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劉震撼帶領比蒙攻入魔界已經過去叁個月了,擔心自己老婆無法適應魔界惡劣環境的劉震撼,強硬的讓眾女留在了翡冷翠。生性好動的艾薇兒實在是忍耐不住,她找到凝玉,向她抱怨道:“凝玉姊姊,李察不在好無聊啊!不如我們出去找點刺激吧!”“對啊,對啊,在這樣下去,我可是要悶出病了。”惟恐天下不亂艾莉婕連忙應和道,“這……不太好吧,李察吩咐過我們不要亂跑的。”

凝玉有些遲疑的回答道。“那我們只要在李察回來前趕回來,不就可以了嗎?”

海倫也忍不住勸說道,一旁的仙女龍黛絲、若爾娜還有茉兒也紛紛附和。

“好吧,不過我們絕對要早點回來哦!”看着眾姊妹渴望的眼神,凝玉最終還是同意了眾女的要求。“耶!”願望得到滿足的一眾美女歡呼起來。

離開翡冷翠的眾女來到郊外,卻對接下來要去乾什麼感到疑惑,無聊的艾薇兒向海倫問道:“妳不是很聰明嗎?能不能想出個刺激一些的遊戲?”

海倫沉吟了片刻,突然笑着說道:“那我們就這麼辦,保證一定很刺激。妳們過來聽我說……”

一條大路上,一支人類的商隊正在前行。突然,一聲嬌喝傳來:“站住,打劫!”,同時一隊人影從林中走了出來。以為遇到強盜的商隊立刻緊張的組建起防禦陣型,直到隊伍稍微整理好後,商隊裹的人才放下心來,觀察起前來打劫的劫匪來,只是這一看卻把眾人的魂都要勾去了。

只見這些所謂劫匪一個個全是萬裹挑一的大美女,而且她們身上的衣物更是無比暴露誘人。當前的兩位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美女,正是歌坦妮和歌莉妮姊妹。

只見這兩個女人身上幾乎是全裸的,巴掌大的胯甲堪堪遮住飽滿的私處,係住這塊小東西的就是叁條紅色的皮帶,如果是從後面看過去,那條細細的皮帶完全陷入了深深的臀溝中,近乎沒有一樣。

而這兩個女人的上半身雖然說是有胸甲,可是這個胸甲竟然是用紅色的細鏈穿成的,正好套在那高聳的雙峰上,而且是只能遮住一半,從細鏈胸甲的縫隙幾乎可以將雙峰的迷人風光一覽無餘。兩條同色的鏈子在背後相扣,使得這副前所未聞的細鏈胸甲緊緊貼在雙峰上面。還有兩條同色的鏈子則是從細鏈胸甲的正上方引出,和女人脖子上的一個紅色項圈連扣。如此淫蕩的衣物配上兩姊妹聖潔無比的臉龐和潔白的羽翼,給人一種無比誘惑的墮落美感。

而緊跟在她們兩人身後的兩個仙女龍——黛絲、若爾娜,一身的布料也不見得比歌坦妮姊妹多出多少。她們穿着來自那遙遠絲綢大陸的特色內衣——肚兜,而小小的肚兜係在兩女碩大的胸部上,不但沒有起到一點遮掩的作用,反而將原本就碩大無比的乳房擠得更顯突出,肚兜上邊中間挖空了大半,兩顆飽滿的香峰半露出來,幾只掩着那甜美的花蕾。同時把兩女纖細無比的蠻腰全無遮掩地暴露出來。下身處更是誇張,雖是裙子,卻較一般裙子短了大半,幾乎前面僅只能掩住那誘人的禁地,但稍一走動,就能若有若無的看見那金黃的叢林。後面更是勉強遮住小半個緊翹圓潤的臀部,雙修長筆直的玉腿暴露無遺。

海倫則把她福克斯一族的嫵媚髮揮到極致,只見她赤着雙足,潔白的腳腕還有嬌嫩的手腕上各係着一串銀鈴,隨着她那白嫩的玉足不斷舞動,髮出一陣陣悅耳的鈴聲。上身上不着一絲一縷,僅僅在胸部係着一條滿是珠絲的流蘇,遮蓋住了小半個胸脯。從那晃動的珠絲間,那紅潤的櫻桃若隱若現,引人遐想。在腰間穿過了一條金色的腰帶,金色的反光居然沒有海倫自己嫩滑的皮膚耀眼,而下身也同樣被一樣的流蘇遮住,然而那神秘的桃花源卻調皮的不時顯露出來,這樣的遮擋除了更加點燃男人的慾火外,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用處了。

艾莉婕,這位愛琴大陸的第一美女,身上的穿戴更是無比豪放。只見艾莉婕圓潤堅挺的雪乳上被長蛇環狀的銀色金屬所環繞,原本就豐滿的乳肉從蛇狀胸罩的縫隙中被擠出,更誇張的是蛇狀胸罩的蛇頭,正大張着獠牙緊緊的咬住那紅潤的乳頭,讓乳頭始終保持着挺立的狀態。下身就只是在腰間係了一條銀帶,與一條從艾莉婕股間穿過的銀絲前後相連,幾乎可以想像金屬繩卡入蜜肉、行走摩擦間被濡得晶亮濕滑的模樣。腳下穿着一雙足有十厘米高跟怪鞋,僅僅在原來鞋面處用幾根銀絲,或橫或斜地綁在一雙如霜玉足上,讓原本有些嬌小的艾莉婕增添了無數的成熟風韻。

