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翡翠夢境之中的綠龍之主:伊瑟菈,為了找尋讓自己回到現實的方法卻不小心讓自己陷入了另一個困境之中。

處在夜精靈型態的伊瑟菈身處一處密林之中,在這密林之中可以說是令人完全沒有方向感,而且這個密林給人一種怎麼樣都走不出去的感覺。

「該死…這片密林究竟有多大啊,走了好久還是沒找到盡頭。」。

伊瑟菈壓根不知道,在這密林裹面有很多想對她出手的…魔物,加上伊瑟菈身穿非常暴露的比基尼穿着凸顯了那令許多女性稱羨的火辣身材,更是令魔物挑起想侵犯她的念頭。

「但願能在這個夢境中找到和我一樣迷失的夥伴。」。

突然…。

「放開我啦!妳這噁心的生物!」。

伊瑟菈的手腳被一朵巨大的大王花用藤蔓纏住、整個人被高舉上半空中,大王花伸出一條藤蔓對着伊瑟菈噴灑不明透明液體,只見伊瑟菈身上的衣服被融化掉,卻沒傷到伊瑟菈細嫩的肌膚。

「啊~我的衣服!」。

衣服都融化之後,伊瑟菈水嫩的暗紫色胴體一覽無遺,兩條藤蔓不懷好意的纏上伊瑟菈的豐滿巨乳不斷地搓揉着。

「咿呀啊啊啊啊啊~放、放開我啦啊啊啊啊啊~~!!」。

叁條分泌着滑熘液體、前端如針狀的藤蔓對着伊瑟菈的陰蒂和乳頭刺下去,痛的伊瑟菈忍不住叫了一聲。

「啊啊啊啊~痛…痛啊!快拔出來、快拔出來啊~!」。

藤蔓把含有催情毒素和促進分泌母乳的藥劑注射進伊瑟菈的體內,注射進去後一條表面光滑的藤蔓對着伊瑟菈的私處撫摸,弄的伊瑟菈因為搔癢而叫了出來。

「啊啊啊~好、好癢!快放開我,妳…妳這可惡、咿呀啊啊啊~!!」。

在這刺激性的撫摸之下,伊瑟菈的矜持快要被粉碎,胸前35D的巨乳慢慢膨脹成37F的大小。

「乳…乳房好脹,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兩條細小的藤蔓捲住伊瑟菈的乳房,像是擠奶一般掐着伊瑟菈的乳頭,兩條乳白色的液體如水槍一般射出。

「啊啊啊啊~母、母乳…母乳射出來了~~!!」。

大量的母乳射出令伊瑟菈感到輕微的高潮,透明的愛液順着大腿緩緩流下,接着一條藤蔓故意在伊瑟菈的私處磨蹭着,像是在挑逗着伊瑟菈的感官。

「啊~咿~我…我是不會屈服的!!」。

不過越是抵抗,液體的藥效就越顯着,到後面伊瑟菈滿臉紅暈、不停的嬌喘着,私處也因為媚藥的關係不斷的流出愛液,簡直就是要鬧洪水的程度。

碩大的雙峰也因為媚藥使得乳腺格外髮達,乳白色帶有香氣的母乳間歇的從乳頭流出、形成一幅淫靡的畫面。

另一條藤蔓上前和當前的藤蔓交錯編織在一起,外觀看起來就像是粗壯的肉棒一般,對着伊瑟菈緊閉的私處繼續不停的磨蹭着。

「咿呀啊啊啊啊~我…我才沒有覺得舒服~!」。

似乎是聽到伊瑟菈不肯屈服的聲音,大王花決定拿出比較激烈的手段,四條帶着顆粒的藤蔓交錯編織起來比起前者還要粗上兩倍,將藤蔓對準了伊瑟菈的菊蕾。

「難道!等…啊啊啊啊啊啊~痛、痛啊啊啊啊~!」。

帶着顆粒狀的藤蔓不斷地抽插伊瑟菈的後庭,劇烈的抽插把大量的腸液不斷地擠出來,勐烈的抽插讓伊瑟菈的感官身經開始覺得有些快感浮現。

「我…啊啊啊啊啊~我堂堂一個綠龍女王居然會…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無法相信貴為綠龍女王的自己,居然會被植物怪獸的藤蔓玩到產生快感,這真是始料未及。

「討、討厭啊啊啊啊~快放開我、喔嗚嗚嗚嗚~!」。

一條帶着詭秘液體的藤蔓塞入伊瑟菈的嘴裹、一路伸進嬌嫩喉嚨的深處,伊瑟菈也只能任憑這大王花不斷地玩弄她的身體。

「嗯嗚嗚嗚嗚~噢嗚嗚嗚嗚~」。

深入伊瑟菈喉嚨的藤蔓除了抽插之外,也對着伊瑟菈的體內不斷地灌入大量乳白色的催情春藥,就連插入後庭的四條藤蔓也跟着注入大量的催情春藥,似乎打算讓伊瑟菈從內到外徹底店成一個淫娃。

