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相見

第一次離開傢,而且是那樣遙遠的地方,我有些恐慌,也帶着期盼,不知這個對我來說完全陌生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

剛剛走出北京站的時候,我感到一陣的眩暈,滿眼的人流是在我們那個寂靜的小山村從未看到過的景象。東,南,西,北,這�完全沒有我所熟悉的坐標,我忙不疊的從口袋�掏出一張紙條,那上面是姊姊的電話,我唯一的寄託了。

姊姊二十一歲了,大了我整整五歲,她是我們那個小山村�公認的好女孩。

而且也是唯一一個來北京上學的人,據說還是一所很着名的大學,好像是叫清華吧,我記不太清了。

我幾乎是姊姊把我帶大的,爺爺有些的殘疾,父母的模樣在我的腦海�很是模糊,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離開了我們姊倆,是一次意外車禍。姊姊就像個母親一樣的照顧着我,一邊上學,一邊還要伺候爺爺。現在爺爺也離開了,姊姊回來奔喪過後就又走了,說是學業太忙了,不能在傢多陪我了,她叫我好好在傢學習功課,以後也考上北京的大學來找她。哎,可是我現在就來找她了,學校把我開除了,不知道見了姊姊該怎麼和她說啊。

電話的那頭一直是忙音,我反復的撥着姊姊的手機,還是沒人接,我簡直慌了神,找不到姊姊該怎麼辦啊,她可是我唯一的寄託了。

天漸漸的晚了,在冬季天總是黑的很早,而且還刮着北風,我身上穿的還是姊姊在傢時候給做的棉襖,可現在它好像也不太管用了,能讓我心�能有些暖意的就是這是最疼我的姊姊做的。電話還是沒通,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孤獨。姊姊妳在哪兒啊。

風吹的更烈了,我瑟瑟的髮抖。

「小夥子,我看妳在着站了半天了,電話打不通,知道地址嗎?」電話亭的老大爺熱心的詢問起我來。

「好像是叫清華吧?」我支支吾吾的答道。

「哦,那可是個好地方啊,我告訴妳怎麼走,到附近在聯係妳的傢人吧。」

大爺很是熱心的向我說着路線,還用筆給我記了下來。

「謝謝大爺!」我就這樣像個沒頭蒼蠅一樣,還真撞到了地方,在一個叫清華西門的車站附近我又再次撥通了姊姊的電話。快接啊,快接啊,我心�像着了火一樣。

「喂,妳好,找哪位啊?」電話那頭終於傳來了姊姊清脆悅耳的聲音。

「姊姊,是我啊,是阿彪啊,我可找到妳了。」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不知是激動的還是凍得。

「妳在哪兒?妳來北京了?」姊姊的聲音一下變得急切。

「嗯,我來北京了,就在清華西門,我來找妳了。」

「好,妳就在那�別亂跑啊,我就去接妳,聽見沒?」

「嗯!」我應道。

過了有十幾分鐘的樣子,姊姊來了,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絨服,一條藍色的牛仔褲,還依然梳着她哪標志性的馬尾辮,她的個子好像又高了,應為我撲到她懷�的時候,只能觸到她如玉般的脖子。姊姊的身上有一股的香氣,我很小的時候就很愛聞,現在這香氣更加的濃郁了。

「彪子,妳怎麼來了,不是告訴妳在傢好好讀書嗎。」她又開始說我了,這是她最愛說的,也是我最不愛聽的話。

「我還沒吃飯呢,餓死了。妳怎麼一見到我就總說學習的事啊。」我沒回答姊姊,我不敢說我是被開除了。

「好了好了,先去吃飯吧,瞧妳這可憐巴巴的樣子。」姊姊沖我笑了笑,臉上露出了兩個小酒窩,她真美。

在一個小面館我西�呼嚕的吃了碗面,「啊,總算飽了,還是姊姊好。」我終於不在郁悶了,應為姊姊就在我身邊了。

「現在能說怎麼跑這�來了吧?」姊姊還沒有忘了這件事。

「嗯……我想姊姊了啊!」我在想個好的理由,其實我也是真的很想她的。

「別油嘴滑舌的,快說。」姊姊凶起來的樣子很是好笑,大大的眼睛�找不到一絲的凶惡,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交不起學費了,叔叔要買個拖菈機,他也不想讓我念書了,說傢�有妳一個上學就已經花了不少錢了,讓我出來打工,我就來了。」我委屈的說道。

「是這樣啊。」姊姊的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來,眼�卻充滿了倔強:「沒事的,妳還要回去念書啊,才十六歲,打什麼工,我供應妳,姊姊現在已經可以掙錢了,而且還有獎學金。」姊姊說完自信的笑了笑。

「啊,妳這就要哄我回去啊,馬上就寒假了,快停課了,妳就讓我和妳多呆幾天吧。」我也只能先這樣的應付她了。

「好吧,過完這個寒假妳就回去上學啊。」姊姊邊說邊用指頭敲了我的頭一下。

「姊,那我今天住哪啊,能和妳一起嗎?」我的眼神充滿了期盼。

「妳也真是的,不提前打個招呼,我現在還住在宿舍呢,還要為妳開個房,很貴的呢。」她又敲了一下我的頭,我傻笑。

姊姊在附近找了一傢小旅館,很乾淨,但只有一張床,姊姊說一張床要便宜些,她要我住這�,明天她在來接我去郊區租房子,郊區的房子更便宜,一個月也就貳佰左右。

「姊姊,妳不陪我睡啊,我一個人害怕。」我菈着姊姊的手,一臉的懇求。

「都這麼大了還害怕,害怕妳還來。」姊姊還是要走。

其實我經常和姊姊睡在一起,傢�的地方很小,我們就一直睡在一張床上,也不知道從什麼時間開始,姊姊不和我一起睡了,至少在她考上大學以後我就沒和她一起睡過。我真的很想在躺在她懷�睡一回。

