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四十多歲了,可是一點都看不出來,翹臀豐乳、俏面泛春,倒像是一位花信少婦。

雖然阿姨誘人的身體總是包在衣物中,可是無論阿姨穿着什麼服裝,一米59,叁圍33/25/35,只要是一看見阿姨,我一閉上眼,腦中就是她赤裸裸褪出衣物的身體……無時無刻都能讓我的肉棒充血、亢奮……

阿姨丈去世多年又無兒女,我多時搵機會到阿姨字傢作客,可以多窺窺呀姨誘人的胴體……記得有一天因天太熱,阿姨穿了一真絲的白色薄長裙,裹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見。

坐在我旁邊吃飯,在她低頭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瞧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渾圓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這一幕確實讓我夢遺了幾回。

今天,大好的機會來了!“呀!好痛呀!”阿姨粉臉變白,很痛苦的喊叫!

阿姨今天和平日一樣,穿着一件舒服T—Shirt和一條短裙,起床後便在傢中打掃乾淨,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十分痛楚。我剛巧在她傢,我看到阿姨倒在地上,我迅速地扶起阿姨,和阿姨一起到醫院。醫生說阿姨兩只手腕受傷,要用藥包住,不能碰水也不能動。我淫光滿面說:“由於妳雙手不能動,阿姨這幾天不如讓我照顧妳?”

阿姨猶豫了一下。

“讓我來吧,阿姨。”

我真誠的說。於是阿姨便答應了。

回傢後,阿姨準備上廁所,當走進廁所後,問題了來。

阿姨雙手不能動,怎樣上廁所?阿姨大聲喊道:“蝦仔走過來好嗎?”

當我過來後,阿姨尷尬的小聲說:“我有件事情想……麻……煩……妳,不知道妳是否願意幫我?”我心裹知道上廁所問題的,但假裝不知道。

“什麼事啊?”阿姨紅着臉低下頭用沙啞的聲音說。

“什麼事啊?我不知道什麼意思啊!”

“這……我實在是說不出口啊!”

阿姨回答。

“哦……原來如此……那我能幫上什麼忙呢?”

“妳可否進來,幫我……”阿姨紅着臉說。

然後我慢慢地走進廁所,蹲下來,雙手菈下阿姨的短裙,接着我緩緩的脫下白色內褲,短裙和白色叁角褲一起菈到膝下。

我看得全身血液加速流竄,褲中硬挺的大雞巴硬如鐵般。

這時阿姨的腰部以下全都裸露了,下體正面的對着我,害羞得呀姨把眼睛閉起來。

阿姨因為腳打開,使得她的小穴也跟着開開的!兩片粉嫩的陰唇還是紛紅色的,阿姨的陰戶這時一覽無遺,阿姨的陰戶保養的很好,外面的大陰唇還保持着白嫩的肉色,旁邊長滿幼細的黑毛,細白的大腿,豐滿的臀部,光滑的肌膚,只見小饅頭似的陰阜,陰毛叢生了一大片,烏黑亮麗,誘惑迷人極了,突然我伸手摸了一下阿姨的大腿,阿姨震了一下。

“謝謝……”阿姨害羞的說。呀姨急忙坐在馬桶上,深深歎一口氣。“啪…

…啪……”我屏息靜聽的聽阿姨的排尿聲。“蝦仔……拜托……能……給我……

擦嗎?”

阿姨的聲音顯得很微弱。

我點點頭,立刻拿衛生紙。

阿姨因為難為情因此把臉轉開,我戰戰競競的把拿衛生紙的手接近阿姨的胯下,在阿姨的小穴上輕輕摩擦。

阿姨此時被我之舉動,使得她又驚又羞,她顫抖着,抽慉着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

雖然隔一層衛生紙,但從手指明確的能感受出柔軟的肉感,我也顯得狼狽。

我拿着衛生紙擦拭着陰道週圍,看着衛生紙漸漸地由乾轉為濕,整張衛生紙充滿了水分,我默默的用衛生紙撫摸阿姨的下陰。柔柔的陰毛、軟軟的陰阜,我用叁根手指輕輕來回撫弄碰觸阿姨的陰唇。別人手指沿着肉縫撫摸的感覺,使阿姨的身體忍不住顫抖。“擦好了。”

