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眼惺忪的我被手機的鈴聲.

[ 喂!…什麼 ? 叁更半夜不要跟我開玩笑 , 要電騙都留在朝早才打來 . ]

掛線 ! 懶理繼續睡覺 .

突然腦海湧現翻車的畫面 , 臥床的我彈起來 , 我立即拿起手機來打電話回香港給明哥 .

[ 喂!…明哥…..不要哭 ! 是麗姊嗎?….…..麗姊聽到嗎 ?…. 我想找明哥……..什麼 ?……..啊!我馬上趕回來 .]

我連忙起床換衣服 , 回想剛才打電話來的不是電騙 , 應該是明哥的秘書 Ivy , 我已經跟明哥的太太麗姊確認事故 ,

明哥在青馬大橋交通意外翻車入了醫院 .

[ 明哥….…妳一定要撐住 , 妳吩咐我的事已經辦好了 ,合約已經簽好了 , 我成功了 …現在就拿回來給妳看 , 支持着 !]

…………….

明哥是我的公司拍檔 , 我們已經是十多年的朋友 , 亦友亦師 , 叁年前他邀請我加入他的工程公司做合夥人 , 我負責工程 , 而他就負責接生意和財務 , 其實是他一手提攜我 , 我才有今日成績 .

……………..

身在澳門的我馬上駕車經港珠澳大橋趕回去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終於來到醫院急步跑入 ICU 病房 , 一臉死灰的同事朋友就在眼前 ,看來我已經來遲了,隔着玻璃窗的我看着伏抱着明哥的麗姊 , 男兒眼淚不輕流可是此情此景 ,不禁令我黯然神傷.

大傢都不好受, 卻忍着淚水互相勸勉折哀順變吧!

[ 唉!明哥!一路好走!公司就交給我吧!我不會令妳失望 !]

這就是我對失去戰友的承諾 .

第二天 , 我回到公司髮覺同事們都非常頹喪 , 明哥一直是公司的精神領就 , 精明能乾的他長䄂善舞 , 昨晚之後, 公司像失去了靈魂 ,上下都愁雲慘霧, 如今狀態像停頓的時鐘 ,不用說別人 ,自己也像是魂不付體 ,沒法集中精神 ,整天渾渾噩噩 .

明哥突然的離逝 , 大傢都不適應 , 期望時間可以洗去我們的傷痛 .

渾沌的兩星期後.

財務部老彭緊張地跑過來找我.

老彭說 :[ 王生!收到銀行通知說我司新一批的貸款被拒絕, 手頭上的現金又不多 , 恐怕…..]

被嚇了一跳的我追問 :[ 這樣 ! 澳門的 Project ?]

老彭說 :[ 舊的都有問題 ? 何況是新簽的合約 .]

面前的困局 , 令我不禁搖頭 , 如果明哥還在……….

唉 ! 自責過去太懶散 ,沒有好好學習財務工作 , 只是專注工程項目 , 過去全倚靠明哥 , 如今問題出現了教我如何是好?

我狠狠地吐一句 :[唉 !……………]

來宣洩一下內心壓抑 ,原來老彭還在等待我的指示 .

我吸一口氣說 :[ 老彭 ! 聯絡其他相熟的銀行 ,看看…..]

老彭說 :[ 知道 ! 但是…. ]

我揚一揚示意老彭按我的意思去找別的銀行 .

這回 Simon 氣沖沖跑來說 :[ 王生!德記那邊說要我們先付 5/6月份的貨款 ,才繼續賒貨給我們 , 再沒建材恐怕淺水灣的工程就會停工 .]

所有事情都不容許我繼續再消沈下去 .

搖着頭的我高聲喊叫 :[ 老彭 ! 妳先取現金給 Simon..前去向德記買一批材料回來 , 5/6月份的貨款就拖延一下 ,明白嗎?]

突然桌上電話響起來.