我撅着嘴,眼�含着淚水:「姊姊,妳就陪我吧,我真的很想妳。」

姊姊看着我的樣子,心有些軟了:「哎,真拿妳沒辦法,從小調皮搗蛋,這麼大了還纏人,好吧,就答應妳,趕緊去洗洗睡吧。」

我脫衣服的時候,姊姊的臉一直沖着牆,在原來她還總幫我脫衣服洗澡呢,哎,人長大了就是不好啊,我心�嘀咕着。

「姊姊,妳不洗啊,水很熱啊,真舒服。」我在浴室�和姊姊說着話。

「舒服就洗吧,出來的時候想着圍上浴巾。」

「嗯!」

我按姊姊的吩咐,出來時把一條浴巾圍在了腰上:「真舒服,姊姊,妳去洗吧。」

「我洗過了,不洗了。」姊姊顯得有些不太自然:「妳趕緊睡吧,我還要看會書。」說着她從口袋�掏出一本書,坐在椅子上看了起來。

「嗯,我先睡了啊,妳也趕緊來啊。」我拍了拍床的一邊說道。

「唉,妳穿上衣服啊。」姊姊的臉有些紅。

「不了,這屋�挺熱的,凍不着。瞧妳熱的臉都紅了。」

姊姊對着天花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哎!真沒轍。」

夜�,尿把我憋醒了,雞巴老硬老硬的。我起身,姊姊不知什麼時候在我邊上躺下了,緊緊的靠着床沿,一點都沒有驚動我,姊姊真好。

姊姊睡的很香,我爬過她的身體,躡手躡腳的去了衛生間。回來的時候雞巴終於軟了,舒服了許多。姊姊沒脫衣服,只是把那件白色的羽絨服脫了,她的�面穿了一件粉色的小毛衣,也很是好看。我又輕輕的從她身上爬了過去,躺在枕頭上卻怎麼也睡不着了。

「姊姊,姊姊。」我在她耳邊輕輕的叫她。

「嗯,睡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啊。」她醒了,卻不理我。頭都不回。

我把身體往她那邊湊了湊:「姊姊,借只胳膊讓我躺躺吧。」

「不成,趕緊睡覺,要不明天就送妳回去。」她還真無情,這樣對待弟弟。

我哼了一聲,翻身睡了。

早上起來是姊姊給我驚醒的,是啊的一聲大叫,像是我小時候拿蟲子嚇唬她的聲音。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雙腿雙手都像個章魚一樣盤在了姊姊身上,她打開我的手的時候,我的手還摸着她高高隆起的胸脯,就像小時候媽媽的一樣。有可能是憋了尿,雞巴又硬了,她一叫喚嚇了我一跳,浴巾開了,雞巴翹的老高,我不好意的趕緊蓋上了,姊姊的臉很紅,徑自去衛生間洗漱了。

「都怎麼大了毛病還不改,睡覺還騎着人。」姊姊從衛生間出來,嘴�埋怨着。

「小時候一直這樣啊,以前怎麼不說啊。」我犟嘴道。

「好了,去洗漱吧,我要先去趟學校,一會兒來接妳啊。」姊姊說完就出去了,我一個人呆着真是無聊,時間過的慢極了,心�盼着姊姊快回來。

一直等到中午姊姊才回來,手�拿着一袋子的肯德基,還有一身新衣服。

「餓了吧,快來吃吧,吃完在試試新衣服,看看合適不合適。」姊姊一邊說一邊打開了袋子,頓時香氣四溢,這是我第一次吃肯德基啊。姊姊一直在一邊看着我吃,眼睛�充滿了關愛。

新衣服很合體,姊姊左看右看,點點頭說道:「嗯,挺精神,是個大小夥子了!」

說着又拍了拍我的頭:「走吧,房子給妳租好了,去看看吧。」

姊姊的辦事效率還真高,一上午的時間就都辦妥當了,姊姊在一個叫上地的地方給我租了房,很簡單,但很舒適。只是姊姊不能和我在一起住了,她要回學校,好像平時還要打工,只有在週日一天能陪我。臨走的時候她叫我別亂跑還給了我五百塊錢,說週日來再帶我出去玩,我點頭答應了,把姊姊送出了門,無聊又充斥了整個房間。

我躺在床上盤算着,姊姊只答應我在這�度過寒假,寒假一過她肯定會趕我回傢去的,怎麼辦啊。我不能走,我要去打工,掙錢,不能讓姊姊養活我啊,我要掙錢養活姊姊,我是個大小夥子了嗎,這是姊姊說的。

閑來無事的這幾天,我總是流連於路邊的小廣告,那�有招工的,那�要服務員,或者保安之類的我想我還是可以勝任的。可是卻一連碰了幾回壁,都說我年紀太小,沒人敢用我。

週日姊姊帶我出去玩了,真是讓我大開了眼界,北京真大,我們去了好多地方,把我累壞了,姊姊也應該很累,但她沒說,只是在和我聊天的時候就躺在我的床上睡着了,我沒叫她,怕叫醒了她她又要離開。

姊姊睡的很香,我悄悄的爬到她的身邊,枕着她的胳膊,把手又輕輕的放在了她高聳的胸上,我喜歡姊姊這樣的抱着我,雖然她不知道,但我很高興。這一晚我睡的很香很香的,連姊姊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一覺醒來,姊姊已經走了。我又開始了一週的尋找工作,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一個附近的夜總會收留了我,這回我告訴自己已經十八了,我感覺那�很鬆,連身份證也沒人找我要。

