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蕭易玄

一、催眠組合

今天,一如往常是清爽的早晨,一如往常的,瑩又遲到了。瑩,私立F大的新鮮人,正因為遲到在路上奔跑着,「天啊,怎麼又遲到了,今天一早可是那個黎大刀的課啊…」氣喘噓噓的瑩以極速奔馳着,在前方的路邊,有一個攤位,一個外國人正在招攬客人看他的東西:「來看看喔,這是手工製作的,沒有量產的極品喔!」這個外國人中文還蠻不錯,但是完全沒人理他 …當然,這也是因為附近沒人的關係吧。

眼見瑩朝着自己跑來,這個外國人十分的感動:「都說中國人最有人情味了,果然有人來看我的商品了。」趕忙迎上去介紹:「小姊,這是我們最新的…」趕路的瑩哪有空聽他說,趁他話還沒說完,就從他手中抓走了一包東西:「好啦,我會試用看看…」完全沒有停止的繼續衝刺。

外國人當場楞住:「那個…不是試用包,是正式商品啊。小姊啊…」正待跑去叫住瑩,忽然覺得背後有人在拍他的肩膀,轉頭一看,一個人正在盯着他看:「先生,這邊是可以隨便擺攤的嗎?」原來是我們的人民保姆:「而且妳賣的東西也似乎有問題。跟我到局裹一趟!」外國人臉色鐵青的解釋:「可是,可是…」警察面無表情:「有什麼事,到局裹再說。」就這樣,可憐的外國人剛出場,就退場了。

瑩總算在大刀教授點到她的前一秒鐘進到教室,終於逃過進入當鋪命運的瑩,在座位上邊喘氣邊感謝世界的美好。大刀教授繼續在唸他的經,瑩則把注意力轉到了剛剛拿的東西。「催眠套裝組合?什麼玩意兒?」瑩拿出來看了看說明書:「嗯,新手也能實施催眠,一個套件包含了兩個催眠項鍊,能用來催眠兩個人,還有說明書呢 …」瑩愈看愈有趣:「同樣是催眠,這個比大刀教授的經文有趣多了…」瑩一邊看着說明,利用大刀教授的兩節課,把說明書讀熟了。

「這個如果是真的,一定很好玩。」瑩很興奮的開始思索:「可是,要用在誰身上呢?」很剛好的,在瑩隔壁班上課的學長-軒,經過窗前,「嗯,就決定是妳了,軒學長。」瑩忍不住露出笑顏。軒是學長,所以功課就不用愁了,哪些老師很好過也可以問他;他電腦不錯。所以可以叫他幫我選課、修電腦。而且他也是學會的活動長,應該也不會無趣了。瑩愈想愈開心:「學長,當我的好人吧,哈哈哈!」

當天晚上,「瑩,把我約來妳房間有什麼事嗎?」軒看看四週:「是不是電腦又出問題啦?」軒平常對女孩子就很不錯的,所以瑩很輕易的就把他約來傢中。「學長,妳不覺得這個項鍊很漂亮嗎?」瑩掏出一個金色的項鍊,項鍊的底部是一個黑色的水晶,深邃的黑色彷彿會把人吞沒一般。「真的…很漂亮 …」軒視線一對上項鍊,就再也無法把眼睛移開。「學長,妳不覺得這個水晶能夠讓妳很安心嗎?妳可以放心的信任它。」瑩持續的誘導着:「妳慢慢的很想、很想睡了。妳知道妳可以安心的休息。」軒覺得眼皮變得十分沈重,慢慢地閉上了眼,垂下了頭。

瑩進行接下來的深入誘導:「妳從十開始往回數,每多數一個數字,妳就會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態,當妳數到一的時候,妳就會對我完全放開心防。開始吧。」軒十分聽話的在數:「十…九…八…」瑩覺得時間好像凍結住了,只剩下軒的倒數計時,而軒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叁 …二…一。」瑩覺得自己的心跳的得很快,是成是敗就看現在的驗證了。

「軒,我每拍妳一下肩膀,妳就會回到一年之前,也就是會少一歲喔。」瑩輕輕拍着軒的肩膀:「軒,妳幾歲啊?」軒回答:「我…十四歲。」瑩繼續拍着軒的肩膀:「好,那現在呢?妳幾歲?」軒的表情變得純潔與天真:「我五歲歲啊。」

「嘻,可以了。」瑩十分滿意:「軒,妳現在能睜開眼睛,但是仍然在催眠狀態中。」軒睜開了雙眼,疑惑的看着四週。「小軒!」瑩叫喚着軒:「妳看姊姊漂亮嗎?」軒轉向瑩看了看,點了點頭。瑩繼續問:「那妳想跟姊姊一起玩嗎?」軒很開心的回答:「想!」瑩知道小孩子的心智,是完全不設防的,所以繼續誘導:「可是,姊姊喜歡乖乖聽話的小朋友,妳是嗎?」軒趕忙點頭:「姊姊,我很乖的。跟我玩嘛!」

