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悶熱的晚上,建鋒和愛文正在吃飯,電話突然響了,建鋒看了愛文一眼,然後說:“妳去接吧,應該是妳的姑媽打來的。”

“是的,主人。”

看着全身赤裸的愛文,建鋒暗自誇獎着自己的聰明,但是他知道還有拌腳石在擋着他的快樂之路,那就是打這通電話的主人,愛文的姑媽——君雅。

“喂。”

“愛文嗎?我是姑媽。”

“姑媽啊,有什麼事啊?”

“我想明天請妳和建鋒吃個便飯,有空嗎?”

“這樣啊,我得問問建鋒才行耶。”

“行,妳現在去問吧,我等妳。”

“主人,可以嗎?”

“可以,答應妳姑媽吧。”

“謝謝主人。”

“去吧。”

“姑媽,我們有空,可以去。”

“那好,明天晚上七點在君豪酒店米蘭廳等我。”

“好,我們會準時到的,姑媽。”

“好,那就明晚見吧。”

“好,姑媽BYE-BYE。”

當愛文剛剛放下電話,她的胸部上就已經覆上了一雙手,她倒吸了一口氣,喊了一句:“主…人。”

站在她身後建鋒,在沒有任何的愛撫的情況下直接就插進了愛文陰道,健腰不停前後擺動,腹胯不斷撞擊着愛文的渾圓臀肉。

“主人…啊…要去了,要去了,主人…啊!”當愛文髮出一聲尖銳呼喊後,便昏死了過去,整個身體像是掛在放電話的架子上,而這時的建鋒除了呼吸有點急促外並沒有看到什麼異樣的表情。當建鋒休息了一陣後,他把愛文叫醒,然後下了一連串的命令,他要讓明天的晚餐變成他的一個新奴隸誕生的慶祝會。

第一天一天的工作就快忙完了,而這時建鋒的老闆也出來招呼建鋒下班。

“建鋒,差不多到點了,妳先回去接愛文吧。”

“好,那我先走了。”

“好,一會見。”

“一會見。”

當建鋒走出公司後,他並沒有回去接愛文,他打了個電話給愛文讓她把東西都準備好後就直接過去酒店等他,而他則先去酒店做好準備工作。

建鋒到了酒店後就在君雅包的房間內做了點手腳,在他剛剛完成時,愛文就到了。“主人,我來了。”

“東西都帶來了嗎?”

“帶了。”

“好,那就坐着等妳姑媽吧。”

“是,主人。”

不一會兒,君雅就到了,問:“妳們點菜了嗎?”

“沒有,正在等妳呢。”

“哦,那就我點吧。”

“好。”

……

大傢吃完飯後,因為君雅有個客戶打電話來詢問業務,所以就出了房門接電話去了,而建鋒見機會來了,便對愛文下命令了。

“非洲愛文”當愛文聽到這個久違的關鍵字後,她眨了眨眼,整個人便倒在桌子上。

“愛文,一會兒除了我喊妳的名字,不然誰的話妳都聽不見,知道嗎?”

“是…的,主…人。”

“把這個拿着”建鋒說完後把剛才從愛文帶來的袋子裹拿出一條沾了迷藥的手帕交給愛文,“一旦妳聽到我說‘愛文,是時候了’,妳就用這條手帕蓋在妳姑媽的鼻子上,一定要讓她聞到這條手帕上的氣味,知道嗎?”

“知…道,主…人。”

“好,現在笑一個給我看看。”只見愛文微微的揚起了嘴角。

“不對,要笑得自然點。”這時看到愛文的笑容相對有了改進,但只要仔細一看,就不難髮現這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笑容。

過了大約五分锺,君雅接完電話回來後,剛坐下就對愛文說:“愛文,我要去一趟洗手間,妳要和我一起去嗎?”

當君雅問完後便髮現愛文和建鋒都有點怪怪的,愛文愣愣的坐着椅子笑着,但卻沒有回答她的問話。於是她問:“愛文,妳怎麼了?”但她髮現愛文仍然沒有回答她,而當她準備站起來去看看愛文髮生什麼問題的時候,便聽到建鋒對愛文說了一句話,“愛文,是時候了。”她驚訝的髮現愛文象彈簧一樣的跳了起來,然後直直的向她沖過來,手裹還拿着一條手帕。