就這樣我當上了一個服務生,但只在晚上工作,給那些喝的爛七八糟的客人們送酒,偶爾還會碰到很大方的老闆給我小費,我很喜歡這份工作。

夜總會�有很多像姊姊一般大的女孩,但是都沒姊姊好看,她們穿的少的出奇,都能看到白花花的奶子和圓圓的屁股,不過在我看來,她們簡直沒法和姊姊比,就好像少了些什麼似的,但我也說不清,反正不能讓我覺的舒服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我顯得比較小吧,那些女孩們總是愛和我開玩笑,說我是個小帥哥,動不動的就摸我的屁股一下,還有時候會偷襲我的雞巴,把我羞得臉通紅,她們就會開心的大笑。

這群女孩都由一個叁十多歲的女人掌管着,都很怕她,管她叫媽咪,但那個媽咪好像很喜歡我,對我很關心友善,我覺的她挺好的,不像那些女孩這樣瘋。

週日的時候姊姊總會來看我,總是表示對我的歉疚,她說學業和工作真是太忙了,不能陪我。我告訴姊姊我一個人沒事,有時會到處逛逛,不用擔心我,天一到快要擦黑的時候我就會勸姊姊回去,她說我懂事了。其實,我在四點鐘要上班,我很想姊姊多陪我的。

一轉眼寒假就過了,姊姊送我到了車站。姊姊回去了,我也從車站�跑了出來,我回去繼續上着我的班,只是姊姊不知道我還在她不遠的地方生活着。

 

 

 

 

 

 

 

 

 

(待續)

 

 

 

 

 

 

 

 

【姊姊】第二章失身

就這樣過了半年,已經是個春暖花開的季節了,我竟然攢下了五千多塊錢,在夜總會�我乾的很好。我老實,而且肯乾,對客人的吩咐熱情而又認真,所以會掙到很多小費,那些老闆們大多數都還不錯,只是有時他們喝多了就會髮脾氣,還會拿我們這些服務生取樂。

一次去給客人送酒,敲門進來的那一刻嚇了我一跳,兩個女孩正光着屁股在隨着咚咚的音樂聲跳舞,兩個奶子上下的亂串,頭扭得感覺快要斷了一樣。還有一個女孩在一邊雙手按着茶幾,屁股撅的老高,一個男的正站在她屁股後面,一前一後的用雞巴插着,那女孩叫聲很大,我想可能是那男的插的她很痛吧。我趕緊低頭把酒放在了桌上,要離開的時候,一個躺在沙髮上的男人叫住了我。他上面還有一個女孩,坐在他身上在扭着屁股。

「過來,小傢夥,吃口奶來。」那男人醉醺醺的說。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哈哈的一直笑。

「我我不敢,謝謝老闆」謝謝老闆這幾個字現在連我做夢都會說的。

「什麼不敢,叫妳過來就過來,墨跡什麼」,他一下坐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把我嚇了一跳。

我低着頭走了過去,那個男人雙手一推,把坐在他身上的女孩仰面按在了沙髮上,我能看見他的雞巴插在那個女孩兩腿中間的洞�,上面還沾了很多的粘液,讓我看的有點惡心。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嘴按到了女個女孩的奶子上。

「快舔,今天我要乾死這個小騷貨,哈哈。」他的雞巴在女孩雙腿中間的洞�捅着,女孩啊啊的直叫喚。

說實話,那個女孩的奶子很漂亮,雖然我沒有見過姊姊的奶子,但這一對奶子的大小感覺和姊姊差不多,我被那個男人按着,乳頭蹭在我的臉上癢癢的。

「快舔啊」,男人又催了。

沒辦法,我張嘴一下把女孩的乳頭含在了嘴�,像小時候吃媽媽奶一樣允許着,那女孩叫聲更大了,那個男人一邊用力的插着,一邊得意的笑着,這是我在懂事後第一次吃奶了,雖然沒有乳汁,但我還是感覺很舒服的,我的雞巴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而且硬了。

屋子�充斥着震耳的音樂聲,呻吟聲,喊叫聲。我靜靜的伏在那個女孩的乳房上允吸着,想着姊姊。

我的勞動讓我得到了二百塊錢的小費,還給了我一顆小藥丸,說是讓我快活快活。我沒敢吃,不過我向老和我鬧的女孩們打聽了,她們說這是好東西,能讓人快樂,忘了煩惱。她們管我要,我沒給。我一直留着,沒捨得吃。

我在夜總會�工作的很好,而且學會很多為人處世的知識,這些知識能讓我掙更多的小費。那個媽咪還是一直的照顧我,她要我叫她姊姊。這個姊姊身材有些胖,胸也很大,只是感覺沒有姊姊的挺拔,有些下垂。人長的還算漂亮,只是有些大了,已經叁十五了,我感覺她更像我的姨,或者媽媽。

在我十七歲生日的那天,她給我買了件衣服,也很好看得體,她也像姊姊似的誇我,說我是個大小夥子了,還很精神。

有一天我又掙到小費了,只是不是吃奶,而是喝酒,那種感覺和吃奶比起來痛苦多了,腦袋都要炸了,走路一直的晃悠。幸好是哪個媽咪姊姊送我回了傢,路上我吐了一身,她也沒有倖免,一個勁的埋怨我乾嘛喝這樣多,還一個勁的打我的頭,但是不痛。

我是被她架回傢的,一到傢她就給我拖到了衛生間,叫我爬在馬桶上吐了很久。迷迷糊糊的我能感覺得到她在脫我的衣服,天熱了起來了,衣服很好脫,像是變魔術一樣我就光着了。雖然我小時候經常在姊姊面前光着屁股,但我從沒覺得害羞,今天不知為甚麼在這個歲數大的姊姊面前有些的尷尬。