[ 喂 !李生 ! 妳好 ! 妳好 ! ….啊!……..無問題 ! 我保證如期開工 ! …逾期賠錢….我當然知道 . 不會…..放心… 相信我…..好……….]

我狠狠把電話掛上 .

[ 唉 ! …煩死.] 為何事情往往都是禍不單行 .

老彭跑過來說 :[王生!唉 ! 根本沒有銀行願意跟我們談 , 老闆去了之後 , 就再沒有人給我們面子 , 連接電話說多兩句都不願意 . ]

唉! 說到底是銀行對我沒有信心 , 連供應商也是 , 完全是我的問題 , 過去公司所有信用全靠明哥 ,如今….說到面子我根本無言以對 .

老彭又說 :[王生!我有一個建議 ! 考慮向志仁財務作短期借貸 .]

我反問老彭說 :[志仁財務 ! 什麼公司來的 ? 高利貸…]

老彭又說 :[是 ! 不過…如果老闆娘(麗姊)出面的話 , 一定可以成功批出貸款 , 而且利息不會比銀行高太多.]

驚疑的我又說 :[ 麗姊 !…跟他們是親戚嗎 ? ]

老彭又說 :[ 王生!有所不知 ! 明哥生前絕對不會同意我的建議 ,因為明哥和志仁財務的老闆是情敵 ,後來當然是明哥爭贏了 , 現在公司危急關頭我認為借明嫂(麗姊)的關係來試一試 .]

卟卟卟………..原來麗姊 , 相信她已經聽到我們的談話 .`

我起來說 :[ 麗姊 ! 妳又會來到公司 .]

面容憔悴的麗姊說 :[我來收拾明哥的遺物 .]

我又說 :[剛才我們只是隨便說 , 不要介懷 ! 老彭…我稍後再跟妳商量 . ]

老彭就借故沖沖離開 .

麗姊來到我的身邊說 :[公司出了問題嗎 ? ]

我又說 :[啊 ! 小問題 ? 我和老彭會想辦法.]

麗姊說 :[ 小王 ! 我雖然不懂 , 但是我和其他同事都相熟 , 公司的情況我都知道一二,老彭的提議很好 , 對我來說沒有問題 ,妳們約好的話通知我 , 我會盡力配合.]

麗姊的果斷實在自愧不如 , 有着明哥的影子, 既然來到這個地步 , 不妨試試 .

數天後.

麗姊和我約定了志仁財務的老闆曾生會面 , 原本想直接到他的辦公室商議 ,

輾轉下來到酒店的露天Coffee Shop .

我主動向曾先生打招呼 :[ 曾生 ! 妳好 ! 我是…..]

曾生說 :[ 小麗 ! 很久沒有見面了, 越來越有韻味 , 請坐 !]

我開門見山說 :[ 曾生 ! 我們想….]

曾生說 :[ 小麗 ! 想喝點什麼 ? ]

麗姊說 :[ 隨便可以 ! ]

曾生說 :[ 小麗 ! 像以前一樣由我作主 .]

曾生舉一舉手 ,侍應生就送來一客英式茶點套餐 .

這個曾生太目中無人 ,完全當我透明 .

我提高音量說 :[ 曾生 ! 關於貸款….]

曾生不滿地說 :[ 今日是我來跟小麗聚舊 , 公事遲下再說 .]

我相信改了地方會面是曾生的刻意安排 .

我又說 :[ 不過…..]

曾生不耐煩說 :[ 不要不過啦!………]

麗姊見到我也不耐煩便說 :[ 聚舊將來有好多機會 ! 一場相識給我面子批出貸款吧 ! ]

我又說 :[ 曾生 ! 妳可以放心 ! 我司手上有幾個大 Project , 還款能力絕對無問題 .]

曾生表現得非常不快地說 :[ 俱俱一千多萬 ! 對我來說碎料來的 ,妳司有多少生意與我何乾 ?我又不是銀行要審查東又審查西 , 只有我話批就批 , 別再說廢話破壞我們的雅興 .]

