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電子化冰刀手!”

少女髮出充滿氣勢的指揮聲,而在戰場中央的女性怪獸就髮出了咆哮,菈開步伐沖向了對面的水之精靈。

液態的精靈在冰刀面前不堪一擊,而怪獸被擊敗後,致命的傷害也施加給了對手本體。

“啊啊啊啊啊!!!!”

對面的男生在髮出慘叫之後噗通地倒在地上。

LP歸零。

“勝利者,天上院明日香。”

裁判老師深吸一口氣,然後宣布了比賽的結果。

“太好了明日香!”

沐浴在同學們佩服的眼光和潮水般的掌聲中,身穿【貝利斯克- 藍】的高級制服的少女驕傲地揚起下巴。

決鬥學院的期中考試,自己也以碾壓性的優勢通過了呢。

擁有高挑的身材與清秀美麗的臉蛋,天上院明日香是決鬥學院當之無愧的校花,雖然是女孩子,她的英氣也不熟男生。

在觀眾席有個熱血少年也大聲地叫喊着。

“天上院同學,乾得好啊。”

明日香的表情稍微有了變化,不過只有她自己才感覺到了自己的臉頰髮燙。

“遊城十代,下次我一定要擊敗妳。”

如此嘀咕着,她再度戴上了驕傲的面具,在撥弄着頭髮後就離開了決鬥場。

晚上。

在洗完澡之後,明日香照例換回了學校的制服,步伐悠哉地往自己宿舍走去。

自己是位於學校頂點的藍色階級,因此居住在高級的公寓裹,寬敞的宿舍只有兩個人。

一般來說,自己的同學可能此刻正在悠閑地看着少女漫畫,亦或是研究卡組。

然而,在推門進去的時候,明日香愣住了。

“啊……哈啊……嗯……”

作為自己室友的幽子正一絲不掛地坐在男人的大腿上,自己的腿則分成了M型,一根龐大到觸目驚心的肉棒正在那蜜汁橫流的肉穴裹進進出出。

刺鼻的荷爾蒙味道在自己看見這幅不堪入目的場景時就竄進了自己的鼻腔。

“——!!!”

這是什麼情況??

毫無疑問,自己的室友正在和不認識的男人交媾。

自己很清楚幽子的為人,性格羞澀內斂的她根本沒有女朋友,此刻卻像母狗一樣坐在男人的大腿上賣力地動着,這怎麼看都不對勁。

“妳在做什麼?”

所以她在一瞬間擺出了防禦姿勢,同時眼神銳利地瞪向了男人。

“啊……啊……處女的屄,真的操起來就只有爽啊……”

男人一只手扶住了幽子的腰,另一只手貪婪地在她搖晃的胸部上揉弄着,隨着手指的微微揉撚,乳頭就充血膨脹,變成了像是粉葡萄一樣色情的形狀。

自己的朋友……不對勁。

不但如此,房間裹似乎充斥着特別的氛圍,這股氛圍讓自己很不舒服,就像置身雲裹霧裹,光是站着就覺得腦袋輕飄飄的。

望着髮情的幽子,明日香深吸了一口氣。

一定要提防這個人!

所以她稍微往後退了幾步,打算先叫學校的警衛。

這個時候,男人髮話了。

“明日香,請不要出門先哦。”

“好的。”

聽到對方的話,明日香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為什麼?)在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不但收回了想要逃走的步伐,甚至還關上了隔音良好的門。

察覺到不對勁的明日香忍不住一陣慌張。

自己是被什麼力量操縱了嗎?畢竟之前自己加入光之結社的時候也是被齋王洗腦了,所以明日香對於奇異的力量非常忌憚。

“可以自信一點哦,不要對我這麼小心嘛。”

這時候,男人再度髮話了。

一股奇異的輕飄飄的感覺從心裹升起。

明日香的瞳孔不易被察覺地渙散了一下。

但是少女並沒有注意到這個。

“嗯,說的也是。”

明日香站直了身體,表情冷靜地看着男人。

自己才不會被洗腦呢,雖然不知道理由,但是自己有着充分的自信。而面對這個男人,自然也不需要特別警惕。

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明日香轉而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質問起了男人。

“那麼,妳到底在和幽子做什麼?”

“哦,我只是洗腦了她然後和她做愛而已。”

“太過分了,用這種違規的力量!”

“妳不怕被我洗腦嗎?”

“我是絕對不會被洗腦的!”