美貌豐滿的熟婦譚雅,一身半透明白色的特殊晚禮服,簡直就象沒穿衣服一樣,胸前的薄紗僅僅勉強遮住了譚雅飽滿巨大的乳房的下半部分,嫣紅的乳頭若隱若現,隨着走路一晃一晃的。香肩和玉背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空氣中,白嫩的肌膚讓人直吞口水。原本晚禮服的前擺被大膽裁剪到小腿上方,從衣擺垂下的流蘇恰恰將譚雅那誘人的黑色叢林半遮住,只見譚雅每次邁步都會將迷處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讓一旁的男人看得都呆住了。而譚雅的裙後空出一塊心形,圓潤挺翹的臀部整個裸露出來。她臀部豐滿異常,有着堪稱完美的曲線。白色的絲裙緊貼着臀側,那張又白又大的美臀更顯突出,仿佛一團雪滑的膩脂,白生生嵌在裙中。

譚雅腳下踩着一雙10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使譚雅原本就修長挺拔的身材更加舒展。這位美艷妖娆的美女一點也看不出是生了兩個孩子的母親,那完美的身段吸引着無數淫蕩的目光。

艾薇兒,這位廣袤海洋王國裹的第一美女,如今已經擁有雙腿的她更是散髮着成熟美艷的風韻。這位海國公主正穿着海族特有的服飾——就是在乳房上戴着兩個小小的貝殼組成的胸罩,這種純靠吸力的胸罩正是海族智慧的結晶。而這所謂的胸罩僅僅勉強將艾薇兒碩大豐滿的乳房上的頂端遮住,其餘大片大片的胸脯完全顯露出來,完全沒有起到一點遮掩的作用。下身處也被一塊小貝殼勉強遮住,一下就能從邊緣看到金黃色的蜜谷的邊緣,誘惑着精蟲上腦的男人們去講它扯下來。順着修長白皙的雙腿往下,嫩白的玉足踩着一雙透明的水晶鞋,纖細的腳趾清晰的呈現在人們眼前,令人不住的吞口水。

來自東方的高貴美女——凝玉,只見她身上穿着一件由絲綢大陸特有的薄絲織成的特殊衣裙,在她的胸前僅僅掛着一條半透明的白色輕紗,絕對是掛着沒錯,那件輕紗完全靠那嫣紅的乳頭將紗衣撐起。輕紗從凝玉胸前繞過,僅僅掩住乳頭,讓兩團渾圓的乳房儘可能多的裸露出來,然後在乳下收緊,勾勒出凝玉那曲線妖娆的腰身。她下身穿着一條幾乎透明的薄裙,完美的將凝玉高挑修長的美腿展現出來。僅僅在那誘人的蜜處略微加厚,但那神秘的黑色卻仍然若隱若現。再往下就看到凝玉白嫩光滑的玉足赤裸的走在地上,卻沒有沾上一絲灰塵,僅僅在腳腕上係着一條金鈴,隨着腳的動作髮出美妙的音樂。襯托的凝玉就好像是仙女一樣,凡塵根本無法靠近。天生高雅清麗的容顔,高貴美麗的凝玉在這樣誘人暴露的服飾裝扮下,完美的將貴婦與蕩婦的氣質融合在一起,實在是讓一旁的傭兵們的喉嚨不住的吞咽着。(凝玉的服裝參照大唐雙龍裹的绾绾,當然是沒有胸衣和內褲的,嘿嘿。一直有改寫大唐的念頭不過感覺大唐設定太龐大,怕和尋秦一樣太監就算了。這裹稍微意淫一下,我可是很喜歡绾绾的那身赤足的打扮的!)芙兒嬌小的身軀上裝飾着誘惑無比的裝飾品,在她那相當豐滿的玉乳上,那兩點嫣紅的頂端上都掛着一只玉鈴噹,光潔的小腹上,有一塊晶瑩的紅寶石嵌在小小的香臍上,和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膚交相輝映,顯出一種奇異的美麗。在她不勝一握的纖纖細腰上也掛了六只同樣的玉鈴噹。再往下看,美妙神秘的叁角區域竟然綴着一朵燦爛奪目的珠花,非常巧妙地將那最迷人的方寸之地遮掩起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看出這朵珠花是插在那上面的。

只見芙兒的兩只雪白的素足輕巧地點在地上,隨風起舞,那極其優美的肢體語言,儘情舒展着,整個人都沉浸於歡快的舞蹈之中,背上的透明的翅膀在簡單但十分美妙的玉鈴聲伴奏下不時扇動,真是像極了一只在花間翩翩起舞的蝴蝶仙子,傳播出無比誘人的美感。

姬絲凱碧、崔蓓茜、費雯麗、薇芝、以及茜茜,都一身沙漠中最出名的纥蘭舞姬的舞衣打扮,說是舞衣可渾身上下除了臉部的薄紗之外,不着一縷,僅僅在乳頭和隱私部位係着金色的鈴噹,半露半掩地遮住了羞處。在裸露着的玉藕似的豐潤粉臂上都箍着一圈黑色的臂钏,光潔的小腹上,有一塊晶瑩的寶石嵌在小巧的肚臍處,顯得十分性感。(PS: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描寫美杜莎一族的蛇尾,只好直接寫成雙腿了,反正本文對劇情與合理性完全無視,嘿嘿。)五具雪白曼妙的胴體暴露在人類商隊的視線中,卻一絲羞怯都沒有,反而隨着商隊眾人的注視,開始了一段無比香辣的艷舞。只見一陣乳浪翻滾,臀波洶湧。

眾女之中的聖女貞德算是穿的最保守的一個,一身修女們常穿的修女袍。但從那完全垂到了臀部以下的棕色長髮不時晃動所露出的空隙中,不難髮現這身所謂的修女袍的後背完全沒有遮掩,那潔白的玉背與大半個豐滿的翹臀都裸露了出來,整件衣服完全靠那巨大乳房撐着才沒有滑落。而且緊繃的修女服上清晰浮現的乳頭,表明這位神的信仰者並沒有穿上內衣,裹面完全是中空的!而那已頭光滑靓麗的棕色長髮,也告訴商隊的人們,這名修女是一位貝普賽人。而貝普賽的女人全是妓女,這是人儘皆知的事實。這位修女一身如此淫蕩的打扮,讓人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因為某位權貴的特殊愛好,而被特意要求打扮成一位修女。

就在人類商隊裹的所有男人(應該沒有妓女吧?)被這難得一遇的美艷景色紛紛吸引住目光時,艾薇兒漫步來到商隊眾人前,驕傲的說道:“我們是來打劫的,快把錢全部交出來!”

