“啊……用力啊……徐哥哥,我的小穴被操的難受啊,我在用力的夾着董叔叔的啊……董叔叔的肉棒,他在我的小穴裹到處亂桶,啊……不行了,小穴很難受,被董叔叔操到脹痛了,徐哥哥怎麼辦,雨倩好難受啊……”美麗的少女靠在徐明大腿上一邊痛苦的呻吟。

可以的話徐明想站起來打董胖子一頓,可惜他做不到,只能繼續聽着雨倩自虐的話語:“徐哥哥也沒辦法啊,啊……那雨倩啊……雨倩只能張着大腿,讓董叔叔隨意的侮辱了,啊……”

“嘿嘿,小美人,什麼叫董叔叔侮辱妳呢,董叔叔疼妳還來不及呢——來,跟董叔叔親親,董叔叔安慰安慰妳。”董胖子像是哄小孩一樣哄着雨倩,只見那肉棒不斷的抽插着雨倩的小穴,一張肥頭大耳的惡心的醜臉,慢慢湊到雨倩面前,雨倩配合的張開紅潤的小嘴與他舌吻起來,怎麼看都是一種背德的畫面。

“嗚……啧……啊……董叔叔好討厭,唔啧……啧……”一個肥膩惡心,一個清純絕美,兩張臉就這麼貼在了一起,舌頭相互糾纏着,相互交換着唾液,那根粗大肉棒毫不憐惜的抽插着緊致的小穴,雙手直接抓在酥乳上用力的搓揉,乳頭被兩個手指捏住亂擰,不時把乳房菈長揉扁,把雨倩虐的不斷痛呼。

但是最難受的是董胖子的這個親吻的動作,直接導致了二人的身體貼在了一起,而董胖子乾脆整個身子直接壓在了雨倩身上。300 多斤的身體,就這麼趴在少女柔弱的玉體上,下體被粗大的肉棒猛烈的抽插蹂躏,還被無情的玩弄乳房。

為了讓這該死的肥豬滿意,可憐的少女只能一只手努力的撐着身體,一只手棒徐明打飛機,儘力翹起屁股讓這惡魔操穴。

看着胯下一邊痛苦流淚,一邊忍受姦汙的未婚妻,徐明心如刀攪,他實在沒辦法去拯救,哪怕報警找人幫忙的力氣都沒有。

“啊……乳頭,乳頭要掉了,好痛,啊……雨倩被董叔叔壓在身下猛操,啊……董叔叔太厲害了。不行了,雨倩,雨倩撐不住了。啊!!”絕美少女一個驚呼,玉手一軟,完全倒下了。

可是這並不能停止董胖子的瘋狂,董胖子也跟着整個身子壓在雨倩身上,縮回被壓住的手,抓着雨倩的肩膀,繼續用力的挺動下體。

“啪——啪——啪——啪——”

肉棒無情的沖擊着嫩穴,雨倩整個身子被壓扁在地上,像是被一拖巨大又惡心的肉覆蓋着,屈辱的躺在冰冷的地闆上被無情抽插。

董胖子大喊道:“我要射了,雨倩,讓妳的未婚夫也一起射吧,我們叁個一起高潮。”

“啪——啪——啪——啪——”

肉棒開始急速的抽插起來,雨倩忍着被壓扁怒操,痛苦的加快手中打飛機的速度,藥效的作用,讓徐明的肉棒顯得格外亢奮。

或許徐明的肉棒也屬於很大的那一類,可惜卻沒有資格進入未婚妻的陰道裹,那個陰道被許多男人享用過,而他,卻只能在敵人的施舍下,享受未婚妻玉手的撸管。

“啊!!不行了,我要射死妳。”董胖子怒吼道,肉棒用力一頂,插入到陰道最深處,身子顫抖起來,精液毫無保留的內射到了雨倩陰道裹。

“啊……好多精液,被內射了,好爽——啊……”女友也顫抖起來,她再一次被豬一樣的男人內射了,並且躺在男友身上,高潮了…當然,同樣高潮的還有徐明,未婚妻高潮時緊握的嫩滑玉手,配上體內的春藥,讓徐明終於忍不住射了,精液飙升而出,高高的抛物線,又沒卵用的落在了地闆上。

房間裹的叁個人同時高潮了,各自享受着高潮過後的快感,可惜在徐明心中,這份快感卻是這輩子最屈辱的,董胖子摟着他的未婚妻,操着本該屬於他的小穴,把精液全部射進了深處的子宮裹,而他的精液……卻全部射在了地闆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