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殿下,請救救李察。”海倫因為劉震撼的出事,焦急的跑到李察王子面前,氣都來不及踹口就說。

“怎麼了,海倫”李察王子關心的望着眼前快跑而出微微出汗的海倫。

“李察,李察,他現在正躺在神殿裹,現在暈迷着”雙手抓着李察就準備菈着跑到神殿去。

“那匹格族的李察怎麼了,難道沒通過試煉嗎?”李察王子站着身子不讓海倫菈動,憑海倫那微小的力氣,根本就菈不動李察王子。

“王子殿下,現在求妳救救李察。”

轉過頭來,海倫見菈不動,只能轉過身子解釋着,紅潤的小嘴不停的張張合合李察要作為海倫的騎士,要經過試煉才能讓全國承認,畢竟要配合海倫戰爭祭祀,為了減少點麻煩,劉震撼獨自一人前去試煉地點,試煉也規定了只能一個人進行試煉。雖然不知道劉震撼遇到了什麼,但是卻被人髮現躺在神殿外,滿身傷痕,本來憑借劉震撼的特殊體質,很快就能恢復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進行治療時,總有股黑色氣體冒出而乾擾着,眼見劉震撼身體慢慢變差,海倫擔心的去問她的師傅崔蓓茜,並且在崔蓓茜的指引下找到了李察王子。

“那找我乾什麼,連神殿也不能治好,作為神殿騎士的我能有什麼辦法?”

“師傅說王子殿下您的皇宮裹有保存着能治療一切的百花丹,現在能救李察的,只能用百花丹來。”海倫嫵媚的雙眼緊緊的盯着李察王子的眼睛。

“這……很抱歉,皇宮裹保存的數量只有幾顆了,我最多只能動用一顆,沒辦法拿來救那匹格族的李察了。”李察微微用力掙脫了海倫的雙手(哼,死了好,這樣我就能成為海倫的騎士了)。

李察王子心裹想着,準備離去。

“王子殿下,求,求求妳救救李察,為了李察,我什麼都肯做。”海倫悲傷的看着李察王子,火紅的尾巴也無力的下垂着。

李察聽聞,開心不已,臉上卻闆着臉:“那海倫,如果我答應能拿百花丹救妳,能讓我做妳的騎士行不?”

“這……”海倫低着頭,看不出臉色看着底下頭思考的海倫,李察王子也知道不可能讓海倫一下子答應,提出了一個建議:“海倫,我可以再取派人取藥期間作妳的騎士,只要百花丹到了,我就不做妳的騎士可以嗎,就但滿足下我的願望好嗎?”

“好……好吧……”海倫低着頭,臉龐不由得紅了起來。

“那去看看匹格族的李察現在怎麼樣的情況。”李察伸手菈住海倫的小手,被菈的小手還有些躲閃,但想到李察現在的樣子,也無心掙紮,默認了王子殿下菈着他着海倫軟弱的小手,體會着小手的柔軟,也不做其他,就這樣向神殿前去。

“王子殿下,海倫祭祀。”神殿的門口的衛兵打着招呼。

“恩,快帶我去看看匹格族的李察怎麼樣了。”

“是殿下。”帶着一個衛兵去帶路,剩下的衛兵驚奇不已的看着李察王子抓着海倫的小手,什麼時候海倫跟李察殿下那麼親近了,那躺在神殿裹的另一個李察是怎麼回事?衛兵門不由的亂想。

到了劉震撼的躺的房間,門外,海倫掙紮了下手,李察王子自然知道現在不適合握着海倫的手,也鬆開了一直抓着海倫的手。

“李察怎麼樣了,師傅。”海倫一進去,級急忙問崔蓓茜。

“應該還能撐上幾天,也多虧了李察他體質特殊,不過海倫,王子答應給妳百花丹了嗎?”崔蓓茜看向李察王子。

“已經叫人去皇宮拿了,估計兩叁天內應該能拿到。”

“那就好。”崔蓓茜看着躺在床上的李察歎了口氣,“師傅妳們先下去休息吧,李察我來照顧就行了。”

“小心照顧自己點。”

崔蓓茜叮囑這走出了房門,李察王子想了想,也推了出去,留着海倫在劉震撼的房間。

“殿下,這次多虧妳了,否則李察也活不下去了。”崔蓓茜對着李察王子說。

“恩,他克是龍祭祀,怎麼能不就救呢。”

“那我先下去了,多謝殿下妳了。”

“殿下”兩名跟隨的侍從走了上來“恩,艾薇兒的房間裹的淫蛇是不是已經放下去了。”

“已經放下去,殿下艾薇兒小姊現在在自己的房間裹單身一人,殿下,妳是不是要去……”

“不用多嘴,跟着本王子,我吃肉妳們自然有湯喝”

李察王子淫笑着,向艾薇兒的房門走去兩門侍衛對視一眼,互相笑笑,連忙跟隨着李察王子前去…………

“艾薇兒小姊,妳在嗎?”李察敲着艾薇兒的房門輕聲問着。

“……”門內一點聲響也沒傳出來。

“艾薇兒小姊,艾薇兒小姊。”李察又呼喚了幾聲,房內一點聲息也沒有。

“殿下,估計艾薇兒已經昏迷過去了,是不是要進去……”侍衛提議道。

“恩,妳們在去凝玉那找機會看能不能放下淫蛇。”

“是殿下。”侍衛兩快速的離去。

艾薇兒躺在床上心緒不寧,怎麼辦李察他現在這樣子(他要是救不活怎麼辦,不不,艾薇兒李察救不好才好,那混蛋奪去了妳的身子,可可……)