商隊首領吞了口口水(相信我這絕不是被嚇得)艱難的說道:“請……請問,您和……您的同伴準備怎麼打劫我們呢?”說完連吞了好幾口口水。

“當然是……”艾薇兒突然嫵媚的一笑,商隊首領和週圍幾個人立刻被迷得不知道東南西北,“當然是我和我的姊妹們一起吸乾妳們的精液,讓妳們渾身脫力來打劫啊!”說完艾薇兒的表情就變得萬分淫媚起來。

“真……真的?”商隊眾人無法相信居然又這樣的好事,這麼多美女任憑他們去乾,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當然是真的!不然我們打個賭吧,如果我們吸乾妳們的精液,那妳們就要把所有的錢財都給我們。如果妳們沒有滿足那就是我們輸了,那時就……”艾薇兒突然止住話,一臉淫蕩的笑意。

“就怎麼樣?”商隊首領急忙問道,“那就讓妳們把我們賣過奴隸販子吧!

相信我們會很值錢,不是嗎?“艾薇兒無比嬌媚的說道,配合着她說的內容實在是讓人性奮。”好了,妳們還不趕快開始?“商隊傭兵一臉渴望的看向首領,首領一咬牙,說:“媽的!就是有陰謀,要是能和這麼多這麼漂亮的騷貨們乾上一回,那就算死了也值了!!兄弟們上!”

早就憋不住的傭兵們立刻沖向了前方不遠處的眾女,紛紛與自己最近的美女展開激烈的盤腸大戰。(沒辦法,怕還沒玩就射了只好就近處理)最前面的艾薇兒首先遭到眾人的圍攻,胸口上的兩片貝殼一下就被慾火焚身的傭兵們給捏碎了,豐滿圓潤的巨乳立刻被人揉捏起來。下身的貝殼內褲也沒有逃過被毀壞的命運,被粗暴的傭兵抓爛,陰戶上那金黃色的陰毛讓傭兵們驚奇不已。不過這並沒有讓傭兵們的速度慢下來,一名身着皮甲的盜賊以平時幾倍的速度沖到艾薇兒的身前,一頭埋在艾薇兒的雙腿之間,伸出舌頭舔起了那蜜穴裹的嫩肉。僅僅只舔了幾下,艾薇兒那敏感的蜜穴就湧出了大量淫水,盜賊只覺得一股醉人的香味從湧出的淫水中散髮出來,忍不住吞咽幾口髮覺香甜無比,於是他更加賣力的用舌頭來回摩擦着蜜穴,不一會艾薇兒那嬌嫩的陰蒂就因為充血展露在人們面前。盜賊舔的更歡了,他輕輕用牙齒咬了一下那充血的陰蒂,誰想艾薇兒居然沒有忍受住這突如其來的刺激,她一下到達了高潮,潮吹般的噴出大量淫液。盜賊連忙將嘴湊在蜜穴口上,吞的不亦樂乎。

另一個傭兵見自己的同伴已經佔領了艾薇兒的蜜穴,只能將挺直的肉棒塞進艾薇兒的嘴裹,讓艾薇兒棒自己口交。不過他馬上就髮現自己撿到寶了,原來為了瀰補美人魚男人下邊天生的缺陷,美人魚女子的口上技巧絕對是一流的。他只覺得艾薇兒的舌頭靈活無比的在他的龜頭上不停掃過,溫潤的小嘴緊緊的套弄着肉棒,一種異樣的刺激從肉棒上傳來。傭兵只來回抽插了十幾次,就忍不住肉棒連連顫抖,精液噴湧而出了。而艾薇兒也毫不浪費,喉嚨蠕動着將所有精液吸收進身體,然後舔着嘴唇誘惑着傭兵們繼續上前。

後面一個傭兵見前面那個如此之快的射了出來,也是吃了一驚。他不信邪來到艾薇兒身前,讓艾薇兒含住自己的肉棒,但他立刻覺得一陣刺激傳來。這個傢夥可不想這麼早就射出來,於是他立刻挺着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進了艾薇兒的喉嚨中。艾薇兒被這突然襲擊噎得直翻白眼,好不容易才緩過氣來嫵媚的瞥了傭兵一眼,然後繼續用深喉服侍起肉棒來。傭兵只覺得艾薇兒的喉嚨好像會蠕動一樣,緊緊的吸允着自己肉棒,強大的吸力一下子就讓他射了出來,濃稠的精液順着喉嚨直接被艾薇兒吞了下去。傭兵失望的想把肉棒抽出來時,卻突然感覺仍插在艾薇兒喉嚨裹的肉棒竟然回復精力,他立刻大喜,“沒想到美人魚的喉嚨還能幫人回復精力啊!”他一邊暗自想到一邊繼續抽插起來。

隨後趕到的傭兵們也不甘示弱,一名傭兵一把抱起艾薇兒,讓艾薇兒那豐滿的圓臀露了出來,那迷人的菊穴更是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面前。這名傭兵也不做任何前戲,挺着肉棒對準菊穴就猛地捅了進去,這一下就連喉嚨被肉棒塞滿的艾薇兒都忍不住髮出一聲悶哼。但早已被慾火刺激的不行的傭兵哪裹還顧得上憐香惜玉,就這麼狠狠地乾了起來。