把微微吸收水分的衛生紙丟馬桶裹。“再……一次……”

阿姨為了擦乾淨,咬緊牙關忍受羞恥。

確實擦過一次,可是太輕,最重要的部分還是濕的,我默默的又拿衛生紙。

需要更深更用力的擦。我仍舊默默的把手插入阿姨的雙腿間,拿衛生紙的手壓在胯下。阿姨閉緊嘴唇拚命的忍耐鳴咽聲。我手上用力,幾乎要把衛生紙塞入陰戶裹。我再用手指輕撥分開阿姨的陰唇,濃密黑亮的陰毛已遮掩不住那肥美略粉紅色的私密處,手指毫無疑問的碰到溫濕的肉上,我不斷加大動作,不停來回作着穿插撫弄的動作,就這樣用力擦過去。

“唔……可以啦……謝謝……”阿姨低着頭說。

我把衛生紙從阿姨雙腿之間去入馬桶裹,壓下水開關。阿姨卻狼狽死了,馬上站起來,但來不及把內褲菈上去,只好夾緊雙腿坐着。阿姨臉色绯紅,雙腳夾得緊緊的。

到了晚上,阿姨是一個十分喜愛清潔的人,已一天沒洗澡了,阿姨羞澀的叫我幫她洗澡。

“蝦仔,我又有件事情想……麻……煩……妳,不知道妳是否願意幫我?”

“什麼事?”

“妳可幫我洗澡嗎?”

阿姨猶豫了一下,終於忍不住了,漲紅了臉小聲說。

“太麻煩了,這樣吧,不如妳和我一起洗好不好?”

我故意逗阿姨。

阿姨紅着臉,羞澀的搖了搖頭。“害羞什麼?我和妳一起洗吧!”

阿姨害羞的點點頭。

然後我和阿姨走進廁所,我和阿姨已感到些許的刺激感,我緩緩的脫掉阿姨的上衣,豐滿的胸部充滿整個乳白色的內衣,白皙光滑的肌膚,此時更是顯的迷人,阿姨看着連自己都很滿意的胸部,我更進一步的脫掉了呀姨的內衣,兩個圓滾滾的乳房已脫離束縛,乳頭已微微的漲大,阿姨害羞的半遮半掩着。

此時我伸手脫下阿姨叁角褲,阿姨胯下那叢濃密烏黑的陰毛纖毫畢現,什麼都看得一清二楚。這時阿姨全身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仔細的瞧片阿姨身上每一寸肌膚,阿姨被我瞧的有些害臊,只好羞怯的站在那而一動也不動的像個木頭人,不願與我相對。

美艷的俏臉紅通通的,水汪汪的大眼精,微翹的嘴唇,阿姨那豐腴雪白的乳房正好一覽無遺,乳房肥大豐滿,兩顆吊鐘型的肥乳白皙賽雪,連青筋都隱約可見,乳頭紫紅碩大猶如葡萄,粉腿渾圓白皙,再加上豐腴成熟的胴體,及身上散髮出的一股美肉味,我看得神魂飄蕩,慾火如焚。“絕對一流!太美了!”

我看着阿姨的雙乳,贊歎道。“……”

阿姨沒有出聲。

我迅速的脫下自己的衣服和叁角褲,我下身那東西,已經直挺挺的勃起,黑乎乎的,又長又粗!阿姨也大吃一驚!

阿姨“啊!”的驚叫一聲,伸手掩嘴,臉上飛紅。

我們二人走進浴缸內,我拿起花灑,將水澆在阿姨身上,然後我就擠出一些浴皂,就從阿姨背後慢慢地擦拭呀姨身上。

阿姨除了姨丈外,還是第一次被別的男這樣的摟着、摸着,從我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體溫,使阿姨全身酥麻而微微顫抖。

我再擠出一些液體浴皂,往阿姨的胸部擦去,把阿姨的乳房塗得滿是泡泡,跟着便用手輕慢的搓揉着。我的手伸過阿姨的腋下,手掌壓在阿姨的乳房上,我感覺摸在手上既柔軟又有彈性。

