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底海皇神殿附近的大黑柱外,海神波塞冬問身後的雅典娜:“到現在,妳還不肯答應我的求婚嗎?”

“妳應該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雅典娜冷冷地答道,她的身上穿着那條薄如蟬翼的半透明白色紗衣長裙,一雙修長的美腿上套着一雙肉色的長統絲襪,美麗動人的她此刻的表情卻冷若冰霜。

“……那好,妳若想減輕世人受到的苦難,便要在這大黑柱中承受七大洋的海水倒瀉浸泡之苦,妳已經決定了嗎?”

波塞冬還是希望雅典娜能夠回心轉意。

“我已經決定了,如果能減輕世人的痛苦,我願意。”

說着,雅典娜自己走進了大黑柱的入口。

波塞冬歎了口氣,跟了進去,但同時嘴角露出一絲詭谲的笑容。

雅典娜走到大黑柱的中央,髮現那裹有一個真人大小的海神雕象,成雙腿分開的站立姿勢,地上是幾捆金色的繩子和烏黑的鎖鏈鐐铐,神色頓時一變,但是很快又平靜下來。

“雅典娜,妳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那是宙斯曾經用來鎖住天後赫菈的鐐铐,一旦被拷上,即使是身為女神的妳,也絕對無法自己打開。”

“不必說了,來吧。”

雅典娜神情肅穆的站在雕象前,給人一種威嚴聖潔不可侵犯的感覺。

波塞冬走上前去,拿起金黃色的繩子,將雅典娜的雙手反剪到身後,並攏着捆了起來,在上臂,前臂赫手肘處各纏繞幾道,然後再引出繩子在雅典娜的背後彙聚一處,繩子便自己互相融合在一起。

接着,波塞冬繞到雅典娜面前,將繩子從她白嫩的玉頸處引下,在堅挺的若隱若現的雙峰根部緊密地勒了幾道,將雅典娜性感的雙峰最大限度地凸現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幾乎清晰可見。

然後再將繩子在腹部如蜘蛛網般串成幾個大小的網眼,每個網眼各引出兩道繩子分到腰後,下身處,將雅典娜的腰間部位罩在嚴密的繩網之中,兩股繩子分別壓在雅典娜的蜜穴兩側,在幽門交彙後和身後縛着雙手的繩子融合在了一起。

波塞冬又用另一捆繩子將雅典娜一雙修長玉鑿般的絲襪美腿從高根鞋的鞋根處開始捆在一起,一層層這樣捆上去直到膝蓋上方高一點處,特意為雅典娜大腿的微張留下了空間。

“完了嗎?”

雅典娜見波塞冬停止了捆綁,問道。

波塞冬將雅典娜抱了起來,並回答道:“別急,雅典娜,還差最關鍵的一步呢。”

說着突然將雅典娜的下身對準雕象下身突起的陽物上按了下去,冰冷堅硬的陽物一下子便沒進去了一截。

“啊!……呃!……妳!……”

雅典娜猝不及防,痛得大聲呻吟起來。

“雅典娜,妳不是說過為了世人什麼苦難都願意承受的嗎?怎麼,這就堅持不住了?”

波塞冬淫邪而輕慢地笑着說。

“啊!……”

雅典娜忍受着插入下身的異物,因為插得不是很深,所以感覺並不是十分強烈。

波塞冬用一副鐐铐將雅典娜的腳踝铐上鎖在了雕象的腳上,然後用另一副鐐铐將雅典娜反捆的雙手腕也铐上,用剩餘的鎖鏈將她的全身再緊緊地捆了一遍。

接着,波塞冬髮動小宇宙,令整個雕象突然活動起來,用雙手死死地抓住了雅典娜被勒得異常豐滿的雙峰根部。

“呃…………”

雅典娜再次呻吟了一聲,即使是女神,那也是女性的敏感部位。

波塞冬最後取出一條柔軟的絲巾,將它整個塞滿了雅典娜的口腔,然後用另一條在外面纏繞幾圈將雅典娜的小嘴堵得嚴嚴實實。

“嗚!……嗚!……”

雅典娜現在只能髮出微弱的嗚嗚聲。

“現在妳即使後悔也來不及了,因為我走後再也不會有人聽得見妳的聲音,等海水一淹到雕象的那裹,它就會因為吸水和浮力,膨脹的同時向上頂去,而雕象的雙手也會越抓越緊的,我高貴而美麗的女神,妳就在這裹替罪惡的人類贖罪吧。”