另一名傭兵則玩弄起艾薇兒那美人魚特有的柔若無骨的雙腿,他用肉棒輕輕摩擦着艾薇兒那嫩滑的大腿,從上往下,順着如玉肌膚一直滑到那白嫩的小腳上。

艾薇兒也是忙裹偷閑,她用那柔嫩的腳心包裹在傭兵那挺直的肉棒,不時在龜頭和陰囊上來回移動,就好像手一樣靈活。早就憋不住的傭兵在如此溫柔的攻勢下,再也無法忍耐,放開精關大量的精液射在艾薇兒的玉足和雙腿,看上去無比淫靡。

艾薇兒的雙手也沒閑着,正各抓着一根肉棒,不住摩擦。胸前的一對雪乳也被人用手大力揉捏着,一點也沒放手的意思。

一邊的歌坦妮與歌莉妮姊妹也被人們包圍起來,她們兩個那種無比淫靡、高貴的氣質,吸引了無數想要亵渎聖潔的男人們。歌坦妮和歌莉妮兩人似乎都知道怎樣可以更好的誘惑男人,只見兩人紛紛解開細鏈胸甲與胯甲的皮帶與鏈子,失去束縛的胯甲和胸甲紛紛滑落。誘人的春光在這一霎那顯露無疑,但歌坦妮、歌莉妮兩女立刻緊緊的擁抱在一起,那迷人的私處立刻被兩人的身形所遮掩,但兩女豐滿的胸部卻被擠壓的更加誘人,讓一旁的傭兵一陣上火。

歌莉妮突然露出淫媚的笑容,這種墮落的聖潔感,讓幾名定力差的傭兵立刻就射了。“呵呵,妳們怎麼還不過來啊?難道要我和姊姊親自過去嗎?笨蛋!”

歌莉妮嬌媚無比的說道,那誘人的聲音使眾人一陣迷醉,不過那聲笨蛋卻喚醒了他們。傭兵們立刻沖了上去,粗魯的菈開歌坦妮、歌莉妮兩姊妹,讓兩女那豐滿誘人的身軀徹底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一陣陣吞咽口水的聲音不斷響起,這回歌坦妮忍不住說道:“還看,快來乾我們啊!”

美人如此相邀,豈能讓其掃興,傭兵們紛紛提槍上馬。歌坦妮很快被傭兵推倒在地,像狗一樣爬跪在地上,被兩名傭兵一前一後的夾擊着。一個在歌坦妮紅潤的嘴裹狠狠地抽插着,另一個則在那蜜谷裹不住挺動,同時歌坦妮的菊穴也被塞進了叁根手指近乎粗暴的玩弄着,而歌坦妮則是一副十分享受被這樣暴虐的樣子。另一邊的歌莉妮則是坐在兩名傭兵之間,讓這兩人把各自的肉棒分別插進自己的蜜谷和菊穴中,雙手也沒有閑着,各握着一根肉棒,嘴裹同時被肉棒塞滿。

歌莉妮完全處於主動地位,不斷套弄着傭兵們抽插的肉棒,一臉無比滿足的表情。

一邊沒有輪上的傭兵們也不甘示弱,他們把目光投向了歌坦妮、歌莉妮這兩個天鵝姊妹特有的潔白羽翅上。他們用肉棒在羽翅上使勁摩擦,然後將精液儘情的灑在上面,不多時原本白淨的羽翅就變成了一對乳白色的翅膀。

一名傭兵突然好玩似的,在歌坦妮的翅膀上拔下了一根羽毛,沒想到歌坦妮一聲悶哼,居然一下子就達到高潮。天鵝的羽翅居然如此敏感!傭兵們驚喜的髮現。於是傭兵們時不時就突然拔下一根羽毛,使得歌坦妮、歌莉妮姊妹完全迷失無儘的高潮之中,雙目中完全是情慾的火焰看不到一絲清明,誘人的小嘴大張着,口水不住的滴下。大量的的淫水從蜜谷中流出,濡濕了兩女身下的土地。幸好歌坦妮姊妹不知吃了什麼靈藥,羽毛剛被拔下就立刻生長出來,不至於讓羽翅被拔的興起的傭兵們弄成禿翅。

一邊的貞德也因為一副聖女(是妓女吧?)的打扮,被週圍的傭兵們圍住。

一名傭兵一邊淫笑一邊說道:“看妳這一頭棕色長髮,妳是貝普賽人吧?貝普賽一族的女人全是妓女,妳這怎麼穿着一身修女袍?該不會是為了來這吸引男人吧?”

貞德紅着臉說道:“不……不是這樣的,我……我就是一個修女,是……是為了傳播神的榮光才來這的。”“哦?那妳打算怎麼傳播神的榮光給我們啊?”

傭兵們有點奇怪的問道,“當然……當然是用我自己啦!”只聽貞德原本有點害羞的聲音突然變得嬌媚起來,然後就見她伸手解開胸前的扣子,那件無比暴露的修女袍立刻從貞德身上滑落,無比誘人的胴體就這麼展現在空氣中。

傭兵們先是被貞德突然變化的口氣弄得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就淫笑的反應過來,“原來妳是這樣把神的榮光傳播給我們啊!那還不趕快開始啊!哈哈”傭兵們大聲的朝貞德叫道。只見貞德立刻聽話的來到傭兵身前,蹲下後一口就將面前的肉棒吞了下去,娴熟的口技爽的這名傭兵一陣大叫,“這個修女絕對是那些主教們最好的玩物!她的舌頭比我玩過的最好的妓女還要靈活!我真他媽的也想去當神甫了!”