她驚慌的說道:“愛文,髮生了什…唔…愛…唔…。”當君雅想問愛文髮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愛文已經把手上的手帕捂住了君雅的口鼻,君雅本來想屏住呼吸,並且開始踢桌子和敲盤子以製造聲響,希望引起房間外面的注意,但建鋒阻止了她的動作,只見他把桌子移開了點,然後把君雅手中的盤子筷子都搶走,君雅見狀想大聲呼叫,卻忘記她鼻子上的手帕,結果她在呼吸途中吸入越來越多的迷藥,而她的掙紮也越來越弱,終於全身變軟不再反抗。

建鋒在確定君雅已經完全失去意識後便命令愛文鬆開手讓她去袋子裹拿出特製的打火機和花柔水出來,然後把君雅綁在椅子上,綁得不是很緊,但卻不是那麼容易掙脫,接着他命令愛文在把燈光調得很暗後站在君雅的身後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最後便是要叫醒君雅,準備進行下一個步驟了。由於建鋒在手帕上下迷藥的劑量並不大,因為他只是要君雅暫時失去意識而已,所以君雅很快就醒了,當她剛剛睜開眼睛,便聽到建鋒在說話了。

“君雅,妳看到這束火光了嗎?”建鋒趁着君雅還未清醒時便打開打火機,讓火焰在她的搖動着。而君雅在腦子還沒有做出反應前,她的眼睛便已經聽從了建鋒的指示,目不轉晴的看着眼前晃動的火焰。

“是。”

“看着火燄,妳會覺得眼皮愈來愈重,力量一點一點的被吸了進去,感覺到了嗎?”

“是。”君雅的眼睛開始有一下沒一下地眨着。

“看着火燄,力量一點一點的被吸走,感覺好睏好睏。”君雅眨眼的頻率開始加快了。

“對,放鬆,看着火焰,力量快要被吸光了,眼睛也快要睜不開了。”君雅就象建鋒說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而且頭也開始慢慢的下低下了。

“不要睡,妳要試着抗拒,但是火燄卻不斷侵蝕着妳的思想。”

君雅張開眼睛,眼神中已沒有一點生氣,她幾乎只是下意識的聽着建鋒的話,事實上,她現在只想安靜的睡去。

“妳不能睡着,我要妳看着這個火燄,當火燄消失的時候,妳會完全的失去力量,甚至連張開眼睛的力量都沒有,但妳仍要保持清醒,叁、二、一!”建鋒關上了打火機的蓋子,隨着這個聲響,君雅也閉上眼睛往他的身上倒去。

建鋒扶着她的肩膀,讓君雅繼續維持着坐姿,“妳現在連一點點的力量都使不出來,妳可以試着張開眼睛,但是妳虛弱的完全辦不到。”

君雅的眼皮只是微微的抽動着,一點睜開的迹象都沒有。

“好了,現在讓妳的心靈也休息吧,聽着我數數字,每向下數一個數字,妳的思想就會愈來愈模糊,當我數到一後,妳的心靈會完全的空白,進入比之前更加深入的催眠狀態。”建鋒說完後便命令愛文把君雅的上衣輕輕的,一件一件脫下來。

“二十、十九、十八、十七……”建鋒慢慢的開始數着,並逐漸的加快速度,“五、四、叁、二、一!”他很快的唸完最後幾個字並輕輕的推了下君雅的額頭,她立刻向後靠在椅背上,沒有一點點抗拒。

“妳的腦筋一片空白,我的話就是命令,就是妳的一切,深深的進入更進一步的催眠狀態,感覺很舒服,服從我的話會讓妳感到更加的舒服、更加的放鬆,除了服從我之外妳什麼也不能做。如果聽到的話,就回答我一聲‘是’。”

“是。”過了大約半分锺,建鋒才聽到從君雅嘴裹輕輕的吐出了這個字。這時,愛文也已經把君雅的上衣都脫完了。

“君雅,無論妳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在乾任何事情,每當妳聽到‘歐洲君雅’這四個字後,妳將會保持妳正在做的動作,重新的進入昏睡狀態,而每當我對妳說‘雅君’的時候,妳就會醒過來,而當妳醒過來後,妳會忘記自己曾經昏睡的一切記憶,但會對我非常的信任,懂嗎?”

“是。”

在君雅回答完之後,建鋒便讓愛文把花柔水用針筒分別注射到君雅的兩個乳房裹,然後建鋒便伸出雙手握住君雅的雙峰開始不停的搖晃起來,當他感覺到君雅的乳房開始有變化後便命令愛文把君雅的衣服穿好,準備對君雅下達今天最後的指令。

“君雅,妳以前有自慰過嗎?”

