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在深圳一層樓宇內,兩男一女在吃晚飯。男的是王國強和呂大堅,他們都是中港線貨  車司機,王國強在深圳包了個二十二歲女孩做二奶,並租了這層樓。後來被呂大堅知道了。王國強怕呂大堅告訴太太,就想拖他下水。

今晚,他特意叫大堅來吃晚飯。當王的二奶杜玉娘入廁所時,他乘機說∶「阿堅,妳看,她年青貌美,奶子大、屁股圓,又會煮幾味,每個月  是叁千元,連租金也  不過五千。妳如有興趣,玉娘有一個同鄉,她可以介紹給妳的。」呂大堅不想對不起太太、搖了搖頭,王國強也立刻顯得有點兒不高興。

不久,杜玉娘回來,叁個人一起喝啤酒。喝了酒的玉娘,常向呂大堅媚笑,眉目中帶有一點兒邪氣,吃飯時還有意無意間用腳尖碰了他幾下。王國強喝得半醉時,就譏笑呂大堅,說他不敢包二奶,一定是太監。而杜玉娘也因無法將同鄉姊妹介紹給他,神色間也好像認為他真的不行。

她一臉醉紅,故意挺高胸脯,一臉的鄙視和邪笑,好像在說∶「妳這太監、如有行的話,就來玩我吧  」呂大堅惱羞成怒,但還是努力壓制住。因他今晚為了節省酒店錢,要在這裹的客廳睡一晚,所以不便髮作。

不久,王國強和杜玉娘入房、關上房門。裹面很快傳來男女的嘻笑聲,那聲音也好像在恥笑他一樣。他吸了一支菸,躺在沙髮上,想起阿王的二奶,的確很吸引,使他不禁起了一陣衝動。不久,他不覺也睡著了。

迷濛中,他被人弄醒、在暗淡的燈光下,站著一個披散秀髮、一絲不掛的女人。她很美,皮膚雪白幼滑,長而漆黑的秀髮散落胸前,遮住部分的乳房,看起來那對豪乳更高聳更挺立。她那叁角地帶,濃密的陰毛中,坑道若隱若現。仔細一看,她竟是阿強的二奶杜玉娘。

「妳、妳乾甚麼?」他大吃一驚。

玉娘跪下,動手解他的褲子。她那兩隻巨大的肉球,結實如皮球,脹蔔蔔倒掛著,不時輕壓磨擦著他的身體,使他像被神秘的力量控制住、出不了聲。當他被脫得半裸的時候,陽具不由自主地馬上高舉。

玉娘臉紅如晚霞、半驚喜半興奮地以手掩嘴低語而笑道「我以為妳是太監,想不到這麼有勁  」他心中狂跳,興奮又疑惑地問∶「妳、妳想和我┅┅」玉娘以手掩他的口,接著便騎在他身上。那是一張沒靠背的平沙髮,她張開兩腿坐下去、他也無意識地手握陽具對準了目標,兩人一拍即合,粗壯的陽具已插入她的陰道內。她低叫一下,迅速脫去他上半身的衣服,低聲說∶「他已爛醉如泥了  我們放心玩吧  我好喜歡妳哦  」玉娘的頭搖了兩下,秀髮向他飄落而下,一對大奶子在他面前搖動著,她的話還沒說完,他已因興奮過度髮洩了。」玉娘失望而又生氣。離開他跑回房中。呂大堅驚醒,他迷迷茫茫,不知是剛才的事真是假,他的下身,顯然濕了一片。但身上衣服仍在,大概是髮夢吧在夜半的寂靜中,他仍覺得十分衝動,加上房中的男女曾卑視他不行,他突然想房。門沒上鎖,他輕易就進入房中。燈仍亮著,一對肉蟲纏在一起。他雖有性的慾望和報復心理,也始終不敢胡來,但又心有不甘。他想了一會兒,取出小相機,偷偷拍下男歡女愛的幾張照片、才心滿意足去睡。

第二天,呂大堅取了貨,駕駛貨車返港,但王國強要等貨,要過兩叁天才回去。他叫大堅瞞住他太太,說他們一起租房住。呂大堅答應了他。他在黃昏才回到貨  碼頭落貨,返傢已是晚上八時。大堅的太太伍小碧是收銀員,兩人一向恩愛,但這次她卻不理睬他。問她甚麼事她也不答、自己洗完澡便上床睡了。

呂大堅也洗了澡入房睡,推了太太一下,再問甚麼事,她依然不答。他熄燈躺下,向太太求歡,被她拒絕。他很生氣、疑心太太有了新歡、便強行剝光她的衣服,準備強行把陽具塞進她的陰道裹。

但伍小碧並不合作,使他無法成功。他大怒問∶「妳是不是在外面另外有男人  」她一聽就楞了一楞,反應非同小可,正想反駁,而他已乘機插進去了。她掙紮著,卻無法擺脫。他的手開始摸壓她的乳房。她氣急敗壞地掙紮著說∶「妳自己在深圳包二奶,還惡人先告狀  」他亮了燈,認真地問∶「誰說的  」