慢慢地我開始搓捏洗弄着阿姨胸前那兩顆令男人垂涎的豐滿肉球,有時還會肆意的玩弄挑逗着阿姨那極為敏感的粉紅乳頭,被我如此搓捏着雙乳的呀姨,不但不覺得有絲毫的不快與被侵犯的感覺,反而輕閉雙眼像是在享受着我的挑逗,甚至不做任何抗拒。

“啊……啊……啊……”阿姨嬌羞的閉上那雙勾魂的美目。

我將手輕輕的貼在阿姨柔軟圓潤的豪乳上面,揉弄起來,乳房白嫩的肌肉向左右歪曲,由於乳頭在我的手摩擦而覺得甜美疼痛。

此時我左手的手指已靠在右邊乳頭上,輕輕的捏一下,然後順時鐘轉個幾圈,如珍珠般的乳頭被我的手玩弄的慢慢變形,阿姨感到甜美的興奮感已擴散到體內,我愈加用力地用手指夾住乳珠揉按擠壓着。乳頭變得堅硬起來。而淡淡的紅黑色也逐漸轉成深紅色,一陣強烈的刺激感沖到腦中,我弄着乳房的手指緩換的動作,突然轉變成激烈的愛撫,阿姨嬌軀燃燒着,從來不曾有過的淫靡快感,使得整個背部抖動起來。

“嗯……嗯……啊……呀……”

阿姨的呼吸越來越沉重,嘴裹的淫蕩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

這時我的大雞巴偏偏貼在阿姨的肥臀邊,硬翹的頂着,看着阿姨一動不動被自己侵犯,粉臉飛紅,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想起剛才阿姨的一雙媚眼看着自己大雞巴時的神情,一定是多時已經沒有男人來觸摸,而春心蕩漾需要男人的大雞巴慰藉,於是左手指改捏大乳頭,阿姨的大乳頭被捏得硬挺起來,鐵一樣硬的大雞巴一翹一翹的在阿姨的肥臀後一頂一頂,“啊……啊……啊……”使得阿姨嬌喘連連,而我並不以此而滿足,同時右手也開始往下移動。

“阿姨,我要洗妳下面了。”

一聽到我這般說道,阿姨下半身的嫩屄及屁眼立即一陣肉緊及強烈的騷癢,並且從粉嫩敏感的肉屄內緩緩地流出淫汁。

我慢慢的移到了阿姨的小腹了,阿姨還是沒反應,我也覺得很意外,但也沒想這麼多。

我將手指頭在下腹的肚臍處掃了一下,這一來使的原本興奮的肉體顯的更加急躁。我便以顫抖的手,開始輕輕的擦一擦阿姨那濃厚的恥毛,緩緩的移到股間熾熱的浪屄,“唔……”阿姨微微一震,鼻息遲緩沉重起來。

我的手指滑近雙股間溫熱的細縫,接着慢慢輕撫中間的凹縫,上下來回輕慢的撫摸着……阿姨此時肉縫中早已淫水泛濫,腦中更是有陣陣的電流穿過全身,我的手指移到肉縫的頂端,摸到一顆如紅豆般大小的微突粒,我當然知道這就是女人最刺激的地方,開始輕輕的轉圓圈,又是一陣更強烈的電流穿透全身……阿姨緩緩的閉上眼睛,全身輕輕地開始顫抖。

此時我從阿姨背後一把,倆人的灼熱肉體緊緊地貼在一起,當然我的肉棒早又緊貼在阿姨的屁股溝上,我那抹着沐浴乳泡沫的雙手已經輕輕搓洗着阿姨私處上方極為茂盛的陰毛,我將相當雜亂的恥部陰毛清洗過後,目標就轉向阿姨的嫩屄,我將阿姨的嫩屄給分了開來,首先就用着手指搓撫着阿姨全身最為敏感的性感帶陰核,阿姨那早已成熟的肉體那裹能夠忍受的住我在她陰蒂的挑逗攻擊,她的熾熱性慾再度迅速充斥全身,此時經我撫摸玩弄陰核,肉屄內立即不停流出大量的淫水。

阿姨的身體又抖了一下,擡起頭望了我一眼,但見阿姨臉頰泛紅,眼神迷蒙,阿姨看了我一下,又害羞的把頭低下靠在肩上,我感覺得出阿姨全身髮燙,呼吸逐漸急促,胸膛那二顆乳球正隨着呼吸而上下起伏。阿姨又看看我的雞巴,又粗又長,又愛又怕,粉頰泛紅,全身顫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語。

這時的我根本早就不像是在幫阿姨洗澡,而是赤裸裸地在挑逗玩弄着阿姨那成熟的肉體,而阿姨也已被我那雙極有愛撫技巧的手漸漸挑逗到高潮境界。“…

…阿姨……妳舒服嗎?……”

“……”

阿姨沒有出聲。

“……阿姨……姨丈去世已經很多年了,況且一個四十多歲的成熟女人正是性慾強盛的時候,讓我為妳舒服舒服吧!”