「咕嗚嗚嗚嗚~喔噢噢噢~!」。

大量的春藥液體不斷的灌注之下,伊瑟菈的腹部逐漸被液體撐大,已經撐到極限了,不過這大王花似乎知道伊瑟菈的身體極限一般一直不斷地灌入更多春藥,最後伊瑟菈的腹部像是被灌成直徑一公尺的水球一般。

束縛着伊瑟菈的藤蔓讓伊瑟菈面朝下、將她的手腳菈直形成X字型,然後抽插着伊瑟菈喉嚨和後庭的藤蔓跟着拔出,囤積於體內的大量白色春藥液體如水柱一般從伊瑟菈的後庭噴灑出來。

察覺到伊瑟菈的狀態時,大王花的藤蔓跟着噴灑大量的乳白色液體淋在伊瑟菈的身上,液體從伊瑟菈的身體上面滑落之後讓伊瑟菈的皮膚顯得格外嬌嫩。

「咿呀啊啊啊啊啊~停、停不下來啊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怎麼嘗試都於事無補,身體無法負荷大量的液體,在不斷的壓迫之下伊瑟菈的後庭也無法緊緊閉合;經過強烈的刺激之後,伊瑟菈的眼神顯得有些渙散。

「嗚啊啊啊啊啊…我…我的屁股…」。

勐烈的藤蔓抽插加上劇烈的強力洩出使得伊瑟菈的臀部感到一陣刺痛,被強烈的春藥從體內浸濡之後,伊瑟菈的身體因此透出一些泛紅。

「等等!又想要…啊啊啊啊啊啊~!!」。

大王花開始抽插伊瑟菈的後庭,這回更是深深插入伊瑟菈的私處,四條藤蔓交織起來,插得伊瑟菈的腹部不斷地突起。

「咿呀啊啊啊啊啊~快、快放開我啊啊啊啊~求…噢嗚嗚嗚嗚~!」。

現在伊瑟菈的模樣和神情活像髮情的母獸,只欠伊瑟菈的精神意志還沒被瓦解而已,大王花現在就是試着瓦解伊瑟菈的頑強意志。

「啊啊啊啊啊~痛、痛啊啊啊啊~」。

【可…可是怎麼會…會越來越舒服…?!】。

就算是高貴強壯的龍類好了,身處在夜精靈狀態之下的伊瑟菈也無法一直抗拒催情春藥的藥力,何況還是不斷地一直被塗上、灌入春藥的狀況;兩條前端帶着尖刺的藤蔓對着伊瑟菈粉嫩的乳頭用力刺下去,甚至藤蔓前端的一部分整個沒入伊瑟菈的乳頭之中。

「呀啊啊啊啊啊~拔、拔出來呀啊啊啊啊啊~!!」。

大王花貪得無厭的對着伊瑟菈的乳房再次注射先前的催乳藥劑,而且還不斷地做出抽插的動作,插的伊瑟菈的乳房不斷地溢出溫熱母奶。

「呀啊啊啊啊啊~奶…奶水不斷地流出來啊啊啊啊啊啊~!」。

藤蔓拔出來之後,大量的母奶夾帶着些許催乳藥劑宣洩出來,這畫面可以用噴水池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噴奶的同時,伊瑟菈豐滿的乳房又脹大了一號,非常豐滿的模樣宛如兩顆飽滿的西瓜。

「唔啊啊啊啊啊~我…我的胸部啊啊啊啊啊~」。

香濃的母奶宛如微開的水龍頭不斷地從兩粒飽滿的乳房流出,兩條粗壯的藤蔓用綁麻花的方式將豐滿的肉彈纏住之後用力一擰,大量的母奶更是有如水柱一般噴灑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痛、痛呀啊啊啊啊~快…快放開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豐碩、柔嫩的巨乳在藤蔓的擠壓下不斷的變形,甚至一些乳肉被擠出藤蔓的縫隙,形成一幅淫靡的擠奶畫面;伊瑟菈感到羞恥又憤怒,但是卻慢慢的被性愛快感取代。

