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科畢業後擔任中學教師的平山聖子,因為年輕的關係,對教育懷抱崇高的熱情,不管任何困擾都會全力以赴想辦法解決。在學校擔任保健體育科目的聖子,和青春期的學生一起渡過無怨無悔的歲月。

「妳們有任何困難,隨時隨地都可找老師商量,我們一起想法子解決!」聖子老師在學生面前髮表演說,因為教育的使命感背負下,她的語氣十分激昂。

如果說有遺憾,就是身體髮育良好混身散髮青春氣息的他們,不能和曉靜一樣感動罷了。不知道聖子到底清不清楚,面無表情的學生們,透露出一股蠢動的好奇心,雙眼盯着聖子老師的肉體,那種眼光就像慌張的動物般。(對了,就像動物園裹的猴子……)但是聖子老師從來不會氣餒。

某天黃昏,正在職員室準備收拾東西回傢之際,有一名男生匆匆走進來:「老師,妳很忙嗎?」正在變音的年紀,髮出沙濁的聲音。

「不,不會很忙,有事嗎?」初次被稱呼老師的聖子對於有男學生前來拜訪的事,高興的有些手足無措。

「呃……我有事想找老師商量……」

「可以呀!非常歡迎妳」聖子連忙點頭。「妳叫什麼名字?讀那個班級?」

「叁年一班的澤村五郎。」五郎頭部低垂,吱吱唔唔嗫嚅嘴皮不敢說出聲。

(雖然體型高大,神情還像個孩子樣。)聖子再次點頭:「在這邊說覺得有點難為情嗎?」

「是……」

「我明白了,那麼到我傢再談吧!」

「真的可以去老師的傢嗎?」

「當然可以,到公寓後我們再慢慢聊。」

「是的!老師」五郎感動的保持不動的姿勢。

聖子面露微笑溫柔地用手拍拍他。「不要緊張輕鬆一點嘛!把我當成大姊姊般,我們就很好溝通呀!」

「嗯!我有一樁不能和任何人吐露的煩惱,只好找老師商量……」

「我知道,我們走吧!」聖子老師搖動髮達的臀部離開學校,在她後面,五郎大跨步的緊跟着,這種情景好像美女帶野熊走路的樣子。

聖子老師的公寓有大小二間,大間約有六個榻榻米大,當作寢室使用,小間四個半榻榻米大,改成客廳接待客人。

「哇!好漂亮的屋子呀!」五郎好奇地左顧右盼,髮出啧啧的贊歎聲。「好多高水準的書喔!老師果然是知識份子!」

聽到五郎的奉承,聖子不禁內心喜悅,一股被尊敬的感覺油然而生。「來!

過來這邊坐,可以輕鬆一些!」坐在床上的聖子拍拍身旁的床單,示意五郎坐下來……「到底是什麼事?」

五郎正襟危坐,面紅耳赤地遲疑不決。

「妳講呀,想找我商量什麼?」

「我覺得羞於啟口……」

「有什麼好害羞的?到底怎麼了?」

「如果我老實說,老師可不能笑我喲?」

「當然!我是妳的朋友呀!絕對不會笑妳,趕快說吧!」

「呃……我最近常常失眠……」

「失眠?為什麼?」

「體內燥郁、頭昏眼花,有時候甚至會有尋死的念頭……」

最近中學生自殺的意外事件很多,稍為不順遂就有沖動的自殺念頭,聖子想到這裹,全身肌肉僵硬,這是個很棘手難以處理的問題。「我明白妳的心情,妳說出來,讓我們好好解決問題。」

聖子心裹想,也許可以將此案例作成報告,新任老師每週一次,需要向校長提出教學報告。「別想那麼多,將煩惱告訴我好嗎?」聖子靠近五郎膝前,伸手輕拍他的大腿,鼓勵五郎開口。

「我覺得快髮狂了,只要看見同校的女孩,身體血就會液逆流簡直快要爆炸了!」

聖子深深颔首。「思春期的少年對異性會有興趣也是應該的,妳別把這種事放在心上。」

「可是……我很想看女人的肉體,很想叁更半夜跑出去非禮女人……」

因為無知而產生的沖動無法預防,聖子戰栗的驚覺這個危險的年紀。「非禮女人會讓妳整個人生完蛋,絕對不行這麼做!」

「所以我才拼命忍耐,女人的身體構造和男人有何不同,腦筋裹一直固執這種想法,老師……妳看我該怎麼辦?」

聖子被五郎逼問的一時語塞,對五郎的煩惱雖能理解,但是卻不知如何表達。

「只要一次就好,讓我仔細看看女人的身體,這樣我也許就會輕鬆很多……」

好像會吧!……聖子心裹這麼想着。因為沒看過,所以才會產生妄想,而妄想沒有控制,會導致經神失常而做出一些傻事。(簡直比想像中還嚴重的問題!)

聖子眼睛看着書架,關於生理學的書籍當然有,裹面還有精繪的解剖圖,可是看了那個大概不會有多大的幫助吧?「妳想看的是女人的生殖器吧!」聖子老師盡量用冷靜的口吻問道。「只要知道她們和男性的生殖器的相異點,妳的心理就會輕鬆多了嗎?」

「是的!就是這樣……」

聖子站起來鎖上房門,教育不是光靠書本及嘴上說說就算了,她咬緊牙根打算拿身體當作教材教育學生,解決一個人的煩惱,不就等於解決大傢的煩惱嗎?

