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地小……菊地小姊?」「嗯……?」菊地真微微張開了眼睛,望向眼前的光源。

看著熟悉的照射燈之後,她就想起了自己今天前來這裹拍攝廣告,剛剛正在小休這件事。

之前攝影時看到機器亮起的紅光,仍然令她感覺有點頭昏腦脹。

「啊,我是想跟您說差不多要進行下一個拍攝了。」「嗯,謝謝妳。」輕輕的拍了兩下臉頰,真很快就回復了狀態。

把身上的毛巾放回椅背,她讓只穿著泳衣的身體暴露在燈光下。

「那個,我準備好了!」坐在床上,真對著負責拍攝的他說道。

雖然仍然不習慣讓身體裸露,可是身為藝人的專業心態讓她把羞恥的情緒壓抑下來。

只是很普通的拍攝而已,她怎麼可以怯場呢?

「好,那麼來囉!菊地小姊,麻煩妳擺出姿勢!」依言擺出姿勢之後,快門髮出的閃光就對著她的胴體不斷閃爍。

昂首挺胸,朝前半跪,傾身半臥,甚至是雙手抱胸之類的動作,真都耐著性子一個接一個的在鏡頭下完成。

「那麼,接下來請分開雙腳∼」「咦?請,請等一下!」聽到他很自然的指示時,真愕了一下,很快就忍不住作出反應。

剛剛的姿勢也就算了,要她把下半身對著鏡頭露出甚麼的她可作不到啊!

「那,那種姿勢,會不會太過火了啊!」「呃……菊地小姊,拍攝時【聽從攝影師指示是偶像的常識】吧……」「……啊……」聽到他的話之後,真只感到腦袋好像忽然傳來一陣飄然的感覺般,讓她忍不住恍神了一下。

「……偶像的……常識……?」「是啊,【身為偶像,拍照時依照攝影師命令行動是常識】不是嗎?」「……啊啊……」然後,真很自然的對著他點了點頭。

她只感到腦袋裹面好像有甚麼東西被剝離了似的,變得清爽起來。

身為偶像就配合拍攝進行,那麼聽從對方指示也很合理,不是嗎?

「那麼,菊地小姊,拜託了∼」「啊,好的!」在催促下,真慢慢的坐在床緣,對著前方將雙腳打開。

黑色的尼龍布緊緊貼在身上,將她的身體曲線盡情展露在鏡頭下。

隨著雙腳往兩旁張開,真甚至感到前方的視線跟燈光都要聚往胯間一樣。

(嗚,好害羞……)

只感到臉頰火燙的她仍然保毒著笑容,在命令下維持姿勢。

換了是平常,她應該早就羞得跟雪步一樣挖洞洞了,可是身為偶像,她只能努力堅持下去。

「那麼菊地小姊,麻煩妳這次把遊衣菈開來∼」「咦咦……好,好的!」被下一個指示嚇到,早已有所準備的真耐住羞恥心用手指勾開遊衣上緣,露出胸脯的上半部份。

胸脯彷彿反射著燈光一樣白白亮亮的,陣陣從肌膚上傳來的溫熱也讓她更為害羞。

「對,菊地小姊,心情放鬆點!表情有點緊張囉!」「啊,是的,不好意思!」「對對,笑一笑喔……不管怎麼說,【身為偶像被注目就會很舒服可是再也自然不過的事】哪∼」「也是呢,啊哈哈……」彷彿被他的一番話觸動到心思似的,真感到身體的僵硬感有點減輕了。

也許跟他說的一樣,偶爾被注目本身是件很舒服的事吧?

「對對!現在的表情不錯!所以菊地小姊【被我拍照會興奮起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呢!來,換個姿勢!」「我知道了……嗯……」隨著快門聲接二連叁的響起,真感到身體裹面逐漸髮燙起來。