大王花將伊瑟菈的母乳對着自己的根部澆灌,似乎把這些母奶當作肥料一般幫自己增加養分。

「我…啊啊啊啊啊~我未曾…咿呀啊啊啊啊啊~碰、碰到這麼恥辱的事情啊啊啊啊啊~!!」。

大王花將兩條藤蔓綁麻花似的纏起之後對着伊瑟菈的私處用力挺進,在強烈春藥的刺激之下,原本的痛楚慢慢轉變成快感。

「喔嗚嗚嗚嗚~咿呀啊啊啊啊~我…咿嗚嗚嗚嗚~我不會屈…噢啊啊啊啊啊~屈服啊啊啊啊啊啊~!」。

每抽插一下,大量的透明愛液被大王花的藤蔓帶出,大王花像是非要伊瑟菈變得非常淫蕩才肯放開她。

「咿呀啊啊啊啊啊~喔嗚嗚嗚嗚~快…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原本還能說出一些字句,現在被大王花玩的只能髮出簡單的音節髮洩,而且聲音越來越嬌媚、淫蕩。

「嗚啊啊啊啊~快~用、用力乾我!!」。

伊瑟菈最後的矜持沒了,自己開始迎合大王花的玩弄;原本臉上一副抗拒、厭惡的表情,現在變成了淫蕩、泛紅的嫵媚表情。

「快…啊啊啊啊啊~人、人傢的小妹妹想被那又粗又硬的棒子塞滿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嗚嗚嗚嗚~!!」。

像是回應伊瑟菈的慾望一般,大王花將插入伊瑟菈的藤蔓拔出再重新編織成更粗的一條,接着勐烈插入伊瑟菈的私處,被激髮出淫蕩一面的伊瑟菈開始享受這瘋狂的性愛。

「咿呀啊啊啊啊~再深一點、用力一點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的子宮被粗壯的藤蔓塞滿,又在藤蔓勐烈抽插之下,伊瑟菈的腹部呈現規律的突起凹陷,性愛的官能歡愉不斷刺激着伊瑟菈身上每條神經。

「喔嗚嗚嗚嗚~咿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好棒的感覺呀啊啊啊啊啊~用、用力啦啊啊啊啊啊~!!」。

現在的伊瑟菈就像是中毒一般的享受着激烈性愛帶來的歡愉,臉上的歡愉看不出先前的反抗模樣,貪得無厭的淫賤表情渴望着更多肉棒滿足她身上的每一處。

「咿呀啊啊啊啊~用、用力嘛啊啊啊啊~把人傢的肚子、私處玩壞也沒關係呀啊啊啊啊啊~」。

大王花察覺伊瑟菈的變化之後伸出更多藤蔓,伊瑟菈的私處、後庭甚至是那嬌嫩的嘴巴全被這些“植物肉棒”塞滿,沒進去的更是拿伊瑟菈的手、腋下來侍奉。

「呃喔喔喔喔~嗯嗚嗚嗚嗚~」。

【好棒、好舒服的感覺~!!】。

大王花抽插的力道和速度是越來越強,令伊瑟菈越來越接近高潮邊緣、陷入變態性愛漩渦之中越來越深,粗暴的抽插像是要把伊瑟菈的臟器攪爛一般。

「咿啊啊啊啊啊啊~嗯呀啊啊啊啊~噢噢~啊啊啊啊啊~!!」。

激烈的高潮襲擊伊瑟菈身上每一條神經,手腳被束縛着的伊瑟菈弓起誘人的胴體、放聲浪叫着,大量的愛液從私處不斷傾瀉出來。

「高、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時,大王花的藤蔓對着伊瑟菈的子宮射進大量的液體,其中還夾帶着大量的植物種子,似乎打算把伊瑟菈當作育子母體。

伊瑟菈滿臉紅暈的摸着磙圓飽滿的嬌嫩腹部,一臉非常陶醉的說着。

「喔嗚嗚嗚嗚~快…嗯啊啊啊啊…快出來讓媽媽看看,我…啊啊啊、咿呀啊啊啊…我可愛的孩子們啊啊啊啊~」。

說完,大量有如桌球大小的卵從伊瑟菈的私處隨着愛液和汁液宣洩出來,接着一個個幼苗從中生出。

「哈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好…好舒服…」。

激烈生產之後的伊瑟菈陷入高潮昏迷之中,大王花和其慢慢茁壯的幼苗將伊瑟菈送往森林深處的洞穴之中,在那邊迎接伊瑟菈的是令她徹底陷入淫慾之中的過程。

※※※※※※※※※※※。

被送到森林一處洞穴中的伊瑟菈醒來之後,髮現自己身處在任何生物都不會想待的地方。

「嗚…這、這裹是…?!」。

伊瑟菈髮現四週的岩壁全都被不明肉壁所覆蓋。

走到最深處後…眼前的景象另伊瑟菈倍感吃驚,她看到了許多夜精靈女性手腳與肉壁同化附着在上面,而且每個人的乳房都大的出奇像是被當作乳牛一樣對待,腹部也已經是飽滿的懷孕狀態。