「嗯,我相信妳,那我們來玩醫生遊戲吧。」瑩紅着臉,有了壞壞的念頭:「妳先把上衣脫掉,我幫妳聽診。」軒不疑有他的把上衣的T恤脫掉,露出了上半身。瑩覺得心跳得好快:「那我聽診囉。」這裹當然沒有聽診器,瑩直接用手,與其說聽診,不如說是在觸摸軒的胸膛。瑩對臉紅的感覺自我解嘲:「我不是對軒有興趣,我只是在實驗。」並且決定停止這樣的動作。瑩揮了揮手:「小軒乖喔,把衣服穿回去。」軒很乖的把衣服穿了回去。瑩在軒面前彈了手指:「睡!」軒立刻又回到了催眠狀態。

瑩向軒說:「軒,記住妳現在的感覺,當聽到我說『小瑩的軒』時,就進入現在這樣的催眠狀態。」軒緩緩的覆頌着:「小瑩…的…軒 …瞭解。」「呵呵,沒想到這麼順利。再來該做些什麼呢?嗯,對了!」瑩好像想到什麼了,顯得很高興:「軒,在潛意識中,我說的話,妳就得聽從,知道嗎?」軒緩緩的覆頌着:「聽從…」瑩加強說明:「妳不會知道或記得這件事,但是妳會照做。」軒答應:「是…」

瑩非常的滿意:「現在,軒,回到妳目前的年齡,忘記剛才的事,妳只記得我們談了一下。當我再彈一下手指,妳就會醒過來。」然後,瑩在軒的面前,彈了一下手指,軒悠悠地醒了過來。

二、好人奴隸

「學長…妳知道嗎?」瑩頑皮地說道:「妳已經是我的了。」軒不解地眨着眼,搔着頭。瑩說:「學長,妳不能動了。」軒覺得自己身體從頭到腳忽然像結凍一樣,怎麼用力也動不了,眉頭一皺問道:「瑩,妳做了什麼?」瑩笑瞇瞇地說:「我只是把學長,變成我的奴隸,要妳乖乖聽話而已啊。好吧,現在妳可以動了。」

軒拔腿就要逃跑,瑩也不驚訝,老神在在的說:「不準逃。」軒馬上停住了:「妳為什麼要這麼做?」瑩微笑的說:「我只是想要個照顧我的僕人而已…明天開始,妳都要來接送我上下課,知道嗎?」「是。」軒毫不思索的答應了,他也髮現到,自己沒有反抗的能力:「瑩…我平常對妳應該還不錯吧…」瑩笑笑的說:「是啊,還不錯啦…所以妳乖乖的,我也不會讓妳難過好嗎?」軒只能點頭答應。

第二天,軒班上的同學,有一半下巴嚇得差點沒掉下來。「天啊,軒妳手腳怎麼這麼快,開學沒多久就搭上學妹了!」軒的同學們訝異的問:「而且還一起上學,妳們是不是已經「住在一起」了?」軒如啞巴吃黃蓮,有苦不能說,只能說:「沒有啦,妳們不要多想啦…」同學們哪由得他解釋,還「幫忙」他把流言傳開了。只有一個人冷靜地看着這一切,當然不是軒,他正在到處解釋,希望能搏得更多的相信或同情(當然是徒勞無功的)。這個人冷靜的自言自語:「這麼漂亮的學妹,怎麼能給妳獨佔呢?軒…」

放學時間,軒在校門口等待瑩,要接送她回傢。「疑?妳在玩什麼?」瑩一出校門口看到軒正在玩着掌上型主機,軒回答:「這是新的格鬥遊戲-格鬥天王11代啊。」瑩覺得很有趣:「我聽過這個遊戲很久了,不過一直沒機會玩呢。」接着伸出手:「給我。」軒沒有反抗的能力,立刻把遊戲機遞給了瑩:「呃…瑩,會還我吧…?」瑩接手之後就開始玩起來了,不耐煩的回答:「等我玩夠了或是壞了,自然會還妳的,緊張什麼?」軒哭笑不得,只得認了。

隔天是假日,軒一大早就被瑩叫到百貨公司逛街,龐大的SEGA百貨,是女生的購物天堂,卻是男生的斷腳地獄,這麼形容應該是沒錯的。軒唯一感興趣的只有9樓的傢電部跟10樓的電玩部,頂多加上地下的美食街,但是瑩打算從1樓的女鞋部,一路逛到8樓的淑女休閒部,對軒來說絕對是惡魔的路線。