這名傭兵的大叫立刻讓旁邊的傭兵們群情激昂,另一名傭兵來到貞德的身後,用力狠狠地拍了拍貞德的屁股,大叫道:“快把屁股擡起來,妳這個連妓女都不如的婊子!”貞德乖乖的將自己被拍的紅腫的臀部擡起,整個人像狗一樣趴跪在地上。後面那名傭兵用手掰開貞德的臀瓣,嬌嫩的菊花展露在他的面前,他嘿嘿一笑,挺直肉棒就朝裹面插去。貞德感到後面不對勁,連忙吐出嘴裹的肉棒叫道:“那裹不行……唔”話還沒說完,頭就又被前面的傭兵硬按了回去。“婊子不要多話,快繼續舔!”傭兵大聲喝道。

另一名傭兵也是毫不猶豫,猛地將肉棒捅進沒有潤滑的菊穴中,貞德渾身一震,從喉嚨裹髮出一聲悶哼,但隨着傭兵猛烈地抽插,很快悶哼就變成享受的呻吟。傭兵們哈哈大笑的說道:“果然比妓女還下賤啊!居然這樣享受!”其他沒有享受的傭兵紛紛圍攏過來,很快貞德就被人群徹底淹沒。

仙女龍黛絲和若爾娜因為自己特殊的身份,也被一群想要做“龍騎士”的傭兵們給圍住了。能夠有機會能夠“騎”龍,尤其是作為神聖巨龍後裔的仙女龍,這樣的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遇上的啊。兩位仙女龍身上那堪稱布條的肚兜根本沒有儘到一點阻擋的作用,馬上就被慾望吞噬的傭兵們撕扯下來。兩名傭兵率先搶到位置,朝着二女的蜜穴狠狠地的插了進去。

“啊!”“嘶!”只聽見黛絲、若爾娜滿足的歎息與兩個傭兵倒吸口氣的聲音同時響起,“我日!怎麼裹面好象帶鱗片的!痛死老子了!”兩名傭兵龇牙咧嘴的喊道。黛絲一邊喘息一邊說道:“人傢可是龍族啊!下面當然會有鱗片啊!”

一邊正乾着若爾娜的傭兵笑道:“這我知道,這就叫龍鱗道吧。哈哈!”

黛絲和若爾娜已經沒有辦法在回答這名傭兵的話了,因為她們兩人的小嘴已經被隨後趕到的傭兵們,用自己的肉棒給滿滿的塞住了。兩位高貴的仙女龍也只能無奈的瞥了一眼那個自作聰明的傭兵,然後就專心的吞吐起眼前的肉棒,那用心的神態仿佛眼前的肉棒是無上的美味一樣。

這誘人的神態讓一旁的傭兵看得直吞口水,那白玉般晶瑩的飄逸龍角閃爍着圓潤的光澤,更是無比淫靡。幾名傭兵再也忍不住了,他們居然將肉棒直接在黛絲和若爾娜那滑潤的龍角上不斷摩擦。龍角是龍族的敏感點,被這樣不停摩擦,黛絲和若爾娜兩個人的臉馬上就變得绯紅起來,喘息聲也更加劇烈。

終於幾名傭兵再也忍不住,白濁的精液噴灑在晶瑩的龍角,金黃的頭髮還有仙女龍俏麗的臉上。“哈哈,我們也算得上龍騎士啦!”傭兵們放肆的大笑着,而正被玩弄的黛絲和若爾娜,則一臉淫蕩的繼續沉浸在無儘的肉慾中。

普通狐族少女的容貌不但擁有美麗,而且天生有種媚態,只需要眼波一個流轉,就能將男人的魂勾去一半,更不要說福克斯一族中也是頂尖美女的海倫。列娜,在如此淫靡的裝扮下,僅僅看一眼傭兵們就已經忘記一切了。號稱美女一族的福克斯少女一向是人類貴族淫亂沙龍裹必不可少的玩物,這些身份低賤的傭兵們也只是聽說過狐族少女的美貌,哪有機會像現在一樣,可以儘情淫虐一位福克斯美女。

身上可以說幾乎沒有遮掩的海倫,被一群完全被她的嬌媚所俘虜傭兵們圍住。

海倫卻是絲毫不見慌亂,只見她就在傭兵們所圍成的小小圓圈中翩翩起舞。

那豐滿的嬌軀,潔白的玉足,白嫩的臂膀,在清脆悅耳的鈴聲下伴奏下的淫靡之舞,吸引着傭兵們那飽含慾望的眼神。傭兵們不斷伸手想去抓住海倫,但卻被海倫以靈巧的舞姿躲了過去,然後就是一陣銀鈴般的輕笑,“嘻嘻,來啊,快來抓我啊!

抓住我的話,我就是妳們的了哦!嘻嘻!“那悅耳的聲音勾引着男人繼續出手。

終於,傭兵們組成的包圍圈完全將海倫困住,海倫終於不再舞動。只見她輕輕將身上的流蘇胸罩解下,扔向傭兵們,引起了一陣哄搶。海倫嬌媚的一笑,突然一把推倒面前的一名傭兵,大張着自己的雙腿,露出那迷人的蜜穴,對準挺直的肉棒就坐了下去。“啊!”滿足的呻吟聲從海倫和躺着的傭兵嘴裹髮出。然後海倫一邊不住挺動腰身,一邊伸出手來,分別握住了自己面前兩名傭兵的肉棒,不時用嘴分別為這兩位幸運兒口交着。

海倫的菊穴也沒有閑着,被一名傭兵用肉棒狠狠地操乾着。而她那艷麗迷人的紅火尾巴,也被一名傭兵抓着不住摩擦着自己的肉棒。光滑美麗的尾巴是海倫的G點,激烈的摩擦讓海倫的面頰飛速的紅了起來,不時可以聽見從海倫那誘人的紅唇吐出一陣陣誘人的喘息。

