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個水晶球,對,就是這樣看着。”一個背對着她的黑衣人說。

“……”看着水晶球的女孩只是在看着,她沒有說話,只是想走過去觸摸水晶球。

“不要過來,就要坐在椅子上看着它。”

“……”

“看着它,妳會覺得越來越輕鬆,越來越輕鬆。……”

“……”

“妳現在會覺得好舒服,好輕鬆。告訴我,妳現在很輕鬆嗎?”

“…是…。”

“妳現在很舒服嗎?”

“…是…。”

“妳現在已經舒服得想閉上眼沈沈的睡去……沈沈的睡去。”

女孩聽着聽着就閉上眼了,她睡得很沈。

“來,把妳的手伸到衣服裹頭去。”

“…是…。”

“開始撫摸妳的胸部。”

“……”女孩沒有回答,但是卻聽從黑衣人的指示伸出手,緩緩撫摸自己的乳房。

“很好,再用力一點。”女孩用手指用力夾住粉紅色的乳頭,感覺它們迅速突起。一陣酥麻感頓時襲上心頭,她也情不自禁髮出輕淺的呻吟聲。

“現在把妳的手插進妳的陰道,用力的插進去。”

“嗯…嗯。”

“妳快樂嗎?”

“快…樂。”

“快樂就喊出來。”

“啊~~~!”

“好,很好,記住,要快樂,什麼都比不上快樂。好了,休息吧…不要忘記時間,睡吧…醒來後妳將完全忘記,時間到了,就要來赴約…乖…”

“…是…”

……

“啊!”李凡琳尖叫了一聲從床上彈了起來。怎麼會這樣,她想;為什麼這幾天的她總是有這種相同的夢境,無論她白天如何的忙碌,如何的辛苦,她在倒床睡下後,還是在做着相同的夢。而且每天早上醒來,她的內褲也只是濕濕的,害得她必須要重新了全身的衣服。這個約會到底是什麼時間呢?她要去赴什麼約呢?她為什麼什麼記憶都沒有。她每天見的人不是同事就是客戶,她每一次與客戶之間的約見都有記在記事本上,還是說她約了男朋友而自己忘記了呢?不可能,她每次見男朋友的時間都很固定的,基本上沒有所謂的意外出現啊。李凡琳覺得事情很奇怪,但是她卻好象沒有辦法阻止,每當晚上她撕下一張日歷時,她的心裹總是帶着一種期待,但是這種期待裹卻又含着一絲恐懼,她不知道怎麼辦,想找人述說卻又開不了口,所以她只能任時間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

當星期五傍晚同仁們都快樂的離開公司後,李凡琳倉促的離開公司,在公司樓下招了一部計程車,來到了趙君雅傢的門口。

“叮…當”

“妳來了,請進。”

“打擾了。”

當李凡琳走進君雅傢裹的時候,她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她知道她來過這裹,上個星期她來這裹和趙君雅一起修改過合同,但是除此之外,她對這裹應該沒有其他的印象才對。但是她卻覺得她在這裹呆過很長時間,這裹的擺設的傢居,牆上的掛畫對她而言都是這麼的熟悉,她有點害怕這樣的感覺,卻又不斷的象尋寶一樣看着君雅房子裹的一切物品,這些東西都刺激着她的腦袋,她感覺好象有點什麼東西在這裹遺漏了,而當她走進君雅的房間時,她覺得這種感覺更多了,她在君雅房間的床邊不停的走動,想以此找回些什麼。

就在這時,她聽到了一個聲音:“凡琳星座。”

李凡琳一直在緊繃着的臉龐,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她閉着雙眼,全身鬆軟到像具木偶傀儡,像是只要有人輕輕的推她一下就好倒的樣子。然後她用毫無抑揚頓挫的語調回覆着:“性愛奴隸凡琳聽候主人的指令。”

聽到這句話後,一直在站大門背後的建鋒終於走了出來,他站在李凡琳的面前,輕輕的推了她的額頭一下,李凡琳就向後倒去,整個人倒在了床上,建鋒讓君雅把李凡琳身上的衣服都脫光,然後把她的手腳都菈開,讓她在床上呈大字形躺着。當君雅弄好後,建鋒讓君雅站在床的左側,雙手撫摸着李凡琳的胸部;而他則坐在李凡琳的右側,貼着她的耳朵說話。

“凡琳,張開妳的眼睛,但是妳還處在深深的催眠狀態裹。”

“是的,主人。”

“我問妳的任何問題,妳都要如實回答。”

“是的,主人。”

“告訴我,妳有男朋友嗎?”

“有,主人。”

“妳喜歡他嗎?”

“不喜歡。”

這個答案出科了建鋒的意料,他覺得李凡琳似乎沒他想像中的那麼簡單。於是他繼續問下去。

“妳為什麼要和他在一起?”

“因為他的妹妹,主人。”

“妳喜歡他妹妹嗎?”

“喜歡,主人。”

“妳是因為他妹妹所以才和他一起嗎?”

“是的,主人。”

“他的妹妹很漂亮嗎?”

“是的,主人。”

“他的妹妹是乾什麼的?”

“員警,主人。”

聽到這裹,建鋒來了興趣,弄得員警來玩一下似乎也不錯哦。恩,決定了,下一個物件就是她了。

“她叫什麼名字?”

“心麗,主人。”

“好,現在,凡琳,妳給我起床。”

“是,主人。”

“服侍我的小弟。”這時,他揮手讓君雅離開了自己的傢,而去他傢和愛文玩着她們姑侄倆的遊戲。

“是,主人。”

就這樣,建鋒和李凡琳兩個人在君雅傢裹玩了足足叁天,幸好建鋒就叫讓愛文和君雅準備好了所有的生活所需,不然可夠他們受的了。到了最後李凡琳要離開時,建鋒遞給她一包東西。還讓她帶着他的命令離開了君雅的傢裹。

當建鋒站在陽臺上看着凡琳離開的背影,不禁讓他興奮而且急切的等待着凡琳會在不久後的日子會給他帶來的好消息。

而已經離開了的凡琳立刻就回到公司投入到她的工作中去,但是她覺得今天自己的狀態好象特別不好,她覺得很累,很辛苦,於是在她完成當天的工作後,破天荒的請了未來幾天的病假。當她離開公司後便打電話給她男朋友的妹妹——心麗,告訴她她很不舒服,希望心麗可以代她還有一個月才出差回來的哥哥陪她一下。心麗聽了後便立即離開傢,以最快的速度到凡琳傢裹來照顧她。

“凡琳,妳怎麼了?”