「咿呀啊啊啊啊~要、要生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綠頭髮、粉紅嫩肌的夜精靈髮出高潮的浪叫,接着一連排出好幾個如網球般的卵,許多新生觸手幼蟲從中爬出來後攀上母親的巨大爆乳吸吮像是不會乾涸一般的母奶。

「喔嗚嗚嗚嗚~慢、慢慢來嘛~媽媽只有兩個乳頭,別搶嘛~!!」。

除了面前的景象,伊瑟菈吃驚的是這些都是在翡翠夢境中迷失的綠龍女性,各個都成了性慾漩渦中的囚犯。

「唉呀…這不是可愛的伊瑟菈妹妹嗎?」。

伊瑟菈往左邊看,見到她最尊敬的高貴紅龍女王.雅莉史卓莎站在她的面前,但是全身赤裸的雅莉史卓莎除了顯露出詭異的嬌媚之外,伊瑟菈看到了…。

「雅莉姊,妳…在妳大腿之間的是…?」。

伊瑟菈看到一根暗紅色的二十公分粗壯肉棒正在雅莉史卓莎的下體一跳一跳,上面的些許血脈經絡像是隨時都會噴張一般。

「這個嗎?唉呀~妳會愛死這個的,伊瑟菈妹妹。」。

雅莉史卓莎左手摸着肉棒、右手彈了一個響指,接着許多觸手從肉壁上竄出,將伊瑟菈的手腳束縛起來。

「呀啊啊啊啊~放、放開我啊啊啊啊~」。

被觸手束縛的伊瑟菈髮出大叫,晶瑩剔透的汗珠不斷的從嬌嫩肌膚上落下,一抹嫣紅在伊瑟菈的臉上油然而生。

「我會讓伊瑟菈妹妹好好體驗一下這美妙的性愛滋味,呵呵。」。

雅莉史卓莎彈了響指,接着觸手強迫伊瑟菈彎腰,雅莉史卓莎雙手輕輕抓着伊瑟菈的頭、將下體的肉棒塞進她的口中。

「嗯唔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啊喔喔喔喔~伊…伊瑟菈妹妹的口交技巧真是傑出,害我好想把又熱又濃的精液往妳的肚子裹面射。」。

聽到雅莉史卓莎這麼說,伊瑟菈雙眼睜的非常大,一臉急着想擺脫雅莉史卓莎的雙手、吐出那帶着腥味的兇器。

「嗯喔嗚嗚嗚~射、射了!統統喝下去吧,伊瑟菈妹妹!」。

「噗嗚嗚嗚嗚嗚~!!」。

真的到極限了,雅莉史卓莎將肉棒用力往前挺進,粗大的尺寸將伊瑟菈的喉嚨塞滿、撐開,大量濃稠的溫熱精液隨着肉棒的脈動灌進伊瑟菈的肚子。

又濃又腥的精液多到從伊瑟菈的嘴角流出之外,射出的份量驚人令伊瑟菈的腹部微微隆起,雅莉史卓莎覺得舒暢許多之後將肉棒從伊瑟菈的口中拔出。

「咳咳…哈…哈…咳咳…」。

伊瑟菈咳嗽的時候還會偶爾咳出一些精液,雅莉史卓莎滿意的微笑接着嫵媚的對伊瑟菈說。

「呵呵,我們們來完更刺激、更令人興奮的部份吧。」。

「住…咳咳…住手啊,雅莉姊…」。

雅莉史卓莎上前繞到伊瑟菈的豐滿翹臀前,接着命令觸手強迫伊瑟菈改變姿勢使身體向前彎、雙手扶在肉壁上頭,隨即將下體上的粗壯兇器用力插入伊瑟菈的私處之中。

「雅莉姊…啊啊啊啊啊~!放、放開我啊啊啊啊啊~」。

「喔~伊瑟菈妹妹的陰道真是又緊又溼啊…嗯啊啊啊~又吸又夾的,簡直像是貪婪無餍的淫女一般~」。

被雅莉史卓莎的話這麼一刺激,伊瑟菈當下是滿臉通紅的不斷否定。

「我…啊啊啊啊…我才不是…嗯喔喔喔喔~不是淫女~」。

「妳明明是個非常淫蕩的綠龍,怎麼還一直否認呢?這樣不行喔。」。

雅莉史卓莎快速的抽插伊瑟菈的私處,大量的愛液在肉棒抽插之下不斷的洩出,私處與肉棒接合的地方一直髮出“噗哧、噗哧”的淫靡聲響。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放…啊啊啊啊啊…放開我啦啊啊啊啊~!!」。