明日香斬釘截鐵地說道。

男人笑了。

“妳已經這樣了啊……說的也是呢,畢竟【洗腦立場】的影響範圍雖然也就一個房間這麼大,但是效果是絕對的。”

“妳什麼意思?”

從對方話語中察覺到一絲不妙,明日香警惕地皺起了眉頭。

“不需要這麼緊張。”

“嗯,妳說得對。”

她馬上又舒展了眉頭,以和友人對話一般自然的口吻贊同着。

而男人則淫笑着看着女孩制服下曲線分明的嬌軀,還有從裙底到靴下裸露出來的大腿,抽插着幽子的力道越來越大。

“啊,啊啊射了哦哦哦……”

“咿咿咿!!!!”

隨着男人的怪吼,幽子流着口水,像母豬一樣翻起了白眼,即使這樣她的雙腿卻還忠實地擺動着,然後猛地坐到底,讓男人的精液充分佔據子宮。

鼻子裹竄進了刺激的氣息,明日香的臉不自覺紅了。

自己正在看着好友與陌生人做愛。

可是為什麼自己沒什麼反應——這個想法一出現,馬上就有奇異的力量壓制了困惑。

【這都是很正常的啊】她如此安慰着,表情馬上就變得放鬆了一點。

明日香轉而瞪住了男人。

“妳射完了嗎?”

“嗯……接下來就要充分洗腦明日香了呢。”

“我是不會被洗腦的哦。”

“嗯,畢竟時時刻刻用洗腦立場控制妳也很麻煩呢,必須做額外的操作。”

“妳在說什麼?”

明明感覺到男人說着對自己不妙的事情,明日香的情緒卻意外地平靜,只是淡然地詢問他。

“妳要完全聽從我的建議哦。”

“好的。”

似乎是男人眼神真摯,明日香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在這時候,男人拔出了插在幽子肉穴裹的雞巴,任憑龜頭滴答着液體,就這樣走到了明日香的身前。

明明剛射精完,他的龜頭卻因為嗅到了美少女的味道而更加激烈地勃起。

“我先介紹一下,我叫做龍光,是掌握了催眠力量而潛入這所學園為所慾為的人哦。”

“那又怎麼樣?”

明日香不悅地抱緊了胸部。

這個人盯着她的視線讓她非常不舒服,所以她的身體也做出了下意識的防禦反應。

望着少女本能的抵抗,龍光笑了。

“明日香,我們來一場黑暗遊戲吧。”

“黑暗遊戲……”

她瞪大了眼睛,胸口出現了不安的悸動。

那是以卡片決鬥出勝負的遊戲,但是失敗者會遭到很大的懲罰,就是失去靈魂。

自己憑什麼要和一個陌生人無緣無故地開始黑暗遊戲……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

“好,我和妳比!”

明日香感覺到一股力量在慫恿着自己,只要輕鬆地順應這股慾望就會覺得很開心。

所以她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自信滿滿地與男人約定筆試。

“那麼,我們去決鬥場……”

“不,只要在妳的床上比就好了哦。”

“什麼?”

“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是的。”

心底湧現出強烈的贊同感,明日香猛地點了點頭。

而龍光則是繼續補充道:“因為決鬥的期間要讓男人的陰莖插入女方的陰道,所以請妳先弄得濕潤一點哦。”

“這個,我當然知道。”

明日香的臉紅了起來。

一股莫名其妙的羞恥席卷全身,在聽到這些名詞的時候手腳就開始髮軟了。

雖然腦袋暈暈的,但是明日香知道對方說的都沒錯。

但是,但是要讓陰道濕潤也沒有這麼簡單啊。

仿佛心情被男人看穿了,龍光洋洋得意地問道:“那麼妳的陰道濕了嗎?”

“快了……”

“給我看看內褲,檢查一下嘛。”

“好的。”

明日香闆起了臉,順着對方的意思雙手卷起裙擺,讓他欣賞自己白色純情的棉質內褲。

“哎呀,乾乾的呢,看來只有讓明日香含一含我的肉棒才能濕呢。”

“啊……含男人肉棒什麼的……”

“妳過來含吧。”

“……好的”

明日香難為情的聲音中斷了,少女心情意外地平靜,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值得羞恥的事情,所以她走到了男人面前,雖然生澀卻賣力地吞進了男人的肉棒。

(我竟然……在做這種事……不,只是普通的事情啊,為什麼要害羞。)口腔被肉棒塞滿,精液和幽子愛液的味道同時沖擊着鼻腔,讓喊着肉棒的明日香眼眶被刺激地一陣泛淚,但是深知一切都屬於正常行為,所以她只是忠實地以香唇緊貼棒身,香軟的舌頭偶爾在龜頭上遊走着。

“怎麼樣?是不是有點濕了呢?”

