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糜是個年僅二十歲,開朗進取的年輕女子。只要一個簡單的笑容加上大 量的勒索,便能令男人或女人如她所願地行動。當然,這一切只因為那是她所謂 的糜之遊戲。『盡可能地從他人身上榨取,一切都將水到渠成。』——她以這樣 價值觀生活着——直到穿刺杆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天。

小糜正在她的房間裹觀賞着最新拍攝的照片,上面是男女亂馬及小茜的裸體出浴圖,她打算將照片賣給小太刀及九能良牙,事實上這正是小糜最賺錢的生意。

她想到。此時亂馬及小茜正在道場晨練,這給了小糜再一次偷拍的機會。很 快地,她在沒人察覺的情況下,悄悄地取得了更多的照片。

「這絕對會大賣的。」

小聲地自語着後,小糜無聲無息地撤退。

「早餐做好啰!」

長女小霞站在廚房門邊對着整屋子的人們喊着,結果在她準備找位置坐下時, 所有的人早已坐到了餐桌前面。

「我可愛的小霞,妳今天作了什幺菜色呢?」

她聽見了坐在主位的父親。早雲的詢問,於是她一邊位眾人添飯,一邊回答 說道:「便是這一鍋白飯,父親大人。」「什幺!?只有一鍋白飯?沒有肉?」

「肉已經吃完了,父親大人。在昨天的晚餐上,我們已經把您最後一個弟子 作為肉女吃光了。」回答的同時,小霞也在父親的碗中裝上了滿滿的白飯。

「天道,我們必須招收更多有姊妹的弟子,而且她們必須要像昨天那位一樣 美味,對吧?」跟着說話的玄馬,腦中回想起數天前所品嘗到的漂亮肉女,那美味另他久久 無法忘懷;然而天道卻將他的提議打了回票,說:「我當然知道啦,早乙女!但 現在並沒有新的女弟子拜師,所以我們該怎幺辦?」早雲回答着,但他的目光卻 移向了他的叁位女兒;須臾,早雲和玄馬聚集在一起開始小聲地交談着,而且還 用意有所指的目光偷偷地看着叁名女兒。

早餐用畢後,小霞、小糜,小茜與亂馬去了客廳看電視,而早雲及玄馬在大 喊着『我們馬上回來!』的話語後,便走出門外,留下了坐在屋內看着電視的四 人。

到了天黑後,早雲及玄馬才回到了屋內,手中則多了一袋的木炭、一把鏟子 及一根巨大的金屬杆。

「這些東西是做什幺的?」

在客廳的亂馬向他們問道。

「妳忙妳的就好,小子。」玄馬回答後,便和早雲走去了後院,小霞也隨後 跟上。

「父親大人,這些是用來……?」

在來到後院時,小霞也同亂馬一樣地問道;但她接着看見了早雲開始在水池 旁挖起了洞。

「我們打算稍烤肉處呢!小霞。」

早雲邊挖邊回答,挖出來的土堆也越積越多。

「哎呀,真是太好了!不過誰是肉畜呢?」

出於自己並沒有看見任何的肉或肉畜,小霞接着又問道。

「在屋內呀!」

聽見父親的回答後,小霞下意識地將目光轉向了屋內的客廳,小糜,小茜及 亂馬叁人依然在看着電視。

「我只看見了他們叁人。」

小霞依然不清楚肉的來源,不過正將木炭擺放於動中的玄馬,立刻為她作出 了解答:「就是這樣,小霞。請妳從他們之中選出一位來接受燒烤吧。」「您是說……」

「小糜與小茜——她們之中的一位要被燒烤,因為我們需要肉。」早雲跟着說道——明確地說明了他們的目的,同時他也望向屋內的兩名女兒。

——這確實是個困難的選擇,但賢慧的小霞很快地作出了決定——「小茜還 太年輕,所以肉尚未髮育成熟;小糜則剛好到了適合燒烤的年紀,是比較好的選 擇。」幫父親作出選擇後,小霞不待多言地走回廚房,開始進行燒烤小糜的準備。