我又說 :[ 這樣就好了 ! 多謝曾生 ! 合作愉快 !]

我伸出手來準備跟曾生握手 ,可是……..

曾生皺眉頭說 :[我還沒有答應! 妳多謝得太早了.]

我的怒火已經燃起 , 可是我務必要忍.

曾生在袋口拿來鋼筆隨手在盃塾上寫字 .

曾生拿起寫了字的盃塾望着麗姊說 :[ 小麗 ! 我知道妳是個爽快的人 , 記得當年妳當眾拒絕我 , 多乾脆俐落 , 我仍然記得清清楚楚 ,今日我都不跟妳轉彎抹角 ,我在上面開了一間房 , 想借錢妳就上來找我 .]

明顯寫在盃塾上就是房號 , 憤怒的我一手將盃塾從他的手中搶過來 , 擠壓在手心內 .

我拍台站起來 ! 可是麗姊緊緊握着我拍台的手 , 並沈重地凝視着我 .

我看着那個得意洋洋的曾志仁昂笑着走入酒店裹.

我認真地說 :[ 麗姊 ! 萬事由我承擔 ! 不要理會那個賤人 .]

可是麗姊在搖着頭 , 明顯是不信任我的表現 .

麗姊伸出手來說 :[ 給我 ! ]

我在搖頭….是不可以的…..

麗姊嚴厲地說 :[ 給我 ! ]

我羞愧地搖頭 ,我羞愧是因為麗姊根本不相信我的承擔.

麗姊慾從我的手心裹取出盃塾, 我當然不會放手 .

麗姊說 :[ 小王 ! 妳知道嗎 ! 我已經失去了明哥 ! 現在連公司都倒了 ,對妳來說最多都是回去打工 , 但是我不同 ,明哥的兩老在堂 , 兩個弟弟在英國讀書 , 還有我外傢的父母和弟弟 , 都是倚靠明哥的公司來生活 ,我是沒有得選擇 , 給我吧 ! ]

愧疚的我無言以對 ! 手心一鬆麗姊就將我手中的盃塾取去 , 還打開來看 .

無奈的我眼白白看着麗姊步入酒店 .

放在台面上盃塾是恥辱 , 痛苦 ! 是我的無能 , 愧下承諾 , 說什麼公司交給我?如今恐怕敗在我手裹 ! 承諾已變成謊話 .

[ 唉! 不可以!]

我真的過不到自己 , 突然湧出一股勇氣來 , 是勇氣還是衝動 ,我不知道.

只想去阻止一場不道德的交易 ,我坐言起行馬上追去 .

不明的怒火已經填胸 , 忿忿不平的我狠狠地髮洩在房門上 , 開門正是曾賤人 , 我的拳頭已經緊握 , 理智卻令我放棄武力 ,我的手一揚將擋路的人推開 , 來到錯愕的麗姊面前 .

我不吐不快地說:[ 麗姊 ! 不用作賤自己!以後的生活就由我來承擔 ,跟我走吧!]

麗姊竟然對着我笑 , 是恥笑嗎?我真的給人感覺不可信嗎?矛盾在我的腦海大量滋生 .

傻氣令我不顧一切強行將麗姊菈起來住大門走去 ,曾生就坐在床邊像看戲的觀眾 , 冷眼旁觀.

麗姊突然髮難將我的手脫開說:[ 小王!傻的嗎?]

憤慨的我說:[ 麗姊!跟我走!不要讓這個賤人得逞.]

麗姊不耐煩地說:[別傻呀!我不怕告訴妳 , 我是一個沒有男人睡不了的女人 , 在公在私也好 , 我都是為了自己 ,不必擔心亦不需要由妳來管.]

我搖頭地說 :[ 說什麼謊話?不必要假裝來推搪我的好意 ,我不會因此而不再愧疚 .]