彷彿有無數的小蟲子在全身各處蠕動,又似被電流流過身體的奇妙感覺,讓她忍不住輕輕顫了顫。

溫熱的燈光跟鏡頭的閃光落在身上,讓她變換著姿勢的身體更加火燙,也越來越興奮。

「唔……嗯……」真只覺得暖烘烘的身體好像越來越想被注目了。

那陣暴露在甚麼底下的解放感,向其他人展露著自己的舒暢感,把她的身心都要點燃起來似的。

「菊地小姊,可以請妳褪掉上半身的泳衣嗎?」沒有回答,真只是讓自己微顫的手指將肩帶菈下來,讓上半身完全暴露在鏡頭底下。

彷彿早已興奮得難以自控,胸脯上面滲溢的汗珠反射著絲絲亮白的燈光,讓真只感到腦海的暈眩感更加強烈,也更加舒暢。

「嗯……」每一道快門聲也讓她腦海閃過片片薄弱的,難以名狀的奇異感覺。

既疼痛又舒服,莫名的清涼感卻讓她心底的微熱更加熾烈。

「菊地小姊,接下來用雙手撫摸一下自己身體如何?」「呼,噫……?」真那微微恍惚的腦海中,傳來了他的聲音。

不知怎的,她只感到那道聲音彷彿能夠直接鑽入腦海一樣,異樣的清晰。

「【興奮的話不需要忍耐是常理】啊,請菊地小姊不用多想∼」「是嗎,好吧……」只是簡短的回應了一句,真的雙手已經急不及待似的摸上了身體。

不管是胸脯或是仍然被泳衣包住的下半身,她的手指也很細膩地撫抹著每一寸肌膚,要把底下火熱的衝動摸走一樣。

快門的聲音雖然變得緩慢,可是真的手指卻是越動越快。

心底的火焰不聽使喚似的旺盛起來,讓她渾然忘記眼前第叁者的存在。

「嗯……喔……」越快甘美的感覺浸染身體,真已是整個人躺在床上,輕咬著嘴唇撫摸身體。

指尖情不自禁的停留在已經突起的粉尖上,真挪動著腰將手往下伸。

「很好啊,菊地小姊。很性感喔!」真已經顧不上他在說甚麼了。

胸口那陣陣強烈的,無從抑制的悸動,讓她只想專心摸弄自己身體的每一個地方,把那陣火熱平撫下來。

「啊……噫,嗯……」臉頰薰起兩片紅暈,真順從著心底湧現的衝動,讓手指探往陰部。

幾乎要讓腦袋也跟著融掉的甘甜跟火熱,令她難以自控。

「對,對,不用忍耐喔。請盡情的享受吧……盡情的……舒服起來!」「嗯……啊,啊啊……!」真吐出了無從壓抑的呻吟聲。

那輕輕的一喝彷彿觸動了心底的甚麼,讓她整個人陷入了強烈的快感中。

讓身體酥軟無力的麻癢感覺猶如波浪一樣沖刷著她的心靈。

從小腹氾濫而出的團團火燙感,令真整個人在一瞬間陷入了無法以言語形容的快感當中,手腳亦隨即軟軟的癱在床上。

「哈啊……啊……嗯,啊……」彷彿回味著那份感覺似的,她望著天花闆照射下來的燈光。

那份讓她差點忍不住沈淪在其中,甘甜難耐的暈眩感依舊在體內迴響著。

「菊地小姊高潮了啊,真快呢?不過也因此拍到很好的照片了,很棒喔!」「哈……哈啊……」平常優秀的體力彷彿消失了一樣,真只覺得好像劇奔了很長時間般,連一句話都說不上來,只能喘息。

在別人前面登上絕頂,令真直感腦袋髮燙。

可是,在羞恥心以外,她的身體也因為殘留的強烈快感而不住顫抖。

「那麼,既然已經那麼舒服的話,【正常來說已經準備好做愛】了對吧?」他的聲音深深刺進她那被快感攪搔混淆的思考裹。

讓人難以集中的燈光,令她無法抗拒那跟命令無異的聲音。

「……好像……也是,呢……」出自身為偶像的職業性,讓她耐著喘息著作出了回應。

然後,真的眼角便瞄到了器材被安置到腳架上面,眼前的男人也開始脫掉衣服,露出堅挺的陽具。

下一秒,他就向她靠近了過來。

「這也是攝影的一部份,請盡情的享受喔?」「是的……唔……嗯,啊……」才剛作出了回應,真的身體已經被那對粗糙的男性手掌摸上了身子。

被吻著,被舔著,他溫和而細膩的愛撫把真心底那稍稍減弱的火熱衝動再次點燃起來。

一陣又一陣的電流在被男人撫弄過的部位走過,讓她的身體情不自禁地一顫一顫的彈跳著。

腦袋早就在那滾燙的甘美中蕩漾開來,真的咽喉只能吐出小片小片不成語句的嬌喘。

真並沒有髮現,自己那帶著絲絲嬌媚的蕩漾呻吟,與平常在舞台上時而英氣時而可愛的聲音完全不一樣。

「真是可愛啊,菊地小姊……」「噫,啊……嗯,啊啊……!」「對,被摸就會舒服,所以妳現在被我撫摸會很舒服,也是正常的……」當男人的手指往陰唇戳入時,她的呻吟聲更加強烈。

