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一種偶然

但是乎注定和妳偶遇

在妳的眼中讀懂妳

在這個夏天

我的生命中會留下妳的影子

不期而遇

我會用心緊握妳的手

這是一個我和她的故事。

認識她是一年前的夏天,一位多年未見的好友約我會麵。

在體育館的茶桌上認識了她,好友介紹她叫燕子。

同桌有好幾位美女,唯獨我確注意到她。

她大約27- 28歲,身材輕盈而豐滿、容貌沉靜而美麗。一身古典雍容的中式女裝把她的呈現得風情萬種、雅致嬌柔。

經介紹知道她在一傢公司的主管,同時是一位出色的女作傢。

在我的眼裹她有一種特別的感受,她目光中所有的鎮定演繹出的寧靜之美使我受到深深吸引。

在與之相處的時刻我隻注意到她的存在。

不知是為什麼她對我總有一種親切感,仿佛是一位相識很久的朋友。

隨後的酒會我坐在她的身邊一邊聽着美女作傢們的高談闊論,一邊靜靜的注視着她。

我此刻有一種感覺——我們之間是乎有一種聯係,它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因緣。

我能從她的身上讀到脈脈含情的溫柔與愛憐,那是生命中情感最動人最難忘的記憶。

從朋友那裹我知道她已婚,我的朋友是一位文化圈裹的名人。

他們之間很熟悉,我在了解她的情況時儘量以輕描淡寫的方式,以免他懷疑。

時間過得很快,在隨後的一年裹我們時常通話。

象一對老友般相互問候,她會把新寫的文章傳給我。

然後我們一起感受文字的意境,談論對事物的看法。

在遙遠而荒僻地大西北我的心卻感觸到南國傢鄉細膩溫馨的情懷,她將女性特有關懷注入我生命中激蕩不拘的血液裹。

在11月的秋天,我約她蓉城相見。

她很開心的答應,也許她已經想到會髮生什麼事情了。

我先到蓉城,將手頭的幾件事務處理完畢,等待她的到來。

星期五的晚上她乘車到來,我為她安排在一傢賓館住下。

晚上11點我們一起進餐,我興奮的注視着她,期待着就要髮生的一切。

餐後我送她回房間,我們一起聊天。

在我們彼此快有倦意時,她說讓我回去。

我磨磨蹭蹭的走到門口,突然轉過身抱住了她。

她好像吃了一驚,但確沒有強烈的反抗。待我的手有進一步的舉動時她推開了我,神態堅定向我示意不行。

我失望的離開賓館,打車回住處。

第二天她說我走後她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因我關機電話沒打通。

這天上午我們一起坐我朋友的車前往蓉城附近的一個黃龍溪古鎮。

這是一個有幾百年歷史的小鎮,清澈的河水緩緩從鎮邊流過;古老巨大的黃桷樹伫立在鎮口;一排白牆黑瓦房盤繞交錯;佛祠飄渺的青煙縷縷浮動;熱鬧的小店帶着小鎮的繁榮。

我的朋友知趣的和司機找了一間茶館去喝茶,我握住她的手慢步在古鎮的石闆路上。

這裹有很多她喜歡的東西,小小的工藝品,各種傳統的日用品及花樣繁多的當地土產。

我們興奮地跑來跑去,在不同的小攤前比較、選購。看着她像孩子一樣自由的讓想象力飛翔在這古樸而青春的土地,這種意境讓人迷戀,能和她一起感觸這一切是一件人生難忘的經歷。

到了晚上,我們吃過晚飯,回到賓館看電視。

我有意通過節目點了一部情色片,我和她看得有點興奮。

不久,看看時間不早了。她說想休息,我說今天我就不走了,我睡一張床,她睡一張床。

她說,好吧,但妳不許動我。

我看她躺在床上,一把抱住她的腰,說我們就着樣睡吧。

她說,那妳老實點。

我開始隻是在她的腰上摸來摸去,後來手就摸到她的胸上去了。

她被弄得氣啜噓噓,我有不斷進攻,她開始有一些微弱的抵抗,我用手拿住她的小手摸到我勃起的陰莖上。

她一摸我的陽物便氣啜不以,她的手一摸上堅硬的肉棍後就沒有想離開的意思。

她不斷的用手套弄我的陰莖,我趁勢脫下她的內褲,一摸她的密穴,那裹已是濕成一片了。

我把她放在身下,分開她雙腿,對準她的陰道口用我的大棍子一刺而入。

我一進入她的身體,她便興奮的呻呤起來。

她快慰的調動臀部配合我的抽插動作,看得出來她很喜歡做愛。

我不斷快速的在她體內抽插,她興奮的呻呤着。

不久我感覺到她來了一次高潮,她緊緊的抱作我,雙腿緊夾在我的腰上。

我開始抽送,我慢慢的體會着自己的陰莖插入她陰道內的緊湊感。

我不斷的改變着插入和抽送的節奏和力度,她在我身下不斷的扭動臀部回應我的一次一次的大力刺入。

我把一隻手放在她的臀部的下端,撫摸她的性感的臀部,能感覺到她流出的液體粘濕在床單上。

我把她的雙腿提了起來,放在我的雙肩,這樣就能看到我插入她陰道的全部畫麵。

陰莖插入和抽出時,能看到她陰唇被抽動時不斷的開合。

我在二十幾鐘後把一股熱精噴射了出去,全部射入了她的陰道內。

她在事後,有點不好意思,站了起來,到衛生間去沖洗身體。

我知道她是去洗陰道了,想把我射進去的精液洗乾淨。

她洗完後說:我不想再這樣了,妳一會走吧。

我沒說什麼話,不長時間,我擁抱住她,她也有了沖動,我們又開始了做愛。

記得那天晚上我們一共做了5-6 次吧,我們都很疲憊。

第二天早上,我一醒,一看她還沒有睡醒,我又把她翻過了。

騎在她身上,用以硬的陽物再次進入她的體內抽送起來。

她迷糊的享用着我的抽插,那天早上好像也做了好幾次。

在後來的一天裹,她對我們的性愛再就沒有什麼顧忌了,她輕鬆的享用着我們身體帶來的快樂。

在蓉城的時間很快,她必需回渝了。

我和她買好車票,我陪她坐在回渝的車上,我讓她靠在我身上,我溫柔的抱住她的柔腰。我們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路回傢。