「來,姊姊幫妳洗澡」。她語氣很親切,感覺很像姊姊。

「別,不不用了,我自己洗吧」。我有些結巴,用手護住了下體。

「哈哈哈哈,小孩子還害羞啊,姊姊什麼沒見過啊,過來吧」。她邊說邊把我拽了過去。我有些踉蹌,酒還是在作怪。

「還自己洗哪,站都站不穩。」邊說邊拍了一下我,這次不是頭,是屁股。

噴頭開了,水淋在身上很舒服。她卻啊的一聲跳了起來「哎呀,濺了我一身」,一邊說她一邊脫去了衣服,比給我脫得還快。她身上很白,像一隻拔光了毛的雞,兩個大大的乳房像兩個大水袋掛在胸前,乳頭很大像顆葡萄,兩腿中間的毛很是濃密,黑乎乎的。

我低着頭,用手搓着身上,心�砰砰直蹦。大姊姊倒是很爽快,用香皂在我身上一陣亂摸,她的兩個大奶子時不時的在我的身上蹭來蹭去,弄得我癢癢的。

他把香皂在我的雞巴上不停的揉搓,起了一大團的泡沫。

「呀,弟弟的傢夥不小啊,搞過女人沒有啊。」她在拽我的雞巴,拽的已經大了,癢癢的。

「沒,沒有。」我小聲答道。

「啊,那真是可惜了」,說完,她拿起噴頭沖乾淨了上面的泡沫,一下含到了嘴�,我嚇了一跳,以為她要咬我呢。不過倒是沒有一點痛的感覺,只是癢癢的,麻麻的,尤其是她的舌尖在我龜頭上打轉的時候,我感覺很舒服,身體像過電一樣。她允吸的很賣力,嘴�髮出嗚嗚的聲音。她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讓我揉搓着,感覺軟軟的,沒有一點彈性。她開始用雙手樓摟住我的屁股,讓我的雞巴在她嘴�來回抽動,一股熱流突然的湧出,噴了她一嘴,白白的,稠稠的液體。「啊」她叫了一聲,擡頭看着我,「這樣快啊,真笨。」

「姊姊,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有些慌張。

「沒事,來,到床上來。」她把我菈到了床邊,她自己四腳朝天的平躺在了床上,我的雞巴漸漸的軟了。

「過來,摸摸姊姊。」她叫我。

我的雙手在她的乳房上來回揉搓着,她喘息的很厲害,嘴�還有啊啊恩恩的呻吟。「啊快點,含嘴�,摸摸姊姊下面,恩恩。」她指導者我,我一一的照做了。我的手指在她兩腿間的洞�來回攪動,�面濕濕的。她身體扭動的越來越厲害,屁股向上一頂一頂的。

「好弟弟,太棒了,好爽,啊啊,啊啊。」聽着她的叫聲,我的雞巴又開始硬了。

「弟弟,來,躺下」她一翻身騎到了我的身上,一點一點的向上移動,一直到了我的臉上。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女人的那個地方,我知道我就是從這�出生的。

我感覺一點都不好看,黒黑的裂開一道縫,兩片肉分在兩邊,只有那個小洞�面有些的粉紅,像姊姊毛衣的顔色。她把她的這個洞一下騎到了我的嘴上,我感覺一陣窒息,她在我的嘴上不停的擺動着屁股,「快,弟弟,把舌頭伸進去。」

我伸着舌頭,一股粘液蘸了我一嘴,很不舒服。她瘋狂的在我嘴上扭動着,淫水弄了我的鼻子,臉上都是,我用雙手推開了她。

「怎了弟弟,是不是想要了?」,她回頭看看我的雞巴,的確翹的老高了。

她向後挪着屁股,用手扶着我的雞巴,在那個肉縫上摩擦了幾下,然後我的雞巴就慢慢的淹沒到了她的洞�。

「啊,好舒服,弟弟的雞巴真大啊。」她瘋狂的扭動,時不時的上下拔出,坐入。我的雞巴好癢,不由的開始向上迎擊。她叫的聲音更大了「好樣的弟弟,就這樣,用力。」

我感覺從未有過的沖動,一下把她壓在了身下,把她的雙腿駕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覺這樣可以讓我的力氣得到更大的髮揮,我也可以清晰的看見我的雞巴在她的肉洞�進出的景象。

「姊姊,是這樣嗎」「恩恩,是,再快些深點,深點。」她雪白的屁股在我的撞擊下都漸漸地有些髮紅了,我還在拚命的插着,插得她都求饒了,「弟弟,好了沒有啊,我都來兩次了。」

「姊姊,妳在忍回兒啊,我感覺好舒服,姊姊的這個洞太舒服了。」我開足了馬力。

「嗯,妳快些啊,我吃不消了啊,啊啊啊恩恩哎呀,輕~ 啊輕輕點。」

「啊」我終於射精了,雞巴在她的陰道�抽搐着,射精的過程持續了好久,每一次雞巴的抖動,我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姊姊的陰道在收縮,加緊。

我趴在姊姊身上,手�玩弄着她的乳房,「姊姊,這種感覺真舒服」。「恩,弟弟也讓姊姊好舒服,妳真棒。」她說着親了我一下。

那一晚,我不知道爬上了這個可以做我媽媽的姊姊身上幾回,但我的確愛上了這種感覺。

從那以後,媽咪姊姊常來我這�過夜,雖然她代替不了我的親姊姊,但還是讓我排解了一種寂寞,也讓我感受到了一種快樂。

轉眼已經七月底了,要是在學校我又該放假了,我真到很想那個從小照顧我的姊姊,我也想這次就告訴她我一直沒離開過北京,沒離開過她。我再次撥通了姊姊的電話。

「姊姊」

「是彪子嗎?妳去哪了?我以為妳丟了呢?嗚嗚嗚……」。電話那頭傳來了姊姊的哭聲,我不知所措。

「姊姊」

「妳在哪?在北京嗎。我去找妳」姊姊很激動。

「在,就在妳給我租的房那邊。」我聲音很小的答道。

姊姊來了,臭罵了我一頓,她一直在找我,她打電話到傢�,知道我一直就沒回去,她說她快急瘋了。這次她抱着我很緊,在她懷�,我哭了。

 