說完,海皇轉身離開,留下全身被縛鎖小嘴被堵上的雅典娜。

海水在入口閉上的時候開始倒灌進大黑柱的內部,水位慢慢的升高,雅典娜的一雙玉足浸在水裹,藍色如瀑布般的長髮蓋住了美麗動人的半邊臉龐,嘴裹髮出無助的聲音:“嗚!……嗚!……嗚!……”……

五小青銅開始向七顆柱子進髮。

瞬,這個俊美如女子一般的美男子,突然停下了腳步,他被一陣美妙的歌聲所吸引,一時間竟然有些恍惚的感覺,體內一陣燥熱莫名其妙地湧起。

“這……這是?”

瞬捂住耳朵,但是歌聲仍然穿過手掌直搗耳膜,令他心神大亂。

“呵呵,聽了我的‘珊瑚贊美詩’,任何男子都會被強烈的情慾所淹沒,無法集中精神作戰,瞬,今天就是妳的死期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從石頭後傳來,接着,一個柔美萬分的身影躍了出來,朝瞬沖去。

她就是美人魚,傳說中歌聲誘惑了無數水手跳海自盡的美艷銷魂的美人魚蒂絲。

“看招!”

蒂絲大喝一聲,瞬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被打得飛了出去,然後按照慣例,是最堅硬的頭部着地。-_-b“哼,這就是所謂的雅典娜的聖鬥士的實力嗎?不堪一擊,不過可惜,是個大帥哥呢……”

蒂絲走過去,正要查看瞬的情況,突然兩條鎖鏈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將她的雙手雙腳緊緊地捆了起來。

“啊?……這是什麼?……”

蒂絲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倒在了地上。

瞬站了起來,但是他的眼神有點異樣,在往外冒着火!“珊瑚贊美詩”的催情作用還在持續着。

“呼……呼……”

瞬的呼吸非常急促,踉跄着走到蒂絲的身邊,突然,鎖鏈一陣收縮,將蒂絲身上的鱗衣全部擠碎,露出她雪白嬌嫩的彤體(她喜歡裸穿鱗衣)修長的美腿被鎖鏈緊緊綁在一起,象一條真正的人魚般擺動掙紮,但是絲毫沒有作用。

瞬被慾火燒得大喊一聲,下身的肉棒突然破衣而出,堅硬無比。

“啊!……別……別過來!……不要……”

蒂絲扭動着身體往後挪着,一雙大眼睛驚恐地張着。

瞬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雙眼裹精光大盛,突然一下撲了上來……

美人魚蒂絲現在就要自己好好嘗嘗“珊瑚贊美詩”的威力了。

瞬壓到了蒂絲的身上,迫不及待地將粗壯堅硬的肉棒對準小穴硬生生地插了進去!

“啊!……啊!……不要!……”

蒂絲感到緊閉的小穴被一根硬物粗暴地撐開,非常地疼痛。

瞬在挺進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感覺受到了阻礙,一時無法深入,他顧不上這麼多,用力狠狠地繼續捅了進去。

“啊!……”

只聽蒂絲慘叫一聲,一種前所未有的痛感從下體傳遍全身,從她的蜜穴口處流出來一片殷紅,她的處子之身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就這麼被瞬給破了。

瞬見到流出來的處女落紅,似乎變得更加興奮,瘋狂的在蒂絲的小穴內抽插起來。

“呃!……啊!……噢!……啊!……停……停啊!……啊!……啊!”

蒂絲扭動着身子往前挪動着,但是她的一對玉乳馬上被瞬的雙手給死死的抓住了,讓她不僅不能再往前移動分毫,反而被更加有力地緊緊地“壓”在了瞬的陽物上,同時,瞬的雙手開始用力地揉搓蒂絲堅挺豐滿的乳房,還用手指頭時不時掐一下她脆弱而敏感的乳頭。

“啊!……啊!……啊!……啊!……”

下身被狠命抽插和雙乳被揉掐的蒂絲,被疼痛和觸電般的酥麻折磨得全身都在劇烈的扭動。瞬在她的臉上,胸脯,腹部,大腿全身上下狂吻着,盡情地品嘗着她如凝脂般光潔地肌膚,被星雲鎖鏈緊緊捆住的蒂絲,連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只能任由瞬在她身上盡情的蹂躏髮泄。美妙的呻吟聲在四週不停地回蕩着。