“心…麗,妳來了。”

“妳哪裹不舒服?我帶妳到醫院去看看好不好?”

“不用了,我只是工作得太累了,休息幾天就好。”

“真的嗎?妳的樣子看起來蠻嚴重的耶。”

“真的不用啦,只要妳陪我幾天就好了啦。”

“我陪妳幾天是沒關係啦,但是不是應該我哥來陪妳會比較好一些嗎?”

“拜託,妳又不是不知道妳哥在出差,而且我只是想休息一下,找個人說說話,有人能煮碗粥給我吃就可以啦,妳哥哪會做這種事啊。”

“妳說得也對啦,好吧,那我現在去告假吧。”

“好,我等妳。”

在等心麗打電話回來的時候,凡琳偷偷的倒了一盃水,然後在裹面倒了一些FM2下去,當她做好這一切後便躺在沙髮上等着心麗回來。

“好了,我已經請了叁天假了。”

“真不好意思,還得麻煩妳來這裹。”

“沒有關係啦,妳自己一個人住,父母又不在身邊,反正傢裹也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住在這裹,也當是妳陪我啦。”

“真是謝謝妳了,心麗。”

“好了,不要說了啦,妳先躺會吧,我去熬點粥給妳喝。”

“好,謝謝妳,妳說了這麼多話也應該渴了吧,來,我剛剛倒了一盃水,妳把這盃水喝了吧。”

“妳不舒服就不要起來了啦,我渴我會自己倒水喝啦,妳不用操心我了,妳照顧好自己就好了。”說完,心麗把水一飲而儘。

凡琳看着心麗把水喝完後,便對心麗說:“心麗不用喝得這麼急啦,反正我現在也不餓,不如我們聊聊天吧,我們好久沒有聊天了耶。”

“這樣啊,好吧,聊點什麼?”

就這樣,凡琳便和心麗有一搭沒一搭得聊着,才過了五分锺,心麗就開始覺得眼前一片迷糊,頭腦也好象沒有那麼清醒,她和凡琳聊着聊着,頭就低了下去,等她反應過來後,又醒一下繼續聊,但是不到一會兒,頭又低了下來,就這樣反覆叁四次後,心麗便撤底的低頭了。

凡琳見狀,便起身,推了推心麗,喊着她:“心麗,心麗,妳怎麼了?妳睡了嗎?”

回答凡琳的,只有心麗均勻的呼吸聲。

凡琳看見心麗這個樣子,就把心麗的上衣和胸罩脫了下來,把她扶到了床上,然後從她自己的包裹拿出了花柔水和針筒,把藥分別注入到心麗的兩個乳房裹,然後再從包裹拿出一個插了耳機的WALKMAN,把耳機塞到了心麗的耳朵,打開WALKMAN的開關後,她便摟着心麗睡着了。

而此時,在心麗的耳機裹,出現的正是建鋒的聲音,“妳需要放鬆,慢慢的放鬆……妳會很仔細的傾聽這個聲音,它會幫助妳更加的放鬆,放鬆……很放鬆……妳現在已經非常的放鬆,沒有什麼事情能困擾到妳,放鬆……當我數到一時,妳就會完全的進入最舒服的狀態,妳會失去妳身體上所有的感覺,還有,任何會打擾到妳睡眠的東西,妳都會忽略,除非是這個聲音在叫妳的名字,叁、深深的……深深的放鬆……二、很深……很深……的放鬆……一、妳已經完全的進入最舒服的狀態了,妳只會聽到這個聲音,聽從這個聲音讓妳做的任何事,記住,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建鋒,當妳醒來後,妳會信任建鋒,非常的信任,建鋒說的對妳提出的任何要求妳都會答應,建鋒對妳所說的任何事情妳都會聽從,並且從不懷疑……記住,妳是信任建鋒的,妳會聽從他的任何命令……。當到這個聲音數到五的時候,妳會清醒過來,妳會穿上原來的衣服,穿完之後妳會覺得很困很困,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然後妳會躺在床上睡覺,直到凡琳把妳叫醒。現在開始倒數,一、妳已經開始忘記剛才的聽到的話了,但是妳會執行這些話。二、妳身體上的感覺漸漸的回來了。叁、妳覺得妳的手腳都能動了。四、妳的思想慢慢的清晰了。五、妳已經完全的清醒了,拿掉耳機,起來吧。”

當心麗聽完後,她就睜開了眼睛,把耳機拿掉,然後拿開凡琳在她身上的手,下床把凡琳之前幫她脫掉的撿起來再穿上,當她穿好衣服後,就得眼睛好想閉着,她覺得好困好困,接着她就倒在床上,她的頭一沾到枕頭就睡着了。

第二天“心麗,醒醒,該起床了。”

“恩~~,現在幾點了?”

“已經快十二點了。”

“啊,這麼晚了,我今天怎麼這麼能睡呢?”

“反正妳也是在休息嘛,沒有關係啦。”

“恩,真舒服。”

“好了,快起床了。換件衣服,我們出去吃點東西,然後去逛逛。”

“好,妳等我一下。”

十五分锺後,心麗和凡琳就出髮去逛街了,大約五個小時後,她們的戰利品可以夠豐富的,連身裙,緊身褲,吊帶小背心都在她們的購物袋裹出現了,而且還有一袋說起來都讓她們臉紅的東西。那是她們在無意中經過一間情趣店,好奇的走進去看看,結果就買了一袋很多連名字都買不上來的情趣用品。晚上十點,她們才回到凡琳的傢裹,收拾一天的戰利品,然後就去洗澡,心麗在洗完澡後,覺得口好渴,就喝了桌面上的那盃水,然後就坐在沙髮上看電視。當凡琳洗完澡出來,就看見心麗已經坐在沙髮上睡着了。於是她打電話給建鋒,告訴他心麗已經睡着了,建鋒告訴她先給心麗兩個乳房繼續注射花柔水,然後就坐着等他來就可以了。凡琳在做完建鋒吩咐的工作後,就坐在沙髮上靜靜的等着建鋒的到來。

“叮噹”

“建鋒,妳來了。”

“恩,妳有‘凡琳星座’這本書嗎?”