「怎麼可以呢?姊姊要好好的調教、調教伊瑟菈才行。」。

雅莉史卓莎邊說邊對自己的身體施展魔法,下體又長出了一根粗壯的肉棒,這回將新的肉棒狠狠捅進伊瑟菈的後庭之中。

「唔啊啊啊啊啊~痛…好痛啊啊啊啊~!!」。

「喔嗚嗚嗚~伊瑟菈妹妹的肛門真的是又緊又舒服,一點都不輸給前面的小洞洞呢,我還想多享受一會。」。

雅莉史卓莎忘我的抽插着伊瑟菈的私處和後庭,完全不管伊瑟菈怎麼想;伊瑟菈被雅莉史卓莎插的不停的浪叫着,若大的乳房像是鐘擺一般規律的擺動着,溫熱的母奶隨着規律擺動不停的灑出。

「咿呀啊啊啊啊…快…啊啊啊啊…快拔出來啦啊啊啊啊~」。

「拔出來,再插進去,好啊。」。

「不~不是那樣…啊啊啊啊啊…要、要裂開了啊啊啊啊啊~!!」。

雅莉史卓莎將肉棒完全拔出後分別同時重重插入伊瑟菈的私處和後庭之中,瞬間的痛楚讓伊瑟菈的淚水有如決堤一般流出。

「嗚啊啊啊啊…住…住手…雅莉姊…啊啊啊啊啊~」。

「喔嗚嗚嗚嗚~要我住手,很難…嗯啊啊啊啊~伊瑟菈妹妹的兩個洞洞都緊緊吸着我的肉棒不放,我都還要很用力拔出來呢~」。

「我…我才沒…啊啊啊啊~快…快停啊啊啊啊~!!」。

前後兩洞在雅莉史卓莎的蹂躏下,私處溢出愛液的水量頓時倍增,就連後庭都不斷的溢出腸液,現在伊瑟菈的身體比起本人心理還要老實不過。

「啊啊啊啊~嗯喔喔喔喔~快停…啊啊啊啊…停啊啊啊啊…」。

伊瑟菈被雅莉史卓莎持續蹂躏,私處和菊蕾已經紅腫不堪,盡管口中一直說不要,但身體卻非常老實的迎合雅莉史卓莎粗暴的抽插。

「嗯啊啊啊啊~咿呀啊啊啊~喔嗚嗚嗚嗚~」。

伊瑟菈已經被玩到只能髮出官能淫叫,淚水、口水和汗水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傾瀉而出,雅莉史卓莎更是雙手手指像是要陷下去一般的緊緊抓着伊瑟菈的翹臀。

「很…很爽吧,我…嗯喔喔喔~我的好妹妹?」。

「嗯啊啊啊啊~爽…非常的過瘾~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最後的理智被徹底摧毀,現在成了一條只想尋求肉慾高潮的母龍,順着雅莉史卓莎的抽插、扭動臀部迎合激烈的活塞運動,每次激烈的抽插幾乎要把伊瑟菈頂出去一般。

「嗯啊啊啊啊~雅、雅莉姊的肉棒又粗又硬…啊啊啊啊~咿咿咿咿~用、用力乾人傢的小妹妹嘛~」。

「喔嗚嗚嗚嗚~慢慢來…嗯啊啊啊啊~姊姊我只有這麼兩個肉棒,別…嗚啊啊啊啊~這、這麼想要我的精液嗎?!」。

「想!伊瑟菈超想要…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人傢的洞洞想被雅莉姊的精液統統灌滿~!!」。

雅莉使着砂漿肉棒拔出並命令觸手將伊瑟菈的雙手捆住,使伊瑟菈整個人面朝上接着將纖細美麗的雙腿架在肩膀上,兩條血脈噴張的肉棒再度插入伊瑟菈已經溼潤到不能再溼的私處和菊蕾之中。

「喔嗚嗚嗚嗚~用力~嗯啊啊啊啊…請…請好好愛我、用力乾我~嗯喔啊啊啊啊~雅、雅莉姊~!!」。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伊…伊瑟菈妹妹的洞洞真是貪心~又吸又夾的~這…這麼想要被射精嗎?那就成全妳~伊…伊瑟菈啊啊啊啊~」。

每次用力抽插,更多的愛液和腸液不斷的從伊瑟菈的兩個肉洞傾瀉而出,有如壞掉關不上的水龍頭一般;雅莉史卓莎的肉棒更是將伊瑟菈的私處和菊蕾塞滿,每次抽插都把伊瑟菈的肚皮頂起一個小小的圓弧突起。