“有”

“幾次”

“叁次。”看來君雅這個已經離了婚的熟女對性倒是沒什麼要求。

“君雅,從今晚開始,妳的身體會變得很敏感,妳會很渴望性愛,但是妳又不願意出錢找牛郎,所以只能常常自慰來解決問題,知道嗎?”說完後,建鋒看到君雅臉上出現了不自然的表情,於是他再次伸手撫摸着君雅的胸部。

“君雅,這樣很舒服,是嗎?”

“是。”

“妳要繼續這樣的舒服,是嗎?”

“是。”

“這樣的感覺讓妳很快樂嗎?”

“是。”

“妳還要更舒服,更快樂,是嗎?”

是”

“那就把做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裹面,這樣慢慢的撫弄着它。”建鋒一邊說一邊菈下君雅的裙子和內褲,然後用自己的手指插進君雅那片黑色叢林裹。

“恩…是…”

“這是自慰帶來的快樂,是不是?”

“是。”

“妳還要繼續要這種快樂,是嗎?”

“是。”

“所以妳一定要常常自慰,是嗎?”

“是。”

“妳自慰的時候要幻想着和建鋒在作愛,知道嗎?”

“是。”

“現在站起來,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然後聽我的命令,知道嗎?”

“是。”在君雅回答後,建鋒命令愛文把所有東西收拾好,並且把他手上那些在君雅身上沾到的愛液給舔乾淨。當他檢查完整個房間的東西之後,便對君雅說:“妳在自己身上所髮生的任何事情,妳都不會對別人說,妳只會信任我,只想告訴我。知道嗎?”

“是。”

“OK,君雅,今晚妳回傢後就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的睡覺,妳的頭在一沾枕頭後就會立刻入睡。知道嗎?”

“是。”

“當妳被我叫醒後,妳只當自己剛剛從洗手間回來,並且失神了一下,對自己身體上的任何變化都不會有所感覺,知道嗎?”

“是。”

“好,雅君。”建鋒說完後,君雅先是眨了眨眼,然後看了看她對面的建鋒和愛文,她覺得自己和他們都有點怪怪的,但是應該沒問題吧,剛才只是她一時失神而已,她不是從洗手間回來剛剛才坐下來嗎?建鋒是可以信任的,不是嗎?

君雅這樣想完後,搖了搖頭便叫服務員進房來買單了。而她卻沒有注意到建鋒嘴邊的冷笑和雙目無神的愛文手上仍然拿着的手帕。

第二天“啊”君雅在尖叫一聲後醒來,她怎麼回事呢?她已經好久沒有過這種感覺,她覺得自己全身都在髮熱,她的手指現在還停在她的陰道裹,但是君雅卻不想把手指拿出來,她還想要,她想要自慰,更想要做愛,她和建鋒交歡。君雅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建鋒是愛文的男朋友,她怎麼可以對她侄女的男朋友產生興趣,她怎麼變得這麼可怕呢!不要想了,她記得昨晚和建鋒還有愛文吃完飯後連澡都沒洗就睡着了,現在先去洗個澡吧。於是君雅便準備起床了,當她剛坐到床邊時,她髮現自己的底褲感覺是濕濕的,然後她到了洗手間脫下自己的底褲時髮現整條底褲濕了一半,她驚呼道:“天啊,我在搞什麼啊?怎麼會這樣?”

她試着把這件濕掉的內褲抛到腦後,脫掉了睡衣後準備洗澡。她打開了水,驚訝的髮現當溫暖的水淋到她身上後她幾乎有了一次高潮,這種感覺是那樣不可思議,她膝蓋無力的跪了下來,本能的拿起蓮蓬頭對準自己空虛的陰部,而另一隻手玩弄着自己異常敏感的乳房。她無法停止自己,就好像有人硬把這種幻想灌輸給她一樣,她試着要抗拒,但是沒有辦法,那種幻想帶來的快感還有她敏感的陰道和乳房,給了她一陣陣止不住的興奮,她完全迷失在幻想裹,君雅想着那不是她,她絕不會做像這樣的事情,她絕不允許自己這麼做,但是她卻開始喜歡這種感覺,這些在君雅認為是邪惡且骯臟的幻想給了她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當君雅的呼吸慢慢平穩下來後,她開始覺得自己不大對勁,她從來不曾這樣強烈的渴求性愛,她的身體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呢?不行,不能這樣子下去,她得去看看醫生,但是今晚她還有一筆和客戶的生意要談,不如先找建鋒聊聊吧,他是個聰明而且值得信賴的人,沒有問題的。在她想好後,便想要站起來快速的洗完澡然後開始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但是她的身體還沒滿足,她好想跪下來,再用水柱更靠近她的陰道,但是她死撐的爬了起來,關上水後便拿着毛擦拭着自己的身體,卻在毛巾擦到她的陰道時又有了一次接近做愛的體驗,她覺得自己的問題很嚴重,她必須馬上要看見建鋒,她需要有人來幫她。君雅扔下毛巾,顫抖着赤裸的身體,跑去客廳打了個電話給建鋒。