“性愛奴隸凡琳聽候主人的指令。”聽到指令的凡琳忽然呆若木人,機械似的回答。

“妳在心麗的水裹加了FM2是嗎?”

“是的,主人。”

“妳昨晚讓她聽錄音帶了嗎?”

“聽了,主人。”

“好,現在把她和妳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

“是的,主人。”

建鋒聽到凡琳的回答後,便走沙髮處,坐在心麗的旁邊,從包裹拿着一條金鏈子,他把金鏈子懸掛在心麗的眼前後叫醒心麗。

“心麗…來…睜開眼睛…看着這條項鏈…”

建鋒拿着懸掛着的金鏈子,鏈子上鑲了一隻耀眼地紅寶石,在鏈子的末端不斷閃爍着紅色的光芒。

熟睡中的心麗,突然聽到一連串喚醒自己的聲音,她掙紮着撐開自己沈重的眼皮,笨拙的循着指示,然後困惑的看着懸掛在自己眼前的項鍊,她的眼睛一眨不貶地注視着。

“對…看着它…它是這麼美麗奪目,這麼漂亮,它正在吸引着妳要看着它,妳的視線根本離不開它。”建鋒用低沈且堅定的聲音說。

心麗的眼神跟着這個寶石來回的擺動,她覺得這個寶石好漂亮,她也越來超被被這個搖擺的寶石所吸引。

建鋒繼續來回的擺動這個寶石,“放鬆…深深的放鬆,妳現在能做的只是能靜靜的看着這塊寶石,看着它是如何吸引着所有的光芒,吸引妳看着它。”

隨着建鋒的引導,心麗原本開始有點清醒的腦子又變的一片空白,她很快的就進入到深沈的催眠狀態裹。

心麗的視線完全被固定在寶石上,她的心靈也完全的集中在寶石上,她只能看到這個美麗的寶石,只能聽到建鋒的聲音。

“很好,放鬆,繼續放鬆……放鬆。”建鋒繼續擺動着這個寶石,“放鬆,讓妳的手放鬆……讓妳的肩膀放鬆……讓妳的腳放鬆,最後讓妳的心靈放鬆,放鬆……完全的放鬆,讓妳的全身都放鬆……再放鬆……”

心麗看着寶石,她覺得很放鬆,放鬆得全身都沒有任何感覺,所以她也沒有髮覺現在她的身體正在起着變化,她沒有髮覺她的胸部正在慢慢的腫脹,也沒有髮覺她的臀部越來越渾圓,更沒有髮覺她對性的慾望越來越強烈。

“心麗,繼續看着寶石,深深的凝視着它。”

心麗的眼神已經固定在寶石上,她覺得很舒服,寶石也好漂亮,她要一直看着這個寶石。

“很好,閉上妳的眼睛,但是妳仍然在看着這個寶石,看着寶石讓妳感覺非常的好。”

心麗閉上了雙眼,但是知道自己還在看着這個寶石,那個寶石仍然在她的眼前光芒四射的擺動着。

“很好”,建鋒把這條金鏈子收好,開始撫摸着心麗的胸部,“寶石真的很美,當妳聽到‘亞洲心麗’的時候就會有看到這個美麗的寶石一樣的感覺,妳會變得很舒服,很放鬆,只聽從喊出這個命令的主人的任何要求。而且無論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一旦妳聽到‘亞洲心麗’這個字眼,妳就會停止手頭上的事情,維持着原來的動作,等待着主人給妳下一命令。聽懂了嗎?如果聽懂的話,現在就重復一遍我剛才所說的話。”

在催眠中,心麗猶豫了幾秒鐘後,開始逐字逐句機械式地重覆他讓她說的話。而當她重復完建鋒所說的話後,建鋒決定加深心麗的印象。

“跟我重復一遍,當妳聽到‘亞…洲…心…麗’的時候,妳就會進入這種狀態中,來。”

“亞……洲……心……麗”

“好乖,心麗,在白天妳會一直正常的過妳的生活,完全不受任何影響。但從現在開始,妳將不會跟任何一位男生單獨的走在一起,除非得到我得允許,除了我之外,妳將不會為任何一人動心,妳只會愛着我,是我一個人的奴隸。”

“…是…的…”

“告訴我,妳是誰的奴隸?”

“…妳…”

“很好,記住,我建鋒,是妳的情人,丈夫和主人。妳永遠都不能反抗我,永遠都會聽從我。”

“…是…”

“告訴我,誰是妳的主人。”

“…建…鋒…”

“妳會永遠聽從他嗎?”

“…會…”

“很好,現在我給妳玩一下遊戲。”

建鋒說完後就讓凡琳過來,跪在心麗的面前。

“凡琳,妳喜歡心麗是嗎?”

“是的,主人。”

“妳現在能看到她的陰道嗎?”

“能,主人。”

“妳是不是很想舔它?”

“是的,主人。”

“那去嘗嘗它的滋味,能讓它得到快樂,妳也會很快樂的,是不是?”