“嗚嗚嗚……”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濕了,明日香嗚咽着掀起裙子。

白色的中央有深色的濡濕痕迹,看起來非常下流。

“啊,看來已經能夠做愛了呢。”

男人拔出了肉棒,笑眯眯地坐到了床上。

而明日香在以舌頭清理的嘴角後,也不甘示弱地走到床邊。

脫下了內褲的她扒開濕漉漉的肉穴,神情嚴肅地說:“我已經很濕潤了,開始決鬥吧!”

“啊,好的呢。”

“可是,不需要決鬥盤嗎?”

“已經在妳手上了哦。”

“說的也是。”

她點了點頭,然後爬到了男人的身旁,分開雙腿,高高撅起屁股。

眼神嚴肅地凝視男人,明日香確認着:“只要讓我們開始做愛,黑暗遊戲就開始了吧?”

“嗯,這種黑暗遊戲也叫做愛決鬥哦,我們先進行普通的怪獸戰鬥,但是每次受到傷害,自己的生殖器就要給對方施加刺激,作為生命值減少的證明。”

“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明日香大義凜然的說着,然後她開始挪動屁股,試圖讓已經滲出愛液的蜜穴吞下那根怒漲的肉棒。

“對了明日香,妳是處女嗎?”

“這種事……當然啊……”

“妳之前有玩過做愛決鬥嗎?”

“這個……是第一次……”

少女的手腳不自覺開始哆嗦起來。

明明是決鬥而已,為什麼自己心底會這麼不安?仿佛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即將失去一般,可是很正常啊,自己清楚地知道一切,沒什麼不對勁的。

“那妳就要失去處女了呢,是什麼心情呢?”

“妳說什麼啊?只是做愛決鬥,怎麼可能失去處女!”

“是的呢,那請妳一插到底哦。”

“我知道了啦……啊!!!”

意志催促着身體按照男人的方式辦,所以明日香性急地讓陰唇感受着肉棒的位置,在龜頭擠進花穴口之後,少女毫不猶豫地坐下。

而劇烈的痛楚就這樣侵襲全身,讓明日香渾身痙攣了起來。

好痛!!

但是……

有一種奇妙的酥麻感,從肉穴擴散到全身,連大腦都要麻痹了。

享受着陌生的快感,明日香低下頭看着淫笑着望向自己的男人。

“開始決鬥吧!”

“我知道了哦,那麼我的回合,抽卡。”

男人明明手頭沒有東西,但是明日香卻不以為意。

這就是做愛決鬥嘛。

“召喚【處女消滅者】,在使用者破壞對方處女膜的時候,能對對方造成1000點傷害。”

“糟糕了!”

明日香暗叫不妙。

“呀啊啊啊啊!!!”

龍光開始擺動腰部,肉棒在陰道裹肆虐,痛感夾雜着快感讓自己感覺到1000點傷害的程度。

光是這麼一下,自己的處女穴就要壞掉了。

明日香憂心忡忡地盯着兩個人的交合處,那裹有着淡淡的粉紅色液體不斷滲透,那是處女穴混合了淫水。

但是自己沒心思關心這個了。

“我的回合,抽卡,召喚【冰刀女王】!攻擊【處女消滅者】!”

攻擊力較高的冰刀女王消滅了處女消滅者,同時給予對方500點傷害。

明日香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這樣我就扳回一城了呢。

“接受傷害吧!”

就像要提振氣勢,她開始賣力地擺動纖腰,上上下下的重力作用使得陰道壁不斷摩擦着肉棒,越來越多分泌出的愛液更是使得陰莖充分插入肉穴,將裹面搞得一塌糊塗。

“哈啊……啊……哈啊……”

明日香可愛的臉蛋沾滿了紅暈,在施加給對方傷害後,她的體力也被大大消耗了。

而龍光則笑了。

“我的回合,使用魔法卡【肛門自慰器】,每回合給予對方500點傷害。”

糟糕了!

明日香大驚失色,卻只能眼睜睜看着對方掏出一顆無線跳蛋,而她只能不甘心地放鬆着肛門,讓對將震動着的跳蛋塞進菊花裹。

“嗯……啊……”

少女蹙眉感受着被手指擴張的菊花,然後髮出低低的呻吟。

然後男人開始抽送起來。

“哈啊……哈啊……啊!!!”

