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強強姦了兩個鳳姊後,身心得到極大的滿足,他很想把自己的“樂趣”跟別人分享。相信這是每一個變態犯罪者的心態,他們把自己所作的“惡”視為一種藝術,他們很想把自己的“作品”公諸於世,不需要別人的認同,但往往在開公的過程中得到另一種快感。

育強也是其中一位變態者,他很想跟其他人分享。但試問,他的所作所為可以向誰說呢?或許他的聆聽者,在心深處會認同、甚至羨慕他,可是隻要他把自己的為行公開,育強不入獄也必被罵至狗血臨頭。育強可不想冒這個險,隻有苦苦的把這念頭壓下。

現在科技的進步,偏偏滿足了育強的心態。育強在網上髮現有情色網址後,他真的如墮網中,尤其他髮現可自由髮錶文章後,他抑壓多時的公開慾望全部錶露出來。在貼文後更到同嗜的回應,實在令育強萬分感動。他慨歎現今的科技,隻需要一個隨意而起的email address,便可避免一切麵對麵的尷尬來暢所慾言。

網上的個人資料完全是虛構,根本不怕承擔任何責任。育強實在愛上了當“網中人”。

某日,育強如常地上網查收郵件,自從他在情色網址開多了一個address後,育強少不免希望有郵件收到,因為他知道用這address跟他聯絡的,必定是看過他的“大作”和他的“興趣”有關。終於,他在髮錶文章後收到了一封郵件──‘強哥:拜讀過大哥的作品,對大哥極為崇拜,如果大哥的作品是真實的話,未知大哥可否容小弟一起參與?美娟的鎖匙配好沒有?請強哥不要擔心,我可提供任何方法來錶達我的誠意。請強哥想象一下,妳我一起輪姦美娟時的快感。懇請強哥回復!

小任敬上’育強收到這郵件後呆了半向,他實在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有崇拜者。在正常情況下任何人也會置於不理。但育強可以算是正常人嗎?特別是想到能跟別人一起強姦女人,這是育強在收到小任郵件前從未想過的。

輪姦?不知感覺如何?這人可信嗎?

在育強的變態心理影響下,育強決定采取行動。

育強決定直接了當的約了小任見麵,時間地點當然是有利育強隨時逃走的位置,並要他提供一個可聯絡上的行動電話號碼。時間地點便是星期日的皇後像廣場水池邊,以心口衫袋插支紅玖瑰為記號。育強髮出了郵件後,也不期望會有回應,偏偏在第二日查件時收到小任的答應。

育強在收到小任的電話號碼後,深吸了一口氣,令自己冷靜下來。用了一個防止來電顯示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育強聽到鈴聲後,不禁手心冒汗,一下、兩下、叁下,終於有人接聽了。

“喂!是強哥嗎?”一把興奮的聲音從電話筒傳過來,育強心中一窒,咽下了一口口水:“是小任吧?”育強緊張中聲音不其然比較低沉。

“是啊,強哥這電話號碼是我特別為妳而出,真想不到妳會打電話來。星期日當天我們是不是去找美娟?我可有一大堆‘補品’準備用來招呼她的。”小任得意忘形的說,反令育強有點手捉無措,隻得呆呆的重覆問道:“補品?什麼補品?”

“強哥妳也有看SM片子吧?影片內的所有道具妳說得出的我也會有。這全是我用郵購所買的。全部也是新的,我買的時候也想不到有大派用場的機會。”

小任依然是滔滔不斷的說過不聽,不過總算弄清補品的意思。

育強回過神來:“小任,星期天什麼也不用帶,我們先見見麵再說,記得準時!”

“也好也好!強哥……”小任仍然不慾掛線。

“好了,別說了,到時見。”育強受不了那一套,逃難似的斷了線。

斷線後,育強才髮覺自己的心跳聲竟可清淅可聽,掌心冒汗。到底星期日所見的會是什麼樣的人?

星期日的皇後像廣場,滿布從菲律賓、泰國等東南亞地方的外地傭工,把廣場擠得水泄不通。在到達目的地後,育強在遠處很容易便髮現了小任,想不到小任真的照做把玫瑰花插在心口的衫袋上;更令育強想象不到的是小任竟然是一個小孩!

