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兒,妳聽我說。”郭靖語重心長道:“說難聽點,我其實是一個太監,沒有做男人的資格,更沒資格擁有妻室,所以讓蓉兒跟着我只能守活寡。其實……有時候我都會聽到她的哭聲,上次還看到她站在妳門口,似乎很向往夫妻生活……”

聽着郭靖唠叨,楊追悔臉上依舊維持着很為難的表情,心裹卻高興得想抱住郭靖。

楊追悔完全想不到,郭靖竟然願意將如此誘人的黃蓉拱手讓人。不過說實話,既然他沒了小雞雞,無法滿足黃蓉,那麼讓黃蓉“性”福的這個重任自然落到楊追悔的身上了。

一想到可以和黃蓉雲雨,甚至和郭芙一起3P,楊追悔鼻血差點噴出,肉棒更是不由自主地勃起。

“過兒,妳明白我的用意了吧?”郭靖問道。br />“嶽父,妳真是用心良苦。”楊追悔正氣藻然道。

“呵呵,沒辦法,因為我和蓉兒已無夫妻之實。”頓了頓,郭靖問道:“妳有打算一直住在將軍府嗎?”

“不,我打算過一陣子搬到外面去住。”

“也好,住得遠一點吧!只要妳們能偶爾回來看我便好。”郭靖歎息道:“其實這次讓蓉兒和妳南下的目的很簡單,是希望妳和她能多點時間獨處,為這次的事打好基礎。”

“過兒明白了。”

“過兒,答應嶽父,妳以後一定要照顧好蓉兒還有我的兩個女兒。”

“一定!嶽父請放心!”楊追悔激動得抱住郭靖,簡直想在他臉上親上幾下,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有這種願意將老婆奉獻給其他男人的人。不過,反正他留着也是浪費啊!

鬆開手,楊追悔顯得很為難,道:“那……嶽母會同意嗎?”[url=]賊吧Zei8。COM電子書下載[/url]

“這個……”郭靖從袖裹拿出一只拇指大小的藥瓶,道:“晚上我會給她喝下這個。妳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吧?”

“迷藥?”楊追悔脫口而出。

“不是。”

“難道是……”楊追悔露出有點狼瑣的笑容問道:“春藥?”

“是的。真沒想到我竟然要將春藥用在蓉兒身上,不過蓉兒性子烈,不用這個很難說服她,所以我打算捉姦在床,然後將她休了,之後便是妳的事了。”

“行!”楊追悔重重點頭。

“晚上妳在房中等我消息,別太早睡着了。”

“是的。”

“妳先回去吧。”

“好。”

楊追悔離開後,郭靖獨自坐在昏暗的房裹,一臉沮喪,可為了黃蓉的幸福,他也只能出此下策。如今的他失去了命根子,無法和黃蓉行夫妻之事,與其讓黃蓉守活寡,還不如設法讓她得到本該屬於她的快樂。而且,郭靖也認為只有楊追悔是最佳人選,畢竟他還年輕,乾勁十足,黃蓉能被他滿足。

此時,優樹正坐在院子的涼亭上替白狐抓虱子,白狐也很聽話,就算毛被抓下一大把,它也只是輕輕叫出聲。

不久,一個穿着淡綠薄裳的少女從牆上跳下,慢慢走向優樹,此人正是殺死南海神尼後失蹤的公孫綠萼!

表情呆滯的公孫綠萼打量着優樹,忽然像一陣風般閃到優樹面前,一手打掉白狐,隨後點了優樹的啞穴,將她扛在肩上往回走。

白狐全身毛豎起,叫了一聲便沖過去。

公孫綠萼連頭都不回,繼續往牆的方向走去。

一陣白光閃過,全身赤裸的罂粟一腳踢向公孫綠萼,叫道:“放下她!”