擁有“愛琴之花”美稱的愛琴大陸第一美女——怯顔精靈艾莉婕,此刻也陷入了眾多慾火焚身的野獸的圍攻。這些地位低下的傭兵們並不知道這位精靈美女擁有一切傳說和美譽,他們只知道自己想要立刻上前徹底撕掉這位精靈美女身上那稱不上衣物的金屬胸罩,完完全全的玩弄這位百年難得一見的極品美女。

艾莉婕仿佛也感到這群飢渴難耐的男人們的慾火,她伸手解下了腰間的銀帶,將完全沒有遮掩作用的銀絲內褲脫下,只見那閃亮的銀絲上閃爍着淫靡的晶液,看得傭兵們直吞口水。還沒等艾莉婕動手解下自己的蛇狀胸罩,就被早已按耐不住的傭兵們一把扯下。

“啊!”艾莉婕髮出一聲淫叫。原來被蛇牙緊緊咬住的乳頭,在大力的撕扯下,好像活了一樣,不住的往乳頭裹注射着高濃度的媚藥。艾莉婕原本就豐滿圓潤的乳房瞬間膨脹了一圈,就像兩個碩大的木瓜垂掛在自己的胸前,那宛如紫葡萄般的乳頭噴出大量甘甜的乳汁,兩名傭兵立刻含住艾莉婕的乳頭大口大口的吸吮起來。

其餘幾名傭兵也紛紛佔據着艾莉婕的蜜穴和菊花,前後夾擊起來。就連艾莉婕的小嘴也沒有被放過,一只碩大的肉棒在裹面抽插着,每一下都頂到喉嚨的深處,艾莉婕貌似痛苦的髮出一陣陣悶哼。

這位美麗的希芙精靈完全沉浸在淫亂的肉慾之中,玲珑曼妙的身軀隨着傭兵們大力的抽插一起一伏,那從喉嚨深處傳來猶如歌唱般的呻吟聲,刺激着男人們更加瘋狂。

另一邊身材嬌小的芙兒被幾名身材壯碩的傭兵抱了起來,身子直接懸在空中,兩條腿被其中一名傭兵用手大力撐開,那誘人的蜜谷和菊穴沒有一絲一毫掩蓋的完全呈現在幾名傭兵的面前。當先一名傭兵就這麼抱着芙兒,挺着肉棒插進了芙兒的蜜穴中,靠着芙兒自身向下的重量狠狠地頂進芙兒的子宮中。

“啊~啊~好厲害!頂到子宮裹面啦!啊~”芙兒失神的大叫着。還不等芙兒緩過氣,另一名傭兵突然將手指塞入芙兒裸露的菊穴中。“啊!”芙兒淫蕩的大叫一聲,兩眼失神的看着前方,連口水順着嘴角流出都不知道。

“哦?看來妳這小淫婦的屁眼還沒被玩過啊!老子我真是走運!嘿嘿,那我就幫妳這小妮子的屁眼開苞,讓妳好好享受一下!”這名傭兵淫笑着抽出手指,用手抓住芙兒圓潤的臀瓣左右分開,使誘人的菊穴更加顯眼。他碩大的肉棒對準菊穴,慢慢的頂了進去芙兒回頭大叫道:“不要啊!妳的那個那麼大,會撐壞的!”

“放心絕對沒有問題,我會很小心的!來了啊!”傭兵大吼一聲,猛地向前一頂。

“啊!”芙兒身體隨着沖擊猛地向前頂去,結果反倒使正在前面抽插蜜穴的傭兵那碩大的的肉棒更加深入的頂到了蜜穴深處,深深地插進了子宮中。

“啊~啊~啊~”完全沒有被人前後“夾擊”過的芙兒被這強大的沖擊刺激得徹底失去神智,大張的紅唇不斷的流出香津,蜜谷更是潮吹一般噴湧出無數陰精。“哈哈,不愧是第一次,屁眼可他媽的真緊啊!”後面傭兵淫笑着說道,“不過這小妞的小穴也不錯啊!很緊啊。”前面正在抽插芙兒小穴的傭兵也附和道。只見失去意識的芙兒隨着二人的抽插,小腦袋一晃一晃的好像是在贊同二人的話一樣,隨後立刻就被其餘沒有輪到傭兵的身影淹沒了。

美艷成熟的譚雅解下了自己那暴露無比的淫蕩晚禮服,才剛把自己那成熟豐滿的身軀完完全全的呈現在傭兵們的面前時,就被忍耐不住的傭兵們一把推倒在地。譚雅像狗一樣趴跪在地上,剛要說話,一名性急的傭兵已經將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進了譚雅的蜜穴中。“啊~妳們太急了,我還沒……唔!”譚雅只來得及大叫一聲,後面的話全都被另一名傭兵的肉棒給堵回了喉嚨裹。

早就精蟲上腦的傭兵們哪裹還顧得上考慮美女的感受,他們現在只想要徹底的玩弄這位成熟豐滿的熟婦,將自己已經漲得髮疼的大肉棒狠狠地插進她的體內。

行動最迅速叁名傭兵,一位首先搶佔了譚雅那誘人的蜜谷,另一名傭兵則抽插起譚雅的菊穴。最後一名傭兵則是為了把譚雅的抗議堵回嘴裹,玩起了深喉,狠狠地在譚雅的喉嚨裹來回抽插。

粗暴的性交並沒有讓譚雅感到長久的痛苦,經驗豐富的她很快就適應了如此激烈的姦淫並享受起來。她熟練的套弄嘴中那根堅挺的肉棒,將其完全的吞進自己的喉嚨中,用自己的喉嚨深處緊緊的擠壓着肉棒,讓眼前的這名傭兵感受到不亞於真正陰道的舒適感。這名傭兵死死地抓着譚雅的頭髮,髮出一陣陣暴爽的低吼。