衫袋插花的小鬼一臉稚氣,怎樣看也隻多是十四、五歲,最多也不會過十八歲。育強真想立刻掉頭便走,但他還是忍耐着,撥了個電話去確定,希望這小鬼不是小任。電話接通了:“喂!強哥嗎?”育強在暗處看見小任聽電話的動作,連最後的希望也幻滅了。

育強歎了一口氣道:“小任妳多少歲?”

“強哥,我十六歲了,剛到了法定年齡。妳在哪裹?”

育強看見小任接電話時興奮的模樣,象大人買了新玩具給他一樣,再歎一口氣:“小朋友妳還是回傢吧!到成年後我再找妳!”說完育強便掛斷電話,掉頭便走。就在那一刻,一把惡魔般的聲音在育強心中響起:小孩子又怎樣?自己乾的又不是什麼好事,跟個小子合作或跟一個大人合作有什麼分別?小孩子會比較易聽話吧!

育強心念一動,立時回頭從人群中尋找小任,隻見小任一臉失望的神情,跟剛才的歡喜簡直是天淵之別。他知道等下去也不是辦法,隨手取下玫瑰花扔進物廂便離開。育強在小任背後遙遙跟隨,和他上次犯案一樣,他要確實小任的背境,再作打算。

跟蹤到小任的大廈,才髮現小任是居住在一高幢高級的大廈,住在裹麵的多數是非富則貴。小任打開了大閘,育強不敢跟貼,在大閘關上後,隻得從街外望進大堂。小任在信箱中取出了信件,待電梯到後才進內。信箱的位置剛好對正大閘,育強在閘外認準了小任的單位。他首先在大閘外的對話器按下小任的單位,他要在小任回傢前確認他傢中有沒有人。按了很久還是沒有回應,直到小任回傢後才拿起對話器:“喂!找誰?”

“找妳。”育強冷靜的道。

“強哥?!”小任幾乎是叫了出來。

“對!妳傢中有人嗎?”

“沒有,沒有。”

“唔,那我現在上來吧!”

“可以,可以!”小任說完,便聽到大閘打開的聲音。就這樣兩人終於會麵了。

在育強和小任會麵後,得知小任在一個單親傢庭下長大,他父親因小任媽媽懷有小任時忍受不住禁慾的生活,在外邊惹上了另一個女人。直至小任出世後,給他媽媽髮現了,當時的女人已懷了孕,小任媽媽一怒之下跟爸爸離婚。小任媽媽的娘傢是個大富之傢,離婚時媽媽還付了一筆可觀的贍養費。之後雙方便再沒有聯絡,之後小任的母親全力打理娘傢留下的生意,籍工作來麻醉自己。

小任從小跟媽媽一起生活,由於是單親傢庭的關係,小任媽媽很縱容他,物質方麵更從不缺少。小任也很是乖巧,在所有人麵前也錶現得乖乖的,學業成績甚好,是個模範生,完全把自己的淫性隱藏着。

小任由於傢境富裕,有一個獨立的大房間,小任所收藏的各類色情片子存數量比育強更多(當然最多的是SM、強暴係列)。更從郵購中心處,買下了各式各樣的“補品”。在小任展視給育強時,看得育強頭皮髮麻、目定口呆。

育強在弄清楚了小任的底細後,決定跟他合作。由於兩人對美娟仍感興趣,又犯不着重新打探另一檔鳳樓。於是可憐的美娟便成了兩隻淫獸的結盟祭品。

首先由育強再去美娟的鳳樓,髮現她已沒有上班,取代美娟的是另一個不合眼緣的肥師奶。然後再去到美娟住所處打探,育強選擇的是上午幼稚園上課的時間。育強在美娟所住的大廈對麵馬路守候着。由於時間配合得好,育強不用等多久便看見母女二人步出大廈。從外錶看來,沒有太大的轉變,隻有較之前憔瘁。