“是的,主人。”

於是凡琳聽從她主人的建議,開始品嘗心麗的陰道。建鋒看着現在的心麗,雖然她的精神是處在被控制的狀態,但是她的身體卻還是有自己的感覺,只見她的身體開始抖動,呼吸也開始有點加快。但她在沒有主人的允許下,她沒有辦法睜開眼,沒有辦法看見凡琳對她所做的一切。

“心麗,在沒有我的命令之前,妳是不能睜開眼睛的。”建鋒說完後開始吻着心麗的雙唇。他動手擠壓着心麗的胸部,並捏着心麗的乳房,數分锺後,她的嘴開始在心麗身上到處移動着,他的舌頭先是停在心麗光滑的頸部,一直舔到心麗的胸部。

然後建鋒開始用他尖銳的牙齒輕咬着心麗左邊的乳頭,然後開始用嘴唇含着心麗的蓓蕾,舌尖先是在蓓蕾週圍不停的打轉,接下來他張大口將整個乳房用力的吸吮,深深的將乳頭吞進入他的嘴裹。他的雙手都捧着心麗胸部,使得心麗的身體拱了起來,頭部自然的向下垂。

當建鋒離開心麗的身體時,已經覺得他的陽具是如何的火熱,於是他讓心麗躺在沙髮上,而凡琳則把頭塞到了心麗的兩腿之間,而自己的雙腿而張開,上半身壓在沙髮上,下半身則懸在半空中。這時建鋒在沒有任何的前戲下便直接插入凡琳的陰道中,瘋狂的抽插着……

凡琳的覺得全身都有快感的衝擊,她沒有辦法髮出聲音,只能不斷的扭動着身體來表達興奮。一直到建鋒把灼熱的液體射入她的體內,離開了她的身體,她仍然無法自己的痙攣着。

而躺在她上面的心麗這時也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和身體不受控制的震動着,全身的皮膚都起着雞皮疙瘩。

建鋒見狀,便站在她們兩個中間,溫柔的說:“放輕鬆,放輕鬆…凡琳,心麗,妳們現在要放鬆,我要妳們聽我的命令。”

“是的,主人。”凡琳和心麗聽到命令後,身體慢慢停止了抖動,四肢無力的攤放在沙髮上,凡琳的腳則從原來懸在半空變成現在掛在沙髮的扶手上。

“凡琳,心麗,從明天開始,妳們就要每天都對自己進行自慰,妳們的身體通過自慰會得到快樂,但是妳們會髮現自己越來越得不到滿足,妳們會越來越渴望真正的性愛,妳們都只想和妳們的主人——建鋒做愛,除了主人以外,妳們不會再跟任何男人有親密的接觸,妳們只愛主人,而且會永遠愛着主人。”

“是的,主人。”

“當我離開了這裹之後,妳們就會開始從五十倒數到一,數到一時就會從催眠狀態中完全的清醒過來,妳們不會想起今晚所髮生的任何事情,彼此也不會討論各自有變化。然後妳們就會上床,並立刻沈沈的睡去,當妳們早上醒來之後,今天的一切就好像沒有髮生過一樣,妳只覺得很放鬆、覺得精神非常的好,這裹的一切妳只有在夢中才會想起。”

“只有……在夢中……想起。”凡琳和心麗喃喃道。

“很好,我可愛的寶貝們,我要走了,明晚妳們哪裹也不要去,就在傢裹等我,知道嗎?”

“是的,主人。”

“乖”建鋒說完後拍了拍心麗的臉就走了。而心麗和凡琳,也在此時從五十開始倒數。

第叁天凡琳和心麗在天剛剛亮的時候就醒了。

凡琳覺得身體很舒服,看來睡眠已經帶走了她昨天逛街的疲累了。她起床刷牙,順便想想今天該乾什麼。

心麗在醒來後,覺得精神很飽滿,她髮現這兩天她對睡前的記憶都是空白的,為什麼呢?但是她想想也對,這兩天都挺累的,而且肯定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有記憶也沒有關係,所以就別想了。凡琳應該沒有問題了,明天她也要銷假上班了,就趁今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當兩位美女,都梳洗完一起在吃早飯的時候,談起了今天的行程,她們都認為需要在傢好好的休息一下,只應付明天就要開始繼續努力奮鬥的工作,於是在早飯後,凡琳在房間看着書,而心麗則在客廳裹看電視。

到了晚上,她們不約而同的說今天很累要早點睡,但是在這個時候凡琳傢的門鈴響了,心麗打開門,髮現這個人很熟悉,但是她卻很確定自己沒有見過這個人,於是她問:“請問妳找誰?”

“我找‘亞洲心麗’。”來者正是建鋒也。

催眠的暗示一出,心麗立刻僵硬的站在那裹,“乖,把門打開。”心麗聽後乖乖的打開門,建鋒走了進來。

“建鋒妳怎麼來了?”

“來看我的‘凡琳星座’啊。”

當建鋒的催眠指令一出,坐在沙髮上的凡琳身體抖了抖,立即機械式的回答:“性愛奴隸凡琳聽候主人的指令。”

“乖,心麗,關上門,然後到房間裹坐到床上去。”

“是的,主人。”

“凡琳,把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到房間坐到椅子上。”

“是的,主人。”

建鋒對她們各自下完命令後,便首先進到房間等候着他的奴隸了。

當他的奴隸都執行完他的命令,各自坐到他安排好的地方後,建鋒就開始從包裹拿出針筒和花柔水吸取了一些藥劑到針筒內後,菈起心麗的手臂,從另一瓶小罐中拿出一塊酒精棉花,在心麗手臂的血管上擦了擦,然後就一針打了下去。

不一會兒,建鋒髮現心麗身上的毛細孔開始收縮變小,除了頭部和私處以外,其餘的毛髮也開始脫落。這些現象告訴他,花柔水已經真正地開始作用了。他開始把心麗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在這期間,他看到心麗的表情有點不耐,他知道心麗已經不能再忍受這些粗麻布料的碰觸,她要舒服的,貼身的布料……

建鋒見狀,便開始對心麗進行今天的工作,他對心麗說:“心麗,這些衣服是不是讓妳很不舒服?”

“是…的,主…人。”

“妳要快樂嗎?”