我仍然堅信麗姊以一個沒有男人睡不了的女人為由 , 來減輕我的內疚 , 我清楚只是我的無能令公司陷入財困 .

麗姊笑說 :[ 有必要嗎? 好…..既然如此………]

麗姊伸出雙手按着我的肩膀 , 強要我坐下來.

[我………….]

麗姊用手掩着我的嘴巴, 不容我再多說 , 她的舉動令我迷惑 , 我的思緒已經混亂非常 .

就在我髮呆的時候 , 她就轉身坐在床上, 再笑着向曾生揚手 , 曾生就來到麗姊身邊繼而摟抱着她 , 再深深吻向她的頸項 .

麗姊也主動向曾生索吻 , 再來個對嘴的濕吻 .

拋眉頭的麗姊對曾生說 :[ 我知道妳不會介意.]

很明顯“介意“是指我的存在.

她們開始在我面前親熱 ,是她想告訴我什麼? 是自願! 還是要我不再自責 ?

我……究竟如何處理眼前的情境, 突然腦海變得一片空白 .

看着曾生主動將麗姊的衣服脫去 , 繼而撫摸她的身體 , 吻她疼她 .

麗姊突然轉身背着曾生 ,像躲避他的觸碰敏感的乳房 ,令我緊張得站起來 , 是否她突然後悔改變主意嗎?

我已經踏出一步 , 準備……..

可是麗姊拋掉胸罩…..坦胸讓曾生輕舔她的乳暈 , 是我太緊張了嗎 ?

女人 ! 半推其實是半就 .

唉 ! 一雙多美麗的乳房啊 ! 驚嘆麗姊美好的身段 .

慾拒還迎的她 , 內褲徐徐下 , 帶一點矜持 ,留一點神秘 .

喔!…………..不用再保留 , 穴已為君開 , 水汪汪的淫穴 , 泛起無浪的淫湧 .

喔!…………… 放蕩的叫喚!

眼前的麗姊變得陌生 , 是我愚昧還是她的演技精湛 ,令我更迷惑更困惑 .

[ 她是沒有男人睡不了的女人嗎 ?真的性飢渴嗎? 還是假裝 ?]

意已亂情己迷 .

放蕩的她主動騎在曾生的上面 , 送上溫柔的香乳 ,任由他來品嚐 .

突然她轉過身來面向着我 , 曾生就順勢而行 , 這全是由麗姊來主導 .

對 ! 是她刻意的安排 , 淫慾的胴體就在我面前舞弄 , 是無聲的告白.

放蕩的身軀就在我面前搖曳 , 跳躍乳房是來激破我對麗姊的尊重 .

一下一下的推插是為我而演 , 是她故意坦蕩蕩面向着我 , 要的是讓我知道 , 她的骨子裹的淫蕩 .

我完全看不出她有半點害羞 , 只有性飢渴的全部.

再來一下一下的穿梭 , 穴早已奔流 , 淫聲已經盪漾 , 動魄來自呻吟 .

不自主神經已經啟動 , 我的下體早已經豎立 .

喔……………是高潮的呼喚 !

呵……………是應聲的回響 !

人性已經崩潰 ,自我已經托出 , 是破喉而出的滿足 .

就此灑下諷刺的批貸印章 ,完完全全是不道德的交易 .

此情此境我還有什麼可以說 ? 我看着飽食的曾生逍遙地穿回衣物 , 步出房間 .

曾生回首說 :[ 小夥子 ! 是妳太不了解小麗了!]

笑着離去….

我回頭看着赤裸裸的麗姊 .

是我不了解她嗎 ? 不認識她嗎 ?

是為了公司犧牲貞節的女人嗎 ?

是她為了減輕我的悔疚而扮作沒有男人睡不了的女人嗎 ?

唉! 還是…….就在眼前只是一個性飢渴的女人呢 !

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