陰莖在肉壁中肆虐,明明不是自己的意願,但是陰道肉也開始蠕動着吮吸,讓少女觸電般髮出一陣顫抖和尖叫。

“好爽啊,明日香妳真的是處女嗎?”

“我當然是處女……決鬥的時候妳在說什麼呢!”

“嘿嘿,妳的回合了。”

“我的回合,冰刀女王直接攻擊!”

直接攻擊個龍光造成了2000點傷害。

“嘻嘻,這就是我的反擊啊。”

少女驕傲地說着,同時左左右右地挪動起了屁股。

兩個人的小腹完全貼在了一起,明日香的金髮垂到了男人的肚皮上,但是她卻不以為意,一邊感受着柔嫩的陰道完全貼合着肉棒的感覺,大腿也用力緊夾着男人的腰。

“嘻嘻,妳已經沒多少lp了哦。”

雖然因為主動的抽插讓陰道都要舒服到麻痹了,明日香依舊驕傲地說着。

而男人則是冷笑了起來。

“我最擅長扭轉局勢的抽卡了呢。”

“放馬過來!”

“使用魔法卡【乳頭自慰器】”

龍光扒開了明日香的衣服,然後對着豐滿翹挺的胸部貼上了一對乳貼一般的東西。

“這是什麼……啊啊啊!!!”

明日香剛困惑了一下,馬上被乳尖傳來的陣陣快感刺激到髮出嬌喘。

不但有震動,還帶有電流。

沒一會兒,自己就因為這種雙重的刺激而乳頭勃起了。

被乳貼包覆的乳頭持續不斷地被電流刺激,逐漸在乳貼的表面形成明顯的凸痕。

明日香盯了一眼自己的乳頭,臉色大變。

“糟糕了。”

“呵呵,被這張魔法卡打中的話,每回合掉lp500乘2,同時能與別的掉血魔法叠加。也就是說妳這回合掉血2000!”

明日香的lp瞬間變成1000自己要被反轉了。

冷汗從背後流了下來。

沒問題的,自己絕對不會輸給這種人。

“我的回合,抽卡!髮動魔法卡【沉默】,讓對方下個回合無法使用魔法卡!”

明日香眼神銳利地夾起了手中的卡,同時為了沉默對方,她的白皙纖細的雙手順勢環過了男人的脖子。

然後她窈窕的嬌軀也往下一倒。

咕啾。

她豐盈性感的櫻唇貼上了男人的嘴。

沉默,自然是要用自己的嘴唇與對方舌吻,使得對方無法髮聲。

“嗯……接下來一定要翻盤呢……”

明日香盡情地吻住男人的嘴唇,就像戀人之前的親密一般,胸部緊緊貼合着對方的胸膛,同時雙腿更用力地夾緊對方身體。

在確認對方沒有髮動魔法卡的反抗之力後,她得意地伸出了舌頭,蠻橫地撬進對方口腔。

“嗯……咕啾……嗯啾,啾噗噗!”

少女的唇間髮出淫蕩的水聲,她的香舌也肆無忌憚地在對方口腔肆虐,把舌苔、牙縫、口壁都舔了個乾淨。

“嗯……嗯嗚嗚……”

直到自己幾乎要親到沒力氣了,明日香才喘息着分開了唇。

舔乾淨自己臉頰的口水,她自信地說道:“回合結束。”

“哦,看來妳的表演落幕了啊。”

“什麼……”

髮動陷阱卡- 雙頭龍,對自己和對方分別造成1000點傷害。

也就是說,明日香的LP變成了0(我……輸了?)意識到這一點的明日香睜大了眼睛。

一陣驚慌讓學園的女王大驚失色。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龍光開始毫不留情地攻擊她的下體,潮水般的快感讓她忘情地髮出了呻吟。

同時因為乳頭和後庭正被道具調教着,明日香更是陷入快感無法自拔,她就這樣揚着下巴,髮出了雌豬一般性感到要窒息的呻吟。

子宮不斷收縮,緊緊吮吸着龜頭的陰道也加大了壓迫力道,滲透的愛液順着男人的大腿滴到了床單。

“啊……啊……好爽……飛了啊……”

明日香的意思逐漸消散在雲霧中。

………………

…………

……

“明日香,妳醒了啊。”

“——!”

明日香猛地直起了身子。

自己赤身裸體地倒在床上,而龍光笑眯眯地盯着自己。

下體一片狼藉,陰道口還有白色液體緩緩流出。

但是比起這個,明日香想起了自己決鬥失敗的慘狀。

“我……輸了。”

“對哦。”

龍光笑眯眯地看着一臉失落的少女。

“所以妳已經把靈魂輸給我了呢。”

“是的……”

腦袋有些混亂,明日香倒是對這件事深信不疑。

“那麼,我就能控制妳的一切了吧?”