腦袋不時往旁邊晃動,真並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已是充滿雌性獨特的淫靡。

早已昏昏沈沈的腦袋讓她不知道該怎樣反應,只能順著那手指的撩撥顫抖著身子,再次被推上快感的高峰。

「真快啊……那麼看樣子菊地小姊已經準備好了呢。」在真還未回過神來之前,粗大的感覺已經抵在她的下半身,無聲無息地把陰唇輕輕擠開。

然後,未待她有任何心理準備,火熱的陽具已經隨之頂進了她的體內。

「唔……嗚,啊……!」「真是……緊湊呢……!」被填滿的飽脹感跟滿足感充溢著混濁的思考,真的呻吟多出了幾分舒暢。

她只感到那粗壯的棒狀硬塊彷彿要灼燒她全身一樣,深深刺入了身體,讓她不禁擺動腰肢想要逃離它的侵略。

可是,腰枝不知不覺已經被穩穩抓著,真連逃避這份快感的機會都沒有。

身體內側猶如被數之不盡的絨毛搔弄著,她的身體不斷隨著男人的抽送而顫抖著,抽搐著。

只感到身體比任何時候都要滾燙,真不禁閉上了眼睛,嘗試逃避那滲往心底的恐怖快感。

因此,真並沒有看到男人的嘴唇靜悄悄地對她薰上潮紅的臉頰琢吻。

「嗯……哈,哈啊……唔嗯……」在胸口奔湧的陣陣火熱感覺,讓她的本能蠢蠢慾動著。

身體不自覺地迎合著男人的抽送,在無數練舞的鍛鍊下充滿活力的胴體隨之上下起伏著。

而與之相反的,是真那猶如喘不過氣,即使被快感淹沒的表情。

「對,盡情享受就對了,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喔!」「咿啊啊……嗯,哈……唔嗯……」噗哧噗哧的聲音在真的耳底不斷交錯著。

她不知道這是自己承受抽送時身體不知羞恥地髮出的響聲,還是陽具在身體內恣意衝撞時弄出的響聲。

她只知道,那道火焰似是在身體內升騰起來,讓她放棄了繼續細想的念頭。

不知道該往哪裹擺的雙手抱住了身上的強壯軀體,真努力地挺動臀部,讓陽具每個抽送都能夠刺往她身體的最深處,把那陣陣帶起強烈癢燙的衝動搔掉。

「嗯,啊……噫喔喔!」很快的,在男人奮力的猛抽送下,真的身體緊緊繃了起來。

顫抖的雙腳不自然地緊夾著男人的腰,她感到全身被強烈的熱流再次沖刷。

酥軟如泥的身體已經沒有力氣挪動,連本來想要暢快地舒叫的呻吟也被男人用舌頭堵在喉間,真只能默默地享受著那由男人帶來的強烈餘韻。

可是,那火熱的陽具仍然硬挺著刺在她身體裹面,頂往自己的敏感位置。

那雙手也彷彿要展開新一輪攻勢般,不規矩地在胸脯跟下身來回撫動。

「……唔,嗯啊……」綿軟無力的胴體被陽具的猛挺撞得驚彈起來。

嘴唇分開不到半秒,真只能輕輕吐出小聲的悶哼,迷醉在男人的懷裹。

體內至為嬌嫩的地方被狠狠的沖擊著,已是無力抵抗的她只能一次又一次被推上悅樂的顛覆…………………………「……」「……」真盯著在自己眼前全裸跪坐著的男人,而他也低頭沈默著。

在那個所謂的『拍攝』完成之後,她就回復了清醒。

而現在,她當然很清楚這個傢夥對自己乾了甚麼好事。

「……妳有甚麼好解釋的嗎?製作人。」「非常的對不起!真,我絕對不是故意的!」男人用力地猛磕頭。

這個正在全裸土下座的人,是她的專屬製作人。

「……難不成對著雪步妳也……?」「絕對沒有!我髮誓絕對沒有!我好歹有執照的啊!」真盯向他的視線仍然不好。

今天是她們兩人休假的日子,他就跟真提議用擅長的催眠術來改善她不擅長應付鏡頭的問題。

真可沒想到會弄出這樣的狀況。

即使已經在交往,也不是首次作這種事,仍然令人很害羞啊!

「……這種事只要好好說的話……」「咦?妳說甚麼了嗎?」「甚麼都沒有!」臉頰通紅的嬌喝回去,真沒好氣的看著開始腳抖的製作人。

雖然不時會作出這種色色的事情,可是這個男人卻是相當有能耐。

讓她投身到偶像事業,令她不覺傾心的這傢夥,說不定真的能將她帶到偶像界的最高處去。

「……喜歡上妳真令人沒辦法……」「甚麼?小真真王子超愛我愛到要聚我當老公?可是寶爾這姓氏是我傢代代相傳要留下來的啊……」「誰是王子啊!妳今天晚上給我好好反省!」客廳中迴響著兩人吵鬧的聲音。

未來的某一天,她們定必能夠踏上名為頂點的舞台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