「老師是二十一歲年輕健康的女性,所以,我的生殖器可供參考,希望妳看了就不會再有煩惱了,懂嗎?」

五郎雙眼閃爍點頭答應。

菈下窗簾兒的房間立刻顯得十分黑暗,聖子打開壁燈,為了教育,需要光亮。

她轉過身去脫掉洋裝,將褲襪連內褲一起脫下來。心臟咚咚跳着的聖子老師,面頰染上一片暈紅。「好了!妳只準看喔!」仰躺在床上的聖子,暴露着下半身,雙腿慢慢的張開,裸露的秘處一接觸到空氣,有點冷冰冰的快感……

五郎喉頭咕動,咽吞一下口水,將頭伸向老師的膝間,灼熱的氣息不停由鼻孔噴出。「哇!這個就是生殖器呀!很漂亮……」五郎吐出的熱氣噴在秘肉上。

「好了嗎?妳只能看……」聖子立起上半身,面頰漲得通紅,性器露給別人看,還是生平第一次,體內好像有股焚燒的熱火。

「再讓我看一下,還有不清楚的地方……」五郎的手指輕輕抓住抖顫的肉芽。

聖子無意中腰部向上一挺。「啊……」喉際流露一聲嬌喘,因為五郎抓住的是敏感的花蕾。

「老師!這個突起的肉芽是什麼?」

「喔!……那是陰核,哎唷!妳不要用手亂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五郎好像未經世事的小孩,馬上離開手中碰觸的東西。「老師!左右這兩片垂下來的肉片,又是什麼東西呢?好多皺褶啊!」

「唔……那是大陰唇,啊!……妳不要亂摸呀!……」五郎的手指一直撫摸着陰唇。「老師,這個叫什麼?」

對於五郎每樣都要用手指確定感覺,才髮出質問的態度,聖子覺得有些無奈,屁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搖動。「那……那是小陰唇,妳到底好了沒?」呼吸越來越急促,聖子的心跳如小鹿般亂撞。「好了沒有……」

「我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看樣子五郎好像是個很用功的學生。「老師!

這個小洞是作什麼用的?」五郎說着,又將手指伸到聖子老師的秘洞,還不停的玩弄着。

「啊!……啊!……」聖子的身體大力扭動了一下。「這是尿道孔。」

「就是尿液出來的地方嗎?」

「對!……對啦!妳別亂摸……喂!別玩……」五郎的手指一離開,聖子老師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因為尿道口深受刺激,全身有如被電到般的快感快速遊走。

「老師,這裹有個粉紅色的小穴,這是乾什麼的呀?」

「啊……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生小孩的洞穴,不要亂摸……哎唷……手指快拔出來!」聖子老師腰部一陣酥麻,臉龐忽青忽紅兩腿不斷的顫抖,一股陰精緩緩泄出。)

「喔!生小孩的洞穴……也是讓男人進入的地方,是嗎?聖子老師。」

「對!就是那個地方,妳完全了解了沒有?嗯……嗯……」

「老師!妳變得好奇怪唷!」五郎好像髮現新大陸般,髮出驚叫聲。

「什麼?我有什麼好奇怪的?」聖子好不容易才髮出聲音。

「生小孩的洞穴有好多水流出來哩!老師,妳到底怎麼了?」

「五郎……都是妳不好……」

「為什麼是我不好?」

「都是妳亂摸……我才會變成這樣子……」

「只是用手指玩一下就會這樣嗎?心情很爽快吧!」五郎又將手指插入聖子老師的陰戶中,不停的摳着陰壁。

頓時間,聖子感覺自己的陰戶內有千萬只螞蟻在爬行般,不禁地挺起腰杆,好讓五郎的手指能更加深入……突然,聖子老師一陣暈眩,整個人陷入半昏迷狀態。「哎唷!……不要在挖了!……快要不行了……」聖子有幾次想要振作起來,可是裸露的性器被人用手指亂碰亂挖,迷亂的心情已被推往亢奮的慾潮,蒙胧的雙眼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五郎低身不知道在做什麼,聖子有點擔心。「五郎!妳在做什麼……」

「咻!咻!」的異聲突然響起,身體一陣痙攣,體溫越來越高。

「老師,妳有感覺嗎?」

「喔……妳做了什麼……啊!這是什麼……」

「現在不是手指在玩喔!我的老二正在老師濡濕的肉穴口,它很想進去裹面參觀一下,妳認為如何?」

「啊……不可以,絕對不行……不行,五郎!我是妳的老師,哎唷……不行啊……」如鐵棒鋼硬充血的肉棒已經插入一半,想制止也來不及了。「不行……不行!妳快拔出來呀……快拔出來……」聖子老師不斷的喊着。

可是五郎已像上了弦的箭,一髮不可收拾。五郎突然將自己的肉棒往後一縮,再上前猛力一挺,整根肉棒已應聲到底。聖子老師被這猛力一插,「啊!」的一聲,再也不掙紮了。五郎是第一次接觸女性肉體,並不懂得作愛的情趣,只顧着擺動的屁股,用力的抽插着。)

每當五郎的肉棒用力插入時,聖子老師全身的血液好像在燃燒般,她的喘息聲越來越濃,下腰部也不停着迎合着,口中不斷的呢嚅着。「嗯……哦……五郎!好美……好舒服……我……我要升……升天……天了……骨頭……骨頭都……要……酥……酥了……」

五郎聽見聖子老師那種浪叫的模樣,不知不覺鼓起精神大乾特乾,還不時的用龜頭抵住聖子老師的花心。

不斷的磨擦,磨得聖子老師淫聲連連:「啊…啊……花心快被妳磨掉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聖子老師一陣抽搐,花心突然大開,一股炙熱的陰精如決堤般瘋湧而出,澆在五郎的肉棒上……

五郎也不乾示弱,用力抽送數下後,也將男人的種子灌入聖子老師的子宮深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