育強看見這個數天前曾被自己強暴的女人,不禁回憶起當天的快感,下身的肉棒不安份的跳躍着。

一連跟縱了兩日,育強髮現美娟送了女兒上課後,先到街市買菜,然後便回傢。直至下午女兒放學時才出外置回。也許是上次的打擊太大,美娟也儘量深居簡出,連工作也暫時取消。

第叁天上午,育強趁美娟送女兒上課的時間,竄了上美娟的住所,確定上次用模具配出的鎖匙是否合用,順道觀察屋內的環境。一房一廳的設計布置得頗簡單,沒有什麼擺設。房內有張大床,相信是母女同睡的。浴室及廚房是連接的,育強在浴室的洗衣袋找出了一條未洗的內褲,放了在口袋中。育強也不敢久留,正想離開之際,髮現大門側的神桌櫃上立了個美娟丈夫的靈位!育強登時一怔,不敢多想便離開。

育強離開美娟傢後,在晚上九時許在小任的住宅樓下撥了個電話給他:“我現在可以上來嗎?”

小任雖然莫明其妙,但畢竟等了這個強哥數天的消息,答道:“可以,我傢中今晚沒有人,媽媽去了外國。”育強回應了一聲便掛斷打電話。

剛進了小任傢中,椅子還未坐暖,小任便一臉憔急的問道:“強哥,怎樣?

何時下手?”

聽到小任一開口所問的問題,育強心中歎了一口氣,(這小鬼心目中隻有這件事。)同時也不令他失望:“明天!怎樣?”

小任聽見先一呆,他實在沒有想到會是明天這麼急、這麼快。

“真的?!太好了。明天何時何地?我還未知道美娟住在那處。”

育強看見小任高興的神情,沒有一絲不安又害怕。

(這小鬼天生便是一隻淫獸,甚至比我更厲害。)“今晚妳傢中沒人吧?我會在這裹過晚,從現在開始。妳不要出街及打電話跟別人聯絡,上網也不可以。”

“妳怕我跟其他人說?”小任機靈的問道。

“我跟妳還不熟絡,我也要保障自己。妳自己也是,玩甚麼也要小心。”育強語重心長的道。

“還有,妳得應承我,妳我所作所為絕對向第叁者透露。下手的時候,無論如何,也要分輕重,不能太重手,萬一弄出人命,可不是說笑。尤其是妳玩綁繩的時候,千萬要小心,不要勒到脖子;封口後也要留意對方的呼吸,小心她們會窒息。”

“我想到的暫時就隻有這些。小任,不要怪我長氣,我們出來玩也要玩得小心,妓女也是人,給妳玩完她們也不敢出聲,要是有人死了,警方一插手,到時便麻煩了。”

“強哥,放心吧!有妳看着我,不會有事的,我們明天該怎辦?”

育強看着小任不知天高地厚,心中多少有點後悔跟他聯絡,現在隻有見步有步吧。

“美娟這數天也沒有上班,上午九時半左右送了女兒返學後便買菜,約十點半便回到屋企,直到下午四時許才再出門。我們便在美娟出門後,躲在她傢中等候,待她一進門便下手。到她入門後妳想怎樣下手?”

“我想用迷藥弄昏她,要不然她髮現屋內多了兩個人,吵鬧起來便麻煩。待她暈了後我們再把她綁起,到時強哥妳喜歡龜背式或是盤坐式,便隨妳決定。”

聽見小任清楚道出他的計劃,絲毫沒有因為自己是“初哥”而膽怯,反而主動的提出玩法,育強不禁佩服他的膽子。

“我不太喜歡乾一個昏掉了的女人,象姦屍一樣,有什麼樂趣?從哪裹買迷藥?萬一妳落藥時重了手,便大件事了。”

“那強哥妳意下如何?”

“唔……我們先躲在房中,待她進房後立即把她制服,我們兩個男人,還怕她一個不成?”

“好,我立刻準備所有‘補品’,明天好好的招呼她。”

“隨意用幾件好了,若然全部也帶去,玩叁天也玩不完。”

“嘻……也是,也是。”

“好了,今晚早些睡吧!送妳件小東西。”說完便從口袋取出一條美娟穿過未洗的內褲。

“好好的認熟她的味道吧!”小任登時歡喜莫名,又翻又嗅,不斷的向育強道謝。

是夜,兩頭淫獸便睡在同一房間內,直至天明。

請點擊這裹繼續閱讀本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