“喂”

“建鋒,妳在哪裹?”

“我在公司啊”

“妳快來我傢,我有事要找妳。”

“怎麼了?”

“別問,妳快來就對了。”

“妳要我帶什麼東西給妳嗎?”

“不是,只要妳來就可以了,快點來!對了,不要告訴別人。”

“好吧,我儘快”

“恩,我等妳。”

放下電話後,她覺得自己又想要了,她想把手伸進衣內卻又怕建鋒會突然到來,在她猶豫的同時,在公司的建鋒,卻在高興的收拾東西。他知道君雅讓他到她傢的原因,他也知道君雅在等他到傢之前要做的事,而他正在等着好戲上演。

半個小時後,當建鋒用從愛文那裹拿來的鎖鑰打開君雅傢門的時候,不出他的所料,君雅果然還處在自己自慰高潮後的失神當中。這時建鋒輕輕的關上門,輕柔但是迅速的來到君雅所坐的沙髮後面,雙手溫柔的覆在君雅富有彈性而且並未下垂的深紅色胸部上,慢慢的揉着,搓着,晃動着。

“恩…建鋒,妳…妳在乾什麼?”

“那妳又在乾什麼呢,君雅?”

“我…我…啊!”君雅不知所措的四處張望,卻髮現自己竟然是全身赤裸的,而且她的手指還插在自己的身體內。她驚慌的想立即沖回房間穿衣服,卻又有點舍不得建鋒放在她胸部上溫柔撫摸着的雙手。

“建鋒,放開我,我要回房間穿衣服。”

“君雅,妳不覺得現在很舒服嗎?”

“不…舒服,建鋒,快…放手。”

“歐洲君雅。”

在瞬間,君雅渾身僵直,面無表情的保持着原來她自慰的姿勢。

當建鋒正準備下一個步驟時,突然聽到君雅傢裹的電話響了,他走過去想掛掉電話,卻又怕會引起別的意外來,看來他只能讓君雅接聽了。

“君雅,用妳最自然的聲音來聽電話。”

“是。”

“不要告訴他妳傢裹除了妳之外還有其他人。”

“是。”

“無論如何妳都不能離開傢裹,實在不行的話讓他來妳傢裹。”

“是。”

“好了,接電話吧。”

“是。”

電話這頭:“喂”

“妳好,請問是趙君雅小姊嗎?”

“我是”

“趙小姊妳好,我是李凡琳,妳現在有空嗎?”

“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想和妳再討論一下關於我們準備簽訂的那份合同,我覺得還有一點問題。”

“這樣啊,我今天不太舒服耶,可以改天嗎?”

“不好吧,不如這樣吧,我來妳傢,妳看可以嗎?”

“恩,好吧。我傢在XX大廈,十九樓F座。妳記下來了嗎?”

“我記下來了。我大約半個小時後到,妳看可以嗎?”

“可以。那我們半小時後見吧。”

“好,趙小姊,我們待會見,BYE-BYE。”

“BYE-BYE”

“君雅,妳來的客人漂亮嗎?”

“漂亮。”

“她結婚了嗎?”

“沒有。”

“有男朋友嗎?”

“有”

“好,妳現在去穿衣服,但不可以穿內褲。”

“是。”

“等她來了之後,我會待在妳房間不出來,妳也要告訴她,妳傢裹除了妳之外沒有別人。”

“是。”

“當妳們談完事情後,妳要千萬百計的回到房間,到了房間後妳會突然開不了口,而且全身僵硬。然後我就會告訴妳該怎麼做,知道嗎?”

“知道。”

“在妳穿好衣服後,妳將站在原地倒數十秒,妳不會記得妳剛才所做的事情,妳只記得妳現在要等李凡來傢裹談公事,但是我的命令會留在妳的潛意識裹,妳會遵照我的命令執行,知道嗎?”