在早雲跟玄馬架設好燒烤裝備後,早雲朝着客廳大喊:「小糜,妳出來一下!」「什幺事,爸爸?」

小糜走出來時問道,並且走向了她父親所在的燒烤坑。而早雲則回答她道: 「我們需要妳的幫助。」「好的,但妳們需要我怎幺作?」

小糜續問且環顧四週,然後她看見了在早雲旁邊的一座新坑,以及手持着一 炳六英尺長的穿刺杆,走了過來的玄馬。

「我們需要肉,親愛的小糜。」

玄馬微笑地對小糜如此解釋。

「把衣服脫了,小糜。」

正當早雲下達命令時,亂馬和小茜也走了出來。他們也看見了屋外叁人正在 作的事情,小茜用着不敢置信的語氣對早雲喊道:「爸爸,妳竟然要把小糜給燒 烤!?」「沒錯,小茜。我們正打算燒烤小糜,因為我們需要她的肉!」在早雲回答小茜時,小糜也開始褪下了她的衣衫。

「小糜,妳怎幺可以真的讓他們這幺作!」

小茜朝她的二姊喊道,然而她卻聽見小糜這樣的回答:「小茜,這是我們身 為女人的職責——在某一天成為肉。妳自己也知道,將來妳也會被燒烤的。」小 糜看着小茜說着,這時她最後一件衣服也已落在地上。她站在早雲及玄馬的身旁, 玄馬手中的穿刺杆,早就已經等待小糜多時了。

小糜走到了燒烤坑旁的野餐桌旁。並未再多說一句話地,她將胸部壓在桌面 上,並且將雙手放置於身後。

「很好,小糜,我知道妳很懂事。」

早雲則走到小糜身後,使小糜不會因為接下來穿刺的疼痛而亂動雙手,他取 了一條長繩綁緊了她的雙手腕。

「這是我的職責,爸爸。」

小糜響應,等待着接受穿刺。

「爸、天道先生,妳們不能從其它地方找肉嗎?有必要燒烤小糜嗎?」亂馬站在小茜身旁問道,但他的目光卻無法從赤裸的小糜身上移開。

「亂馬,我們是從小糜跟小茜之間作選擇的——如果不選小糜,那我們就得 燒烤小茜——無論如何,我們今晚就必須弄到肉。」回答時,早雲和玄馬彼此笑着,而笑聲也將小霞吸引了過來。

「小糜被穿刺了嗎?」

小霞走近時問道,但這問題卻引來了小茜的怒火:「小霞,妳早就知道了嗎!」「是啊小茜,否則又要是誰來燒烤小糜呢?是有着糟糕廚藝的妳嗎?」小霞 回答着,而且也加入了笑聲之中。

「小茜、亂馬,找地方坐下,讓他們完成工作吧!我現在已經是肉了。」小糜的說話讓小茜及亂馬走到池塘邊坐下,他們不僅無法阻止小糜被穿刺, 而且目光也無法從躺在餐桌上等待死亡到來的小糜身上移走。

「來吧早雲,該是把小糜穿刺了,我把她舉起來,妳將穿刺杆插進去。」玄 馬將穿刺杆交給早雲,然後將他的雙手放在小糜背後。一來使其懸空,二來是在 待會小糜將遭受到的劇痛到來時,能以手支撐她。

早雲選了一個小糜身後的位置,並且將穿刺杆對準了小糜因為張開雙腿而露 出的陰部。在這時他又聽見了小茜的求情:「爸爸,求求妳別這幺作!」當小茜再次地拜托着早雲時,早雲已將六尺長的杆子插入了小糜的體內,在 推進一段距離後,便遇上了第一道阻力;而小糜的身子也因為突來的疼痛而彈跳 起來,但立刻被按着她背部的玄馬僅僅壓着。因為看見了小糜的陰部及插入的穿 刺杆的關係,玄馬這時早已垂涎叁尺。

早雲穩住自己的雙手,並且繼續將穿刺杆推進,直到往前一小段距離後,他 便聽見了一陣撕裂聲。而小糜這時也因疼痛髮出了一聲尖叫。

「呀啊啊啊!住手!我不行了!」

在穿刺杆深入她的身體時,小糜也持續髮出了尖叫。

「撐住,小糜!我們已經不能中止穿刺,而且妳現在要死還太早!」在早雲繼續穿刺時,玄馬也在一邊嘗試着用言語鼓勵小糜。然而小糜卻依然 堅叫着:「住手!求求妳!」「快停下來!爸爸!妳會殺了小糜的!」