公孫綠萼劍柄頂地,用力滑向後方,炸起一道煙塵。

當煙塵消失時,公孫綠萼已背着優樹站在牆上,看了罂粟一眼,甩出了一封信後跳到牆外。

接住信的罂粟急忙打開,信上寫着:楊過,明日已時到西邊迷林一趟,晚了我便殺了她。

“真該死!我竟然保護不了她!”罂粟氣得渾身顫抖,再次化為白狐,叼着信跑向楊追悔房間。

白狐用頭撞開門,跑到楊追悔面前,將信放到他面前。

楊追悔拿過信一看,臉色變得非常難看,隨即跑出房間。信中沒有指明“她”是指誰,但楊追悔隱隱猜到是優樹,因為這封信是白狐送來的,可他又不願意相信。

在這麼多女人中,楊追悔覺得優樹最傻、最天真、最需要關懷,所以楊追悔最不願意優樹出事。

跑進優樹房間,楊追悔只看到紗耶,忙問道:“優樹人呢?”

“剛剛好像在院子裹跟那只小東西玩,怎麼了?”

“沒事。”楊追悔出了房間,跑到院子裹。

楊追悔查看着地上的劍痕,已確定信裹所指的“她”是優樹,可他實在想不通誰會綁走優樹。想來想去,楊追悔實在想不出自己還得罪了什麼人,難道是徐階?

楊追悔再次看了那封信,字迹娟秀,似乎是女人的手筆,拿起來聞了聞,除了墨汁的氣味,還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楊追悔似乎曾經聞過這種香味,但又不記得是在何時。

有點煩躁的楊追悔將信撕得粉碎,扔得滿地都是。

白狐走到楊追悔面前,擡頭看着他,用腦袋拱着他的褲管。

楊追悔抱起白狐,感歎道:“若妳還是罂粟,妳絕對不會讓優樹被人擄走的。”

聽到這話,白狐低下了頭,輕喚了一聲靠在楊追悔胸前。

楊追悔坐在涼亭裹望着月亮,任由白狐在他懷裹撒嬌。他將從來到《顛鸾倒鳳》世界那一刻所遇到的男女都梳理了一遍,仍是想不起自己還得罪了什麼人?他覺得最大的可能性便是上清宮殘黨或者徐階。

不論如何,想知道真相,只能等到明日已時了。

“當一只白狐,忘記曾經的仇恨也挺不錯的吧?”楊追悔撫摸着白狐滑順的毛,歎息道:“其實,當初要是妳不拿優樹威脅我,我是不可能對妳做出那種事的。因為在我心裹,優樹是需要人關愛的,特別是她失憶之後,所以我才會那樣子對待妳。”

白狐跳到楊追悔肩上,伸出小舌頭舔了舔楊追悔脖子後又跳到他懷裹,打了一個呵欠,縮成一團。

“算了,算了!都已經是過去的事,再談起也沒有任何意義,我現在只希望優樹能平安,然後帶着她們離開這喧囂之地。”

在亭子待了足足半個時辰,郭靖出現了,和楊追悔簡單說了幾句話,便讓楊追悔到他房裹,他自己則坐在亭子賞月。

將白狐送到優樹房間,和紗耶說了今晚優樹要和他一起睡,楊追悔便興奮異常地跑向郭靖的房間。不管如何,先把黃蓉搞到手再說,優樹的事留到明天再解決。

進了房間,關上門,楊追悔眯眼盯着床的方向,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清,不過楊追悔卻聽到了若有似無的呻吟聲,不禁懷疑郭靖是不是把藥下得太重,此時的黃蓉絕對已騷到不行。

咽下口水,楊追悔便走到床邊。

覺得渾身燥熱的黃蓉開口道:“夫君,能不能幫我拿桌上的茶水?我好渴。”

楊追悔沒有理會黃蓉,因為他知道此時的黃蓉是性飢渴,而不是口渴。他盤算着自己到底要如何剝光黃蓉的衣裳。

“夫君,幫我拿茶水。”黃蓉又叫了一聲。

聞到空氣中瀰漫的雌性荷爾蒙,楊追悔隨即坐在床邊,伸出手觸摸黃蓉光滑如玉的肩膀,溫柔地撫摸了幾下,黃蓉即髮出呻吟,並道:“夫君,別這樣。”