我在那天的傍晚把她送回傢,我知道她丈夫在等她,很可能他們今晚也會做愛。

我第二天就離開,乘機回金城了。

在回去的途中,我內心對這段感情還是有些奇怪的傷感。

後來,我們常常通電話,彼此問候。

此後時間過去幾個月我們一直這樣聯係着,等待下一次的相遇。

第二年的五月初夏,我們又有了第二次的相會,地點是上海。

我提前一天到達,第二天中午她也如約來到我們訂好的酒店。

我在酒店的大堂見到美麗的她,悄悄的走到她後麵,用手壓住她的頭。

她微笑的回首看着我。

我們快速的回到房間,這次她沒有任何的害羞和拒絕。

我們相互親吻,直接脫去衣服。我在床上開始親吻她的陰唇,她非常的享受我給她的輕吻。

她不停的呻吟着,她用手撫弄我的陰莖。

不久她說:我要妳。

我知道這是她需要我插入的時候了,我沒有遲疑,對準她的陰道口狠狠的插了進去。

我不停的大力抽送着,她也積極的用臀部扭動着迎合我的節奏。

那一個下午我們就像久別的情人,瘋狂的在彼此的性愛中索取對方,享受着性愛的高潮。

一次一次,直到房間裹麵都是一股做愛後的味道。

其後二天我們在烏鎮遊玩。

後來的幾年我們的聯係就隻是電話,直到一次我回到老傢,再次約她。

她答應和我度過一個週日的時間。

上午11點和燕子一起到磁器口民居一條街遊玩,買蝦及魚在一老茶館喝茶,茶館的老闆是一位39歲才開始學民族樂器的奇人。

這裹是老的典型民居,大大的青石闆和黑瓦房。

這裹聚集了重慶所有的著名小吃,人氣十分的頂盛。

我提議到南山去吃泉水雞,她臉色有些泛紅的默認了。

下午2 點我們打車到南山第一度假村,在院子裹的花卉園中慢步。

看見幾隻小山羊在草地裹嗷嗷鳴叫,她很喜歡其中的一隻小山羊。

我們在309 號開了一間房間,進房以後叫了餐廳的服務點菜,而後我們上床。

我和她脫光了衣物開始了做愛。

第一次,我興奮的插入了她的體內勇猛的抽送起來。

大概做了30分鐘我在她高潮的叫喊聲中和她的陰道搖夾下把一股熱精灌射了進去。

我們起來穿上衣服,服務生把菜送了進來。

我們開始吃起泉水雞。

在喝了一陣桂花酒之後,我們開始了第二次性愛。

我提起她的雙腿放在肩上對準她的陰戶猛的刺入進去,我熱烈的用陰莖撞擊她的陰門,一次又一次的沖擊她的性器。

她的雙手不停的抱住我的雙肩,雙腿緊緊的纏繞在我的腰上,在20分種後我射了出去。

我們在床上聊天,她不停的用手捏弄我的陰莖,直到它興奮的勃起,我從她的側躺的後麵再一次的插入她的體內。

我再一次進行沖擊,由於她是側躺,我可以從後麵很輕鬆的抽送。

我用雙手捏拍着她的臀部,並用力抽送着。2 5 分鐘後我的陰莖一陣抖動,又射了!

第四次,我把她的雙腿再次提起,用陰莖一刺而入。

她被我做的嬌啜迭迭,我們在30分種後共同達到了性高潮。

在床上我們一起商量到南濱路的一傢藏族酒吧去喝酒,看看時間快到7 點我們穿上衣物辦理了退房手續還買了下來那隻小山羊。

我們打車來到了南濱路的藏族酒吧,和她要了一些吃的和喝的。

我們愉快的聊天,一會她傢裹來了一個電話。從她的眼神中我知道是她先生,她不知怎麼辦。

我問:“是傢裹打來的”。

她說:“是的”。

我說:“別接了”。

她再沒有接電話,隻是說要早一點回傢。

我們一起喝了近一個小時的酒,看時間快到9.30分,她再次要說走,我明白她應該走了,我送她上車看着她的背影遠去。

我們之間的友誼一直這樣在遙遠的空間之間維係着,隻是彼此多了一份牽掛和問候。我知道這是一段沒有結果的關係。

後來我知道她離婚了,一次回到渝州看到她。

知道她的婚姻出現了問題,在她獨自租住的高級公寓裹和她做了一晚的愛。

那一晚我們也很瘋狂,像是一對乾柴烈火的情人相互髮泄着自己的慾望。

後來知道她又找到了愛人,開始了新的婚姻生活,我再沒有去找過她,不想去影響她的現在,希望她有一個幸福的現在吧。

從我的內心知道自己的喜歡她的,因為我們有很多相似的興趣和看法。

但人生也許就是這樣難以二全齊美,妳擁有過就很值得回憶和珍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