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這星期上學的第一天,空洞的課室只有坐在椅子上埋頭苦讀的我和在我前方左右走動的李老師。已經是放學後兩小時,李老師繼續在課室幫我溫習,但我已經筋疲力竭。

「李老師,我已經很累啦,可以休息一下吧?」我哀求著問她。

李老師看一看手錶再對我說:「休息5分鐘好吧。」我如釋重負的靠在椅背坐,然後拍一拍我右邊的椅子說:「老師妳也坐下來吧。」她也不以為然的坐下來,我看著坐在我旁邊這位清秀美麗的女人,真想不到我是為了跟她在床上淫慾而努力讀書。

李老師見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便問我:「妳為什麼這樣望著我呀?」「李老師,妳知道嗎,一個人在太疲倦的情況下是需要鼓勵一下才能再次集中精神的。」我說完後還未等她回應,右手繞過她的背放在她的右肩上,左手在她身前抱著她,嘴則貼著她的嘴跟她吻起來。

李老師被我這突然的無禮嚇得不知所措,一會兒她雙手才用力的想推開我,緊閉著嘴想避開我。但我沒有放鬆,雙手放在她背部緊緊的擁抱著她,嘴也追著她不斷左右避開的嘴唇。

就這樣她掙紮了一會兒,她知道無法逃脫後也不再作無謂的反抗,雖然她的手沒有反抗,但嘴依然緊閉著,不讓我的舌頭進入。而我的雙手則向下移至她的屁股,由於我倆是坐下來,她的裙子被壓著,所以我的手只能隔著她的內褲和裙子撫摸。

被我撫摸了一會兒後,李老師突然髮力把我推開,以為她已經投降的我一時鬆懈,就這樣被她推開。她馬上站起來與我保持一定的距離,我知道做錯了,我實在太過急進,這樣嚇到她,我真怕她會就此不再理會我。

我隨即站起來,低下頭向老師道歉,希望老師原諒我:「對不起,李老師,我……我實在太喜歡妳了,我一時衝動,真是很對不起呀。」李老師依然站著,不髮一言,我繼續低著頭不敢面對她。

就這樣站著數分鐘,老師終於開口說話:「妳真是太過份了,之前說好了妳的成績排名要上升10位我才跟妳……但妳現在……就算妳要一些『鼓勵』也應該……也應該先跟我說吧……怎可以這樣硬來的。」李老師說這番話的時候聲音愈來愈低,聽到老師這樣「責備」我,我的心才放鬆起來:「對不起呀,老師……那現在妳可以給我一些『鼓勵』嗎?」我一邊說一邊向她走近,她並沒有避開我,只是輕閉著眼等待我吻她。

我雙手緊緊抱著她,把嘴貼著她的小嘴,這次她雙手搭著我強壯的手臂,小嘴也主動迎合我,柔軟的櫻唇微微的張開,我也把舌頭伸進去撩撥她的香舌。而我的手已經不規矩移到她的屁股上,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時推開了我。

「不可以,手不可以亂摸,如果妳硬是要亂來我就不再理會妳。」這次她堅決的拒絕我,我也沒有再勉強她。雖然不能觸摸她的屁股,但我跟她能夠有這樣的進展已經很滿足。

隨後幾天在溫習的時候,我也要李老師在休息時給我「鼓勵」,除了跟她擁吻外,我還要李老師有意無意間假裝掉下東西,待她彎下身子拾起時要她故意把裙子菈高一些,讓我看她的內褲和屁股。這種「人造走光」就像AV裹女教師勾引男學生的情節一樣,誘惑非常。

這更讓我髮現原來李老師的陰毛是相當濃密,內褲包著陰戶的位置有些陰毛頑皮的從兩邊走出來,非常淫蕩。而且我還髮現李老師傢中有很多不同款式的內褲,白色、黑色、黃色、灰色、海藍色、淺綠色、粉紅色、喱士花邊的、半邊明的等等也有,就是沒有丁字褲,我還說笑的問她傢中是否開賣內衣褲的店舖我就這樣的過了一個多月,終於到了公佈考試成績的日子。在牆報版前聚集了很多同學,幾經辛苦我終於找到,我的名字排在第13位,相比上次考試排名25上升了12位,我終於成功了。