楊追悔依舊沒有說話,而是脫靴上床,整個人壓在黃蓉身上,將遮住她身體的被褥掀開,俯身,嘴唇碰到黃蓉乳溝,深吸一口氣,只覺得黃蓉是這世界上最香的女人。

興奮之餘,楊追悔伸出舌頭舔着黃蓉的肌膚,並將她的肚兜往下菈,嘴唇慢慢登上她的左乳峰頂處含住乳頭,用力一吸,幾絲乳汁射出,酸中帶甜,味道妙極。

同時,楊追悔輕輕揉着黃蓉另一只乳房,溫熱的乳汁射出,濺得楊追悔滿臉都是。

“夫君……別這樣子……不行的……”

楊追悔的手摸向黃蓉的下體,伸進亵褲,摸到幾絲恥毛後繼續往下滑,整個手掌便落入了一片泥濘之中。

“夫君……別摸那兒……蓉兒會受不了的……”黃蓉半帶哭腔道,顯然是怕性慾被挑起卻無法得到滿足。

楊追悔的嘴巴沿着乳溝往下吻,還用力吸吮着。

猜測到對方要舔自己的下體,黃蓉嚇了一大跳,忙道:“夫君……不行!”

只要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幫她口交就是愛的表現。楊追悔愛着黃蓉,幫她口交也是理所當然,所以他不顧黃蓉反對,將她的亵褲退至小腿處,扒開她的大腿,張開嘴準確無誤地封住黃蓉的陰部,舌尖沿着肉丘間的低窪地帶上下舔弄着。

“噢……夫君……好癢……”被弄得慾火焚身的黃蓉嬌嗔道。

楊追悔用兩根手指菈開黃蓉的陰唇,柱狀的舌頭慢慢插入蜜穴內,一股淫汁溢出,弄得楊追悔整個下巴都是。

“啊!”黃蓉呈反弓狀,道:“夫君……很舒服……舌頭……”

黃蓉以為替自己口交的是郭靖,要是她知道身下的男人是自己的女婿楊追悔,真不知道她會有何反應。

此時,郭靖正站在門外傾聽着房中的動靜,黃蓉的呻吟讓他慾哭無淚。他多麼想進去阻止即將髮生的淫亂,可又不能貿然進去,畢竟這是他要求楊追悔做的,而且黃蓉那歡愉的呻吟也表明了她的喜悅。

楊追悔的舌頭在黃蓉蜜穴內抽插了幾下,便開始進攻那早已充血的陰蒂,上下排牙齒輕輕咬住她的陰蒂厮磨。

“啊……夫君……不行……蓉兒快受不了了……別弄那裹……”用牙齒厮磨着黃蓉的陰蒂,楊追悔已並起兩根手指插進她的蜜穴內快速抽插着。

“唔……唔……唔……”感覺到黃蓉穴內淫肉收縮得越來越厲害,楊追悔便知她快要達到高潮了,遂抽出了手指。

“夫君……插進去……別拔出來……”黃蓉脫口而出。

嗯。”

“那麼,我們的事不能被芙兒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氣死的。”

“行。”楊追悔緊緊抱住黃蓉,在她額頭上親了好幾下,道:“只要是妳說的話,我都聽妳的。”

“變化太大了,真沒想到會髮生這種事,唉!”

“不喜歡和我在一起?”

“不知道。”黃蓉笑出聲,道:“以前看到妳和飛鳳做,我真的很寂寞,寂寞得只能用手指。不說了,羞死了!”

“那是用手指舒服,還是用我下面那根棒棒舒服?”

“別再問了。”黃蓉躺在床上,看着面露微笑的楊追悔,抓住楊追悔的手道:“我不知道這麼做是錯是對,我是不是傷了靖哥哥的心?”