「這就是重點,小茜。」

被亂馬抓着而只能對父親怒吼的小茜,這時聽見了她父親的回答:「我們當 然會殺了她——妳以為穿刺杆通過她之後,她會怎樣?」早雲理所當然的說着,繼續進行他的工作。

「妳阻止不了的,小茜。」亂馬緊抓小茜的手腕使她不得不坐了下來,小茜 只能目睹無法停下的穿刺過程。

另一方面,亂馬也無法自因穿刺而顫動的小糜裸體身上移開視線,而已經止 不住淚水的小茜,這時則靠在亂馬的胸膛上哭泣着。

「快啊天道!這塊肉掙紮地太猛烈了,我快抓不住了!」玄馬的示警也讓早 雲更賣力地推進穿刺杆,當小糜髮出了『啊~~!!』的最後一聲慘叫後,被玄 馬抓住頭髮而撐起的頭,也與頸部及身體呈了一直線,使得穿刺杆尖端自她的口 中伸了出來。

亂馬緊抱着因看見小糜被徹底穿透而持續哭泣的小茜,他們都看見了那伸出 的尖端部位,沾染了小糜的鮮血,玄馬放開了被穿刺完成的小糜,使她宛若母豬 般地,躺在桌面上,無力地痛苦掙紮着。

「去拿鎮定劑來,早乙女!」早雲放鬆了原本握緊的穿刺杆並順着杆身滑動 手掌,直至碰處到穿刺杆進入小糜陰道的位置,開始搖動杆身摩擦小糜的陰部, 讓小糜到達了高潮而減少痛苦的呻吟。

玄馬拿着鎮定劑走了回來並交給了早雲,天道傢的當主正將迷妳穿刺杆用力 插入小糜的肛門之中,使之深入直腸內,然後在玄馬自膝蓋處彎曲小糜的雙腿並 將足裸綁在穿刺杆時,將小糜體內的小杆也隨之嵌入大杆中。就這樣,肉畜小糜 便可以接受火烤了,於是早雲和玄馬一前一後地擡着小糜,將她架在燒得通紅的 火焰之上,準備烤她的肉了。火焰兩邊皆有着Y字型的支撐架,早雲和玄馬便坐 在一旁,觀賞小糜的燒烤秀。

就在兩人坐下時,小霞也從廚房中走了出來。她走到了正被燒烤的小糜身旁, 開始在她身上刷起了自制的烤肉醬——那是專為小糜準備的,依照她們母親的食 譜而制程的烤肉醬——實際上數年前早雲決定燒烤他的妻子時,小霞也曾將同樣 的烤肉醬刷在她母親的身上。可以看見小霞在為小糜刷烤肉醬時,她的身子也感 到一陣戰栗般地愉悅。

小霞為了在小糜的陰部刷上烤肉醬時而轉動穿刺杆使小糜正面朝上時,她髮 現小糜正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快看!小茜肯定愛上它了。不過就是看着我簡單地刷幾次後她就高潮了呢!」小霞邊說邊放下了刷子走回廚房,而小茜則走到小糜身旁。盡管不如卒睹, 但小茜還是在轉動小糜時,髮現原先她被穿刺的苦痛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 滿臉的愉悅,很顯然地,小糜早已到達至高潮了。

一小時過後,小茜與亂馬回到了房間。小茜這時能做的只有不斷地想象在尖 叫中被穿刺燒烤的小糜,體會多幺恐怖的痛苦;而當她被穿刺完畢時,又是多幺 幺美麗又充滿激情——她在穿刺杆上一次又一次地達到了高潮。「我絕對不要這 樣死去!」小茜自語着,但同時她也無法否認當時自己在觀看小糜最後高潮時, 那使她的雙腿間濕潤起來的刺激感。

另一方面,亂馬唯一能想的只有女孩子的肉是多幺美味使自己無法自拔。

「完成了!」亂馬聽見來到走廊的玄馬的喊聲。「別烤過頭了,早乙女!」早雲則如此回答。廚房中,被烤地恰到好處擺放桌上的小糜,正擺放在小霞 眼前。

她抽出了穿刺杆,內中的蒸氣也自小糜的口中及陰道內噴髮了出來。

小霞開始分割起小糜的烤肉,使傢中各成員都能得到充足的份量。並將剩下 的肉切塊,整齊地排進塑料盒中,擺入冰箱中供為日後的叁餐之用。暫時地,早乙女一傢有能過着隨時能吃肉的日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