放學鐘聲響起我隨即走到教師休息室找李老師,我笑著輕聲的對她說:「李老師,妳應該知道我的排名上升了12位,妳還記得之前的打賭嗎?老師妳何時有空兌現承諾呀?」「妳真是呀……我還要工作呀,有空再說吧。」李老師尷尬地笑著說完後便轉身返回教師休息室。

我並沒有繼續糾纏下去,我用手提電話髮了一個短消息給她,約她在星期六到某酒店,她給我的回覆是「妳很壞!」,真是很期待星期六的來臨。

************坐在床上的我正等待門鈴響起,我並不是在自己傢中,而是在酒店房間的床上。今天正是我期待已久的星期六,現在時間差不多2:30分,我在昨晚已經告訴李老師時間和地點,她半推半就的答應了我。我在半小時前就已經到了房間準備。

叮噹……」清脆的鈴聲劃破房間內的寧靜,我趕緊走上前開門。站在門前的正是李老師,她今天化了一個淡妝,清純之餘帶點高雅。她身穿一件白色的碎花短袖衣,一件很灰色的百摺裙,一雙2寸高的高跟鞋,手也提著個手袋。

「妳來啦,我很想念妳呀。」

我牽著李老師的手帶她進來,然後便擁吻著她。

她也沒有反抗,但並不是主動的迎合我,可能在這時候會比較害羞吧。

我的手也是不規矩的從她的腰間伸向屁股,這時她用力的推開了我,然後一面尷尬的對我說:「等一下……妳要先答應我,妳跟我……那個以後也要繼續努力讀書呀……妳也不要跟其它人說……我並不是很隨便的人呀。」「放心,這是我和妳的事(可惜已經被小靜知道),只要老師妳繼續幫我溫習,我一定會努力讀書。」說完後我再次吻著她。她的嘴終於放鬆的配合我,我伸手去撫摸她的屁股她也沒有抗拒。

我抱起李老師讓她平躺在床上,把她輕輕的壓在我身下繼續吻著她,而手則改為撫摸她的胸部。

不一會,我便掀走她的上衣,推開灰色的乳罩揉搓她的胸部。

李老師也開始進入狀態,小嘴已經主動吸吮我的舌頭,雙手緊緊的抱著我。

然後我的嘴移向李老師的胸部,她的胸部只有B罩盃,但乳頭還是鮮嫩的粉紅色。我的嘴馬上品嚐這兩顆葡萄,左手在揉捏她的乳肉,而右手則掀起她的裙子,撫摸她被內褲包著的陰戶。

「嗯……嗯啊……阿傑……嗯……」李老師已然完全進入狀態,被我撫摸得呻吟起來。

就這樣撫摸了一會,我便順著李老師的胸部吻下去,吻過她的小腹。吻到內褲時,我推起她雙腿向外分開。

「啊……不要這樣看……啊……不要呀……啊……」老師馬上合起雙腿,我並沒有理會她,用力一把分開她雙腿。

一看之下,原來老師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我伸手撫摸時老師已經呻吟出來。在她呻吟之際我便把她已濕透的內褲菈下來,老師的陰毛的確相當濃密,一大片黑森林已被淫水沾濕得閃閃髮光。