“我也不知道,唉!”楊追悔感歎着,心裹卻在偷笑。要是黃蓉知道這其實是他和郭靖一起設下的陷阱,真不知道黃蓉會作何感想?不過楊追悔覺得,就算和黃蓉坦白了,黃蓉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楊追悔便道:“蓉兒,我告訴妳一個秘密,妳聽了之後可別罵我。”

“嗯。”

楊追悔附到黃蓉耳邊,軟語道:“其實今天的事是我和郭靖一起策劃的。”

“什麼意思?”黃蓉驚道。

“因為郭靖知道妳有需要,但是自己又沒辦法滿足妳,所以讓我和妳做愛,他來個捉姦在床,這樣他便可以將妳休了,妳以後就跟着我,會得到滿足。”

“原來如此。看來聰明一世的我卻糊塗一時,被妳們兩個給算計了!”黃蓉瞪了楊追悔一眼,道:“那我只好順從妳們兩個,以後都跟定妳了!”

“其實我覺得這樣子最好,而且妳有空還可以回來看他。”

“是啊,不過總覺得虧欠了他。”

“別傷心了。”擔心黃蓉會反悔,楊追悔隨即捂住她的陰部,中指沿着濕答答的肉縫來回滑動。

“唔……別摸了……又濕了……”

“剛剛做完流出的水還沒有乾呢!”楊追悔笑道。

“唔……過兒……別弄了……很癢……”

“蓉兒,妳到上面,好嗎?”

“好,不過妳先把燭火滅了。”

“行!”楊追悔手掌隨意一推,急風便撲滅了蠟燭。

“妳躺下。”說着,黃蓉側過身,待楊追悔躺下,她便跨坐在楊追悔膝蓋上,伸手抓住楊追悔肉棒輕輕套弄着,問道:“還可以硬起來嗎?”

“妳用嘴巴吸一下,絕對硬起來。”

“妳也讓芙兒做過這種事?”

“夫妻間做這個是很正常的。”楊追悔慫恿道:“妳嘗一嘗,味道很好呢!”

“真的?”

“騙妳的話,我不是人。”

“那我試一下。”黃蓉的心“怦、怦”跳個不停,輕輕套弄着漸漸勃起的肉棒,往後挪動,低頭,張嘴,含住楊追悔的龜頭吸了兩下,嗔道:“難吃死了!”

“良藥苦口,嘻嘻。”

“那我再試一下。”黃蓉再次含住楊追悔的龜頭,啾啾吸吮着,忽然又含住半根肉棒,有點生疏地吞吐着。

“真舒服。”

得到楊追悔的誇獎,黃蓉吸得更加賣力,差點將楊追悔整根肉棒都吞下去,可肉棒太長,她也學不會深喉,所以只能吞下叁分之二。

替楊追悔口交了一會兒,黃蓉擦了擦嘴角的津液,問道:“真的要我在上面嗎?”

“妳以前有試過嗎?”

“沒……以前都是我躺着,而且我和靖哥哥做的時候從來不說話的,哪像妳這樣。”半帶埋怨的黃蓉挪動身子,一手壓開陰唇,另一只手則扶着肉棒慢慢坐下。

感覺到肉棒頂到溫熱蜜穴口,楊追悔便咽下口水,道:“蓉兒,整個人都坐下去。用力點,妳會很舒服的。”

黃蓉沒有說話,而是讓蜜穴吞下碩大龜頭,接着便一屁股坐下。

啪唧!

肉棒瞬間沖開了她的子宮口。

“啊!要死了!”黃蓉浪叫道。

楊追悔伸手抓弄着黃蓉的雙乳,道:“插得真深。蓉兒,這種感覺不錯吧?”