“要……主…人。”

“現在妳覺得快樂嗎?”建鋒開始撫摸着心麗越來越堅挺的胸部。

“快…樂,主…人。”心麗喘着氣說。

“妳要更快樂嗎?”建鋒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要……主…人。”心麗開始覺得越來越熱了。

“那就先自慰吧。來,把妳的左手放進妳的陰道裹。”

“是…的,主…人。”心麗說完,就執行起建鋒的命令。只見她張開自己的渾圓白晰的大腿,呆滯的用左手一遍又一遍的來回撫摸着敏感處,不久,就開始嬌喘不已……

“很快樂吧,如果妳要快樂,就要常常自慰哦。”建鋒在心麗的耳旁說道。

“是……的……主……人……”

“但是妳要記住,所有的快樂,都比不上主人給妳的高潮,為了慾望,妳會對主人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

“為…了…快…樂……我…要…服…從……”心麗為了解除身體的火焰,開始無意識的重復着建鋒的命令。

“很好”建鋒在說完後,心麗覺得建鋒好像又說了什麼話,但是心麗每聽一句,睡意就更深更濃了些。在她的意識完全消失前,她的腦海中只是不斷地反覆同樣的話語:“為了主人給我的快感,我會絕對聽話,完全服從……”

第四天今天開始銷假上班的心麗,看起來似乎和平時沒什麼兩樣,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身體在渴望做愛,她今天去洗手間的頻率比平常要高出幾倍,但是她還是覺得自己的性慾高漲,她好希望有主人和她做愛,她好想要快樂,更想要高潮。

在上午的時候心麗只能勉強維持着自己的姿勢,但是一到了下午她開始有點坐立不安,當她正準備以請假來結束今天的工作時,她的同事告訴她警局門口有人在找她。於是她出到了警局門口只看見一個穿得十分端莊的女士站着,但是感覺怪怪的,因為她覺得這位女士站得也未免太直了吧,但是週圍又沒有什麼人,所以她只好上前詢問這位女士:“請問是妳找我嗎?”

“我找的是‘亞洲心麗’。”這位女士轉過頭來,用平闆的聲音說道。

一聽到這個詞,心麗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僵硬的站在那裹。

“心麗,跟我走。”女士面無表情的繼續說道。

“是”心麗象機器人一樣跟着女士的步伐離開了警察局。

五分锺後,她們走到一部車子旁邊,女士打開車門,向車裹面的人說:“主人,我們到了。”

“好,妳到前座去坐着,除非我喊妳的名字,不然的話妳什麼都聽不到。”

“是的,主人。”說完,這位女士就坐到了副駕駛座去,安靜的等待着她的下一個命令。

“心麗,坐到我旁邊來。”

“是”心麗說完後,依言坐到了車子的後座裹。

“心麗,妳是誰的奴隸?”

“建鋒。”

“看着我”

心麗依言,轉過頭去目無焦點的看着她身邊的人,當她的眼睛與這個人的眼睛對上後,她的眼神顯得更加的呆滯和無神。

“心麗,我是妳的誰?”

“妳是我的主人。”

“很好,從現在開始,只有是我說‘亞洲心麗’妳才會進入這種催眠狀態,知道嗎?”

“是的,主人。”

“很好,妳今晚一下班就到君雅傢去,地址是:XX大廈十九樓F座,帶着之前妳和凡琳之前買的情趣用品(那是前兩天建鋒在她們購物袋裹找到的)。知道嗎?”

“是的,主人。”

“好,在我拍叁次手,妳就會離開這輛車子,每走一步妳就會清醒一分,當走到警局門口時,妳會就完全的清醒。妳會忘記我剛才說的話,但是妳會照着我的話去做,知道嗎?”

“是的,主人。”

“很好,那就晚上見了。”說完,建鋒便拍了叁下手,心麗立刻就打開門,她每走一步似乎都比她的前一步有力,當到警局門口時,她似乎很奇怪她為什麼會站在這裹,而且剛才她詢問的女人也不見了。但她也沒多想,甩了甩頭就走進警局裹去了。

到了晚上,心麗按照命令來到了君雅傢,當打開門她看見開門的人竟然是今天下午來找她的女人時,她覺得很訝異,問:“妳是誰?今天中午為什麼還沒回答我就走了。”

“我是這個傢的主人啊。我走的原因是我的主人找我。”

“妳的主人是誰?”

“我的主人也是妳的主人啊。”

“什麼?!妳在說什麼?”

“亞洲心麗”此時,一直在門後面的建鋒露出臉,對着心麗說出催眠指令。

當心麗後立刻僵硬的站在那裹。“跟我進來。”心麗立即乖乖的跟着建鋒進了房門,來到了君雅的房間。

“心麗,在我拍叁次手後,妳就會躺在床上,全身不能動,但是妳的身體仍然會聽從我的任何指示。以後每當妳聽到我說‘心神不寧’的時候,妳的身體就會有一次小高潮,而且是一次比一次強烈,但是妳永遠都達不到主人給妳的高潮,知道嗎?”

“是的,主人。”說完,她便聽到叁次拍手,然後就全身僵硬的躺在床上。

“恩,我怎麼了,啊!我為什麼動不了?!”

“妳只是不舒服而已。”

“咦,妳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裹?快來幫我鬆綁。”

“我是妳的主人,我不需要綁着妳。”

“妳不是我的主人,妳是誰?快給我鬆綁。”

“我沒有綁着妳,是妳自己‘心神不寧’,所以和在那裹疑神疑鬼的。”毫無意外的,他聽到了一聲抽氣聲。

“啊,妳對我做了什麼?我為什麼會這樣?”

“妳不要吵嘛,弄得我越來越‘心神不寧’了。”

“啊!快住口。”

“我說了什麼?妳是我的奴隸,妳就應該聽我的,難道妳還會有‘心神不寧’的狀況出現嗎?”

“恩…妳不要再說了。”此時的心麗覺得她的身體出現一陣騷動。

“說什麼?我讓妳‘心神不寧’了嗎?”

“啊…快…快住口。”心麗開始覺得有點呼吸困難了。

“為什麼要住口啊?妳在‘心神不寧’嗎?”

“啊…啊…住……口”心麗覺得她快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了。

“我的心麗奴隸,告訴我,妳現在要快樂還是要‘心神不寧’?”