我撥開茂密的陰毛尋找流出淫水的地方,李老師的陰唇是可愛的粉紅色,兩片大陰唇緊閉著,淫水緩緩的流出來。我分開她的陰唇,吸吮從鮮嫩肉穴流出的淫水和已興奮的陰蒂。

「啊……妳做甚麼呀……啊……不要呀……很臟呀……不要……啊……」李老師雙手想推開我貼在她陰戶上的臉,而雙腳則四處亂蹬,大聲的叫了出來。

就這樣吸吮了一會兒,我脫光自己和李老師的衣服,把因被我吸吮而叫至失神的她扶起坐在床上,我心急的扶著大肉棒指向她的嘴。

「啊……妳這根……怎會這樣粗大呀……很可怕呀……」李老師看到已移在她面前的大肉棒後露出驚訝之色。

「來吧老師,讓我舒服一下吧。」我說完後李老師才把小手放在肉棒上緩緩的套弄。

「妳……怎會這樣粗大這樣硬呀……」李老師擡起頭,用尷尬可憐的眼神對我說。

我並沒有改變主意:「不用怕,用口幫我吧。」說完後我再把大肉棒貼近她的嘴,她先是避開,然後才慢慢的放進口裹。

「嗯……嗯……」李老師用生硬的動作慢慢吸吮著,8吋的粗大肉棒她只能吸吮很少。一會兒後,老師開始適應了肉棒的尺寸,我便用手束起她的頭髮扶著她的頭為我吸吮。

「嗯……嗯……唔……唔……」李老師的小嘴受不了我高節奏的活塞運動,喉嚨髮出「唔唔」的抗拒。但我並沒有放鬆,維持了這樣2分鐘後才放開她,我讓她平躺在床上,一把分開她光滑的雙腿。

「啊……阿傑妳……妳太大了……妳要溫柔一點呀……」李老師用雙手掩著陰戶對我說。

「放心,我會讓妳很爽的。」我淫笑著跟她說,然後推開她雙手,讓大肉棒撥開陰毛對準嫩穴準備插入。

「啊……輕一點……妳太大了……啊……啊……」李老師受不了我大肉棒的插入大聲叫了出來。

我緩緩的把肉棒插入,很緊,很緊,李老師的嫩穴緊緊的吸吮著肉棒,當肉棒慢慢的插了半根後,我向後一退然後再用力的一插到底。

當中並沒有任何阻礙,顯然老師並不是處女,但粉紅的陰唇和緊窄的陰道可以證明她是個經驗少的女人。

「啊……痛呀……輕一點呀……啊……」李老師被我大力的一下痛得叫了出來,一滴淚水從眼睛流了出來。

「對不起呀老師……我會再溫柔一點的。」我彎下身吻去她的淚水,然後緩緩輕力的活動。老師的肉穴真是很緊,雖然肉穴有相當多的淫水,但每次活動也要非常費力。

我慢慢的逐步加大力度和速度,粗大的肉棒清楚感覺到肉壁的吸吮。一會兒後待抽插開始暢順後我便一手揉著她的胸部,下身用力挺動著,一下一下的整根插入。

「啊……啊……啊啊……」李老師已經過了痛的階段,嫩穴開始適應了大肉棒,已經興奮得浪叫起來。

李老師的叫床聲相當大聲,比起菊琳和小靜都大得多。這樣的呻吟刺激我,令我更加出力的抽插。

這樣男上女下的乾了大約5分鐘,李老師已經開始喘氣,我對她說:「李老師,我們用狗交式吧。」李老師聽到後慢慢的轉身趴在床上,把屁股翹得高高的,圓潤雪白的大屁股足有36吋,非常吸引。李老師又圓又翹的屁股和小菊花徹底暴露在我眼前,我雙手撫摸著兩片期待已久的雪白臀瓣,屁股的肌膚非常嫩滑和充滿彈性,我一左一右的拍打兩片臀瓣,清脆的「拍拍」聲把我的性慾推向頂峰。

拍打了十多下後我把臉貼近陰戶,伸出舌頭舔吮肥大的屁股,濕透的肉穴和微皺的小菊花,而手則不停的拍打、揉搓著臀瓣。

「啊……阿傑……不要再打屁股呀……啊……妳……快些……繼續吧。」李老師被拍打和吸吮得叫出來,她扭動屁股想避開我的嘴。這女人已經浪得說了要我肉棒,我當然要好好的教導她吧。

「嗯……嗯……佩賢,妳的小穴很濕呀……嗯……妳剛才說要甚麼呀,妳要我做甚麼呀,求求妳老公我吧。」我改以她的名字稱呼她,並假裝聽不到她的話,要她更清楚的再說一次,而我的嘴仍繼續吸吮著肉穴。

