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回我是怎樣開始有換妻的想法的吧。其實很多時候我跟老婆愛愛的時候都會在她興奮的時候故意玩一些角色扮演的遊戲。我都會裝作我是某個虛構的或者更多的時候是我們認識的人物在乾她,她也會配合著我喊著某個人的名字來接受我的抽插。尤其是當我扮演的是我們認識的朋友的時候,她的喊叫簡直讓我瘋了。因為我會更容易的投入進去,就好像我老婆是真的給別乾著。但是有時候在事後我又會擔心她是不是真的喜歡了某人所以才那麼投入。

心裹有點不好受。我心裹清楚我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婆在我的安排下跟其他人做愛,但是我卻不可以接受她心裹有其他人。後來實在是忍不住了我就問了她,她說她做的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配合我,想讓我開心而已。我的心裹好甜。但是當我說不如我真的去找個人來跟妳做好不好,她都會說我神經病,所以也沒敢提MING和MAY的事了。

事情終於髮生了。在某一個週末,我因為心情好所以想跟老婆兩個人喝點小酒浪漫一下。因為平時兩公婆都要上班而且工作的壓力也是蠻大的所以也難得輕鬆一下,不知不覺的老婆的酒有一點喝多了。我覺得可能這是一個好機會啊。跟以前一樣我又開始扮演著某人,這次我扮演的是一個好崇拜我的小朋友(真的是小朋友,才十幾歲而已)。我邊插她邊要她叫我朋友的名字(我朋友叫細文)。

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吧,她這次好投入。她迎接著我的抽插邊配合著我的要求說,細文肏我,細文肏我啊。好舒服啊,用力的肏我啊,細文。我看她快要來高潮的時候問她,嫂子,我肏得妳舒服嗎?她說舒服啊,我要細文肏我啊。我說我(角色中的細文)小妳那麼多妳會喜歡我嗎?她說喜歡啊,妳肏的我好舒服啊。

我知道她在酒精的影響下性興奮也來得特猛,我就趁機問她那我現在就叫他過來肏妳好嗎?她說好啊,我要細文來肏我啊。其實我是知道她是在配合著我才那麼說的,但是我才不管了,而且她也有點喝多了,所以我邊抽插著她邊打電話給細文。我跟細文說妳現在就過來,我讓妳肏我老婆,妳上來之前先買好避孕套還有買幾瓶啤酒。他說是真的嗎?我說是啊。快點過來啊。

掛了電話以後,我老婆看著我。她酒好像要清醒了一點似的問我,妳不是來真的吧?我說電話都打了。剛才不是妳自己答應的嗎?她說,我以為妳是開玩笑的啊,怎麼知道妳是來真的啊?我說叫都已經叫了,等一下妳就看著辦吧。那個時候我還在她裹面不停的抽插著,她也沒再問。慢慢的我又開始扮演著細文來了。

我說嫂子,細文肏妳舒服嗎?她說,舒服啊。快肏我,快。我用力的愛著她,她也繼續好投入的叫著細文去肏她。我一直忍著。我要留著等一下的好戲。

果然快,果然是打的過來的。門鈴響了,我知道是細文來了。我們隨便的披上睡袍然後我就去開門了。如我說的,細文買了避孕套和啤酒上來。細文有點緊張。啤酒打開了,我故意的讓他們都多喝點。我知道老婆的酒量,我也知道她一喝多了就什麼也不懂得拒絕。

開始也沒刻意的說那個事,慢慢的喝的差不多了,細文也放鬆了很多。我開始親我老婆,她順從著。由於我們只穿了睡袍裹面什麼都沒有的,我們很快的就脫光了。由於從來沒試過真的在其他人面前跟老婆愛愛,我特別的興奮,所以我硬的好厲害,她也是濕的好厲害。沒什麼前奏我就進去了。

老婆好像也特別的興奮(可能是因為知道要髮生什麼事了)。可能是要炫耀我的性能力,我抽插的特猛,老婆也叫的好大聲。我問老婆說,老婆細文想要肏妳啊,好不好啊?她抱著我說,好,好啊。叫他來肏我啊。老公要我給人肏,我就給人肏啊。

我跟旁邊的細文說,來啊,戴套啊。我看細文戴好了套就讓給他來。老婆把我的手握的緊緊的。細文可能是看了我們的做愛也可能是因為酒精的影響所以我一退出來他就馬上撲上去補位了。我第一次看到其他人進入我老婆的身體。他一進入我老婆就啊的一聲叫了手也更用力的握住我。沒多久我老婆就有反應了。在細文毫無技術的抽插之下她越叫越大聲。她緊緊的抱著我叫著,老公,老公……我問她,細文肏得妳舒服嗎?她沒說什麼,嘴巴只是嗯,嗯的叫著。細文畢竟年紀小,沒有多久他就射了。他一出來我就馬上撲上去,插著老婆問她細文肏她舒服嗎?她說舒服啊但是老公肏我更舒服。十來分鐘以後我看細文的弟弟又有反應了就跟他說,妳再來吧。我一退出他又馬上的插進我老婆的身體。

由於剛射過,這次細文沒有再亂衝似的。細文說,強哥(當然是假名),嫂子的波好大啊。他邊跟我說邊用力的去抓我老婆的波。剛才因為他一進去就是蠻插的沒兩分鐘就出來了,所以也沒時間去玩我老婆的波。老婆由於長時間的受到刺激,她的高潮好像是來個不停似的。酒精也讓她瘋了,不停的叫著說,老公好舒服啊。肏我,用力的肏我。我跟她說妳知道現在肏妳的是細文啊,妳叫細文肏妳嘛。她說不,我要妳肏我,用力的肏我,我喜歡妳用力的肏我。老公我要妳吻我。我過去抱著她,她瘋狂的摟著我的脖子吻我。呻吟聲不斷的從她的嘴巴吐出。

在細文的努力底下,她來高潮了,抱得我緊緊的叫了起來。然後細文也射了。

說真的,看著老婆給人肏我真的是好興奮,好刺激的。

因為知道老婆不會在心理上背叛我,所以完全沒有那種酸溜溜的感覺。那個晚上我們輪流的插進我老婆的身體,我老婆的身體也真的太好了,一個晚上不停的有人在她的身體狠插她也頂的住。中途細文買的套都用完了(他買了叁個,都是他用的,我跟老婆從來不用),我跟老婆說不用套也可以吧?她拒絕。我就叫細文再去買回來。酒色的魔力真的不可以小看的啊。他立馬就去買。那一晚我也搞不清楚我們搞了幾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