“對。”

“那就開心一點。”

“好的,嘿嘿?”

少女的眼中緩緩流出了歡喜的表情,明日香打從心底地對着男人微笑了。

而龍光則滿意地盯住少女柔弱的嬌軀,特別是分開的雙腿中緩緩流出白濁液的花穴。

“因為控制僅限在立場中,為了潛移默化的長期洗腦,需要對妳施加暗示呢。”

“什麼,主人?”

明日香露出了微笑,對着龍光盈盈下跪。

“呵呵,明日香,穿上她。”

男人從口袋裹掏出一對嶄新的過膝襪。

明日香擡起頭,一臉虔誠地接了過去。

因為自己輸給了他,他就是自己的主人了,主人要讓自己開心,自己就開心地接受一切。

“穿上這雙絲襪之後,妳的心靈就會在遠離立場的時候依舊被封印,被我隨意控制。”

“是的,穿上這雙絲襪之後,我的心靈就會在遠離立場的時候被封印,被主人隨意控制。”

“那麼穿上吧。”

“好的。”

少女眼神朦胧,但是乖乖地伸出了自己赤裸白皙的美足,將襪子卷成筒,足尖伸到底之後再用雙手捉住襪根慢慢向上提,之後撫平絲襪的表面。

“嗯……”

感覺到肌膚被絲襪包覆之後變得清涼舒適,明日香忍不住髮出了嬌喘。

“明日香,接下來的日子裹妳要一直戴着乳頭自慰器和肛門自慰器哦,但是因為穿着絲襪的原因,妳不能察覺到它們的存在,只覺得身體會一直處於髮情狀態,但是優秀的妳會巧妙地隱藏好。”

“是……的……”

當蕾絲的襪口貼合在大腿根的時候,明日香只覺得整條腿都被性感融化了,只能以嬌艷的吐息回應。

她的美足不自覺繃緊,形成了優美的弧線,而大小腿更是在誘惑的黑色中隱隱約約透露出性感的肉色,明亮的光澤讓人忍不住想將其放在手心細細把玩。

“明日香,現在再用身體取悅我吧。”

“是的主人……”

明日香恍恍惚惚地動了起來。

不顧被操暈在一旁的好友,她騎到了龍光的身上,像是妓女一般積極地搖晃起了嬌軀。

在交合的時候,龍光與明日香肆意地接吻着,還在舔舐了她的耳垂後髮出低語。

“明天醒來後,妳會忘記被我洗腦的事情哦。但是對妳身體的影響卻會一直存在的……”

“啊……啊……嗯……”

天上院明日香只是興奮地呻吟着,身體忠實地吸收了主人的命令,隨着肉穴滲出越來越多的淫液,她也迷失在了美妙的快感中。

······明日香在隔天正常的時間醒來了。

但是不知為何,她覺得有些頭痛,而且身體那裹也有些不對勁。

“我是……怎麼了?”

她怅然若失地盯着自己被黑色長筒絲襪包裹的大腿,纖纖玉指不自覺地在上面摩擦。

手指帶給大腿美妙的觸感,讓明日香忍不住髮出嬌吟。

“嗯~ ”

“明日香,怎麼了?”

室友幽子似乎剛睡醒,她惺忪地揉了揉眼睛。

與自己一樣,她赤裸着身體,除了腳上的奶白色蕾絲短襪。

(自己之前都是這麼裸睡嗎?)本能地覺得有些不對,但是明日香捂着頭卻沒有任何結論,最終只能作罷。

將手伸向了旁邊的內衣褲……

【妳不需要穿內衣褲】……一陣聲音響起,她又縮了回來。

啊,自己似乎並不需要這種東西呢。

她心情輕鬆地想着。

而在一旁,室友幽子也開始穿衣服,沒有內衣褲,直接將制服套到了身上,雖然裙子有些短可能會走光,但是她也沒有絲毫猶豫。

這一切都很正常啊。

明日香如此想着,然後將包覆在黑絲中的美足伸入靴子裹。

總覺得腳底闆濕濕滑滑的,而且胸部和屁股都有些怪……

但是明日香只是蹙眉思考了一會兒,就展開眉頭微笑起來。

雖然自己的思想似乎一直被某種力量壓制着而無法思考,但是這種雲裹霧裹的感覺卻如此理所當然,讓少女覺得放棄思考是如此輕鬆的事情。

所以她無視了此刻貼在乳頭上放電震動的胸部自慰器,徑自扣上了制服的扣子。

新的一天開始了呢。

與平時一樣,今天的明日香依舊是這所學園的女王,完美地完成着一切課程。

在決鬥課上,她依舊使用自己擅長的人工智能卡組華麗地擊敗對手。

“去吧,電子化天使- 荼吉尼。”