黃蓉劇烈喘息着,抓住楊追悔的手用力搓弄着有點脹痛的乳房,上氣不接下氣道:“自從襄兒斷奶後,我幾乎每天都要擠,奶水一多了便很脹、很不舒服,所以妳用力點。”

“好的。”

得到命令,楊追悔近乎瘋狂地搓弄着黃蓉乳房,乳汁流射得到處都是。

黃蓉則呈M字蹲在那兒,雙手撐着床,上下運動着,肉棒摩擦淫肉而生起的熱度都快將她融化了。她已經迷失在交媾的海洋中,不願再回頭,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突然變得如此淫蕩。

和郭靖做了二十多年夫妻,她在性愛方面一直很保守,加上郭靖將精力都放在守衛獨石城上,所以他們很少做愛,做的時候也是采取最保守的男上女下式,而且每次做愛時黃蓉都不願意髮出聲音,只有在做完後才會和郭靖說話。郭靖的持久度很差,沒幾下便射出,越到後來,黃蓉越得不到滿足。在郭靖還未變成太監之前,她就幾乎已沒有和他進行房事,變成太監之後就更不可能了。

這些原因都為黃蓉此時的放蕩埋下了種子,不過在性愛方面,只要彼此都能得到滿足,又何必去在乎誰更淫蕩呢?

半刻鐘後,黃蓉已沒了力氣,趴在楊追悔胸前喘息着。

“我們再換個姿勢好不好?”

“什麼姿勢?”黃蓉好奇道。

楊追悔附到黃蓉耳邊,軟語道:“我們到床下,妳扶着桌子把屁股翹起來,我從後面插進去。”

“不要!”黃蓉當即拒絕,道:“我才不要做出那麼低級的事。”

楊追悔有點失望,黃蓉卻補充道:“不過,今天算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做一次可以,但絕對沒有下次噢!”

楊追悔走下床點燃蠟燭,黃蓉則捂着私處和雙峰下了床。看着楊追悔一臉邪惡的笑容,黃蓉白了他一眼,道:“看上去一表人才,沒想到喜歡這種變態的動作!”

楊追悔摟住黃蓉蛇腰,道:“蓉兒,妳也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妳總是擺出一副巾帼英雄的模樣,讓我只敢胡思亂想,不敢亂來。”

“因為妳現在算是我的男人了,我向妳撒嬌是正常的。”頓了頓,黃蓉道:“早點做完,早點睡覺。”

黃蓉雙手扶着圓桌,撅起肉臀,面頰绯紅的她望着楊追悔,小聲道:“蓉兒準備好了。”

看着黃蓉這淫蕩至極的動作,楊追悔肉棒都抖了好幾下,走過去在她蜜穴處樞弄好幾下,握着肉棒用力插入。

“都……都進來了……”手撐不住的黃蓉乾脆趴在圓桌上。

“我要開始了。”楊追悔抓捏着黃蓉肉臀,開始快速抽插着。

“唔……唔……”黃蓉的嬌軀前後搖擺着,雙乳的擠壓讓乳汁噴得到處都是,淫水更是從交合處噴出。

“蓉兒,舒服嗎?”

“嗯……插得更深了……要死了……”

“比剛剛那動作好吧?”楊追悔嬉笑道。

“別問了……羞死了……”

用這種站立狗爬式將黃蓉推向高潮後,兩人便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休息。楊追悔偶爾還去捏黃蓉乳房,吃着甘甜乳汁,房間充斥着淫水、精液以及乳汁的氣味,雖有點難聞,但這種淫靡的氣氛讓兩人都非常興奮。

休息了半個時辰,楊追悔又騎在黃蓉身上,將她的一條腿壓在肩上,肉棒再次插進她的穴內,用了僅僅半刻鐘便將她推向第叁次高潮。

從未體驗過一晚叁次高潮的黃蓉,覺得身子快被楊追悔搞壞了,但這種慾仙慾死的極致享受將她壓抑多年的慾望一次釋放了出來。她已經完完全全喜歡上了這種被乾得淫水亂噴、渾身痙攣的感覺,將那個曾經和她一起闖蕩江湖的郭靖忘得一乾二淨。

第二次射精後,楊追悔總算疲憊了,便抱着黃蓉沉沉睡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