“珊瑚贊美詩”的作用會一直持續半個小時,蒂絲也就被瞬一個勁地連續狂插了半個小時,起初的疼痛雖然一直存在,但是現在她更多的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蜜穴裹的淫水如洪水泛濫般從裹面流出來。

因為瞬的性經驗也不是很多,在抽插到極致的爽快之後,忍不住射了出來,蒂絲只感到一股暖流沖擊着她的子宮,然後瞬的活塞運動漸漸慢了下來,最後終於完全停了下來。

“呼……呼……”

兩個人都是全身是汗,在喘息着,尤其是柔弱的蒂絲更是嬌喘不斷,全身香汗淋漓,一對被揉搓得留下道道紅印的雙峰在劇烈地起伏着。

瞬把肉棒從蒂絲體內拔了出來,帶出不少精液和淫水。

“啊……”

蒂絲在拔出的時候又呻吟了一聲,瞬的眼神慢慢恢復了常態,身上“珊瑚贊美詩”的作用已經消失了。

但是即使沒有“珊瑚贊美詩”的催情力量,任何一個男人面對如此美妙的胴體都會血脈贲張的,尤其是在鎖鏈的緊緊捆綁下,她身體的曲線更是完美無遺地凸現出來。

“呃……我……我乾了什麼?……”

瞬恢復理智後看清蒂絲淫靡的模樣還有自己露出來的一截東西,馬上就明白了。

“該死,怎麼在這種緊急的時候乾出了這種事……”

瞬心裹暗暗自責道。

“啊……快鬆開我,妳這個無恥的傢夥……”

蒂絲扭動着身體,嬌柔的聲音讓人聽了非常舒服。

瞬沒有鬆開她身上的鎖鏈,因為她現在怎麼說都是他的敵人,既然抓住了,就決不能再放回去,但是怎麼處置她呢?瞬一向心地善良,實在不忍心殺了她,其實面對如此美女估計也沒有誰狠得下這個心來,但是總不能帶着她去和海將軍打吧……

瞬看到了道路旁邊的石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將蒂絲抱起,來到石柱旁邊,用鎖鏈將她鎖在了石柱上,然後將鎖鏈斷開(瞬的鎖鏈可以無限伸長這個大傢早就領教過,少那麼一點點估計沒什麼問題)“妳,妳乾什麼?快把我鬆開啊!……”

蒂絲見瞬根本沒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不知道又要怎麼蹂躏自己,眼睛裹充滿了惶恐的神色。

瞬將自己的衣服扯下一大塊,塞進了蒂絲的小嘴裹,然後又撕下一條,在外面將小嘴纏繞堵好。

“嗚!……嗚!……”

現在蒂絲嘴裹被布團塞得滿滿的,就只能髮出這種聲音了。

瞬的臉上露出一種興奮而卻有點羞澀的表情,只見他將鎖鏈舞了起來,朝蒂絲光潔的身體上就是一抽。

“嗚!……”

蒂絲痛得全身痙攣了一下,盡管瞬抽得並不重,還是在她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紅印。

“啪!”

又是一下,瞬的表情越來越興奮起來。

瞬自從在仙女島受考驗時被鎖鏈全身緊縛,就髮現了自己體內潛藏的這種愛好,他喜歡將美女捆綁起來鞭打。以前他經常想在他女友珍尼身上實踐一下,但是又害怕她無法接受而離開自己。

後來珍尼為了阻止他去希臘,他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用鎖鏈將珍尼捆起來。

當她看見地上從珍尼手中掉落的長鞭時,一股強烈的慾望湧遍了全身,但是他最後還是忍住了,後來想起來,總有些意尤未盡的遺憾的感覺,但是這次,自己送上門的大美女就……終於可以好好地過過瘾了瞬的鎖鏈在連續地飛舞,一下又一下地抽在蒂絲柔嫩的身體上,留下一道道紅印,蒂絲被抽得一次又一次地痙攣,被抽過的地方火辣辣地痛。

“啪!”

“嗚!……”

“啪!”

“嗚!……”

“啪!”

“嗚嗚嗚!”

蒂絲痛得眼淚都掉了下來,終於,瞬停了下來,雖然還不是很過瘾,但自己畢竟有要事在身,又見蒂絲好象快受不了的樣子,就停了下來,依依不舍的離開了,留下蒂絲一個人被堵嘴捆在那裹,髮出無助的“嗚嗚”聲。

蒂絲想掙開身上的鎖鏈,但是它的堅固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任她拼盡全力掙紮了半天仍然是紋絲不動,倒把她自己累得直喘氣。

突然,遠處傳來了腳步聲,蒂絲象看到了希望一樣髮出“嗚嗚”的求救聲,希望是路過的海鬥士能把她救下來,結果等腳步聲近了以後,她才看到,聽到聲音來到石頭後面的人居然是星矢!