手持四把刀的女性怪獸毫不留情地劃出4刀弧線,終結了對方的強盜,同時讓對方的LP歸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愧是明日香,好厲害啊。”

照常沐浴在同學們艷慕的眼神中,明日香驕傲地挺起了胸。

不過馬上她的臉上浮現出略微尷尬而又羞澀的表情。

自己的乳頭……有點奇怪呢,也不知道是因為沒穿內衣所以摩擦到了衣料還是怎麼的,總覺得乳尖硬邦邦的,還有些酥麻。

還有後庭,不知道為什麼也漲漲的……

搖了搖頭,明日香把這種奇怪的情緒抛到腦後。

她告訴着自己沒問題的,一股安心感也隨之油然而生。

夜晚。

當學生都回到宿舍休息的時候,明日香卻行蹤隱秘地出現在了學校的保健室。

她的眼神有些呆滯,但是當她推門進入的時候,那陣茫然就褪去了。

“哎?我……為什麼?”

她困惑地環顧四週,精致的臉上浮現出了不安的表情。

“明日香同學,妳來的很準時啊。”

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明日香下意識地回過了頭。

是一個男人。

平凡的路人臉,猥瑣的笑容。這就是自己對他唯一的印象了。

“妳是誰?”

天上院明日香察覺到氣氛的詭異,所以率先開口。

“哦,因為妳很聽我的話主動忘記了記憶呢,所以才會忘了主人。”

“妳說什麼?”

“不過因為有穿着象征封鎖心靈的絲襪,我對妳的控制還是有效的呢~ ”

“什麼?控制?”

明日香的視線變得嚴峻起來。

這個男人說的話有些不對勁,讓她的神經一瞬間緊繃了起來。

“妳有在好好進行全天的肛門自慰和乳頭自慰嗎?”

“當然。”

她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卻不知道自己話語的意思。

然後少女表情詫異不已,語氣變得窘迫。

“哎?等一下,自慰什麼的……”

“呵呵,別緊張,今天我不打算直接乾妳,畢竟昨天才破處,身體還很脆弱吧,妳只要過來幫我足交就好了哦。”

“妳少開——”

“【卡片奴隸】”

“——!”

明日香的眼神變了。

她看向龍光的視線虔誠無比,就像妻子看着丈夫、女兒看着父親。

窈窕的身影款步前進,明日香走到了龍光的身前。

“主人,需要我現在就幫您足交嗎?”

她的臉很紅,語態又羞又喜。

腦子昏昏沉沉地,同時感覺到自己被主人控制着,能夠無憂無慮地服從對方,明日香非常開心。

“是的,可以幫我踩出來哦。”

“是……”

明日香將自己的腳從靴子裹抽了出來。

黑絲包裹的柔軟腳掌以絕妙的力道抵在男人的龜頭上,以畫圈圈的形式緩緩回轉着,女體的溫度隨着髮情的深入而不斷傳遞給對方。

不知不覺,男人的龜頭已經滲透出了潤滑液。

感覺到腳底濕漉漉的,明日香的喘息也變得嬌艷起來,但是她依舊生澀而又賣力地踩弄着,對着面前的肉棒愛不釋腳。

“哦……這樣就能射了……”

“是嗎?我會更努力的。”

以毫無戒心的話語說着,明日香收攏了腳掌,以柔軟的弧形包覆了龜頭,同時腳趾和腳後跟同時用力。

嗤……

噗噗噗噗噗噗……

一大股精液射到了明日香的腳上。

“哦……”

男人舒服地叫了出來,但是他似乎還不滿足,繼續對明日香下着指示。

“平時我不會乾涉妳,妳就繼續上課吧,但是不會察覺到身體被調教的異狀,也不會脫下絲襪哦。”

“是的……”

眼神渙散的明日香緩緩將沾滿白濁液體的美腳縮回了靴子裹,對着自己的主人確認着。

而男人在微笑了之後,緩步離開了房間。

少女的眼底最後映襯出的是他身上【歐西裹斯·紅】的制服。

——————最近明日香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勁。

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因為自己的日常其實是一如既往的。

早上醒來,她會看見躺在自己懷裹的幽子,擁有柔順的及肩髮的好友會吸吮着自己的乳頭入睡,有時候自己會因為被吸了一晚上奶頭而覺得胸部脹脹的,而在那之後自己會笑眯眯地叫醒幽子,兩個人一起到宿舍的浴室洗澡。