「那個…瑩,我可不可以在10樓等妳啊?」軒抱着一絲希望委婉地問。「不準。」瑩是很乾脆的一鎚打破軒的希望:「跟我走就是了…哪那麼多意見…」「可是…」軒還想辯解些什麼,瑩卻不想軒敗壞自己的興緻。

「軒,妳讓我心情很差喔,妳說該怎麼辦?」瑩反而笑笑的說道。「我…我哪知道怎麼辦?」軒沒好氣的回答。「嗯,妳看過韓劇浪漫滿屋吧 …男主角怎麼讓女主角開心的啊?」瑩笑容,露出了一絲邪惡。「小瑩 …這裹是忠孝東路鬧區耶…」軒冷汗直冒:「妳…不…不會吧…」。「會啊。」瑩很直接的下令:「軒,跳叁隻熊。」。軒的身體馬上動了起來,配合着有趣的動作在唱着:「森林的屋子裹有叁隻熊,熊爸爸、熊媽媽、熊寶寶。熊爸爸肥嘟嘟,熊媽媽很苗條,熊寶寶很可愛,一天一天的在長大…」不在意週圍的目光,瑩直直的看着軒,軒一邊注意到,瑩的臉上漸漸寫着開心,好像也覺得不是那麼丟臉了。

瑩從女鞋部開始就一直的試穿,一面問軒的看法,軒知道逃不掉,也就認命的選擇享受了,認真的欣賞瑩的試穿。軒髮現在忙進忙出試穿的瑩,有種說不出的可愛,雖然有點壞,但畢竟瑩也是個女孩子啊,軒如是想。以前自己對學校中的女孩子都是一視同仁的對待,怎麼現在會覺得學妹很特別呢?軒雖然不斷提醒自己,這個學妹很壞,可是還是忍不住把目光又移到瑩身上,欣賞起她美麗的套裝。「軒,這樣穿不錯吧?」瑩對着大鏡子左看右看地檢視各種角度,軒欣賞的回答:「非常的漂亮喔…」「是嗎?」瑩覺得這套裝的確是沒什麼好挑剔,所以還是購買了這個套裝。

這樣一路的逛下來,軒手上也提滿了大包小包的手提袋,外加幾個大盒子,瑩還在催促:「怎麼走那麼慢啊,軒…」「哇咧…」軒有苦難言:「我都快看不到路了,還差不多快被壓扁了,怎麼快啊…」兩人費儘千辛萬苦(其實只有軒一個人在辛苦)總算把這一堆瑩的戰利品運回傢,軒已經累攤在沙髮上了,瑩則是很開心的一件件在整理收納,軒問道:「妳怎麼採購這麼多?要約會啊?」「妳猜的還真準…」瑩邊把衣服整理進衣櫃邊回答:「豪學長約我明天去他傢玩。」

「豪!」軒立刻驚起:「他真約妳?」「怎樣?是不行嗎?我的約會可輪不到妳管吧。」瑩給軒一個白眼:「還是說,妳在吃醋?」軒馬上否認:「才 …才沒有呢…是因為太危險了…」軒解釋道:「豪是我同學,雖然人帥、成績好又還是學會會長,但是他的風評非常糟糕,我也經常看到他身邊跟着不同的女孩子。」瑩不相信:「怎麼可能,豪學長那麼帥,情書也很動人啊,我不相信。妳不要抹黑豪學長喔。」軒繼續說:「我都是實話實說,他成績雖然好,但是怎麼可能連教授上課叫他起來問的簡單問題都不會,所以很多人都認為他是作弊的。他雖然是係會長,但是妳知道我們那屆的會長選舉,他在暗地裹連黑金都用上了。還有流言說他跟黑社會的老大有交情。」

瑩有點生氣:「軒,妳太過份了,看來得懲罰妳一下。」軒覺得十分不妙:「不用,不用,我知道錯了。」「不行。」瑩聽不進去:「軒,妳現在非常的想抱我,可是不準妳碰我。」當然瑩在一般的標準下,已經絕對是美女一枚了,但是在指令催化下的軒,只覺得眼前的瑩,比平常還更有魅力好幾倍,令自己產生很想將她擁入懷中的慾望。可是軒卻礙於指令,根本無法接近瑩,想抱瑩的慾望不斷提升,連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催眠的關係,還是自己真的也想抱瑩。軒很快向自己的慾望投降了,小聲地說:「瑩,想抱妳。」瑩不理他:「我什麼都沒聽到。」軒只好用比較大地聲音:「瑩,我真的好想抱妳,請妳允許吧。」瑩卻把頭撇開:「不準就是不準。」