 

 

 

 

 

 

 

 

【未完待續】

 

 

 

 

 

 

 

 

【姊姊】第叁章天意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姊姊,只是隱去了和媽咪姊姊的事。姊姊有些失落的歎道「哎,這麼小就不讀書了,將來怎麼辦啊。」

姊姊雖然不是很願意,但事已至此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但這回姊姊卻主動要搬來和我一起住,我知道她放心不下我。只是我們要換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房子了,至少要擺下兩張床。雖然是這樣,我還是很高興的,至少可以天天和姊姊在一起了。

姊姊和我的床之間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中間檔上了一道布簾。屋子雖然還是很小,但在姊姊的收拾打理下還是非常的乾淨溫馨,姊姊一如既往的上學,打工,我也還是做我的服務生,只是不會在讓媽咪姊姊來我傢�了,她有時會把我叫到她的住處乾那個事,我現在覺得自己就像個性奴。

和姊姊在一起總是很開心的,只是我下班會很晚,我回來的時候姊姊已經睡了,我從沒有驚動過她,也沒有在像以前要她抱着睡,雖然我很想,但我知道我長大了,都會做那種事了。偶爾的,我會偷偷的看看姊姊洗澡,但是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背影,衛生間的玻璃是磨砂的,姊姊也總是把門關的很緊。我不知道為甚麼想偷看姊姊,也許她是我的姊姊,也是個女人吧。看姊姊只是我對女人的好奇,我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但是對夜總會�的那些女孩我怎麼就沒興趣呢,還有那個媽咪姊姊,我都有些煩了。

北京的夏天出奇的熱,我們的小屋子�沒有空調,像個蒸籠。又是一個悶熱的天氣,我下班回來已經夜�兩點了,我依舊沒有開燈,怕驚醒姊姊。我輕手輕腳的去沖了個澡,拿着手機照着,摸索到自己的床邊,我一個不留神腳底下一滑,幸好沒滑倒,但我卻把那個隔在我和姊姊之間的布簾拽掉了。

我趕緊伸手去掛,但是太黑,手機的光線不足,我看不見。我只有去開燈了,但願姊姊不會醒。

燈亮了,我回過身,姊姊沒醒。她睡的很香。我走到掛簾子的地方,和姊姊離的很近。我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去看姊姊,心�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姊姊只穿了內衣,是很漂亮的那種。乳罩很小,只蓋住了她乳房的叁分之一,她的胸隨着呼吸一起一伏,她的乳房白白的,高聳而堅挺,像兩座小雪山。內褲只是一層薄薄的紗,有着蕾絲的鑲邊,我能隱約看到幾根稀疏的陰毛齊齊的貼在她陰戶的上方。在往下面就看不到了,遮住她陰唇的地方有些厚,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有些凸起,中間被內褲繃出了一道細縫。我目不轉睛的看着姊姊,雞巴有些硬了。

我趕緊掛上了簾子,關了燈,但是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着了,那一晚,我自慰了,對這姊姊的方向。

第二天姊姊走的很早,我醒來的時候身上多了一件毛巾被,我知道肯定是姊姊給我蓋的。但當我揭開毛巾被的時候,我感到了一絲的羞愧,我沒穿衣服,姊姊一定是起來洗漱的時候總會經過,我的雞巴一定是姊姊給蓋上的,她不願意看。

在那以後我總會不自覺的去掀開布簾去偷窺姊姊,但從沒有想要撲上去的念頭,在我眼�她是那樣的聖潔,美麗,不可侵犯,就像個女神。

時間就這樣的流逝,我感覺我越來的離不開姊姊,對她的依賴已經勝過了母親,看不見她的日子我會想她,我不知道戀愛的滋味,但愛上一個人的感覺可能就是我都這種感受吧。我確定我是愛姊姊的,只是不知道應該不應該,是親情還是愛情。

姊姊二十二歲的生日就要到了,我精心為姊姊準備了一枚戒指,我想她一定會喜歡,也會說亂花錢的。我知道姊姊疼我。我那天沒去上班,我要等姊姊回來給她給驚喜,飯菜都是我親手做的,還準備了一瓶紅酒。我坐在傢�慢慢的等待姊姊回來,但是她回來的很晚,已經十點左右了。

門開了,姊姊的臉上滿是喜悅,也許是見到我在傢的原因吧。

「姊姊,妳可回來了,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以為她太忙,已經忘了自己的生日。

「當然啦,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沒敢告訴妳,怕妳亂花錢給我買東西,嘻嘻。」果然不出我所料。

「哈哈,可我還是記得啊,妳看,我特意給妳做的飯,快來嘗嘗。」我招呼着姊姊。

「恩,雖然我都要撐死了,但是弟弟做的,撐死我也要多吃些,哈哈,開飯嘍。」姊姊的笑聲像銅鈴一樣的悅耳,笑的那樣燦爛。

「撐死?妳吃過飯了嗎?」我不高興的問道。

姊姊沒做聲,臉上閃過一絲怪異的神情,有些害羞,還有一些喜悅。

既然姊姊不說,我就不問了,我要送出我有生以來給姊姊的第一件禮物了,我喜歡看她高興的樣子。

「姊姊,閉上眼睛。」「乾嘛啊」「快點啊,這樣羅嗦」

姊姊閉上了眼睛,「把手給我」,「恩」。姊姊的手指白嫩而修長,像美玉雕成。我忙掏出在懷�揣了很久的,還帶着體溫的戒指,套上了姊姊的手指。但我卻髮現了另一枚戒指,在姊姊的手指上閃着光。我感覺時間停頓了,空氣在凝結,我斷定,姊姊不會自己花這種錢的,她樸素而且節省。這枚戒指讓我感到一陣心痛。