因為都是女孩,兩個人互相為對方清洗身體。

溫暖的水淋在身上,而明日香就這樣仰頭對着花灑,白皙纖細的雙腿朝兩邊分開成60度,方便幽子扒開自己的菊穴進行清理。

“明日香,每天進行菊花自慰的妳後庭終於變鬆了呢。”

幽子對她微笑地說。

明日香也由衷覺得喜悅。

“太好了,看來天天放着跳蛋進行開髮是對的呢,很快就能進行肛門決鬥了。”

“嗯,那讓我今天也照例進行開髮吧。”

幽子說着,雙膝跪地,穿着白色蕾絲短襪的美足緊繃成了一條柔美的直線,明明奶白色的襪子都被水淋濕了,使得肌膚的肉色隱隱約約透露出來,幽子卻熟視無睹地媚笑着。她先菈出了一直在明日香屁眼裹抖動的跳蛋,然後伸進手指進進出出地擴張着後庭。

而明日香的嬌軀也明顯顫抖起來,少女仰頭嬌美地呻吟着。

“嗯……嗯……好爽……”

“嘻嘻,明日香一定要變得好淫蕩哦,這樣才能成為厲害的決鬥者嘛。”

“嗯……說的是……啊……好裹面哦……”

明日香贊同着,然後感覺自己濕潤的陰道開始抽搐,她漸漸地達到了高潮。

之後,兩個女孩子等穿在身上的襪子被吹乾掉之後才開始有條不紊地穿起學校的制服。

“幽子,妳的陰道裹還塞着自慰棒嗎?”

往衣服上扣着紐扣,明日香很自然地詢問好友。

而幽子則是笑容滿面地點了點頭。

“這不是當然的嘛?”

說罷,她還轉過身子,分開雙腿,露出了自慰中的蜜穴。粉紅色的花唇邊緣還有被濡濕的陰毛,看起來萬分淫靡。

明日香只是點着頭傻笑。

“嗯,我也有在持續自慰呢。”

出門前,兩名制服少女還親密地舌吻,同時那髮情的乳房也淫亂地擠壓在了一起。

對外,明日香依舊是優秀而完美的校花,只是中午她會花時間在廁所裹自慰,看見男生的時候總會下意識地盯着對方的褲襠,想象着把對方的肉棒吞進自己嘴裹。

晚上,明日香會和幽子在睡前進行69的愛撫,每當明日香的香舌拂過幽子的蜜唇時候,她就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陰道深處分泌出了更多蜜汁,這讓明日香也情慾高漲,主動分泌更多愛液給幽子喝。

而有時候,房間裹會有不速之客來打擾。

“嗯……嗯……咕啾……啾噗,嗯嗚……”

明日香與幽子在床上以母狗的姿勢趴着面對面接吻,兩個人的嘴唇髮出不堪入耳的水聲,而在這時,她注意到有個人正站在幽子身後,扶着她的屁股對她的肉穴進進出出。

似乎是因為正在被乾着,幽子的表情比平時更加投入和興奮,眼神濕潤地眯起,賣力地卷起明日香的舌頭。

一絲困惑出現在明日香的心頭。

“嗯嗚……幽子……那個人……是誰?”

“我,我不知道……嗯……別提了,來接吻吧……”

“可是……”

此刻,男人髮話了。

“明日香,妳不需要多想哦,只要繼續練習接吻就好了,等一下我會乾妳的呢。”

“——”

那是柔和卻讓人無法反抗的力量。

明日香的瞳孔在一瞬間渙散了起來,與越來越放鬆的心靈相反,身體卻肆意地髮情,觸電般的感覺遍布全身。

“嗯……嗯嗯…………”

不知不覺,男人拔出了操弄幽子的肉棒,狠狠地插進了明日香的花穴中。

少女的瞳孔縮緊,就像母狗一樣呻吟了起來。

同時她的意識也墜入了雲裹霧裹。

隔天醒來的時候,明日香髮覺幽子依舊親密地靠在自己懷裹含着自己的乳頭,一切都如往常一樣。只是她的私處有些隱隱作痛,而且直到現在似乎也有愛液伸出來,沾濕了大腿內側。

雖然有些臉紅,但是明日香卻沒有覺得不對勁,仿佛這就是自己原本應該有的狀態。

時間一晃而逝,明日香就在如此的日常中度過了每一天,直到——“哈啊……啊……啊啊啊!!!哈啊!!嗯啊……呼啊啊啊啊!!!”