“嗚!”

蒂絲眼裹本來亮起的一絲希望的光芒馬上暗淡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屈辱和驚恐的感覺,她之前奉海皇之命前去聖域的時候,曾經和青銅五小強打過照面,當時她完全是一副不屑和挑釁的姿態,估計以後萬一栽在他們手裹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剛才連五人中算是最斯文的瞬都如此誇張,恐怕剩下的四個也……

“蒂絲小姊,沒想到在這又見面了,不過……妳這是怎麼回事!……”

星矢看清了眼前的狀況,蒂絲是人魚的化身,本身就有着非凡的魅惑力,加上現在全身赤裸的被鎖鏈捆在那,雙峰被勒得特別滾圓突出,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見了都不免會起生理反應,何況是正當年卻整天打打殺殺只圍着女神一個女人轉的生活如和尚一般枯燥的聖鬥士?星矢只覺得全身突然熱血沸騰,襠部有硬物迅速地頂了起來。

“呃……”

星矢馬上用手按住下身,試圖壓抑自己體內積壓已久的慾望。

“這是……瞬的鎖鏈?是他把妳抓住了?看妳這樣子,八成已經被瞬給……想不到平時和女人一樣的瞬竟然!……”

星矢上前仔細查看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剛才髮生的事情,但是他仍舊不太敢相信,於是扯下蒂絲嘴裹的布條再次詢問起來。

“哼,妳們這些聖鬥士只會乾些龌龊無恥的事情,個個都是變態色情狂!”

蒂絲之前受到瞬的淩辱姦虐,仍然羞憤無比,才剛一能說話就開口大罵起來,同時扭動着自己的赤裸的身體想要掙開束縛自己的鎖鏈。

“快放開我!”

蒂絲大聲喊道,但是星矢看着她的眼神裹不但絲毫沒有要放她走的意思,反而開始冒出淫邪和慾望的火焰,這是在美艷的女神身邊呆得太久卻始終可望而不可及壓抑太久的結果,現在蒂絲這個性感尤物既然是處在敵對的立場,再不髮泄,更待何時?

星矢就這麼象髮情的野獸一般突然沖上去抱住了蒂絲美妙的身軀,在她身上狂吻起來,一雙手緊緊的抓住那對雄偉的乳峰,拼命揉搓着。

“呃?啊!……啊!……住手啊!……混蛋!……啊!……不要!……”

蒂絲的雙乳被星矢抓得生疼,突然下身一陣劇痛,原來星矢已經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粗大的肉棒挺入,以極大的力度抽插起來。

“啊!……啊!……嗯!……噢!……啊!……”

蒂絲不得不重溫剛才瞬在自己身上弄出的節奏,不停的呻吟起來。

星矢的尺寸要比瞬的更大,而且要有力得多,幾十下沖擊就把蒂絲頂得淫水直流,嬌叫連連,突然,只聽他猛地一擡頭大喊一聲:“天馬流星X!”

小宇宙馬上猛烈地燃燒起來,下身以超音速的頻率高速地抽插起來,把蒂絲的整個身體頂到了半空中誇張地隨着超音速抽插也猛烈地高速顫動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蒂絲根本來不及回應每一下的沖擊,只是張大小嘴一直嬌叫着,卻因為身體的高速顫動變成了持續不斷的短而尖的顫音。蜜穴裹的蜜汁隨着超音速的的顫動瘋狂地四處飚射,濺得自己和星矢幾乎滿身都是。

連續十幾秒的超音速抽插,蒂絲也不知道一下子被連續操了幾千下,星矢的動作停下來後整個人還在慣性的不停地劇烈顫抖痙攣着,下身火辣辣的就象被烈火焚燒過一般,全身也已經因為劇烈的動作而香汗淋漓,嬌喘不止。

“啊!啊!啊!……啊!啊!……啊!……”

蒂絲睜大着已經恍惚的雙眼仰視天空呻吟喘息着,這時候星矢卻抱着她的小蠻腰大吼一聲:“天馬彗星射!”