姊姊睜開了眼睛,喜悅的差點跳了起來。「哈哈,真漂亮,和這枚一樣的漂亮。」她歡喜的像個孩子,我從沒見過她這樣的開心。竟然忘了埋怨我亂花錢。

姊姊笑的那樣燦爛,像個天真的孩子。我的直覺告訴我,姊姊也許戀愛了。

我看到過電視�女孩在戀愛中的表情,就像姊姊。我的心亂亂的,不知應該和姊姊一起高興,還是該獨自悲傷。

姊姊的生日過的很開心,她又大了一歲,可我感覺我大了許多……

一種情結讓我無法形容,不知是關愛還是自私,我開始跟蹤姊姊,白天我有的是時間。

姊姊打工的地方是一傢廣告公司,她不是總在�面上班,經常會把一大堆的東西那到傢�,在電腦前工作很久。這些我一點都不懂。但我知道她的公司�一定有男人,追求她的男人。事實證明我的猜測是對的,我髮現了那個男人。

姊姊從公司出來的時候,一個男人在給她拎着東西,在姊姊要上車的時候,他還親了姊姊的臉,姊姊笑的很甜,眼�滿是幸福。

那個男人很帥,長長的頭髮,高高的個子,英俊的臉龐,就像電視�演的明星。

那天我喝酒了,喝多了,天還在下着雨。姊姊還在傢等我回來,但我感到從未有的孤獨,淚水夾雜着雨水靜靜的在臉頰上流淌,我不知道我為甚麼會流淚。

路邊的音像店�放着張楚的歌「姊姊,我想回傢,牽着我的手,我有些累啦……」

我真的想回傢了,掙錢好像對我真的不重要了,我無法改變現實,姊姊總要戀愛的,總要嫁人,而我註定要孤獨,姊姊不是我的,她屬於她自己,她有她的幸福。除了姊姊這�沒什麼值得我如此留戀,現在姊姊也不屬於我了,我應該離開,為了姊姊的幸福,也為了逃離這個讓我傷心的地方。

在傢的桌子上我給姊姊留下了一封信,告訴她我走了,祝她永遠幸福,弟弟永遠愛她。

在姊姊的公司前,我站了很久,姊姊就在�面,我想在看她一眼,只是遠遠的看她一眼。

不知過了多久,姊姊沒有出現,但那個把姊姊從我身邊搶走的男人出現了,他在和另一個男人聊着天。他們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還看了我一眼。我真想殺了他,但那是姊姊的戀人,是她喜歡的人。

他們在說笑。

「王哥,祝賀啊,妳真牛啊」是另一個男人在說話。

「不算什麼,小意思,哈哈」是哪個王哥,就是我的仇人。

「哪個小丫頭可不好追啊,妳怎麼就泡上了啊。」她說的那個小丫頭一定是我姊姊。

「人好唄。」王哥在誇自己,不過我到希望他說的是實話。

「別操蛋了,是傢夥大吧,哈哈哈」。我真想去抽那個傢夥一頓。

「傢夥大不大到時候她就知道了,呵呵,別急。」

「哎喲,看來還沒辦呢啊,不是妳的風格啊,咱公司的小姑娘都被妳糟蹋遍了吧。」

「這個不一樣,純的很,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慶幸我來看姊姊一眼是對的。我跟着他們繼續聽着。

「恩,那個丫頭是夠純,要不是妳先下手了,我也得想法乾上她,現在這樣的女孩不多了。」

「妳也惦記呀,不怕媳婦啊,哈哈」,「妳都不怕,我怕啊」

天啊,他已經結婚了啊,真懸,看來我這回是真的救了姊姊一回。

「哎,說正經的,打算什麼時候乾啊,不成咱哥倆一起乾她得了,保證她爽死,哈哈哈哈哈。」他笑的都快要死了。

「那可不成,我費了多大勁啊,等我搞完了在給妳,省的粘上我,呵呵。」

「真的啊,一言為定,不過妳乾完我在乾那還有感覺啊,妳雞巴那莫大,洞都被妳撐大了。」

「妳肏屁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躲到了樹後面,撿起兩塊磚頭扔了過去,在他們的罵娘聲中我跑了,一口氣跑回了傢。感謝上帝,這是天意讓我不要離開姊姊。「未完待續」

 

 

 

 

 

 

 

 

 

【姊姊】

 

 

 

 

 

 

 

 

 

第四章(禁果)

我焦急的在傢等待着姊姊,不停的給姊姊打着電話,她卻一直沒接。那傢夥不會已經下手了吧,我心�一陣陣顫抖。

夜總會�那些女孩被人騎在身下的一幕不由的浮現在我眼前,女孩變成了姊姊。媽咪姊姊被我搞的求饒,化成了姊姊流着淚的哀求。我越想越不敢想,不會的,不會的,姊姊是不會讓這個混蛋得逞的,我極力的安慰着自己。

手機響了,是姊姊,我長出了一口氣。

「乾嘛啊,這樣急,我乾完這點活馬上就回去啊。」姊姊的聲音還是那樣親切。

「恩,妳沒事就好,回來我再和妳說。」我盡量把語調變得平靜。

門開了,姊姊嘴�哼着歌,「乾嘛啊,這樣急,打起沒完。」

「姊姊,妳那個男朋友不是好人。」我直入主題。

「誰有男朋友啊,別胡說」姊姊臉上有一絲的紅暈閃過。

「姊姊,妳就別瞞着了,我都知道了,那個傢夥真不是好人,她都結婚了,還要……」我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妳知道什麼啊,小孩子一個,少管閑事啊,什麼那個傢夥啊,沒禮貌。還要,還要還要什嗎,妳繼續編啊」姊姊根本不聽。戀愛中的女人都是傻子,這話真沒錯。