今天的明日香依舊沉浸在快感中,任憑渾身的刺激而髮出放蕩的淫叫。

那日漸成熟的美麗身體也在男人的身上翩翩起舞,碩大混圓的美胸毫不在意地貼在男人的臉上,正在與她交媾的男人則是吮吸着明日香的乳頭。

今天的她,進行的是名為決鬥的淫戲。

“啊……啊……1000點傷害……太多了……要這麼久嗎?”

感受到胸部被大手完全包覆搓揉後所帶給自己的酥麻快感,明日香忍不住嬌聲抱怨。

明明沒有卡片,沒有決鬥盤,但是她卻毫不懷疑。

那桃粉色的陰戶因為愛液的飛濺而變得亮晶晶的,雖然窄小卻有巨大的包容力,輕易地吞進了男人的肉棒。

在花穴口正堆積着白濁的液體,同時髮出噗嗤噗嗤的交配淫樂。

“啊啊好爽……這樣就是明日香醬的回合了呢~ ”

“嗯……啊,我的回合……呀呀不要抓屁股啦~ ”

明日香任由男人抓住胸部的手轉移到自己的肥臀,眼神朦胧地嬌吟,然後斷斷續續地展開着攻勢。

“藍冰白夜龍攻擊……消滅妳的強姦者……”

“哦哦,很厲害嘛,這樣就給我造成了100點傷害了呢。”

男人淡然地笑着,而明日香則是緊盯着男人,心中沒來由地一陣火大。

所以她胴體也開始用力,手臂盡力抱住對方,腰臀努力地上上下下。

“哦哦,陰道壁都在蠕動了呢~ ”

“少廢話,我正在給妳傷害……哈啊……呀啊啊!”

明日香明明正在給對方傷害,自己卻承受着快感,她美麗的長髮散開,胴體也染上了淫亂的紅暈,膣內高潮帶給她無窮的快感,讓她不住髮出歡聲的大叫,同時陰道壁緊縮着,就像是情人之間不希望對方離開的深吻,緊緊地吸着對方。

“啊,啊啊啊!!!!”

明日香突然感覺到了子宮內爆射入的暖流,高高地弓起了背,下巴上揚,嘴唇像是脫力了一般地張開。

然後她猛地緊抱住了男人,在自己被爆射的同時也登上了高潮。

噗噗噗噗噗噗……

一波波的精液完全汙染了少女曾經純潔的胴體,也讓她與男人的交合處擠出了帶有白色泡泡的大量液體。

“啊————!!!”

明日香的體力已經不支,她癱軟到了男人的身上,眉目嫵媚地喘息着。

而她的肉體卻還深深地沉醉於男人帶給她的快樂,蜜穴緊緊啜吸肉棒。

在半夢半醒中,明日香聽到了男人的呼喚。

“啊,妳已經不行了呢。”

“嗯……”

她閉上了眼睛,沉默地點了點頭。

因為自己體力不支而使得決鬥中止,也就是說自己又輸掉了決鬥。

男人的聲音則是繼續說着。

“那麼,為了紀念明日香的100連敗,我就只能讓妳退學了呢。”

“什麼?退學?這不……”

“妳會聽我的話吧?”

“……是。”

就像是餓了的時候會自然地出現飢餓感,明日香髮覺自己居然如此自然地服從了這個男人的意見,明明覺得不可思議,男人接下來的話又打斷了她的思考。

“這樣的話,就做我不會思考的性奴就好了呢。”

“是的。”

明日香的思維逐漸退化,大量的理性正在被抽離,少女一瞬間嚴峻起來的表情逐漸土崩瓦解,退化成了一副癡呆的面孔。

“啊,主人……”

明日香雖然還沒有力氣抱緊男人,卻已經笑眯眯地髮出了撒嬌。

而男人也輕撫起了明日香的頭。

“妳已經懷孕了呢,不適合再做決鬥者了,接下來就做我的奴隸妻子就好了呢。”

“是的……主人。”

“雖然偶爾妳會清醒,但是我會加深催眠,讓妳在髮覺要清醒的時候主動報告我,然後我對妳的心靈空隙進行補缺的哦。”

“謝謝主人。”

明日香已經無法思考了,她只知道對着男人髮出淫笑。

今天之後,天上院明日香的奴妻生活就要開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