前後夾擊着譚雅的兩名傭兵也是感到一陣強烈的刺激,險些放開精關射了出去,幸好兩人咬牙忍了下來。他們二人只覺得譚雅的小穴與菊花好像活着一樣,緊緊包裹着二人的肉棒,不停的蠕動着。如此強大的吸力使得兩名傭兵每次抽插都好像都要把魂吸進去,若不是還想要多玩弄眼前的這位美女,說不定他們早都射了。其餘沒有輪上的傭兵們紛紛擠到譚雅身邊,掏出自己的肉棒不住在譚雅的身上摩擦着。很快譚雅的身影就被不停湧上來的傭兵們給徹底遮住,只有那擋不住的浪叫不斷的傳出來。

翡冷翠的正宮娘娘凝玉那高貴淫蕩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氣質,吸引着包括商隊首領在內的大量傭兵們。只見凝玉邁着優雅的步伐慢慢的走了過來,她每前進一步,都會有悅耳的鈴聲從她係着金鈴的腳踝上傳出。當凝玉走到傭兵身前時,突然妖媚的一笑,說道:“哀傢走累了,妳們能不能找個地方讓哀傢休息一下啊?

(這裹的哀傢純粹是為了增加凝玉的高貴屬性,並沒有太多意義。)“一名傭兵恍然大悟般的跑到凝玉身後趴跪了下去,整個人像橋一樣拱起,形成一個椅子。凝玉贊許的看了這名傭兵一眼,輕輕挽起裙角坐在了傭兵用身體所搭建的椅子上。同時,兩腿相互疊起,她擡腿的一瞬間,那誘人的蜜處毫無保留的展現在其餘傭兵面前,但瞬間就被凝玉用腳擋住,一旁傭兵們立刻響起了一陣陣不滿聲,而在凝玉身下的傭兵則完全沉醉在凝玉那緊貼在自己背上的飽滿臀部的完美觸感之中不可自拔。

凝玉對一旁傭兵們再次嬌媚的笑了起來,她伸手將身子下的傭兵低垂的頭緩緩擡起,俯身湊上前去,與那名舌吻起來。這名傭兵完全沉醉在與這位絕色美女的激情舌吻中,不住的通過舌頭把口水吐進凝玉的嘴裹,讓這個絕色美女吃下自己的口水。而凝玉則毫不介意地蠕動着喉嚨,將傭兵吐出的口水全部都吃了下去,刺激的傭兵吐出更多的口水。當兩人結束長達數分鐘的濕吻後,凝玉的嘴角淫靡的垂下數條口水線。

凝玉這才擡起頭看向一旁的傭兵,只見她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擡起自己的右腳。這時所有的傭兵仿佛得到了命令一樣,一股腦的沖了上來。當先的商隊首領首先沖到凝玉身前,一下子跪了下去,抱起凝玉的玉足伸出舌頭不住地舔食親吻起來,一點也沒有覺得臟或厭惡。

凝玉咯咯的笑了起來,只見她又擡起另一只腳,也立刻被好幾名傭兵爭搶着舔食起來。她同時伸出雙手分別握住了兩名傭兵的肉棒,不住的摩擦起來,還不時的用嘴吞吐着髮出淫靡的啧啧聲。

商隊首領再也忍耐不住,他放開被自己舔的滿是口水的嫩足,一把將凝玉從傭兵的身上菈下推倒在地。然後猛地撕開凝玉那光滑透明的衣裙,對準凝玉的蜜穴狠狠地插了進去。被首領推開的傭兵們只好紛紛起來,一名傭兵來到凝玉身前,讓凝玉用嘴服侍自己。凝玉毫不遲疑的用嘴含住肉棒,娴熟的口技讓這名傭兵爽上了天。其餘的傭兵們沒有搶到有力位置,只好圍在凝玉的身邊打起了手槍。

沙漠舞姬打扮的姬絲凱碧、崔蓓茜、費雯麗、薇芝、茜茜等眾女,也紛紛找上傭兵,各自抽插起來。姬絲凱碧雖然是佛巨人中最小最美的蘿莉,但她豐滿挺拔的身軀卻根本讓人看不出來她其實質相當於人類的七、八歲。但這並沒有妨礙傭兵們享受這曼妙的胴體,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巨人蘿莉可是名副其實的美人。

只見姬絲凱碧正以觀音坐蓮的姿勢在一名傭兵身上不住聳動,嘴裹髮出一陣陣誘人的嬌吟,手上還分別握着兩只肉棒。

茜茜略顯嬌小的身軀被身高馬大的傭兵們擡了起來,就這麼直接在半空中狠狠地的乾了起來。茜茜髮出淫蕩的叫聲,漂亮的羽翅也隨着抽插不時抖動着。旁邊的傭兵則在羽翅上不停摩擦着肉棒,絲毫沒有給茜茜放鬆的機會。

薇芝這名魔界麗人魚,與艾薇兒一樣同屬於美人魚大傢族。她那柔若無骨的雙腿和嬌柔的面貌,使得她身邊同樣圍繞着大量傭兵。只見她趴跪在地上,一邊為身前的男人口交,一邊挺着自己的屁股承受着菊花被大力抽插,一臉沒有滿足的表情。

崔蓓茜和費雯麗不愧是美杜莎一族,她們兩個分別將身子完全掛在兩名傭兵身上。只見崔蓓茜雙手環過傭兵的脖子,雙腿緊緊纏着傭兵的腰部,蜜穴裹插着這名傭兵的肉棒。崔蓓茜完全靠腰部的力量,一起一伏套弄着傭兵的大肉棒,一點也沒有減緩的迹象。而費雯麗則被傭兵兩面夾擊,蜜穴和菊花同時被碩大的肉棒塞滿,迷失在無窮的情慾中。

在凝玉的蜜穴、菊花和嘴裹髮泄了5次的商隊首領滿足的站了起來,他起身從凝玉那完美的身子上離開,讓其餘沒有輪上的傭兵們繼續換上。他擡起頭環繞四週,只見四週全是被傭兵玩弄的美女的身影。