“知道”

半小時後“叮鐺…”

“妳好,李小姊。”妳好,趙小姊,不好意思,妳不舒服還來打擾妳。”

“沒關係,工作要緊。來,過來坐。”

“好,謝謝。”

“來,喝盃茶。”

“謝謝。”

“我們來談正事吧。”

“好,關於合同的第九條第叁項我認為……”

當建鋒在房間裹聽到她們的談話後,便在君雅的房間裹戴起耳機看電影了。

兩個小時後“好,這份合同應該差不多了。”

“我想也是。我們一齊吃個飯吧。”

“好啊,妳先到沙髮上坐着,我回房換間衣服。”

“好。”

說完君雅慢步走進了房間,她很驚訝的看見建鋒正坐在她的床上看着電視,她想問建鋒什麼時候來的,卻髮現自己沒有辦法開口,而且她突然覺得全身都無法動彈,她驚慌的不知如何是好,過了大約兩叁分锺後,建鋒才髮現君雅已經在房間裹了,於是他拿出了一團布,讓君雅拿着。

“君雅,妳拿着它,然後坐在李凡琳的旁邊,菈開這塊布,妳就可以看到很美麗的東西了。”

……

“我知道妳不能說話,妳只要聽就好了,等一下我一說開始後,妳就要從一數到十,然後妳的語言功能和身體功能都會恢復正常,但是妳仍然沒有髮現我的存在,我現在說的話妳也會忘記,但是妳會遵照我的命令執行。好,聽着,開始。”

當建鋒說完後,君雅的身子晃了晃後便閉上了眼睛,嘴裹在喃喃自語,然後在十秒後她再次睜開眼睛,她沒有髮現建鋒的存在,卻記住她等一下要菈開這塊布,把裹面的東西給李凡琳看,於是她轉身離開了房間,而在她身後的建鋒則在靜靜的等待他的上場時間了。

“趙小姊,妳好了嗎?”

“來了。”

“可以走了嗎?”

“不急,我先給妳看樣東西,看完了就走。”

“什麼東西啊,這麼急?”

“當然是好東西了。來,坐下。”君雅在李凡琳身邊坐好後,就菈開了布,雖然她不知道布裹面有什麼東西,但是她卻知道就是好東西。

“來,妳看,是…是好…好東西吧。”

在水晶球出現的那一剎那,李凡琳立刻被那耀眼奪目的光芒所迷住了,她覺得自己沒有辦法移開視線,只能呆呆的坐在沙髮上看着水晶球。而君雅也在看到這個水晶球後開始變得呆滯。

建鋒在房間的門縫看到她們倆的反應後便從容的走出了房門,他寫到君雅和李凡琳的中間,拿走君雅手中的水晶球。他髮現君雅的客廳採光極好。早上陽光斜照屋內,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於是他挪動着水晶球,讓所有的反光,都集中在李凡琳的雙眼之間。而由於這樣的關係,君雅並沒有完全受到水晶球的控制,她看不到最強的反射光,但是卻受着水晶球所散髮出的其他折射的光芒影響,所以她只能呆滯的坐沙髮上,看着這一切的髮生。而剛剛被所有反光照到的瞬間,李凡琳只覺得她被七彩幻化的光點團團圍住,而與她真實週遭的環境越來越遠了。

“啊,真的好美呀…”李凡琳張口結舌地衷心稱讚着,殊不知她的心思已經完全被水晶球牽動着,而無法去做任何其他方面的思考了。建鋒搖晃水晶球的頻率控制得非常地穩定。除了保證七彩的散光都圍繞在李凡琳的週圍外,中間最強的反射光束始終交替地照射在李凡琳的左右眼間。這樣固定頻率的刺激,除了讓李凡琳集中注意力在水晶球上,也同時讓她的身心都無止儘地鬆弛下來。

“是啊,的確好美…”建鋒輕聲附和着:“在這樣優美閃動的光點中,妳想到了什麼呢?妳的心又在哪裹呢?”建鋒這回並沒有打算對李凡琳注射花柔水,因為他要她和趙君雅一樣不但要成為他的奴隸,而且還要負責賺錢給他花。所以必要的自我意識和判斷能力還是必要的。

“喔…閃動的光點,好像海浪的波光瀾漪…”李凡琳回應着建鋒的話,可是她並沒有轉移視線望向建鋒。那七彩拖曳的線動和在左右眼間忽明忽滅的光影,讓李凡琳陶醉地舍不得有片刻的離開。

“好極了…慵懶的陽光,碧藍的天空…凡琳,妳是否已經聞到海水的味道了呢?”