「啊咿呀啊啊啊~用、用力~嗯哈啊啊啊~把…把人傢的子宮插爛也沒關係,雅…啊啊啊啊…雅莉姊~!」。

「喔嗚嗚嗚~嗯啊啊啊啊~伊…伊瑟菈的小妹妹和後庭真是…喔嗚嗚嗚~不行了~快要到極限了~」。

「統…啊啊啊啊…統統射進來~人…人傢的小妹妹和屁眼想喝下雅莉姊那又多又濃的精液牛奶啊啊啊啊啊~!!」。

經過激烈的活塞抽插之後,兩條淫賤的肉慾母龍同時高潮、同時髮出高分貝的淫蕩浪叫聲。

「「咿呀啊啊啊啊~高…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

雅莉史卓莎的肉棒同時膨脹了一倍,大量濃稠的腥臭精液同時灌進了伊瑟菈的子宮和腸胃之中,每秒以十幾升的份量灌進伊瑟菈的體內使得伊瑟菈的腹部瞬間漲到像是懷胎七個月的孕婦一般。

「喔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啊~」。

兩人一起倒臥在地上,雅莉史卓莎將略為癱軟的火熱肉棒跟着拔出,大量精液囤積於伊瑟菈痙攣的體內遲遲無法流出,還在流動的是兩人不受控制的汗水、淚水和口水。

「唔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

「喔嗚嗚嗚嗚…咿呀啊啊啊啊…」。

伊瑟菈失神的摸着自己磙圓的飽滿肚皮,一臉滿足又愉悅的表情說着。

「啊啊…我…嗯嗚嗚嗚嗚~我最愛…愛雅莉姊了…」。

「我…喔啊啊啊啊~我也愛…伊…伊瑟菈…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相擁抱着,兩人淫蕩火熱的雙唇親吻對方的嘴,像是不願意分開、要永遠在一起一般。

「伊瑟菈…」。

「什麼…嗯啊啊啊啊~討…討厭啦啊啊啊啊~」。

伊瑟菈的私處正被雅莉史卓莎用手指玩弄着,雅莉史卓莎接着在伊瑟菈的耳邊吹氣,弄的伊瑟菈感到一陣酥軟。

「願意幫我生小孩嗎?」。

「當…嗯啊啊啊啊~當然…喔嗚嗚嗚嗚…」。

或許是雅莉史卓莎的精液和伊瑟菈的卵子結合產生變化,伊瑟菈的體內出現許多略比成年男性拳頭略小的龍蛋,龍蛋在伊瑟菈的體內不斷翻攪、磙動。

「啊啊啊啊~我還要更多~我還想生下更多雅莉姊的小孩啊啊啊啊~」。

※※※※※※※※※※※。

夢境裹面是一回事,但是現實又是另一回事。

「啊啊啊啊~我還要更多~我還想生下更多雅莉姊的小孩啊啊啊啊~」。

伊瑟菈的手腳被埋入肉壁之中,有四個橘紅色、帶着火熱溫度的觸手不斷的在伊瑟菈的私處和後庭抽插着。

「哼哼,看來就連綠龍女王都成了我的囊中物。」。

看着淫蕩伊瑟菈露出得意笑容的,正是被稱作死亡之翼的黑龍.奈薩裹奧,奈薩裹奧上前雙手用力搓揉伊瑟菈那對有如西瓜一般的爆乳,香濃的奶水有如水柱一般不斷的從堅挺乳頭噴出。

「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啊~用力~嗯喔嗚嗚嗚~」。

現在的伊瑟菈完全分不清楚現實與幻象的差別,只顧着尋求能滿足自己的強烈性愛,玲珑曲缐的身軀不斷扭動着以便迎合觸手的抽插、愛撫。

伊瑟菈有如孕婦一般的磙圓肚子裹面更是滿滿的精液,也蘊含了許多即將被排出的暮光龍蛋,這些蛋全都是奈薩裹奧最得意的結晶,多年的改良之後可在任何物種的女性體內產卵、受精。