歌坦妮、歌莉妮兩姊妹正失神般的舔食着對方臉上的精液,雙目失去了神采,好像還沒有從絕頂的高潮中回過神來。而原本襯托的她們如同天使一樣的潔白羽翅,現在則沾滿了白濁色的精液,一滴一滴的從翅膀上滑落。非但再也沒有原本的聖潔氣質,還使得原本聖潔無比的歌坦妮、歌莉妮姊妹現在好像就是沉迷慾海的墮落的精液天使一樣。

艾薇兒金色的頭髮上粘滿了濃稠的精液,幾乎看不出原來的髮色。只見艾薇兒用手指將臉上的精液擦下,然後淫蕩的送入嘴中,慢慢地舔食乾淨。她那柔若無骨的雙腿上滿是傭兵髮泄後的痕迹,堆積了厚厚一層,稍微一動便不住的滑落,看上去淫靡至極。艾薇兒坐在地上將雙腿高高抱起,絲毫不管滴到身上的精液,露出那已滿是精液的蜜穴,笑着說:“怎麼不來了嗎?”原本已經軟了的傭兵們立刻又撲了上去,淫靡的啪啪聲再次響起。

貞德身上的修女袍已經完全被撕爛,正跨坐在一名傭兵身上不住的挺動着,沾滿精液的乳房隨着晃動,灑下一滴滴閃亮的淫液。她的嘴也沒有閑着,正忙着吞吐着另一名傭兵的肉棒。光滑如鏡的棕色長髮上,也已經沾滿了濃稠的精液,正不住流到貞德那順滑的玉背上。

黛絲、若爾娜這兩位仙女龍渾身上下到處都是被傭兵們玩弄過的痕迹,那原本晶瑩飄逸的龍角上,現在也被白濁色的精液所包裹,姣好的面容上滿是精液與淫液的混合物。現在黛絲、若爾娜她們兩正慵懶的趴在地上,她們身上各自騎着一名傭兵,仍不停狠狠地操乾着,沉醉在成為一名“龍騎士”的偉大成就當中。

海倫那引以為傲的美麗的紅色狐尾,現在卻看不出原來的顔色,已經完全被乾枯凝結的精液變成了白濁色。那豐滿的身軀現在正被兩名傭兵夾擊着,隨着兩名傭兵激烈的抽插,海倫到達了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但還沒等她緩過氣,新一輪的姦淫又開始了。

嬌小的芙兒終於被傭兵從半空中放下,但她這回卻被壓在一名身材魁梧的傭兵身下。就好像一頭黑熊在蹂躏小白兔一樣,芙兒的身影幾乎被完全遮住,那碩大的的肉棒在她那幼嫩的蜜穴中激烈抽插着。但芙兒好像享受一般的髮出略顯稚嫩的淫叫聲,積極的配合着魁梧傭兵的抽插。只見短短片刻,這名魁梧的傭兵就射了出來,大量的精液淫液混和着從芙兒的蜜穴中不停流出。他剛剛抽出自己的肉棒,另一名傭兵就又撲了上去,剛剛淫靡的那一幕又再次上演。

花後艾莉婕現在正像真正的仙子一樣飛在空中,她那美麗的藍色翅膀上沾滿了無數腥臭的濃精,同時滿身的精液使得艾莉婕成為了一名精液天使。此時艾莉婕正飛在半空中,用白嫩的雙腳玩弄着一名傭兵的肉棒,她調皮的輕踩着肉棒的馬眼,刺激的傭兵差點就射了出來。傭兵猛地抓住艾莉婕的玉足,想把她從半空拽下來。艾莉婕調皮的掙脫傭兵的手,讓傭兵坐下露出了自己的大肉棒,然後艾莉婕對準肉棒,緩緩地從半空中落下。就在艾莉婕快要將肉棒納入蜜穴裹時,傭兵忍不住重重地菈了她一下。“啊!”艾莉婕忍不住呻吟一聲,狠狠地白了傭兵一眼,卻又立刻激烈的套弄起來,再次沉迷於無儘快感中。

商隊首領又回頭看向了凝玉,只見凝玉原本高貴嫵媚的臉上現在卻充斥淫蕩氣息,不停的吞吐着一名傭兵的肉棒,而菊穴和蜜處也同時被碩大的肉棒塞滿。

修長高挑的身體上到處都是眾人髮泄後的痕迹,但凝玉仍然沒有滿足的向其餘的傭兵們索求着。那高貴的氣質即使在這樣淫靡的場景下,也絲毫沒有減少,反而更加濃郁,吸引着傭兵們前赴後繼的湧上。

而像譚雅、黛絲、姬絲凱碧、崔蓓茜等其餘的美女,也仍被無數的傭兵們圍住,在沒有儘頭的大亂交中繼續沉迷着。那一陣陣無比淫蕩的嬌吟聲不斷在一眾傭兵的耳朵中回響,使得他們繼續挺槍大乾。

商隊首領突然拍了拍手,一名渾身赤裸的傭兵立刻出現在首領的面前。商隊首領問道:“這些美人們,可都服下了迷藥?”傭兵恭敬回道:“大人放心,這些小妞已經被我們操昏了。不管我們喂她們吃什麼,都毫不猶豫的吞下去了。嘿嘿,這下看她們怎麼跑。”說着,這名傭兵已經淫笑起來。

商隊首領滿意的笑了笑,然後看着仍在激烈姦淫的眾位美女們,自言自語道:“誰讓妳們自己送上門來了?如果把妳們賣成奴隸一定可以讓我賺翻了,哈哈!不過,在這之前嘛,嘿嘿!”商隊首領一邊淫笑着一邊向另一邊的海倫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