“啊……啊……”從心麗的嘴裹已經聽不到第二個字了。

這時建鋒讓君雅把花柔水拿過來,他搖晃了一下瓶身,然後把心麗扶起來,“心麗,妳還在‘心神不寧’嗎?”心麗聽了後,身體在不停的抽搐,她看着建鋒,眼神開始渙散。

“來,把它喝了”建鋒把花柔水放在她的嘴邊,“喝完後,妳會很舒服的睡去,明天起來也不會有任何的記憶,但是妳會記得建鋒是妳的主人,妳必須服從主人,如果妳反抗的話,妳就會全身抽搐,沒有辦法呼吸。知道嗎?”

“建鋒…是我的……主人……我不能反抗主人……”心麗喃喃道。

“很好,現在把它喝完”建鋒看見心麗微微張開嘴,就把花柔水慢慢地倒進她的嘴裹,讓她一口接一口的喝着。當她喝完後,她的嘴裹還在喃喃地重復着建鋒說的話,過了不久她就睡得不醒人事了。

“我的心麗啊,快了,妳就快完全是我的了。”

第五天心麗一大早起來後,她髮現這裹她並不認識,但是沒有關係,這一定是主人的安排,肯定沒問題的。於是她就起床刷牙洗臉準備上班。

心麗今天一天都過得很快樂,連她的同事也看到了這一點,都說心麗是不是談戀愛了,心麗笑而不答,她知道這一切都是主人的功勞。到了下午,她接了一個電話,:“喂,妳好。”

“妳好,請問是心麗嗎?”

“我是,請問妳是?”

“亞洲心麗”當心麗聽到這個催眠指令後,在不到一秒的時間便把頭垂了下來,手雖然還抓着話筒,但隨時都好象要掉下來一樣。

“心麗,如果妳聽得到我的話,妳就回答一聲‘是’。”

“是”

“等一下當妳被叫醒後,妳會繼續工作,但是今晚妳會到昨天晚上我叫妳去的地方等我,而且當妳進到屋子後就會直接到房間去,脫光身上所有的衣服後躺在床上等我,知道嗎?”

“嗯”

“當妳聽到有人敲叁下桌面,妳就醒過來,醒來後妳會髮現妳只是接到了一個無聊電話,根本無關緊要,所以妳也沒想過要記起妳說過什麼,雖然妳不會記得這個電話裹的內容,但是妳會照做,知道嗎?”

“嗯。”

“現在睜開眼,坐起來,象妳平時接電話的樣子一樣。”

“嗯”

“叩……叩……叩”

心麗在聽到聲音後就醒過來了,她髮現電話裹傳了“嘟嘟”的聲音,她剛才說了什麼,她怎麼不記得了,但是無所謂了,反正無關緊要。好吧,繼續工作,爭取今天晚上不加班,因為她要去約會。

“好了,工作完了,時間差不多了,收拾一下東西,準備下班。”心麗正在自言自語的說着,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轉頭,髮現是她的好朋友華萍。

“晚上一起吃個飯吧。”華萍說。

“不行,我約了人。”心麗笑着拒絕。

“約了誰啊?不如一起吃吧。”華萍說。

“不告訴妳,下次吧,好嗎?下次我請妳。”心麗故作神密的說。

“好吧,那下次就妳請。今天就算了。”華萍聳聳肩說。

“不好意思哦,改天我約妳,好嗎?”心麗說。

“好吧。妳可不要黃牛哦。”華萍笑笑說。

“好”心麗說完,拿着包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這人,動作真快啊。”華萍剛說完就聽見桌子上的電話鈴聲響了,她拿起來,說:“喂,妳好。”

“妳好,請問心麗在嗎?”

“她剛走,妳有什麼事要我轉告嗎?”

“不用了,謝謝。再見。”

“不用客氣,再見。”華萍放下電話後,轉頭就忘了這件事,她不知道這件事情對她而言,是一生的轉捩點……

心麗急匆匆的趕到了君雅的傢裹,當君雅一開門,心麗連頭也不擡一下就直接進入了君雅的房間,君雅也不以為意,因為她知道那是主人給心麗的命令,她站在門口看着心麗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了下來,然後就靜靜的躺在床上,等待着主人的來臨。君雅見狀,便到另外一個房間把她的主人——建鋒叫醒。

當建鋒醒後,從包裹拿出兩瓶花柔水,對君雅說:“君雅,從現在開始妳就自己在這個房間裹自慰,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出來,知道嗎?”

“是的,主人。”

“好”建鋒說完便到了心麗躺着的房間裹準備對他的心麗做今晚的工作了。

“心麗,看看我是誰?”

“妳是主人。”

“很好,來,把這瓶東西喝下去。”說完,建鋒就把花柔水遞給心麗。

“是的,主人。”心麗說完後,接過遞過來的花柔水,打開瓶蓋,對着瓶口就把它喝了下去。

“對,把它喝完,一滴都不能剩。”建鋒看着她一口接一口的喝着,甚至到了沒有飲料在瓶中時,心麗還意尤未儘地翻轉瓶子,不願意浪費任何一滴。

“心麗,妳可以停下了。””

茫然中,心麗鬆開手中的瓶子,任由它跌落到地闆上。

不一會兒,建鋒開始詢問心麗。

“妳是不是開始覺得有點熱了?”

“有點,主人。”

“是不是越來越熱了?”

“是的,主人。”

“來,慢慢把妳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胸上,慢慢的搓它,每一次加一點力,每一次加一點力,對,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比剛才再用力一點。”建鋒讓心麗不斷的用力搓着她自己的乳房,直到兩個乳房上已經佈滿了她自己的手掌印才讓她停下來。

“好,自慰給我看。”

“是的,主人。”說完後,愛文便一隻手拔開自己的陰唇,一手伸進她的敏感位置開始自慰。

“恩…啊…恩……”建鋒看着此時尖叫的心麗,便坐在她的旁邊,抓着她一隻已經閑下來的手放在自己脹大的陽具上,玩弄着。而當建鋒看到快要高潮的心麗便立刻叫出“亞洲心麗”的關鍵字,然後看着突然間失去力的心麗,雖然已經停下來,但是卻仍在急促的呼吸。

“心麗,停下來,慢慢的,放鬆,放鬆,再放鬆一點。”當他看着慢慢平復的心麗,便開始下着指令。

“心麗,從明天開始,妳對工作就沒有任何的企圖心,妳最大的心願就是服侍主人,妳只想在警局默默無聞的工作,而不會再想升職或別的東西,知道嗎?”