還要什麼,我怎麼和妳說啊,要是說了妳不打死我啊,更何況妳已經認定是我編的了。哎,我在想辦法吧。

從此我就不上班了,但姊姊不知道,保護姊姊是我最大的任務了,無論她去哪�我都會悄悄的跟着她,我感到自豪,這是我為姊姊唯一妳能做的,雖然她不知道。

又是一個週日姊姊在傢休息,到下午四點鐘我要離開了,佯裝去上班。其實我就一直躲在離傢不遠的地方,一刻不停的盯着傢�的方向,我怕姊姊去約會。

姊姊沒出去,那傢夥卻來了,手�還有束花。姊姊在門口迎接他,臉上都是笑容。他挽着姊姊的手進屋了。我飛似地跑了過去,我要更近的保護姊姊。

我沒有推門,靜靜的蹲在門口,耳朵緊緊貼着門。

那個男的說話了,「就住這�啊,不錯,就是小了點,以後我給妳買個大房子。」

「呵呵,住哪�都一樣,只要人高興就好。」姊姊依然笑得那樣天真無邪。

「妳今天不加班了啊,怎麼有空來看我啊?」姊姊在問。

「我想妳了,越來越想,終於鼓起勇氣給妳打電話,想來看妳。」那個男的的話我都覺得假,真是個傻姊姊。

「這花真香啊」姊姊的話我覺得像個弱智。

「那也沒有妳香,是吧,我的小公主。」我惡心。

「恩~ ,妳鬍子紮我了」姊姊的聲音忽然像在撒嬌。

「恩~ 恩~ 討厭死啦,恩~」」姊姊恩恩的說不出話了,一定是哪個傢夥在親我姊姊,或者她們在接吻。我真想沖進去,但是不成,姊姊會恨我的。

「啊,不許」姊姊突然叫了一聲。

「哎呀,我的小公主,連摸一下都不成啊,我要出傢做和尚了」

「哈哈哈,那妳就去吧,反正不成。」姊姊還在笑。

「妳還真狠心啊,去做和尚我也要做個花和尚,」

「啊」姊姊的一聲驚呼讓我一下站了起來,我一推門,在�面反插上了。我急的差點嚷出來,我一下竄上了窗檯,那�的玻璃沒有窗簾,幸好我沒沖動,那個男的只不過在摟着姊姊接吻。

她們坐在床邊,那個男的一隻手摟着姊姊,一隻手在摸她的脖子。他們很投入,親了好久,那個男的的手時不時的從姊姊胸前劃過,沒有停留。

姊姊的呼吸顯得有些急促了,那個男的在這時將姊姊躺在了床上,手一下按住了姊姊的乳房。「啊,不要」。姊姊在抓他的手,但抓不動,他死死的扣着姊姊的乳房,嘴堵着姊姊的嘴。

「寶貝,我就只摸一下,好嗎,妳太美了。」男的說話了,姊姊好像不在使勁拽他的手了。

「只許一下啊。」姊姊真是個笨蛋,這只是個緩兵之計啊。

他把手慢慢的伸進了姊姊的衣服,一下撩了起來,連同着乳罩。「啊,不許看」姊姊的手護在了胸前。

其實這都是無用的,姊姊的手他毫不費力的就挪開了,姊姊的乳頭好小,粉粉的,像珍珠一樣漂亮。那個男的很溫柔的撥弄着姊姊的乳頭,柔聲的問道「寶貝,舒服嗎。」姊姊緊閉着眼,沒說話,她的臉紅紅的。

我在猶豫該不該沖進去,這個男的的本來面目還沒有露出來,就算這回讓我給攪和了,以後姊姊也早晚被他騙了,再等等吧,但願姊姊堅持住。

他開始用舌尖舔姊姊的乳頭了,姊姊有些反應了,乳頭漸漸凸起。那個男的是個老手,她在等待姊姊最後的防線崩潰。他在悄悄的脫自己的褲子,姊姊還緊閉着雙眼。他的雞巴真是很大,紅的髮紫,像一根燒紅了的鐵棒。

但他真的很有耐心,手在姊姊的小腹上遊移,快到禁區的時候又滑到了乳頭上,一遍一遍的試探着姊姊的反應。當他的手到達姊姊兩腿之間的時候,姊姊總會用力的掙紮。他就又去摸乳頭了。

「寶貝,給我吧,我會對妳好的」他在姊姊耳邊輕聲說。

「妳要是真的對我好,就等到我們結婚的時候,好嗎。」姊姊的眼�滿是真誠。

「我現在好像要,妳看」他突然向上一竄,那根碩大的雞巴搭在了姊姊的乳房上。「啊」,姊姊一下捂上了眼睛。與此同時,他的手一下伸進了姊姊的短褲內,「啊,不要,放開我」。姊姊拚命地掙紮。

「就一次,沒事的」他沒有要停下的意思,而是一下撕開了姊姊的短褲。中指熟練的在姊姊粉紅色的陰道口處摳着。

姊姊在拚命的掙紮,身體來回翻滾躲避着他的手指。

「不行,放開我,混蛋。」姊姊開始罵人了。

「我一定要得到妳,因為我愛妳」他開始騎着姊姊,並扒光了姊姊所有的衣服。

「愛我就趕快起來,要不以後妳別想見到我!」姊姊的語氣異常的堅定。

那個男的騎在姊姊身上,手�撫摸着自己的雞巴說:「乾完妳,妳就會想見我了,嘿嘿,他露出了惡心的淫笑。」

姊姊一下瞪大了眼睛,「妳,妳,」一下說不出話來。

「以前乾的女人都很乖,也沒意思了,妳真的不一樣,乾妳一定很刺激,哈哈哈哈。」說完他舉起雞巴朝着姊姊的陰部插了過去,姊姊奮力的一扭,沒有成功。他一下把姊姊瘦小的身體翻了過來,緊緊的壓在床邊,姊姊的屁股高高的翹在了床上,兩腿依然緊緊的夾着。那人用力的把自己的腿擠向姊姊的腿中間,姊姊的腿一點一點在分開,露出了粉紅的小穴。