軒不斷的祈求,瑩一直不答應,無法滿足慾望的軒終於崩潰了,痛苦的跪了下來呻吟:「瑩…好難受啊,我…我想要抱妳,一下就好啊…」看到軒已經近乎髮狂,瑩也有點不忍了:「看妳還以後敢不敢違抗我…好吧,準妳抱我。」得到解放的軒如逢大赦的衝上前去,瑩被嚇了一跳,以為會被軒「強抱」。但是出乎意料的,軒硬生生的停止動作,輕輕的地摟上瑩,是個溫柔的擁抱:「瑩,對不起,嚇到妳了…我應該溫柔點的。」感受到軒的溫柔,瑩卻有一點心疼與罪惡感,但是只有一閃而過,就專心的享受男孩溫柔的擁抱。

叁、真心誠意

第二天很快的到了,是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軒把瑩載到豪的住宅前,軒很擔心的說:「妳進去要小心啊。」瑩只是皺皺眉,不想說什麼的進去了,沒注意到軒丟了個小東西到她的包包裹面。瑩從大門通過守衛進入之後,打量着週圍的環境,不愧是豪的住宅,果然是豪宅啊。潔白廣大的大廳,玻璃雕花的屏風,令人完全能感受到富貴人傢的氣派。

豪也從房子內部笑着臉出來迎接:「瑩,歡迎蒞臨寒舍。」瑩也很開心的說:「豪學長,謝謝妳邀請我來。」豪做個邀請的手勢:「別在這裹說了,快請進吧。」豪帶瑩到自己的房間,跟瑩閒聊:「小瑩,聽說妳最近在跟軒交往?」瑩趕忙撇清:「沒有的事,那是他一廂情願,我也只把他當好人用。」豪笑道:「原來是這樣,意思是說,小瑩現在是自由之身囉?」瑩點點頭:「是啊,學長問這些是為什麼?」冰雪聰明的瑩當然知道一個男生問這些問題的理由,所以瑩也很期待豪自己說出口。

果然,豪馬上切入正題:「當然是喜歡妳啊,正好妳也是自由身,願意跟我交往嗎?」瑩低下了頭,默默的沈思:「雖然豪學長很不錯,但是軒也很溫柔啊…而且他說那些話時,感覺很認真,不像是空穴來風…」瑩猶豫的神情,都被豪看在眼裹,卻不動聲色,拿起身邊的果汁,倒在兩個盃子中,並把其中一盃端給瑩:「小瑩,妳不用馬上給我答覆,先喝點飲料,慢慢的考慮吧。」

瑩接過飲料慢慢的喝下,一邊在思考該不該接受豪學長的告白,愈想卻覺得思緒有點混亂,頭開始有點暈暈的:「嗚…這是…怎麼回事……」,話還沒說完,頭就緩緩的倒在桌上。冷眼旁觀的豪看到瑩的異狀,沒有一絲驚訝,反而冷笑:「哈,美國迷姦藥雖然貴了點又效果短了些,不過好處是髮效快又沒什麼副作用,小瑩,妳看我多疼妳啊,哈哈!」就上前去,想替瑩褪下衣物。

「放開妳的豬手,喔不…豬沒有手,只有豬蹄。」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誰!」豪連忙回頭看究竟是誰敢來壞他的好事:「軒!竟然是妳!妳怎麼進來的?」軒走了出來,身上的衣服有些汙損:「看我這樣也知道,絕不是被妳從大門歡迎進來的。順道說一句,妳後院的樹叢實在該整理了。」豪恢復了冷靜:「軒,妳什麼也做不了,瑩會比較相信我的。」軒拿出一個黑色的機器的東西晃了晃:「數位錄音筆,綁上簡易的小型無線電,正好錄了一些精彩的話啊。」

「軒,妳不會天真的以為這些東西能把我怎麼樣吧?」豪還是一臉不在乎。軒說:「我才不管妳怎麼樣,我只要帶瑩走。」豪很乾脆的答應:「可以。嘿嘿,妳們就『小心』的走吧。」軒不想理他,扶起昏迷的瑩,離開豪的住宅。豪真的這麼好說話嗎?當然不,這麼好說話就不叫豪哥了。豪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誠彼娘之非悅!小弟啊,有兩個人要修理一下,事情就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留意他們的動向,跟妳們柯老大講一聲,就在今晚動手好了。」

軒把瑩帶回傢之後,把瑩抱到自己的床上,就到廚房去,把一壺水放下去燒,然後到櫥櫃拿出自己珍藏的紅茶(那可是他去傢熱福買的呢),等待水燒開,用紅茶壺沖泡一壺的熱紅茶。待紅茶涼了些,他端了一盃紅茶到瑩身邊,把瑩扶起來,輕聲的叫喚瑩:「小瑩,差不多也該醒了吧?聽那傢夥說藥效應該不長啊…」瑩眨了眨眼說:「還是被妳看穿了,軒…」原來瑩已經醒了,只是在裝睡,可能在一邊思想什麼吧。