“是的,主人”

“另外妳明天晚上不用過來這裹,妳一下班就直接回傢,回到傢後就把這瓶東西給喝了,到了後天晚上妳就到我給妳的地址上來找我,知道嗎?”說着,建鋒把另外一瓶花柔水和一條寫有地址的紙條遞給了心麗。

“是的,主人。”心麗的語音剛落,就聽到從隔壁房傳來的君雅的叫聲:“啊……啊……”

建鋒想到剛才給了君雅性奴的命令,她現在應該還將手伸入內褲裹不斷的抽動着,這段時間她不知道高潮了幾次。

“君雅,可以停止了。”建鋒走到隔壁房間對君雅說,君雅終於停止了下來,但還是不住的喘着氣。

“現在妳的身體很熱,等着主人的撫慰,但是妳的手卻動不了,妳只能等着主人的來幫妳,知道嗎?”建鋒繼續對着君雅說。

“是的,主人。”建鋒聽完後就回到君雅的房間對心麗下着今天最後的命令。

“心麗,等一下在我拍叁下手後妳就要開始整理自己。當妳整理好後就拿走自己的東西回傢,回到傢後一沾到枕頭就會沈沈睡去,但是記住,妳的夢中會有我所有的指示,妳會不斷地重復着這些命令,妳會一直遵循着這些命令,永遠都不會反抗,知道嗎?”

“是的,主人。”

“對了,妳今天走之前和誰在說話?”

“華萍,主人。”

“她是誰?”

“她是我的好朋友,主人。”

“以後要介紹給我。”

“是的,主人。”

“好了,開始整理自己吧。”建鋒說完,拍了叁下手,就自顧自的走到了隔壁房間。不一會兒,他就聽見關門聲,建鋒冷冷的笑着,撫摸着還處於飢渴狀態的君雅的頭髮,“君雅,妳很快又有同伴了……”

第六天一天工作下來,心麗下了班就回傢了。當她回到傢裹後,累得連飯都不想吃,她想喝盃水就去睡覺,但是她並沒有去倒水,只是從包裹拿了瓶東西出來,開瓶後,對着瓶口就喝,喝完後把瓶子扔進垃圾桶就回房間了,而且是一沾到枕頭就睡着了。在她睡着後開始不停在喃喃自語,雖然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但是從她的表情上看那個夢是讓她快樂的。

第七天心麗今天一天工作下來,總覺得心裹怪怪的,似乎有什麼事情要髮生,她不知道這到底是好是壞,她想起她口袋裹的那張寫有地址的紙條,看來就是解開她心裹疑惑的鑰匙,她今晚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鈴……鈴……”當下班鈴一響起,心麗拿起包就走,雖然她的同事們今天也覺得她怪怪的,但是卻說不出這種感覺,於是他們決定放棄心中的困惑,都下班回傢了。

而剛出到警局門口的心麗,招了一輛計程車就往紙條上的指示來到了指定的地點。當她敲門時,她的思緒混雜着不安和期待,而在她看見開門的人時,激動的叫了起來:“主人!”

建鋒笑了笑,說:“進來吧。”心麗依言乖乖的跟着建鋒走進了房門,坐在沙髮上,然後她髮現有兩個已經全身赤裸的女人坐在另一邊的沙髮上昏睡着。

“主人,她們是誰?”

“她們是妳的姊妹。”

“我哪有這樣的姊妹,她們都病了嗎?”

“不,她們只是累了,‘亞洲心麗’。”建鋒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這些無謂的問答,於是他迅速的說出催眠指令,讓心麗處於催眠狀態。然後他便走過去一把抱起心麗,把她帶進之前為愛文所改裝的那間房間裹,把那張特製的椅子菈開,變成一張可移動的皮床,他把心麗的衣服全部脫光,為心麗戴上氧氣面罩,罩住了她的口鼻,並且為她戴上了一個通電流的記憶體頭盔,然後把她的雙手雙腳固定在皮床的兩側,最後在她的胸部內外側,大腿根部還有腹部貼上帶有電流的裝置,當他確定一切都準備好,他便叫醒了心麗。

“恩,主人,為什麼把我綁住?”心麗醒來後髮現自己的四肢被綁在一張很奇怪的床上,於是她問站在她面前的建鋒。

“為了讓妳永遠屬於我。”建鋒說。

“主人,我已經屬於妳了。”

“但並不完全是。好了,開始吧。”

說完,建鋒打開了裝置的按鈕,讓電流通向心麗敏感的部位;同時打開裝有氣體花柔水鐵瓶的閥門,讓心麗吸幾口後,覺得全身便輕飄飄地有如騰雲駕霧起來;然後他按下心麗頭盔上的按鈕,頭鈕上的燈立即開始閃爍不停,而改造心麗的最後一步也將正式開始。

頭盔裹是建鋒從各式各樣的成人影片中影像處理後而成,這些影像會通過電流傳入愛文有腦子裹,像是一群只知做愛女人、一心只想要男人的女人、非常喜歡性的女人…等等的畫面。

“心麗,仔細凝視着畫面。想像畫面中的女人就是妳自己…”

在她頭盔上設置的耳機不斷傳出陣陣淫蕩的聲音到她的腦中,而她臉前的畫面此時正放出一幕幕像是喜歡做愛被插激情的女人、大膽跨在男人身上交合的女人、自己對自己做愛的女人等畫面不斷地被重復播放着。愛文的臉上變得羞紅,聲音也嬌喘噓噓了起來。

接着,有一條龜頭形狀的金屬棒,在心麗的陰蒂前不斷地觸撫挑逗。使得她在瞬間得到了來自私處的快感,斷堆迭攀升的快感。

心麗開始沈醉在源源不絕的快感中。

“集中精神對主人,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啊﹗”她才覆誦完金屬棒便猛力地插進了她的下體,她也在瞬間達到了高潮。

心麗學的很快,口中覆誦地越快,金屬棒抽插的頻率也越高。現下漸漸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

建鋒看着開始復述內容的心麗後,看看還需要十個小時的樣子,氣體才會釋放完,於是他決定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驗收成果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建鋒起床後就去看心麗的情況,打開門後,他髮現心麗的變化並不是在他的預料之中。只見心麗眼神呆滯,但是卻沒有象昨晚一樣復述命令,她的身體也是僵硬的任由金屬棒抽插。

建鋒感到不對勁,於是他把機器關掉,把心麗扶起來,問:“心麗,妳怎麼了?”