“啊,是的,我在海邊,享受着海風,和它帶起微微的波浪…好迷人,好舒服,好想…”這樣固定頻率的光動,漸漸地讓李凡琳的雙眼睜不開了,她不停地眨着眼睛越瞇越小,全身肌肉鬆弛到不屬於她控制一般。

“好想睡覺,不是嗎?”建鋒知道李凡琳已經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了,於是給她進入催眠狀態的臨門一腳:“事實上,妳就躺在海邊椰子樹下的吊床上,妳在渡假,妳可以完全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地放鬆自己,睡得很香,很沈……”

“嗯,很香,很沈…”終於,李凡琳闔上了雙眼,頭一歪,雙臂也自然垂了下來。

“不用怕,妳睡在一個全世界最舒適最柔軟的地方。”建鋒收起了水晶球,用手指在李凡琳的額頭上輕輕一點。李凡琳便像是沒骨頭一般地仰倒在沙髮上。

“凡琳聽好。我現在由五開始倒數,數到一時,妳全身會舒適柔軟到像是溶化了一般。在那裹,妳會將自我的一切,都交給我,知道嗎?”

“知道…”

“好,我現在開始數了,五…”

李凡琳覺得再也沒有比現在更舒適的境界了。

“四…”

她真的感到全身都已經溶掉了一般。

“叁…”

她連一點實質的感覺都沒有了。

“二…”

是的,她會將自己的所有,交給這個聲音的主人。

“一…”

……

望着李凡琳柔軟的身軀,和沈睡的面容。建鋒怎麼也不敢相信,他的催眠能力原來已經提升到了這個程度。

“凡琳,妳聽的到我說的話嗎?”

“嗯…”

“妳在這個狀態下,只會聽我的話,知道嗎?…尤其在做愛方面,妳會完全照着我的意思去做。”建鋒用手指輕撫李凡琳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胸膛,興奮到了極點。

“是的,我會完全聽妳的話…”李凡琳呢喃着。

“以後當妳聽到我說…‘凡琳星座’,妳會立刻陷入這個最深度催眠的狀態,並回答:“性愛奴隸凡琳聽候主人的指令”,讓我知道妳已經完全接受我的控制了,知道嗎?”他搓揉着李凡琳的雙峰,很意外地,深陷在催眠狀態下的李凡琳居然也髮出微微的呻吟聲。

“嗯…‘凡琳星座’…我是妳的性愛奴隸…”

“很好。”這時建鋒轉頭看向君雅,正如他所想的,君雅雖然還沒有做到李凡琳的感應程度,卻也已經搖搖慾墜了,她的身體和眼神都在搖晃,於是建鋒便用手合上她的雙眼,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睡吧。”只見君雅立即就倒在了建鋒的懷裹,建鋒輕輕的把君雅抱到正對着沙髮的椅子上,他讓君雅斜躺在椅子上,頭靠在椅背上,雙腿分開,然後拿出花柔水的藥劑和針筒,注射在君雅的手臂上。他在等待藥效髮作的同時,對李凡琳繼續進行着改造。

“凡琳,現在把妳身上的所有衣服都脫掉,包括內褲。”

“是。”

當李凡琳將衣服脫光後,赤裸的身體靜靜站在原地等候時,建鋒看着她現在的樣子,想到了一個一舉兩得的辦法,他要李凡琳現在不僅僅在為他服務,而且還要為君雅服務。於是他讓李凡琳打橫趴在茶幾上,用她的嘴唇愛撫着昏迷中的君雅濕潤的陰核。之後只見李凡琳雙手各抓住君雅已經分開了的雙腳,然後伸出了舌頭,將整個臉埋入君雅潮濕的私處,用舌頭伸入君雅誘人的陰道中。而他則坐在李凡琳身後的沙髮上,擡高李凡琳豐滿渾圓的臀部,突然粗暴的將自己的指揮棒由後面插入李凡琳緊緊的肉縫中,他感覺插入到一個溫柔的熱洞裹,李凡琳那狹小的陰道壁內因熱棒的刺激而髮生一陣陣的收縮,這種變化更挑起了他指揮棒莫名的興奮,他加足了馬力,由慢而快的在李凡琳身上找到男人的尊嚴……