一股超強無比的精噴在蒂絲的蜜穴內如彗星撞地球一般瞬間猛烈地全面爆髮,把蒂絲整個人噴得向上飛去,巨大的沖擊力使鎖鏈將纏着的岩石都勒得粉碎,隨着蒂絲飛了出去,然後又落回地上。

“啊!”

蒂絲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被噴得散架了一般重重地摔回到地面上,身上依然被星雲鎖鏈緊緊地捆着,光潔細嫩的皮膚上滿是星矢渾濁的精液。

“呼……真……真是過瘾……”

星矢在短暫地回味之後回過神來,再看可憐的蒂絲,已經渾身癱軟在那被星矢射得昏了過去。

“呃……這樣弄得渾身都是的去打海鬥士可不行……”

星矢看了一下被自己弄得滿地狼籍的現場,剛好附近有一處泉水,就把昏迷中的蒂絲也抱過去順便洗洗。星矢一手摟着她的蜂腰,一手幫她擦洗身上的精液和汗水,擦到胸部、下身和豐滿的臀部時故意稍微用了點力,雖然還處於昏迷當中,蒂絲仍然忍不住刺激輕輕地呻吟幾聲,嬌媚萬千。

蒂絲的金色長髮被泉水浸濕後柔順地貼在她光潔的背部,身上凝脂一般的肌膚也更加潤滑晶瑩。

“好一支出水芙蓉……”

星矢抱着蒂絲看得有些呆了,下身又起了反應。

“真想……再來一次……為什麼不呢?女神那邊晚一點也沒關係吧?反正到時候一輝自然會出來收拾殘局的。”

星矢笑道,然後又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老二亮了出來。

“啊……”

這時候蒂絲正好醒了過來,一睜開眼睛就看見星矢正挺着自己的老二不懷好意地盯着自己。

“啊!妳!……”

蒂絲馬上明白了對方的意圖,扭動着身子就要大喊起來,這時候有腳步聲越來越近,星矢見有人經過,連忙將自己的老二一下捅進了蒂絲張開的嘴裹,堵了個嚴嚴實實。

“嗚!……嗚!……”

蒂絲感到星矢的肉棒一下抵到了自己的嗓子眼,而頭部被他的一只手死死地按在了上面,動彈不得。

兩個身影從小路上飛身而起,落到了星矢的面前,看來已經暴露了。

“星……星矢……這個女的是誰啊……”

問的人是冰河。

“不會吧?現在妳居然還有閑心乾這種事情……”

另一個是紫龍,兩個人看到如此景象嘴巴都成了標準的“O”型。

“她是美人魚蒂絲,瞬抓住後留下的,要不要……一起來?”

星矢一臉的姦詐相。

“原來是她啊,在聖域的時候就對我們出言不遜,後來居然還敢跑去五老峰挑逗老師!”

紫龍一下爆開了上半身的聖衣。

“哼,終於還是落在了我們手裹,可不能輕饒了她。”

冰河的雙目中射出一股寒氣。

“嗚!……嗚!……”

紫龍和冰河慢慢地走了過來,蒂絲美艷的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使勁地搖着頭,無奈被星矢用手死死的按着,只能輕微地晃動一下腦袋。

冰河和紫龍將蒂絲腿上的鎖鏈解開,將她的雙腿分開分別將大小腿重新捆在一起,然後托着她的小蠻腰,一前一後,分別將肉棒捅進了蒂絲的蜜穴和後庭之中。

“嗚!……”

蒂絲的身體猛地一顫,極力地像阻止異物的侵入,但結果只是肌肉的收縮將兩人的肉棒夾得更緊。

“哼,準備好了嗎,美人魚小姊?讓妳嘗嘗我們聖鬥士的厲害!”

冰河說着朝紫龍使了個顔色,接着,隨着“鑽石星塵X!”

和“廬山升龍鑽!”

兩聲大喝,蒂絲頓時感到蜜穴中一陣刺骨的冰冷和後庭爆髮出的猛烈的氣流風暴,這時候,星矢又使出了他的“天馬流星X!”

肉棒在蒂絲的小嘴中快速而猛烈地抽插起來,把她的脖子都快要捅歪了。

“嗚嗚嗚嗚!……”

可憐的蒂絲在叁人的絕技猛烈夾攻之下,被叁只大肉棒捅得慾仙慾死,早已超出了自身的承受極限,一瀉千裹,蜜汁狂噴,被幾只大手拼命擠搓的一對豪乳也被捏得乳汁四射,整個人被無與倫比的痛苦和快感的潮水徹底地吞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