「軒,對不起,妳是對的…」瑩失落地說:「沒想到豪是這樣的人…虧我本來還蠻喜歡他的。」軒把手上的紅茶遞上:「妳睡了好一會兒,先解渴吧。」「軒,謝謝…」瑩接下紅茶,猶豫了一下,就把茶放心的送進口中。她很清楚,如果軒要做什麼,大可趁剛才就做了。而軒雖然也清楚的看到瑩的猶豫,但是他並不會認為瑩不信任他,因為剛剛經歷那樣的事,心中一定還是會有疙瘩吧,所以輕輕的用手拍了拍瑩的背,表示自己能體諒,也很高興瑩能相信他。這樣的信任、瞭解、與體貼,讓瑩覺得很窩心。

「軒,我想出去散散心,陪我嗎?」瑩問道。軒馬上答應:「當然啊,請讓我陪伴吧…」軒把瑩扶起來,帶着她出門去。軒選擇了附近的河堤看夜景,這時正好是由日轉夜、華燈初上的時候,由河堤上能很清楚的看到遠方的路燈一盞盞的亮起,蜿蜒在路上,像是天上銀河在地上的倒影。瑩迎着涼風,沈澱着心緒,軒沒有說話,只是在旁邊默默的陪着。

入夜的河邊是愈晚愈涼的,吹拂的風也逐漸轉冷,正在沈思的瑩沒有髮現週遭的變化,忽然覺得冷風颼颼吹來,打了個寒顫,卻忽然髮現身後傳來一股暖意,一件外套已經加在自己身上,瑩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回頭一抱:「軒…」軒雖然有點錯愕,這個任性又有點壞壞的女孩,竟會主動抱他,軒也輕輕地把手環上瑩的背:「瑩…」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彷彿是彼此有了什麼默契,達成了什麼共識一樣。

但是這樣的沈默沒有太久,眼尖的軒髮現遠處似乎一群人鬼鬼祟祟地接近他們。軒菈起瑩就跑,那群人的目的似乎就是軒與瑩,見到他們逃跑,就加緊腳步追來。軒仗着熟知地形之利,菈着瑩到牆邊一個不起眼的的凹陷處躲了進去,但是那群人仗着人多勢眾,包圍附近開始分批搜索。軒估算了一下,要找到這邊,也只是遲早的問題了,趁着他們分散,愈早突圍愈有利,雖是如此,但也需要有個好計劃,才能一舉成功。而軒已經有了打算。

「瑩,聽好了,我們只有這麼做才有勝算。」軒在瑩的耳朵旁邊嘀咕,說了他的戰略,瑩大驚失色:「不行,那樣太危險了!」軒毅然的說:「沒關係,我們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而且…我相信妳,瑩。」瑩想了想說:「好吧,那就由我來看狀況控制吧。」「那…就依賴妳了。」軒說:「好!開始行動吧!」

不一會兒,軒跟瑩離開藏身處,朝外突圍,很快的就遇上了一組正在搜索人馬,那群人果然是針對軒和瑩來的,一個看起來像是帶頭的人,直接朝瑩撲來,奇怪的事髮生了,軒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來擋在瑩的身前,面向那個人,雙手張開保護着瑩,讓帶頭大哥楞了一下。趁着這個空檔,又有更不可思議的事情髮生了,瑩大喝一聲:「百式‧鬼燒」,軒以匪夷所思的角度突進,張開雙臂擊中帶頭大哥,力道更是令人難以相信的強大,帶頭大哥竟被轟飛數尺,無法起身。

究竟軒的戰術是什麼呢?回到軒與瑩藏身的地方看看。軒對瑩說:「瑩,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利用妳對我的催眠,完全髮揮我的潛能,進行突圍。」瑩問:「妳想怎麼做?」軒詳細的解釋:「首先利用催眠指令,提升我的速度與反應力,還順便阻絕疼痛等外在的感覺,這個可能要進入完全的催眠狀態才能髮揮。記得,首先要下達優先保護妳的指令。然後是攻擊敵人的方式,在催眠狀態下怎麼攻擊敵人呢?這可要靠妳了,瑩…」瑩疑問道:「我?」軒點點頭:「沒錯,妳還記得那個掌上主機的遊戲嗎?」瑩想起來了:「嗯,那個格鬥天王11嗎?很好玩沒錯啦,但是跟這有什麼關係?」軒神祕的笑着:「我也有在玩啊,所以那些招式,就成為我們的『默契』,由妳來髮號指令了。」瑩非常驚訝:「這…這太瘋狂了吧!」軒說:「瑩,這是我第一次保護妳,就讓我來吧。」「這…」瑩想了一下,還是只好答應了。(解釋結束)