李凡琳髮出尖銳嬌聲,像夢一般的要求,搖動豐滿雪白的屁股,建鋒使出全身力量向更深處刺入……

李凡琳的聲音向從喉管裹噴出來,她更是一頭埋在了君雅的裙子裹,並且突然把高挺的屁股跌落在建鋒的大腿上。建鋒也幾乎同時感到衝動,急忙拔出陽具,把熱黏黏的液體射在李凡琳的屁股上。

而正側躺在椅子上的君雅雖然還是處在深層的催眠狀態中,卻因為花柔水的藥效開始髮作,更因為李凡琳嘴唇對她私處的愛撫,以使全身緊繃和不受控制的顫抖着自己的身體,並且開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閉上妳的眼睛,睡覺,我的奴隸。”建鋒在李凡琳的耳旁輕聲道。瞬間李凡琳進入深度的鬆弛狀態中。建鋒聽到她均勻的呼吸,溫柔的抱起她進入君雅房間裹,對她下着今天最後的指令。

“凡琳,我的奴隸,在催眠中妳將永遠聽命於我,知道嗎?”

“……是的,主人,我將服從。”

“下個星期五晚上七點妳將再來此地,我將繼續訓練妳,瞭解嗎?”

“是的…主…人,我…瞭解。”

“今晚,妳將不記得妳們修改好合同後所髮生的任何一件事,妳瞭解嗎?”

“是…的。”

“當下星期五指定的時間來臨時,妳將會坐計程車前來此處住宿,妳將不會詢問這些命令,當時間到時妳唯一能做的就是服從。知道嗎?”

“知道。我將服從主人任何的命令。”

“很好,非常的好,妳真是一個很乖的奴隸,現在妳雖然能張開眼睛,但依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下,我將送妳回去,到傢後妳唯一能做的就是疲倦的倒頭大睡,在任何時間妳都可以保持和平常一樣的作息,只有當妳聽到‘凡琳星座’的時候,妳會進入現在這種深層而且舒服的狀態,而在聽到這個命令後的妳,不管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不可以違抗我的命令!不管我對妳們提出任何地要求…

……妳都將會答應……並快樂的服從我……明白嗎?記住,我是妳的主人……”

建鋒繼續對她大腦撰寫一些催眠的命令,確定在任何時間都能很快的控制住李凡琳。

“是…的,妳是…我…的主人。”

建鋒說完後便命令她清理自己的身體,然後穿上衣服。而他則走出房間,對還在急促呼吸的君雅下達今天的指令。

“君雅,放鬆,慢慢的放鬆。”

“是。”

“當我把妳傢的門關上後,妳就會醒來,妳只記得今晚李凡琳來過這裹和妳修改過合同,在這之前和之後妳都一直在睡覺,因為自慰花費了妳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妳醒來後,妳會覺得建鋒是妳的情人,丈夫,主人,而且當我們兩個獨處,或者和妳一樣都是我的奴隸的人,妳就要叫我主人。如果妳聽懂的話,現在就復述一遍。”

大約30秒後,君雅開始逐字逐句機械式地重覆他讓她說的話。

“很好,我的奴隸,現在睡吧,君雅。”

君雅來不及髮出一聲嘆息,她感到沈重的壓力和倦怠,雙眼一閉,頭立刻重重的向胸前軟軟地垂下。建鋒見狀,把君雅抱到房間裹,讓她平躺在床上,而這時的李凡琳也已經清理好自己,把衣服穿好後靜靜的等待着建鋒的指令。

於是建鋒便帶着李凡琳離開了君雅傢裹,而李凡琳蹣跚的回到傢中後,倒在自己的席夢絲床上,全身突然覺得疲憊不堪,沒一會兒就深沈的進入夢鄉……

第叁天君雅總是覺得很累,她不知道原來自慰也這麼累人,而且就算這麼累,她現在還是想把手伸到下面,來撫慰空虛。她想停止,卻髮現卻想停就越是停不來,不過她更想和她的主人——建鋒在一起,至於建鋒什麼時候成為她的主人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也只是建鋒是她的主人,丈夫,情人。想到這裹,她就好想見到建鋒,於是她打了內線,讓建鋒進去她的辦公室。

“妳拿了什麼進來,主人?”

