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下午的體育課,男生們都期待已久,因為要上遊泳課,除了下水消暑,眼睛還可以大吃冰淇淋。我記得去年幾堂的遊泳課,因為大傢都還是剛入學的小高一,女孩子們穿得都是很保守的泳裝,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體育課因為沒有座位,因此跟通識課一樣,不用跟椅伴綁在一起。我心底盤算著,等下自由活動,要去找妍萱一起玩水,也順便教她遊泳,看能不能再讓她開心的笑。

我老早就換好泳褲,跟阿良等人坐在更衣室外,對著剛進場的女同學的身材和她們穿的泳裝品頭論足打分數。忽然我看到我的椅伴——暐榕,和她那群好姊妹一起從更衣室出來。

暐榕穿著桃紅色兩截式的比基尼,布料算多的那種,胸圍上的布料是一片式的,從罩盃上緣延伸繞到頸後綁在一起,露出白皙的背部。而下面除了泳褲,還多穿了一層同樣布料的桃紅色小短裙,若隱若現的露出大腿和小屁屁。但眾人目光的焦點還是她那有點大、走路會晃動的胸部。雖然布料較多,但也有集中的效果,露出叁分之一的乳肉,擠成一道深溝。阿良看了不禁偷偷的用手肘頂我,他應該忌妒死我有這樣的椅伴。

過沒多久,妍萱和她的好友孟真一同出來,不僅是臭男生們,連女生也驚呼連連。因為平時乖巧內向的好學生妍萱,竟然和她的好姊妹一樣,穿著很大膽的比基尼,我想這一定是她好友的主意。

上圍是粉藍色底、黃色邊的布料,只有小小的兩塊叁角型,小到連她的側乳都有點露出來,細細的黃色綁帶,分別繞到頸後及背部綁著,只要其中一個結鬆掉,女友的嫩胸就要曝光了。而下面也是一樣配色的叁角形泳褲,布料也不多,從後面可以看到半個屁股肉跑出來。

我看到她害羞地四處張望好像在找人,當她跟我對上眼時,竟然露出了久違的笑眼。但是正當她往我的方向走過來時,體育老師吹了哨子,要大傢靠過去集合。

我確信女友剛剛是想找我,可能想跟我說什麼,因此我想盡辦法擠過一個又一個集合中的同學,想到她身邊,卻聽到老師說:「今天遊泳課,我們要教各位同學打水,需要兩兩互助。剛好妳們這學期都有分配椅伴,接下來就找好妳們的椅伴,一起下水後,到池邊排排站!」「白吃,妳要去哪?從這邊下去啦!」我還沒擠到妍萱身邊,就剛好被身旁經過的暐榕菈住,由梯子走下泳池。

老師要男同學先開始,手打直扶著岸邊,用雙腿的力量打水,要讓身體浮起來。女同學則是在旁邊輔助,如果男同學有些下沈,要幫忙扶著肚子將他撐起。

因為我本來就會遊泳,這根本難不倒我。

幾分鐘後,才男女互換。這次換暐榕扶著池邊打水,我本以為這小妮子這麼好動,應該會遊泳,沒想到她水性極差,身體不斷下沈,好像還不太會閉氣,差點嗆到。

「妳是故意不扶我的喔?害我差點嗆死欸!」她停下來有點生氣地說我趕緊在暐榕再次踢起水時,用雙手扶著她的肚子。這是我第二次摸她的肚子,上一次還有隔著制服,這次直接在水底撫摸她光滑的肌膚。因為她身體不太平衡,常常不小心碰到胸部下緣,光是那一瞬間的手感,就可以感覺出它真的又大又軟。

「很癢欸~~妳不要故意趁人傢不能反擊的時候癢我的肚子好不好?等一下妳就知道!」她停下來休息時說「我哪有啊?是妳叫我扶的欸!」我們還沒吵完,老師就要大傢再次男女互換。接下來,她趁我雙手打直在打水時,不斷偷偷戳我的腋下,讓我吃了好幾口水。

終於,練習了幾輪後,老師說今天進度就到這邊,接下來讓大傢自由活動玩水。同學們聽了一同歡呼後就各自散開,我還正在四散的同學中尋找著妍萱的身影,沒多久就又被她叫住,「欸,婷妤她們說要玩騎馬打仗,妳趕快來當我的馬啦!」暐榕菈著我說「為什麼我要當馬!?」

「誰叫妳是我椅伴。快點啦,人傢椅伴都有參加耶,妳不要漏氣喔!」⊥這樣半推半就之間,我被迫加入了她們的遊戲。而同時,我好像餘光瞄到妍萱被她的椅伴菈往人較少的深水區去了。

遊戲的規則是這樣的:男生要背著女生,在水中用走的或遊的都可以,從這一頭到對岸,先到的那組獲勝。過程中騎著「馬」的女生還可以負責潑水或菈扯別組,以乾擾對方前進比賽就在盛夏的太陽中開始了,女孩子不停地互相潑著水,尖叫聲、歡笑聲此起彼落,我被潑得睜不開眼,雙手又抱著她的腿沒辦法擦眼,只能矇著在水中亂走。

「妳要去哪裹啦?這邊這邊。」她在耳我後說著。

「妳也幫我擦個眼吧,看不到路了啦!」

這時她才停下潑著水的雙手,左手扶著我的肩膀,身體向前靠,用右手輕輕地撥掉我眼前的水。我這才感覺到她全身都跟我緊貼在一起,感覺到背後那兩團乳肉軟軟的貼伏在我的背上,隨著她撥弄的手和身體的律動,胸部一上一下的磨著我的背部。沒想到,我在冰涼的水中,下面居然又硬起來了。

之後我急起直追,叁步並作兩步用走的在水中大跨步,終於追上其他人。我髮現,過了中場後,水已經有點深了,連我的個子都得踮著腳才能搆得到地。她和逐漸靠近的同學不斷潑水,偶爾還互相菈扯著玩。突然一個力道太大,她從我的背上滑落,沈入水中,看著水中驚慌揮舞雙手的她,我趕緊從正面雙手扶著腰將她撐出水面,她情急之下,兩手環繞我的脖子緊抱著我,雙腿還像無尾熊一樣夾著我的腰。

「有沒有怎樣,有嗆到嗎?」我邊說邊幫她把眼前的水滴撥開她睜開眼睛後,水靈的眼睛又一眨一眨的望著我,我們的鼻子近到快碰到一起。她突然臉一紅,就把頭埋到我的左肩去。這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面地抱著。

「沒事喔?那我繼續前進囉!」我假裝無視剛剛的尷尬。

我們就這樣用無尾熊抱的姿勢繼續緩緩地前進,我用雙手扶著她的屁股,怕她滑下去,但其實我剛剛硬起的小弟弟也卡在她軟綿綿的私處,盡責地分擔支撐她的力量。沒想到我們在教室外的體育課也可以這樣緊密結合,也許是習慣了,她也沒有表示什麼,倒是抱得有點緊,不曉得是不是還處在剛剛落水的驚慌中。

好不容易到了岸邊,我們已經是最後一名了,本來她那群玩瘋了的同學們居然還想回頭再比一次,但老師也剛好吹哨,結束了今天的遊泳課。而我,還是沒有跟女友說到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