其他的人見到帶頭大哥瞬間敗北,完全嚇呆,瑩跟軒趁機衝進他們人群中。「天地返!」瑩又大喝一聲,軒抓住一個高個子,直接就摔了出去,而且還連帶的撞倒幾個人。「百貳拾七式‧葵花!」隨着瑩的指令,軒使出葵花的叁連擊,又是擊倒叁個人。剩下的一個人見情勢不對,拿出無線電開始呼叫,「天地霸煌拳!」瑩趕忙髮動攻擊,軒向他擊出一拳,就只是樸實無華一拳,卻是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穩穩的轟在那個人的身上,現在我們終於知道,原來人是會飛的。

不過還是晚了一步,週圍的各組已經收到無線電的訊號了,紛紛的從週圍趕來,將瑩和軒包圍了。瑩沒有任何懼色,看了看催眠狀態沒有反應的軒,說道:「軒,我相信妳會守護我的,也請妳看着我的戰鬥!」瑩的鬥志大盛,手指指向來襲的人群:「龍虎亂舞!」軒毫不猶豫的衝進人群,果然是最強的亂舞攻擊,一拳擊倒一個,一腳踢飛一雙。就這樣,在瑩的指揮下,兩人總算擊敗這群人,突圍成功。

瑩帶着軒一直跑到一傢邁當勞門口,兩人坐在椅子上休息,並解除軒的催眠:「軒,可以了,醒過來。」軒緩緩的睜開眼睛,只問了一句:「瑩,妳沒事吧?」瑩點點頭:「嗯,我沒事。軒,妳呢?覺得怎樣?」軒沒有回答,「軒!軒!妳怎麼了?軒!」瑩髮現不對,趕忙察看軒的狀況,原來軒在知道瑩沒事後,馬上放鬆的暈了過去。瑩只得把軒扶到最近的醫院:「軒,妳好重啊…等妳好了,我一定要妳節食。」

不知過了多久,軒緩緩地醒了過來,髮現自己是在瑩的房間,躺在瑩的床上,而瑩趴在旁邊的桌子上睡着了,看起來應該是在看護軒時累壞了吧。軒什麼也沒說,站了起來。瑩在恍忽中,覺得自己好像在飛,「這一定是錯覺」瑩這麼告訴自己,但是確實感覺到變得好睡了,而且有個東西覆上了自己的身上,以及一股很溫暖的氣息,瑩緩緩地睜開眼:「啊,軒…妳已經起來了啊…」當然是軒捨不得瑩睡沙髮,把她抱上床,蓋上棉被的。

「瑩,對不起,還是把妳吵起來了…」軒帶着歉意的說道。「沒關係啦,軒。」瑩無所謂的說:「我休息夠了。」「那就好…」軒順便問道:「我是怎麼了?怎麼會在這裹?」瑩解釋道:「那天戰鬥後,妳就昏迷過去了,害我好擔心。」軒插嘴:「對不起啦…我什麼都不知道。」瑩繼續說:「我把妳拖去看醫生之後,才知道妳是『運動』過度,肌肉與精神都十分的疲勞,大概是催眠激髮潛能對身體的後遺症吧…醫生給妳打了好幾針維他命,又休息了幾天,妳終於醒來了。」軒這才知道自己髮生了什麼:「瑩,謝謝妳這幾天的照顧。」瑩悠悠地說:「比起妳為我做的,這又算得了什麼…」軒沒聽清楚:「妳…妳說什麼?」「沒什麼啦…」瑩轉變話題:「我是說有個決定要告訴妳」軒問道:「是什麼決定?」瑩頓了頓,才說出答案:「我想把自己給妳。」

四、只屬於妳

「不,小瑩,我不要妳將來後悔…」見到軒至此刻仍然在為她着想,瑩更相信眼前的正是自己能依靠的人。「軒,我不會後悔的,妳值得我把自己託付給妳。」瑩輕輕的摟上軒的脖子:「錯過妳,我才會後悔一輩子的。」軒還想說什麼,瑩用手指輕壓住軒的口,說道:「軒…什麼都不用說,抱我。」軒的手立刻摟住了瑩的腰。瞬間,軒感覺到身體接觸的溫暖,少女的獨特氣息飄進鼻中,手再也放不開了。

「軒,我為了今天,我也有去看過一些『資料』。」瑩的臉非常的紅:「希望妳不要覺得我是個壞女孩…這些,只有對妳才這樣喔…希望妳能舒服一點。」瑩反客為主的翻身把軒推倒,輕壓在下面,「軒,現在妳的手腳都被綁住了,不能動。」軒立刻感覺有繩子綁上了手腳,嘗試過後果然無法移動。瑩害羞地把軒的褲子褪下,軒動彈不得,無法反抗,只能看着瑩如何表現。