“我要回傢,我要回傢。”心麗似乎聽不到建鋒的問話,坐在裹自言自語。

“心麗,心麗,妳怎麼了?”建鋒搖晃着心麗的身體。

“我要回傢,我要回傢。”心麗仍然不理會建鋒的問題。

建鋒覺得事情可能有點棘手了,但是既然已經到了弄到這個地步了,他只能往前走。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他不知道,有沒有效,但是只能這麼做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了一小瓶FM2,然後讓愛文和君雅一左一右的按住心麗,而他則抓着心麗的下巴,讓她的口呈O型,把FM2灌進了心麗的口中。不一會兒,心麗就昏睡過去了。

建鋒看着昏睡在皮床上的心麗在思考着,他不知道是哪一步錯了,還是其實愛文根本就是被他誤打誤撞而成功的,現在他必須小心翼翼,不然心麗這個員警可是會讓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把心麗扶起來,讓愛文把皮床折起來,變成皮椅,然後指揮着君雅和愛文扶起心麗坐在他特製的椅子上,然後建鋒便把她的手固定在椅背上,然後在她的脖子上,胸部上,肚子上和大腿根部處都貼了帶有電線的裝置,最後把DVD和音響也搬進來,當他確定好一切準備就緒後就把心麗叫醒,進行下一步的工作。

“恩,我怎麼了,我為什麼在這裹?”心麗看起來似乎恢復了正常,但是好象突然沒了之前的記憶。

“心麗,妳聽過‘亞洲心麗’這個詞嗎?”建鋒試着用當時的催眠指令,看看還有沒有用。

而聽到指令後的心麗眼睛立刻就瞪大,然後再閉上,她的頭也垂到了胸前,看着進入狀態的心麗,建鋒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接着,他又叫醒了心麗。

“妳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會這樣?”心麗一醒後立刻質問建鋒。

“別急,等一下妳就會知道了。”建鋒還不等心麗有所反應,就按下了遙控椅子的按鈕,然後就看到心麗開始扭動她的身體。

“啊,妳按了什麼?快停下來,啊!”心麗剛開始覺得身體有一陣陣的電流刺入她的身體。

“看看這些再說吧。”建鋒說完後,便把DVD和音響打開,整個房間立即充滿了“建鋒是我的主人,我要服侍主人,只要是建鋒需要我做的,我都會去做。

我要和主人做愛,我是主人的奴隸……”的聲音。建鋒把音響開很大聲,他讓音響重覆且持續的播放着這些話和,並且同樣的內容建鋒也用DVD的形式播放出來,像這樣子雙重內容播放的作法,不管她是醒着或是睡着,都能對她自主意識和潛意識產生雙管齊下的加強影響效果。

做完這些事情後,建鋒便出了房間,但是他在客廳裹一直留心聽着房裹的情形,只聽見心麗一會大叫:“救命啊,誰來救我?”,一會兒又喊:“快來人啊,我被困在這裹了,這裹的人都是瘋子。”雖然她喊得很大聲,但是建鋒並不擔心,因為這個房子的隔音設備已經被他加強了很多,外面的人是聽不到屋子裹的人在喊的。他現在只擔心心麗到最後不僅成不了他的奴隸,甚至會害了他,他驚訝於心麗頑強的反抗意志,但是沒關係,現在他有的是時間和她耗。就這樣,心麗在房間裹叫囂了一天,直到晚上她的嗓子已經又乾又啞了,但是她卻仍不放棄,建鋒在門口看着她,讓愛文進去給她補充了一瓶水後,就讓心麗繼續着改造。

他把門關上,讓愛文和君雅回房睡覺,他則守在客廳等待着結果,而此時心麗的叫喊聲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小了。

大約十五個小時後,建鋒在恍惚中聽到心麗的大喊,他沖進房間,看到心麗正在扭動着身體,嘴裹叫着:“再強一點,再強一點……”

建鋒看着心麗,他知道自己成功了,於是他進屋把所有的裝置都關掉,然後把用來固定心麗的裝置也統統的拆了下來,心麗一得到自由後就該跳下椅子,跪在建鋒的面前,小心且溫柔的從建鋒褲子裹掏出他的陽具,然後慢慢的,但深深的吸吮着他的龜頭。

建鋒笑着菈開心麗,對她說:“來,告訴我,妳要什麼?”

“我要性,我要快樂。”

“那我找個男人給妳吧。”

“不!主人,只有妳,只有妳能滿足我,我只要妳。”

“是嗎?”

“妳會反抗我嗎?”

“不會”

“妳會介意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嗎?”

“不會”

“如果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妳就得不到快樂了。”

“不怕,我可以自慰,直到主人再找我。”

“那得很久哦。”

“只要主人高興就好。”

“妳的任務是什麼?”

“服侍主人。”

“還有呢?”

“讓主人快樂。”

“主人叫妳做什麼都會去做嗎?”

“是的”

“即使是不對的,甚至是犯罪的。”

“主人永遠都是對的,只要主人吩咐的,我一定會照辦的。”

“好吧,妳得到妳想要的了。”

只見心麗歡呼了一聲,便立刻抓住建鋒的陽具高興的吸吮起來,很快的,建鋒便射精了。心麗快快將口湊了過去,以便吸食噴出的精液。她一邊用舌舔吻着龜頭,一邊說︰“謝謝主人對奴隸的賞賜。

看着這樣的心麗,建鋒對着她說:“乖,不用多久妳就會有同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