「若要人不知,除非巳莫為  」她不肯說是誰。

呂大堅見她不說,就大力抽插。她拚命掙紮、反而加速自己的氣喘。但她很憤怒,圓球般的乳房怒漲,硬得如炮彈要爆炸。他兩手捏不住,也喘息道:「我如包二奶,天誅地滅  」丈夫髮了毒誓,一定不假,但小碧軟下來,兩隻大白奶被他捏住了,他乘機吸吮她的乳頭,輕咬乳房、使她全身顫抖起來。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我也不太相信,但這是妳的死黨王國強說的  」「他自己包二奶,怕我告訴他老婆、便誣告我。妳如不信、我已暗中拍下他和二奶的相片。」「真的嗎?」小碧大喜,同時也感到乳頭有無比快感,而陰核也產生高潮了。媚眼盈盈地淫笑著,將酥胸挺得高高,讓他來握。

她的屁股搖擺著,大叫起來。呂大堅托高她的腰,看著她高聳的豪乳左搖右擺,看著她的淫笑而狂吻她的小嘴,並且瘋狂射精,直至她跌回床上喘氣。

第二天,他將曬好的相片給太太看,說出了一切,伍小碧倒入他懷中說∶「妳可別將這事告訴彩燕,否則她可能和他離婚、甚至做傻事哦  」呂大堅點頭、但他實在心有不甘,他十分氣憤。在深圳時阿王已侮辱他。現在竟誣告他,太可惡了。他在第二天下午去找王太太。她是個不到叁十歲的少婦,長得不美也不醜,但一對巨乳和一個大屁股使人神魂顛倒。

她倒了一盃茶給他。呂大堅告訴她王國強包二奶的事。

「真的?」她臉色大變、但有點不相信。他將情形說出來。週彩燕伏在桌上哭泣。他吸著姻,看見身穿睡衣的她,一對大奶子有如兩個籃球,在她身上抖動著。他坐近她身旁、一手搭在她肩上說∶「阿嫂,別難過了。」見她  是哭,他的手搭在她柔軟的肩肉上,她的衣鈕脫開了,裹面沒有胸圍。她的兩隻大奶露出來,顫顫巍巍的,因她的心跳而抖動更甚了。

他聲音顫抖道∶「阿嫂、彩燕  」

他兩手已不能自制,胡亂摸·抓、捏、握、推壓她的豪乳。她站起來,露出復仇快意的淫笑,脫下了褲子,向房中行去。他也急忙脫去褲子,進入房中,自她背後大力握著她的乳房。她叫著呻吟著。他站著撥開她一隻腳、自後斜插入她陰道內。她全身騷動起來,恐懼地說∶「不要吧  妳怎可以這樣做呀  」他將她按跪在床上,如狗交媾一般大力挺進抽插,看著她一對大奶子不停地雙雙向前又向後拋動。

「彩燕,我無法控制自己  」他說完,便兩手捉住一對大豪乳、像搓魚蛋般捏個不停。她回望他、兩眼射出復仇的怒火,嘴角淫笑道∶「好,大力一些  噢  妳玩得我好舒服哦  」他越操越興奮、兩手在她的大屁股和大奶子之間來回摸捏。他就快忍不住了,而她也呻吟至頂點、跌伏在床上。他及時兩手力握她的乳房、而她又回頭狂吻他的口。就在兩人緊張的喘息中,他向王太太陰道裹狂洩精液。

王太太的哭泣聲驚動了呂大堅。原來剛才  是他的性幻想而已。看她的哭泣更為動人,巨大的乳房倒掛著,大屁股又圓又多肉、他的確有和她做愛的衝動。但她那樣楚楚可憐、反使他起了同情心、不想將袋中的相片拿出來給她看。他安慰她,說也可能是誤會,或者傳聞。臨走前,王太太叫他替她監視丈夫。

幾天後,呂大堅在深圳遇見王國強,王氣勢洶洶、質問他是否告訴了他太太他在深圳有二奶的事。

大堅怒斥道∶「妳在我老婆面前胡言亂語、我還未和妳算帳哩  我若告訴妳太太,我已帶她來深圳捉姦了  」王國強憤然離去。不久呂大堅被老闆解僱了,另一個司機告訴他,是王國強向老闆說了壞話,而老闆本來就是他的親戚。

大堅怒不可遏,一天晚上,乘王國強在深圳風流快活,在他傢中對週彩燕說出她丈夫在深圳包二奶的事,並取出他拍下兩人在床上的裸照給她看。

王太太氣憤地將相片撕得粉碎、伏在桌上飲泣。呂大堅不知那來的膽子,兩手按在她肩上安慰她,其實反而是煽風點火刺激她。當她的哭聲越來越大時,他的手在她肩上撫摸,沿背而下至腰。王太太取出一罐啤酒來喝,一下便喝光,臉紅而有點醉。她說和丈夫吵架、已被毒打了兩次。     她的手臂和大腿都有傷痕,她菈高裙子,讓他看大腿內側的傷痕。他用手去摸,忽然把手指撫摸到她的私處。王太太吃驚地縮開但並沒有指責他,  是低著頭不說話。他站到她身後,再將手按在她肩上,沿肩而下,抱她的腰。她不自然地掙紮了一下,胸脯一陣急速起伏,臉更紅了。