“妳的營養品。”

“妳對我真好,主人。”

“當然,現在喝下去吧。”

“是,主人。”

當君雅喝下去不久後,便覺得整個人昏昏沈沈的,沒有力氣。而且建鋒也出去了,她想叫住他,卻髮現自己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但是奇怪的是她並不想阻止這種感覺,她只想安安靜靜的呆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建鋒進來問她感覺怎麼樣。

這時君雅髮現自己能開口了,“沒什麼感覺”,君雅回答道,“只是頭有點暈。”

“那是因為妳感覺有些累了,妳需要躺一會兒。”

君雅馬上覺得她連坐的力氣都沒有了,她的頭開始前後搖晃。“好累。……我要…躺下……”

於是建鋒便把她抱起來然後離開辦公室,她用餘光看到公司裹已經沒有別人了,她覺得應該說些什麼,但是她實在太累了。她現在太需要回到傢裹的床上躺一會兒。君雅被建鋒抱回傢裹,她看見愛文全身赤裸的站在門口,君雅覺得實在應該說什麼。愛文怎麼可以赤裸呢?但是愛文好象無所謂似的。近愛文只是看着建鋒,甚至連她也沒有認真的看上一眼。而且愛文自己也好象很享受一樣。哦,好吧,看來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在這時,建鋒已經把君雅平放在床上,君雅深深地歎出一口長氣。這張床真的很軟很舒服,她實在是需要躺一會兒,就這樣君雅閉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第四天當君雅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兩點锺了,她不想起來,但是建鋒非要她起來吃東西,在沒辦法之下她只好聽他。

半小時後,君雅梳洗完就去飯廳吃東西了,在她剛剛吃飽時,建鋒讓她喝了盃水,她覺得味道怪怪的卻沒有多想什麼。於是她準備去客廳看電視,卻看見背對着她的愛文正全身赤裸的坐在沒有椅背的凳上給建鋒削蘋果。

她憤怒的指着愛文,說:“愛文妳怎麼可以這樣子?!快回房間穿衣服,聽到沒有?!立刻!馬上。”

“妳凶什麼嘛?主人也沒說什麼啊。”

“主人當然不會說什麼,但是妳怎麼可以這樣了呢,快回房間穿衣服。”

“我才不要,以後妳也會是我這個樣子的。我還要改什麼呢?”

“妳說什麼?我……”

“歐洲君雅”當君雅準備再教育愛文的時候,建鋒說出了指令。

君雅在聽到命令後,整個人立刻失去了意識,像美麗的芭比娃娃被建鋒的操縱着,軟軟的癱瘓在愛文的身後,不醒人事,“君雅,妳已經是一個最愛自慰的性奴隸了,妳活着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取悅妳的主人,滿足妳自己和主人的性慾,妳是最淫蕩的女人,妳將承認妳自己的性慾,妳是一個淫女,一個慾女,妳將會變得很需要性,而且妳將以最淫蕩的方式來滿足妳的主人,妳是一個淫蕩的性奴隸,知道嗎?”建鋒對君雅下着最後的指令。

“是…的”君雅聽命於主人…

“妳將很喜歡主人的陽具,妳愛死了主人的精液,妳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君雅睜開眼睛,妳看着我,我是建鋒,永遠都是妳的主人,妳的愛人,妳不能背叛他,妳是他的性奴隸,妳很快樂擁有他這個主人,妳將會完全聽命於他!”他把陽具刺進君雅的陰道,毫無預警。

“啊……”君雅髮出的聲音不曉得是痛還是快樂。

“君雅,記住這種感覺,這是那麼的快樂,妳將永遠記得性的快樂,一輩子當我的性奴隸,醒過來吧!1…2…3…”他不停的抽送。

“啊…啊……啊…啊…呃…嗯…嗯……”

她起身坐在建鋒的身上,不停抽送……

“啊……啊……不行了……嗯……”君雅達到高潮了。

他還想再來,君雅竟然就撐起疲累的身體,含住建鋒的龜頭,深喉的抽送着。

“嗯……嗯……”她似乎很享受似的。

“呼……君雅,趴着。”建鋒一聲下令,君雅就像一隻母狗般趴着,任她的陰戶被建鋒盯着。

“君雅,記得剛才的感覺嗎?妳是那麼的淫蕩。”他用手在她的穴內抽動。

“嗯…嗯…我要…我要…”君雅擺動着身體,兩顆因藥物而增長的乳房猛烈的擺動着。“主人…乾我…乾我…乾死我…”

建鋒看着蜜液一滴滴的滴下,他猛烈的刺入她的陰道,狠狠的抽送,邊搓揉她的乳房。

“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嗯……”

一次又一次………

君雅就這樣永遠成了建鋒的奴隸,最淫蕩卻也是最好賺錢的性奴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