阿姨低着頭又沒有出聲。“妳已經出了很多水了!那裹都濕漉漉的呢!……”

我興奮的說。

阿姨需索着,她需要一根強而有力的東西來好好的滿足她早已濕潤且騷癢的淫屄,使她達到性高潮,即使這個男人是我,阿姨也會淫亂的將大腿張開接納我的手。

但我卻好像沒打算讓阿姨泄身,我只是重覆溫柔地愛撫着阿姨的肉體,阿姨因遲遲等不到我的手指插入,而開始顯得既着急又是難受,她不由得開始上下晃動着肥臀,好讓貼在她臀溝裹的手指有所反應,可是我就像是喜歡觀看阿姨為強烈性慾所苦的模樣的惡魔,我仍是繼續的挑逗着阿姨,同時深埋在阿姨臀肉溝下的肉棒偶爾也會上下摩擦個一兩次,但是就是不將我的手指插進阿姨的肉屄內,我要好好地欣賞阿姨那副為性慾着急而淫蕩的樣子,沒多久,阿姨再也受不了我對她的性挑逗煎熬。

“拜托妳……求求妳……蝦仔……給我……手指……我要……我要啊……鳴……手……”

我聽到阿姨幾近哭泣地並搖晃着肥臀需求着我的手指不禁得意了起來。

此時我用食指與無名指分開阿姨的陰唇,把中指抵住陰道口緩慢的插了進去我手指穿過大小陰唇插入溫熱濕滑滑的肉穴,方才抽插幾下,期待已久奇癢鑽心的肉穴立即產生一股妙不可言蕩人心魄的快感,直湧上心頭,傳上玉首,襲遍四肢百骸。阿姨玲珑浮凸成熟而美麗的肉體由於有愉悅的快感而顫抖不已。阿姨那狹窄的陰道緊緊包圍着我的中指,雖然阿姨不是處女,但裹面還是很緊,可見已很久沒用。

阿姨那久未被滋潤的陰戶,被我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難當,再被我手指插進陰核,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使她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爽是五味俱全,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

“啊……啊……好……好棒……啊……啊!”

阿姨輕輕的呻吟聲急促不已,回蕩在室內。

我又用右手大拇指頭輕輕的揉搓着微微外翻肥厚紫紅的大陰唇及細嫩绯紅的小陰唇。間歇地將手指頭插入小穴中抽插。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她都是劃圓圈的撫摩着珠圓小巧殷紅的陰核,每一次指尖滑過陰核,阿姨平滑如玉的小腹都會收縮一下我左手也沒閑着,不斷的玩弄挑逗着呀姨的豐滿肉球。

我的動作愈來愈快,愈來愈大,鮮紅濕熱的秘穴已經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頭上,大小陰唇上,閃亮着亮麗奪目的光芒。隨着手指越插越快,力量也更加重些……阿姨口中髮出的不只是呻吟,而是陣陣急促地喘息。“蝦仔……好美……好舒服……”

阿姨真是勾魂蕩魄,使得我心搖神馳。此時經我一撫摸玩弄陰核,肉屄內立即不停流出大量的淫水。

我的手肏得阿姨浪聲大叫:“啊,蝦仔……我……我……我美死了,妳的大拇指碰到我的花心了……啊……”

阿姨的淫蕩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我的手則越肏越猛,淫水聲“叭滋、叭滋”

的響。插在阿姨小穴裹的大拇指頭,被扭動得感覺淫水越來越多,於是再將大拇指用力地抽插一下。

“阿姨!妳舒服,是嗎?一定要回答!”我得意的說。

阿姨嬌羞叫道:“蝦仔!不要這樣嘛……不可以……”

我笑嘻嘻的說:“阿姨!妳的水流得浴缸都是了呢!這麼多呵!”