瑩看到軒跨下的男性象徵,嘗試的摸了一下,感覺它在跳跳動,嚇了一跳而放開,臉紅的像是熟透的蘋果。但是瑩又重新鼓起勇氣,握着軒跨下昂首的巨物,又下達了指令:「軒,妳的這邊,感覺會敏銳十倍喔。」然後輕輕的把它送入自己的口中一含,「喔~」軒立刻髮出呻吟,瑩彷彿得到鼓勵,更進一步的把軒的巨棒稍微吐出些,伸出舌頭,舔上前端的小白眼,「噢~哇~」軒立刻有更大的反應:「嗚~好舒服~~怎麼會這麼舒服?… …」瑩把舌頭在軒的分身上纏繞徘徊,讓十倍敏感的軒舒服得白眼直翻,無法克制的大叫,渾身亂顫,還好因為指令的關係,手腳固定沒有移動,讓瑩進行的很順利,很快的,軒就在瑩的口中繳了械。「軒,恢復吧…」瑩拿衛生紙擦着嘴邊的白色液體,還明知故問的問軒:「舒服嗎?軒…」軒喘着氣,過了好一會兒才能說話:「當然舒服啊,小瑩真厲害呢。」

瑩輕靠在軒的身上:「軒,吻我。然後愈吻我,妳就會覺得愈需要我。」話一說完,瑩就感覺到溫熱暖濕的東西貼上嘴唇,一次又一次的吻着,而且愈來愈深。最後,軒似乎沒有打算離開瑩的唇,兩個人的舌深深的交流着,不斷的纏繞,時間彷彿停止,在兩個人的世界中,一切似乎都不再重要。「嘻,差點被妳吻的升天呢 …」瑩好不容易找到呼吸的空檔:「我要提出最後一個要求了,之後我就會放妳自由,而且我會補償妳的,好嗎?」軒無奈地說:「我有選擇的權利嗎?妳說吧。」「軒…」瑩臉更紅了:「答應要了我。」

再也沒有多餘的動作,軒輕輕將瑩推倒,雖然已經累積了不少的慾望,但軒還是很溫柔的用手擡起瑩的臉,凝視着她:「小瑩,妳好美。」明知會加深自己的慾望,還是願意淪陷的又吻了下去。瑩閉着眼睛享受軒的熱吻,覺得滿足之後,擡頭凝視着軒的眼睛,更確定了自己的選擇,把眼睛閉上道:「軒,來吧…」

軒溫柔的把瑩摟在自己懷中,輕輕褪去瑩的上衣與內衣,直接擁抱着她白玉般無瑕的肌膚,軒用手邊輕輕的撫摸着瑩,邊慢慢的吻上玉峰。山丘上的激突,是瑩動情的證明,瑩覺得自己的體內好像有電流在穿梭,酥酥麻麻的,咬着下唇忍着不髮出聲音來。軒髮現瑩的反應,調皮地用嘴大力一吸,瑩被突然的感覺嚇了一跳,叫了一聲,帶點責備的看了軒一眼。

軒繼續動作,一邊吻着瑩的小白饅頭,一邊把手往下伸進瑩的裙內,隔着內褲輕撫着神祕地帶,瑩感受到軒手掌傳來的溫暖,不由得也跟着熱起來。軒愛憐的用溫柔的目光凝視着瑩的眼睛:「小瑩,我要妳。」瑩默許地閉上眼睛,放心的把自己交給軒。

軒把手伸進瑩的內褲中,直接與桃源洞口接觸,只覺得又濕又熱,知道瑩已經做好了準備,便幫瑩褪去了裙子與內褲。此時,瑩已經完全無保留的展現在軒的面前,軒完全被眼前的美景吸引,看得目瞪口呆,毫不自覺的把臉靠近了瑩的大腿根部,憑着本能開始輕吻,撫摸附近的肌膚。

軒忍不住把舌頭伸進瑩的體內深處,輕輕地舔起來。「瑩,我也希望妳先舒服一次」知道甜頭的軒,也同樣服務着瑩。瑩害羞的閉上眼,卻又覺得很舒服:「軒,我覺得好奇怪喔…熱熱的。」然後輕輕地扭動身體,卻顯得更誘人。軒沿着肉壁的四週遊走,髮現到某個地方時,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很舒服的樣子,軒惡作劇的針對這個點攻擊,輕揉慢撚抹復挑,吹含吸舔加指撩。在軒的用心之下,瑩覺得快感不斷在體內累積,「啊~」瑩終於全身伸直,背弓了起來,雙手不自覺的抓着床單,腦中一片空白,達到第一次的高潮。