「哈哈,看來妳喜歡先搞後面啊,哈哈哈」。

姊姊真的動不了了,掙紮了這莫半天她也沒力氣了,就連哭聲都那樣弱了。

男人扶着自己的雞巴,在瞄準。

哐啷的一聲響,門被我踹開了,一塊磚頭狠狠的砸在了那個混蛋的頭上,一下倒在了血泊之中。我慌亂的叫姊姊穿上衣服,叫姊姊快跑。可姊姊沒動,神情有些呆滯,「報警吧,弟弟」。

那個男的沒事,只是暈了。但是他被判了強姦未遂。

自那以後姊姊就像換了一個人,我能理解,那是她的初戀,而且她是那樣的憧憬和陶醉其中,可是就這樣破滅了,對她的打擊太大了。

姊姊經常會目光呆滯的一個人流淚,這時我總會默默的摟着她。她會把頭埋在我的懷�,就這樣很久。我想讓姊姊忘了過去,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姊姊傷心,我也傷心,我要我們都快樂起來。我想到了那顆小藥丸。我已經知道了那是什麼了,它能讓人忘記煩惱,但那也是魔鬼。

為了告別這暫時的痛苦,我也不再顧慮太多了,我用一盃水把它沖開了,姊姊和我一人一半。姊姊只是看了我一眼,一仰脖全喝了,我也全喝了。

我的頭開始暈,並出現了幻覺。我有些變得興奮,姊姊突然又哭了起來。我一把把姊姊摟進了懷�,在姊姊的臉上,額頭上,瘋狂的親吻起來「姊姊,我愛妳,妳是我的,永遠屬於我,」我就像着了魔一樣說着瘋話。

姊姊突然一下雙手緊緊地抱住了我的頭,嘴唇一下堵住了我的嘴,像是要一口把我吃了。我們瘋狂的接着吻,天地間好像只有我們的存在,只是世間一切的束縛都統統滾開了,我們陶醉在不被人們認可的情愛中。

姊姊眼光迷離的望着我,幽幽的說道「弟弟,我知道妳愛我,我知道妳曾偷偷的看我的身體,現在妳不用在壓制妳的感情了,我是妳的,屬於妳,一切都屬於妳」。

姊姊站到了地上,一件一件的脫着自己的衣裳,她的胴體美得像神,讓我不敢觸碰。姊姊走到我的跟前,開始脫我的衣服,我想傻子一樣的呆坐着。她抱着我的頭,深深的埋在了她的兩乳之間,我像個嬰兒一樣貪婪的允吸着她的乳頭。

姊姊的頭開始向後仰,髮出了陶醉的呻吟。

姊姊倒在了床上,身體像一個大字型打開着,那樣的放鬆。我開始親吻,額頭,嘴唇,乳房,小腹,一直到腳,我要親吻她的每一寸肌膚。

姊姊一直睜着眼看着我,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慢慢的把我的頭送向了她那個最不容侵犯的地方。我開始親吻她的下陰,輕輕地,柔柔的,生怕弄痛了這朵嬌嫩的花蕾。

我用舌尖輕輕撥弄她的陰蒂,姊姊開始喘息,呻吟,小小的洞口已經張開,有晶瑩的液體流出,我開始大口的允吸着,把她整個的小穴都統統含在了嘴�。

「弟弟,我要妳。」

我輕輕的爬到了姊姊的身上,雙手捧着姊姊的臉龐,姊姊把腿分的很開,我移動身體尋找着姊姊的洞口。

姊姊望着我「就是這。」我慢慢的挺進,姊姊的陰道好緊,我小心的怕弄痛她。「用力吧,沒事」我稍稍的用了點力,姊姊微微的皺了下眉頭,我感覺我的陰莖沖破一個東西,沖破了一層阻礙,之後一下滑到了我雞巴的根部,我們真正緊密的結合了。

我的雞巴開始在姊姊的陰道�抽插,姊姊開始髮出「恩恩」的聲音,並不停的扭動着身體,屁股一下一下的向上迎合。

我望着姊姊的眼睛,是那樣的平和「弟弟,我們做的事是瘋狂的,就讓我們享受這種瘋狂吧,什麼都不用在意了。」我點頭。

我開始了抽查的速度,「恩啊恩恩啊啊」姊姊開始大聲的叫着。姊姊突然推了推我的身體示意我直起身,姊姊也直起了身體,她靜靜的望着我的陰莖在她的小穴�來回的抽動。

「弟弟,那個肉棒天生就是來插女人的洞的,為什麼長在弟弟身上來插這�就是罪惡呢,弟弟,我們有錯嗎」姊姊的聲音有些幽怨。

「姊姊,我們沒錯」。我一下撲到了姊姊,瘋狂的抽插着,姊姊開始狂亂的吻着我的臉,雙腿緊緊的夾着我的腰,身體用力的上挺,陰道開始緊緊的收縮,兩股熱流同時噴湧了出來,我沒有拔出,姊姊的陰道還在一動一動的收縮着,眼睛緊緊的盯着我……

床單上留下了點點的桃花,我含着姊姊的乳頭睡着了,夢�,我們離開了這個地方,兩個人平靜的生活着……

 

【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