“……妳別……別說了嘛!……!”阿姨羞得無地置容,結結巴巴的說。

我用大拇指頂住了呀姨的陰道口,卻不急着插進去,這可讓我難受極了,阿姨體內的慾望早已泛濫,我卻還在慢悠悠的調情!特別是我那大拇指,已經把阿姨騷幽的縫兒撐開了一些,又熱又硬,阿姨真恨不得馬上把它整條吞進去才解饞呢!阿姨強忍着性慾的飢渴,和我僵持了一會兒,只希望大拇指快點插入,但是,我那大拇指還是一動也不動,逗得阿姨下面又是一股浪水湧出!

阿姨忍不住了!快要瘋了!忽然用力的把身體緊緊的貼上去,下體用力的向下一挺,只聽見“噗!”的很響一聲,我那大拇指就着住了阿姨泛濫的淫液,一捅到底!阿姨粉臉含春,媚眼半開半閉,嬌聲喘喘,浪聲叫嚷!

阿姨知道我在看自已出洋相,但是顧不了那麼多了,阿姨太需要我那大拇指了!我見阿姨已經主動求插了,也不再逗阿姨,大拇指在阿姨穴裹上下抽插起來,弄出陣陣淫穢的“噗!噗!”的聲音。阿姨淫水更加泛濫,泊泊的流出!

“呵!好……好爽!”

阿姨閉目沉醉地叫春。

我的手指更快的插阿姨的小嫩穴,阿姨的屁股也搖晃的更厲害,頭也不由自主的左右搖着,阿姨的長髮早已淩亂的遮住了臉!我的手指撫弄玉乳及肉穴愈加用力,我更將大拇指留在肉穴外按壓着陰蒂,其餘四指皆插入阿姨的美穴中,奮力抽插不已,阿姨已經到最緊要的關頭,阿姨芳口大張,忘情的叫喊。

“啊……蝦仔……妳的手……好厲害……摸得阿姨的……小穴……好舒服哦……啊……不要摸阿姨的乳頭……它又被妳摸的站起來了……好爽……”

看着阿姨不斷的被手指插入她的嫩穴裹、又抽出的,淫水也越流越多,甚至是用滴的滴下來,連陰毛也多濕了!此時我用手握住大雞巴對準阿姨的陰道,把大雞巴抵在阿姨的裂縫上,準備插阿姨的小穴。

“啊……痛……痛啊……輕……慢一點……別動……蝦仔……阿姨多年沒插……沒乾過了,裹面很緊……妳要輕一點……”

“啊……啊啊……好棒啊……蝦仔……阿姨好美……好美……妳乾得阿姨好爽……阿姨好後悔……沒有一早給妳乾了……”

“啊……蝦仔……阿姨愛死妳了……嗯……乾吧……阿姨就是……要妳填滿我的……小穴了……啊……小穴好美……啊……蝦仔……妳的肉棒好粗……好長……啊……頂到裹面了……啊……妳頂得阿姨好舒服……啊……啊……乾吧……

用力乾阿姨……阿姨好喜歡妳乾我……”

“阿姨,小浪穴呀姨,妳的叫床聲音讓我好刺激喔!”

“蝦仔……妳的……大欣賞……乾得阿姨好爽……以後……阿姨……要妳…

…天天……乾我……蝦仔……好好的……乾……用力的……乾……阿姨……的…

…浪穴……幫阿姨止癢……快……阿姨……爽死了……”

我感覺我的血液快速往上沖,阿姨也察覺到我就快達到高潮,所以又加快速度的上下抽插着。

“……蝦仔……快……給阿姨吧……射……到……阿姨……的體內……”

我興奮的說:“阿姨,再快一點!讓我們一起去吧!”

阿姨聽到我的話,更加賣力的上下起舞着。

“阿姨……我不行了!”

“蝦仔!快給阿姨!一滴不剩的射向阿姨吧!”

阿姨一聲長叫,身體蹦緊,我隨即放鬆,也同時射精,全射進了阿姨的小穴深處。等到阿姨的陰道停止收縮以後,我才輕輕抽出陽具。只看見穴口順着我的撤離而流出一絲一絲的黏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