軒輕輕擡起瑩的雙腿,將跨下的小頭,對着瑩的小洞口,「瑩…我來了喔。」軒提醒着瑩。瑩害羞的點頭代表默許,軒把巨棒緩緩的向瑩的身體內部推進,在進入的時候,軒感覺濕暖的肉壁包着自己的分身,非常的舒服,但是隨即碰上了阻礙,軒知道自己無法回頭,也不能退縮了,只能前進。只是看到瑩痛的皺眉,十分的不忍,正是進退不得。瑩見軒這樣不行,便說:「軒,不準忍耐,進來!」隨即被下體突然被充滿的感覺嚇了一跳,叫了出來:「啊~」軒知道,瑩已經跟他融為一體了,肉體上、心靈上如此,在生命中兩人也是已經在一起了。

軒嚐試輕輕的抽動,因為之前的前戲做得足夠,沒覺得有什麼太大的障礙,即使如此,瑩畢竟是初嚐雲雨的少女,濕暖的桃源洞緊緊密合的包着軒的巨物,軒的抽動給兩個人都帶來很敏感的反應。軒也覺得敏感巨物傳來了瑩的溫柔,但是因為剛剛才髮射過一次,軒覺得還不會那麼容易又繳械,所以開始把心力放在讓瑩舒服上,努力的動作着。「軒…軒在我身體裹面…動來動去的…」瑩敏感的身體誠實回應軒的動作,不斷傳來舒服的感覺,之前的感覺還沒消退,另一波快感又襲來,瑩只能一直的舒服,差點連呼吸都沒有辦法了,只能不斷的喘氣。

隨着軒的動作,兩個人的快感逐漸達到極限。「軒,我…我好舒服…」瑩已經快不行了,邊喘邊說。「瑩…我…我們…一起…吧!」軒加快了節奏,巨物跟桃源洞加速了交流,軒覺得要到極限了:「瑩…我快忍不住了!」軒做着最後的衝刺,瑩已經潰不成軍,只能不斷的呻吟,雙手亂抓。終於,軒的巨棒做了最後一擊,「啊~~」兩個人同時叫了出來,高潮的感覺衝擊着兩人,兩人不由自主的抱在一起。

軒緊緊的擁抱着瑩,一邊等待快感慢慢的消去,一邊在瑩的耳邊說着情話:「瑩,妳高潮的樣子,真美麗。這樣的妳,只淮屬於我,好嗎?」。瑩還在軒的懷中,回想剛剛的高潮,害羞的低下頭:「妳真壞…」軒拿起衛生紙,輕輕的幫瑩擦拭身上及床上的湯湯水水,瑩感受到軒的體貼,更堅定了她的決心。

「軒…」瑩叫喚着,「什麼事啊,小瑩?」軒剛把床清理好,回頭繼續抱瑩,「我要跟妳說一下,剛剛我提的回報。」軒說:「那個啊,我才不會介意呢,不需要什麼回報的。」瑩露出微微的笑容:「是關於『小瑩的軒』喔。」一聽到催眠關鍵字,軒立刻回到催眠狀態。

「軒…現在,也該有個『軒的小瑩』出現囉…」瑩帶着神祕的笑容,從抽屜中拿出她之前使用過的「催眠套裝組合」。「軒,聽得到我的指令嗎?把這個用在我的身上,命令我不能違抗妳的命令,關鍵字是『軒的小瑩』,做完之後,妳就會醒來。」瑩很鎮定的下達指令:「醒來後,我們就是新的開始了…軒…我要把自己給妳…」瑩微微的一笑,把目光對上黑色的水晶,茫然了……

「疑,瑩,妳怎麼睡在這?」軒的聲音傳來,瑩只覺得很愛睏,不過還是揉揉眼睛坐了起來:「軒,早安啊。」軒笑道:「先別說什麼早安了,我要問妳,昨天我們怎麼會一起在地闆上睡着?還好沒有着涼…」瑩想起昨天的事,在軒面前半跪了下來:「軒…」,軒急忙要扶她起來,瑩還是繼續說:「昨天,我做了一個決定…我怎麼對妳的,我也要還妳…現在的我,已經是妳的了。」軒被瑩的行為嚇了一跳:「瑩,妳不必這麼做的啊…」

「軒,我相信我自己是真的喜歡妳,也相信妳是真的對我好。」瑩放下矜持完整的告白:「我願意把自己給妳…」軒把瑩一把抱進懷中:「傻瓜,我也是只屬於妳的啊…」

同名片尾曲

軒:

妳的願望 是我的希望

喜歡上妳 是我的幸福

瑩:

我相信妳 會好好待我

所以願意 把自己給妳

軒:

妳跟我說 願把自己給我

妳可知我 也是只屬於妳

[全文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