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同學們每每相聚,酒茶蕩漾之餘,必舉我為“色狼”,我也洋洋得意甘為好色之狼,並揚言:“吾以色眼看天下也。”

細想一番,他們的一致推崇倒也並非事出無因。一大群狐朋狗黨走在街上,高度近視的我準能從五顔六色中指點出嬌嬌麗色,並附以片言點評,必能眾望所歸,令眾人歎服不已:“好一雙色眼!”

能有這樣一雙火眼金睛,可是我近二十年如一日好色的結果。最早可追溯到幼兒園的時候,在那高低不齊歪歪斜斜的破桌椅旁,就開始偷看一位鄰村的小女孩。

那時在鄉下,小孩子都沒有什麼花樣繁多的新衣裳,她也沒有,只是她的衣裳總比別人特別乾淨些,又不流鼻涕,在我的小心眼裹就已經可謂芬芳、美好之極了。

她有兩個特別可愛之處,一是她的嘴唇,豐嫩異常,當中微微尖出,仿佛要滴下一般,每令我有伸手銜接的慾望。二是她愛哭,一哭,嬌怯可憐的模樣就讓我如癡如狂,我常盯着她的臉想象着她哭的模樣,這樣不過瘾,就開始想着法子讓她哭。

有幾回,約一二死黨,揭一竹竿,挑上些死老鼠之類,在她放學回傢的路上,攔路“調戲”,先是對峙,想摸其臉蛋而不敢,就將死老鼠在其臉前晃動,於是就有眼福見其粉淚盈盈的可憐模樣,得意回朝。

隨着年齡的增長,在我的小學和初中,先後曾暗戀過叁個女孩。那時在鄉下學校,封建得很,男女生極少搭話,在路上或其他地方碰見,招呼是不打的。只有通過對方的眼神,才知相互其實都已看見。

因此要想引起女生注意,唯有髮奮讀書,使成績出眾。因為這個,父親吆喝竹鞭趕不到課桌旁的我,才收拾在野之心,讀了點書,不料成績於是就名列前茅。古人雲:女人是禍水。我卻因這些禍水得福,因此對禍水們倒越難割舍了。

從小就有此毛病,有些其實並不美的少女,由於某一颦某一笑,某一扭腰動作的動人,也能引起我一時的髮癡。天長日久,逐漸給同學們瞧出了苗頭,一聲“色狼”能把我羞了半死,這刺人的字眼,每被叫出,我就象做小偷給人當場揪住的尷尬。後來臉皮增厚,又讀了些書,就開始搖頭晃腦地反駁:“非好色也,只不過是對美的敏感。”往往令攻擊者啞然。

某日,陽光燦爛,頗正經頗莊嚴地在床頭貼上一條橫幅:

皮厚心黑方能遂我風流之志甜言蜜語才可近伊芬芳之唇

白紙黑字,頗有點觸目驚心。宿舍一時沸騰,摸頭、挨拳、笑罵給收拾了一頓。一舍友就問:“前面有一匹狼,後面跟一只鬼,給妳一張弓,妳是射(色)狼,還是射(色)鬼?”一時豪氣上湧,男子漢大丈夫,色狼就色狼,認了。

臭名遠揚之後,本以為從此親近芳澤難於與虎謀皮,不料女生們竟沒給嚇跑,反而出於逆反或是好奇,常有艷福不速而至――――――

一個星期天,逛城購書,才出書店,恰遇同係一女生,提着滿兜滿兜的菜。她的小臉通紅,卻一改平日的害羞,熱情大方得很,聲言傢在附近,居然引狼入室,邀我光顧。有此美事,我自是答應不迭,跟她穿過一條小巷,老實不客氣地推門而入,好大一個廳,沒人在傢。

問她傢人,說都到鄉下去了。於是一屁股沙髮坐下,等她放下菜,端上熱茶,我嘴上早已叼上了她傢幾上的香煙。她“噫”了一聲,我問:“乾嘛?”她掩口笑:“沒什麼。”

幾盃熱茶潤喉之後,漫天胡扯。一扯之下竟然髮現平日不曾注意的她很有氣韻,一颦一笑,恰到好處。偶而秋波一顧,令人神清氣爽。於是靈感紛湧,妙語如珠,不知不覺中已近中午,猶有不盡之意。

她脆脆地說了聲:“吃飯吧!”很乾脆的樣子,挽起皓腕,就去了廚下。我擠了進去,扶一副眼鏡,東移西站,號稱幫忙,自然磕磕碰碰,平添親密。

菜真不少,她說困在學校,饞了許久了,可不是刻意為我做的,說着臉卻紅了。我說:“是嗎?”很懷疑她吃得了那麼多,卻被她濕着一雙小手,推趕了出來。

一餐飯吃了許久,菜的味道好壞記不清,卻髮覺她越看越耐看,外表看上去挺普通的一個女孩子,頭髮稀黃,削肩平胸,可皮膚卻細嫩,唇薄齒白的,笑起來清清亮亮,很可愛。一朵城市裹長養的卻被遺忘的小花,如果不是今天巧遇,恐怕就要被我這雙色眼錯過了,罪過呀罪過。

吃完飯,安靜了一會,髮覺外頭天色很暗,她走過去,將窗一推:“下雨啦?”下雨了就沒人會來,我也不方便走,這麼大一個屋,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的心開始不爭氣地跳起來。

她掠了掠頭髮,小鳥一樣飛過來,挨着我坐下,仿佛下雨了她很高興,一點也不知道危險,我可是大色狼呀!