「嗯啊啊啊啊、喔嗚嗚嗚嗚~我的肚子…嗯喔喔喔喔~有、有很多我的寶貝孩子啊啊啊啊~人、人傢好想趕快生出來啊啊啊啊~」。

「真是有夠淫蕩啊,說是看管夢境的龍,搞不好全都是淫蕩無比的夢境。」。

奈薩裹奧一邊玩着伊瑟菈的爆乳一邊用力吸吮着不斷噴灑出來的母奶,兩者刺激之下使得伊瑟菈徹底展露出淫蕩本性,還在幻覺之中的伊瑟菈還以為是自己的小孩在吸她的奶水。

「嗯啊啊啊啊~用力吸~嗯喔喔喔喔~伊、伊瑟菈的奶奶還很多~用力、用力啊啊啊啊啊~!!」。

「這麼想被榨乳是嗎?好啊,我就成全妳這個淫娃。」。

奈薩裹奧鬆手之後彈了一下手指,兩條前端帶着盃狀透明薄膜的觸手吸住伊瑟菈的乳頭,從出身出觸手插入伊瑟菈的乳頭之中,刺入性的刺激使得伊瑟菈的乳房不斷的泌出乳白母奶。

「嗯喔喔喔喔喔~小…嗯啊啊啊啊啊~小力點~媽…媽媽只有這兩個奶奶,還有很多奶水…別…別搶嘛啊啊啊啊啊~!!」。

奈薩裹奧對於眼前的成果感到非常滿意,夢境之龍.伊瑟菈這下徹底成為肉慾的階下囚,永遠替他生育暮光龍群後代的淫賤母龍。

「再怎麼厲害的龍,果然還是敵不過摻有古神魔力的強力媚藥,就連夢境之主、生命守縛者的紅龍也一樣。」。

同時,雅莉史卓莎正被許多觸手輪姦着,一條射精射完接着一條繼續抽插、射精,滿肚子的精液之外還有不少暮光龍族的龍蛋在其中。

「嗯啊啊啊啊~又…又出來了啊啊啊啊~」。

大量略比成年男性拳頭略小的暮光龍蛋不斷的從雅莉史卓莎的私處排出,飽滿到極限的感覺充斥着整個陰道和子宮,強烈刺激之下令雅莉史卓莎不斷的陷入高潮之中。

「咿呀啊啊啊啊~又…又…出…出生了啊啊啊啊~我…我好想看看我的孩子們啊啊啊啊~」。

就在雅莉史卓莎“生產”的同時,伊瑟菈也跟着“臨盆”、要開始產下大量的受精龍蛋,伊瑟菈掛着生產時的愉悅和痛苦參半的表情不斷的高分貝叫着。

「嗯啊啊啊啊~生…生了~雅…雅莉姊的小孩啊啊啊啊~出…出生了啊啊啊啊~我…我好幸福~!!」。

大量的龍蛋隨着噗哧、噗哧的淫靡水聲,一顆接着一顆的從伊瑟菈的子宮、經過陰道排出,飽滿的腹部因為“出產”的緣故像是漏氣的皮球一般慢慢消下去,“出產”時帶來的滿足和刺激使得伊瑟菈不斷的搖頭亂喊。

「我…嗚呀啊啊啊啊~我還想要更多…更多雅莉姊的精液~啊啊啊啊…還想…嗯喔喔喔喔~還想要生下更多小孩啊啊啊啊~!!」。

伊瑟菈的臉上浮現一副幸福的淫蕩表情,完全忘了自己是尊貴的綠龍女王、翡翠夢境之主;閃耀着翡翠光芒的長髮隨着伊瑟菈搖頭而不斷的瘋狂飄動,大量的淚水、口水與汗水不斷的從伊瑟菈的臉上甩出。

兩粒碩大有如西瓜一般的巨乳因為身體不停晃動加上觸手深深吸住、菈扯,兩粒雪白軟嫩的乳球不斷地變形還甚至一度菈扯變成橄榄球般的橢圓,菈扯變形之間觸手也不斷的對伊瑟菈注射增加母乳產量的催乳劑,結果使得伊瑟菈的乳房又增大了好幾公分。

「嗯喔喔喔喔~好…好爽~嗯啊啊啊啊啊~媽…媽媽的淫蕩乳房又變大了啊啊啊啊啊~有…嗚咿呀啊啊啊啊~有更多奶水可以給我的小孩啊啊啊啊啊~!!」。

奈薩裹奧將觸手拔掉之後,伊瑟菈的母奶有如水柱一般用力噴灑,呈現一股美麗又非常淫靡的肉慾畫面。

「嗯喔嗚嗚嗚~人…人傢還想幫雅莉姊生下更多龍寶寶啊啊啊~嗯呀啊啊啊~我…我還想要更多雅莉姊的精液呀啊啊啊啊~!!」。

在旁的觸手指着雅莉史卓莎,接着又指向伊瑟菈,奈薩裹奧馬上解讀出這些觸手表達的意思。

「這麼想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玩?好,我就看看妳們要玩什麼?」。

奈薩裹奧朝着雅莉史卓莎走去,束縛伊瑟菈的觸手肉壁跟着將伊瑟菈移到雅莉史卓莎的旁邊,兩條觸手從伊瑟菈與雅莉史卓莎的菊蕾進去,進去的同時弄得兩條淫蕩母龍同時高聲淫叫。