在她想推開他的手時他說∶「妳老公這時已在深圳和二奶上床了  」王太太聞言憤怒地站起來,她的大乳房也大力搖動了幾下。他乘機兩手自她的腰向上大力抓住一對大奶。她吃驚地掙紮著。當他的堅硬陽具在她屁股磨擦時,她忽然笑了笑,推開他,走入房中。

他追進去,見她站著低頭不動、胸脯卻恐懼地抖動不已,便兩手由下而上,摸向她的大腿,他讓她倒在床上,在她全身的震動中將內褲脫了下。

她爬起來,吃驚地叫道∶「妳想做甚麼  」

但他自己也已脫下褲子,把她推跌於床上,分開她的腿、對準目標,在她的假裝掙紮中將陰莖塞入她陰道內了。

王太太全身震動了一下,  說了一個「妳」字,就不再動了。他將她的上衣解開,推動一對大肉球、又吸吮又輕咬。她認真而微怒道∶「我告妳強姦哦  」「阿嫂、彩燕、我喝醉了,妳就可憐我吧  」

王太太忽然笑了、極其淫蕩、又極其憤怒、也極其悲傷,她兩手在他身上亂摸,閉上眼低語說∶「唉  算了  妳來吧  」便任由他吻她的臉,她的嘴、她的乳房。不久,她喘息了,呻吟了,全身也騷動起來,大豪乳通紅而脹蔔蔔,乳頭變大變硬,腰腹起伏不停。

她大叫道∶「噢,好舒服,我要死了,大力一點,乾死我吧  」但是,在她極快樂之中,突然像有魔鬼出現,要取她性命一樣。她極度驚恐、全力推開他說∶「不行  我們不可以這樣的  快放開我  起來吧  」他反而全力挺進、大力吸吮她的豪乳,使她全身無力,享受著復仇和性愛的快感。但她的靈魂又掙紮著她在淫笑中卻又哭了。

「求妳放過我吧  嗶  妳這麼利害,我就要死了  」他全力頂住她的陰核,大力轉動,兩手用力握住大奶子,狂吻她的淫嘴。終於,她掙紮推開他的手和口,一對豪乳搖動急促。但在幾十下拋動中,他已經向王太太的陰道射入了精液。最初她恐懼地想推開他,但全身乏力,終於滿足地淫笑抱緊他。

事後週彩燕問他道∶「我和妳老婆,那個好玩呢  」看她含情帶笑,似乎已死心塌地愛上他。這使呂大堅深感不安,他向她認錯、說他一時衝動才做了錯事、請她原諒。王太太卻伏在他懷中,說並不怪他,還說以後有機會就叫他來。

過了幾天,王太太果然打電話叫他前去幽會,呂大堅推說沒空。在十天之內,她約了他叁次,他都沒有去,他以為過了一段日子她就不再癡纏住他。誰知道有一天下午,週彩燕竟登門拜訪,使呂大堅十分不安。她含情脈脈問∶「妳真的不想見我嗎?不想再和我玩了嗎?」他一時不知如何回答。王太太站起來、將衣服一件件脫下。外套、恤衫、西裙、胸圍、內褲,拋滿一地,一步步搖動著一對豪乳,擺動又圓又大的屁股,像蛇一般向他走近,淫笑地替他脫衣服。他受不了引誘,但還是努力克制著,可是一對大肉球在他面前蕩來蕩去、抖動著。他忍無可忍、兩手摸握著豪乳道∶「我們還是不要一錯再錯了  」但她幽怨地說∶「其實妳早就對我有心了,現在又想不理我嗎?」「其實我  是想報仇。妳老公對我老婆說是非,又使我失去工作  」「真的沒有嗎?妳看  」他的褲子已被脫下,陰莖怒挺、被王太太一手握住、菈入房中,推跌床上。她騎在他身上一坐、陰莖已插入她的肉體內了,王太太騎馬狂奔,大屁股坐在他身上、份外刺激。她兩隻大肉球向他狂拋、使他不禁伸出手摸捏著。她充滿的色慾的眼又大又黑又迷人,向他噴著烈火,她那似笑非笑的嘴顫抖著,使他急切地將她扳壓在他身上,狂吻著她。

她髮出淫笑聲、喘息聲和呻吟聲、大屁股加速擺動力壓及旋轉。終於、他髮洩了,而王太太也在狂叫中抱緊他。她喘息地帶著淫態的笑意問他∶「告訴我,妳是不是早就對我對我有意思呢?」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如此,但此刻、事實擺在眼前,他已一而再地和她性交了,不能不承認。她對她點了點頭。

王太太見他承認,十分高興,說她整個心和整個人永遠屬於他了。但她已決定不和丈夫離婚。但要求他偶然和她幽會。

呂大堅一方面感到快意,他已向王國強報了失業之仇了,但又有點可憐他們夫妻。

王太太搖動一對飽滿得快要爆炸的豪乳。她鑽到她懷裹,用嘴含住他陽具。

但呂大堅的太太伍小碧就快回來了,他不知如何是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