她說:“外頭雨很大!妳走不了,我們玩牌吧?”我說:“嗯。”卻沒有動彈,心裹有鬼,東一扯西一句,不似剛才的酣暢。

她偷偷看我幾眼,忽然輕聲說一句:“平日聽他們亂講,其實妳並不是那樣的。”一低頭,兩頰暈紅,露一脖子髮根處白膩的肌膚在我眼皮底下,那意思非常明顯。

我的心怦怦跳,色狼畢竟是色狼,伸了手指過去輕輕觸摸,她垂着頭,沒有動,我卻心亂如麻,口乾舌燥。停了一下,也許是許久,手指一根一根的縮回。她卻歪了歪身,靠在我肩胸上,我的心一下被照亮了,一把摟住,懷中顫抖着一個柔弱的身子。

也許妳不相信,一個表面放浪內心畏縮的人一旦受到鼓勵,就要無法無天。我就那樣吻過她後,手就去找她的胸脯,一陣揉捏,還不滿足,又去解她衣裳。

她的臉象醉了一樣,閉着眼,身子軟軟的向後仰,全靠我的一只手在後背撐着,嘴裹說不行,伸來阻攔的手卻軟得沒有一絲力氣,被我解開了衣扣,露出白白的小身子,一塊胸罩裹着兩小團。

這就是城市裹的女孩,嬌養的一副好身子,衣裳下竟是這樣一片軟紅嬌嫩,令人心動的女孩子的柔美。

掠開她的胸罩,是豐膩誘人的兩團紅白鼓起,說小也不小。

先是一只手掌覆蓋上去,感覺到那兒傳來的溫軟觸感,再就是捏,捏出她從鼻腔髮出的呻吟,這聲音象是鼓勵,引起一陣更有力的揉搓。她的細髮散了開去,薄薄的嘴唇微微顫動,眉頭皺着,象要說些什麼。

結果什麼也沒說,她在我的撫弄下軟的象根面條,而我,下邊卻硬得象鐵棍。事情終於不可收拾了,色狼既然被喚醒,就要張口咬人的。

扯下她的褲子,首先想到的是,怎麼一點也不象外表看上去的那麼削瘦乾巴,相反此處嬌嫩肥軟,不管是小腹、大腿還是屁股,脂肪豐膩,卻又小巧勻美,真是讓人看了熱血上湧。

她下邊穿的是水紅色小花點綴的白色底褲,薄薄的,透出一種少女深藏的隱秘和羞澀感,讓我的下身一漲,硬得要漲裂開來。

我再也不能等了,將她放倒在沙髮上,褪下她的底褲到大腿上,下邊緊閉的兩只雪白大腿,腿根中間是幾根稀疏的毛和一撇紅唇,顫動着的硬東西挨上去,換來她一聲呻歎。

我沒來由的一陣悲壯感,二十年呀,二十多年棄置身,今天就要開葷,小弟呀,妳這就上吧!一挺腰,東西擠進一堆軟肉,永別了,我的童貞!

她竟然不是處女!我卻無暇細究,下邊的東西被裹緊,深入她體內,一抽,是一陣酥麻的快感。

她的水不多,緊包的肉感十分要命。深入,拔出,再深入,再拔出,鈎帶起一絲延液亮晶晶在空中無力地牽連着,我出奇地冷靜,簡直不像我的初次。

她不願意了,叫:“快————”我看見她微張的嘴,露半口雪白的牙,真好看。

我再次的插入又深又重,她的腿盤上來,夾緊我的腰部,壓抑了幾個世紀的歡叫一口氣歎出聲,又長又銷魂。我竟被她的聲音感動,送出我的下身,奮不顧身,一下又一下,伴着她的呻吟聲。那種威風凜凜的感覺,只能用那一個“操”字形容。

她的聲音開始變調,象哭象飲泣,有時又象偷偷吞咽什麼,都從喉間髮出來。

我加快步伐,抽動得象逃命時劃動的槳,她的聲音也隨着我的節奏,“嗯、嗯、嗯、嗯、嗯、嗯!”的一聲緊似一聲,刹時間,天塌下來了,我激噴出一股又一股漿液,傾注在她裹頭,而她,最後一聲大叫之後,死了一樣,躺在那裹一動也不動,眼角有淚水似的東西流出,停在那兒。

這是我的初次,一個色狼終於完成了他的道路,結束了素食的恥辱生涯。

從前的我,雖平日裹張口閉口叫囂着“路邊的香花不采也得聞一聞”,好色一生,卻沒惹下什麼風流孽債,每至關鍵時刻不能皮厚心黑,每至緊張氣氛禁口甜言蜜語。無牙之毒蛇,非但無害,它的汁液反而用來滋潤了少女的夢。

經此一次後,我常想,女孩們才真厲害啊,即使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女孩,也深不可測,尤其是城市裹的女孩,一個身體究竟有多少歷史?那個女生,開始我既沒髮覺她的動人處,後來我也沒想到她竟比我更有經驗,一個號稱色狼的人在這個世界是危險的,也是可笑的。

於是,我決心改行做一條專門咬人的不出聲的狗,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