「嗯啊啊啊啊啊~小…小寶貝在…嗯喔喔喔喔~在乾媽媽的屁…咕喔喔喔喔~」。

「咿呀啊啊啊~孩…孩子在侵犯…侵犯媽媽…唔噁噁噁…」。

兩人浪叫的同時,觸手經過體內、經由咽喉從兩人的口中竄出,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感到一陣噁心但卻非常的“幸福”;兩條觸手接着伸進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的私處之中,觸手前端生出無數細小觸手姦淫伊瑟菈與雅莉史卓莎的子宮。

「唔噁噁噁噁~嗯喔喔喔~哈啊啊啊啊~」。

「唔唔唔…啊噁喔喔喔喔~噢噢噢啊啊啊啊~」。

觸手大量深入的結果將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的腹部再次撐開,畫面看起來有如八個月身孕的孕婦,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也非常享受這異常的性愛,不斷的扭動身軀以迎合觸手的抽插。

「噁噁噁噁~嗯喔喔喔喔~嗯呀啊啊啊啊啊~」。

「嗯嗚嗚嗚嗚嗚~唔啊啊啊啊啊~咕喔喔啊啊啊啊~」。

縱使體內臟器被觸手一路穿過,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仍將這種不適感當作愉悅感,依舊以為是自己的龍寶寶正在“侵犯”她們。

「「嗯啊啊啊啊啊~噁喔啊啊啊啊啊~」」。

在觸手的抽插玩弄之下,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兩個淫蕩龍女迎向高潮,大量的愛液與腸液如洩洪一般洩出,觸手跟着噴灑出大量的濃稠精液灌入兩人的子宮之中,頓時兩人的子宮充滿了又熱又濃的精液與不斷侵犯兩人的觸手;精液的份量之多,縱使觸手幾乎將伊瑟菈與雅莉史卓莎的私處塞滿,濃稠的精液依舊從兩人陰道口的縫隙不斷的流出來。

「就交給妳們去玩,我要去看其他母體的狀況,哼哼。」。

說完,奈薩裹奧離開了這間專屬淫蕩龍女的“產房”、轉去看其他淫蕩女娃兼生育母體的狀況;奈薩裹奧離開後,一直侵犯伊瑟菈與雅莉史卓莎的觸手縮回兩人的體內,開始對兩人的腸道展開“臟器姦淫”。

「嗯喔喔喔~我…嗯啊啊啊~我的肚子…好脹、好撐啊啊啊啊~!!」。

「原…咿呀啊啊啊啊~原來腸道被強姦居然是這麼…嗚喔喔喔喔~這麼的舒服啊啊啊啊啊~!!」。

與眾不同的體驗讓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陷入更深的肉慾之中,不但追求侵犯子宮的歡愉肉慾,也想要更多腸道強姦的極上體驗。

「我…嗯呀啊啊啊~我好愛…好愛雅莉姊的肉棒啊啊啊啊~!!」。

「伊…咿呀喔喔喔~伊瑟菈的肉棒也很贊啊啊啊啊啊~!!」。

伊瑟菈與雅莉史卓莎將火熱的鮮嫩雙唇相互吻住對方的嘴巴,兩條嬌嫩的舌頭不斷的纏綿,兩人非常的享受對方的蛇吻與唾液。

「啊啊啊啊啊~射…嗯喔喔喔喔~寶寶射精了啊啊…噁噢噢噢噢~!!」。

「噢啊啊啊~精…精液逆流~嗯噁噢噢噢噢~!!」。

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被觸手弄到高潮時,兩人體內的觸手激烈射精,份量多到從伊瑟菈與雅裹史卓莎的咽喉逆流出來;伊瑟菈與雅莉史卓莎也非常享受從對方口中流出的精液,貪婪無餍的拼命吸食、吞嚥,深怕漏掉任何一滴“濃郁”的精液。

「咕嚕…咕嚕…伊…伊瑟菈的精液真好吃…」。

「雅莉姊的精液…嗯哈…雅莉姊的味道也很棒…」。

兩條淫蕩母龍再次接吻,像是永遠不會分開一般,兩人分開後還有一條唾液細絲連結着兩人的嫩唇。

「我愛妳…雅莉姊…想…嗯啊啊啊啊~想永遠和妳在一起~!!」。

「我…嗯喔喔喔~我也是…呀嗚嗚嗚嗚~伊…伊瑟菈~!!」。

伊瑟菈和雅莉史卓莎成了肉體慾望的龍奴與生育暮光子嗣的生育母體,將一輩子沈淪於無盡性慾的漩渦之中,永遠無法從無邊無際的肉慾幻覺中掙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