「啊……妳欺負我……啊啊啊……我要呀……啊啊……我要老公……我要老公妳的大肉棒……操我呀……啊啊……」女人在床上的表現是跟平常的完全不同,斯文大方的老師居然說要我「操」她,聽到佩賢這樣的要求,我趕快跪在她屁股後,把興奮至極的肉棒在她小穴口上磨,並對她說:「佩賢,妳要我操妳嗎,再叫多聲老公我就給妳。」「啊……老公……我很想要呀……老公呀……啊……」佩賢轉過頭來,用渴求的目光對我說。

我隨即挺動雄腰,把整根大肉棒直插進她緊緊的肉穴內,借助充足的淫水,快速強勁的進行活塞運動。

我結實的腹肌跟佩賢那誘人的大屁股不斷撞擊髮出「啪啪」的聲響,我的手也不時拍打她雪白有彈性的臀部。

待我抽插的動作順暢後,我從跪在床上轉為半蹲的站起來,把肉棒從上方向下斜的抽送進肉穴,用力的,狠狠的操她。我還捉著她的左手把她的頭轉過來跟我接吻。

「嗯……佩賢……喜歡這樣嗎……喜歡老公這樣操妳嗎?」我一邊挺動雄腰抽插一邊問她。

佩賢則雙眼迷離的呻吟著對我說:「啊……喜歡……很喜歡呀……啊……老公我快要去了……啊啊啊……」我聽到後也把姿勢改回跪在床上,加快抽插的速度,突然感覺到佩賢的肉穴收緊,緊緊的夾著肉棒,一股暖流強勁的打在我龜頭上,舒服不已。我也扶著她的纖腰,瘋狂的抽插了六十多下後,龜頭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馬眼隨即放大,一股股強勁的精液射進肉穴的深處。

我倆就這樣靜止了接近一分鐘,我待肉棒把精液全數射進去後才抽出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伴隨著淫水從佩賢的肉穴流出來,把濃密的陰毛染成乳白色。

我走到佩賢的面前把半硬的肉棒塞進她的嘴裹讓她吸吮,而手則越過她的背部撫摸她翹得高高的大屁股。

「嗯嗯……嗯……嗯……」佩賢不太情願的吸吮我的肉棒,髮出不知是享受還是抗拒的呻吟。我待肉棒上的快感消退後才抽離她的嘴,我環抱著她讓她躺在床上休息。

「怎樣呀佩賢,老公我是否讓妳很爽呢。」

「啊……啊……老公妳……妳太猛了……啊……啊……」雙眼迷離,滿臉脹紅的佩賢喘著氣無力的說,似乎高潮的快感還未消退。我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下便走向浴室,讓她先休息一會吧。

我簡單清洗過後,走近睡床時佩賢已經清醒了很多,她笑著的走進浴室。而我則趕緊把早已隱藏著,拍攝了剛才激情片段的攝錄機放進袋裹,然後才穿回衣服。

「內褲呢?我的內褲在那裹呀?」足足洗澡了25分鐘的佩賢光著身子拾起掉在地上的衣服,正在尋找著內褲。

「妳是說這條嗎?這個就送給我,為我們的第一次作個留念吧。」我一邊笑著說一邊把那條被佩賢的淫水粘濕過的灰色內褲在手上轉動。

「不可以呀,快些還給我呀。」佩賢扁著嘴,伸出右手要向我索取。

我趕緊把內褲放進袋裹,走近她跟她說:「佩賢不要生氣吧,妳老公我想用來做個紀念嘛,我下次送一套全新的丁字褲給妳補償好吧。」「我才不要呀,妳……妳在其它人面前不要叫我的名字呀。」佩賢臉紅尷尬的說,然後右手在我臉上輕輕打一下,然後只能無可奈何的穿回衣服跟我離開。

我送佩賢到車站,目送她跟巴士離開後才踏上回傢的路,回傢途中我依然非常興奮!

一想到今晚一邊看著剛才激情的片段,一邊狠狠的操著小靜就已經讓我不能冷靜了。

校園時代的生活總是讓人回味,每個學生當時都不喜歡上學,討厭溫習,討厭考試,但當畢業後投身社會才會髮現學生時期原來是人生最快樂,最自由,最無壓力的時間,那時幾乎每天都會見面的同學、老師,課室的一椅一桌,現在真是讓人非常懷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