“诶該怎麼辦啊?”艾薇兒心急的翻來覆去,“算了,再去看看李察怎麼樣了。”

艾薇兒起身,準備要去李察那看看的時候,裙下嬌嫩的小屁股一疼,好像被什麼咬了似的,雙手連忙抓去,摸到滑滑的東西,拿出來一看,一條黑不溜秋的小蛇正在她手中,身為大海的公主自然也不再意,甩下小手就扔掉,小蛇被甩了幾下,卻沒有被甩出去蛇身緊緊的盤旋着凝玉白嫩的小手指上不放開,蛇的身體也分泌出紫色的液體,液體一分泌處,碰到艾薇兒的皮膚,立即融入進去,眨眼間小蛇就變成液體一樣,全部融入到艾薇兒的身體內。

艾薇兒也只以為蛇已經被甩出去了,雖然手指冰涼了下,也不在意,起了身子,準備去看望劉震撼,腳邁了一步,頓時整個人暈了過去,躺倒在床上

李察王子推開門,閃了進去,連忙關上門,對於劉震撼帶來的叁個女人,李察,可是各個都想菈上自己的床,那匹格族的匹格能擁有這麼多的美女,李察王子可是很不服的,現在機會來了,匹格族的倒下了,剛好便宜了自己。

李察王子向床上望去,果然艾薇兒人已經躺在了床上,上身只戴了兩個貝殼胸罩,下身也只穿了一條短裙,白嫩的雙腿就這樣露在李察王子的眼裹。

“嘿嘿,美人,我來了。”李察快速的解開自己身上的衣服沖上床壓在艾薇兒的身上雙手不停的觸摸着艾薇兒的肉體。

“啧啧,穿的這麼露,看來天生就是個騷貨。”嘴巴湊了上去,狠狠的咬着艾薇兒的嘴唇,舌頭伸了進去,允吸着艾薇兒的唾液,被淫蛇侵入到體內的艾薇兒意思似乎處於朦胧,嘴唇被人侵入,伸出小舌頭,跟侵入的舌頭纏在一起。

“唔,好……”李察王子看到艾薇兒的回應,把艾薇兒的舌頭引導出來,到自己舌內,牙齒微微用力咬着,品味着艾薇兒的舌頭的味道。

“唔……”艾薇兒下體慢慢潤濕着,白嫩的小腿不停的摩擦李察硬起來的雞巴。

“怎麼,忍不住了嗎?我的艾薇兒。”李察笑了笑,吐出艾薇兒的舌頭,把艾薇兒的身子反了過來。

雖然艾薇兒的下體潤濕着,但還不適合李察的插入“摁”艾薇兒仍然處於朦胧狀態,不清楚自己的情況,即便如此,艾薇兒的身體還是無意識的摩動着。

“別摩擦了,我來幫妳一把吧,艾薇兒。”李察的雞巴貼在艾薇兒的小巧的屁股,柔軟有彈性的肌膚,緊緊的包住了李察的又熱又硬的雞巴李察晃着腰,用艾薇兒的的屁股刺激起雞巴來。

“哦……哦……”透過小巧有光澤的屁股的柔肉,李察的龜頭也若隱若現。

“這感覺,真不錯。”李察不由歎道。

“恩……”艾薇兒髮出可愛的揣息聲來。

李察伸手模向艾薇兒的股間,微微觸碰着花瓣。

“啊……嗚……”艾薇兒眉頭微微皺着,揣息的聲音慢慢的加重。李察摸着花瓣,小拇指向花瓣裹刺去。

“啊……”艾薇兒不規則的顫動着身體,承受着李察的撫摸,陰處也慢慢綻開,讓李察的手指更加好的侵入進來,李察的小拇指被艾薇兒體內緊緊的吸着,隨着手指的深入艾薇兒陰唇內,陰部也髮出茲茲聲,不停的分泌處晶瑩的液體,滴答在床上,李察忍着立刻挺槍插入的慾望,撫摸着帶着貝殼的的艾薇兒的胸部,摘下貝殼,圓潤而堅挺乳房就收於李察的手掌,輕輕一握,就從指縫摻出些柔肉敏感胸部被人撫摸着,在這刺激下,艾薇兒似乎有點清醒了,身體開始掙紮,小手也擡了起來,可中了淫蛇,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

“妳……妳是誰?”艾薇兒模糊的髮出問聲刻不容援,李察兩手把住艾薇兒的屁股,向左右分開,在充滿誘惑的狹窄小孔上,沾滿花蜜的花瓣張着小嘴引誘着李察。

“嘿嘿,不客氣了。”李察下身用力頂了過去,把雞巴插了進去。

“疼……”由於這沖擊,艾薇兒的身體大幅度的晃動着,擡起來的小手也無力的放下去,支撐着身子。

“挺住,艾薇兒。”李察說完,就開始抽送起來。

“唔……啊”還沒清醒艾薇兒不知道該怎麼辦,任由李察為所慾為艾薇兒的腔內完全潤濕,又滑又嫩的包住了李察的雞巴。

“這感覺,怎麼比處女還緊……”李察抽動着,感受着艾薇兒的陰唇的吸力,向按摩一樣,把李察的雞巴引導更加深處。緊緊的夾着體內的雞巴,帶給李察一陣陣的美妙的感覺。

不知是不願,還是舒服,艾薇兒的屁股隨着李察的抽插的平率,配合着搖擺起來。

“哦,起反應了。”李察把雞巴插到艾薇兒的最深處,然後左右不規則的搖了起來。

“摁……”艾薇兒聲音也慢慢的叫了起來,摻有甘美的嬌聲在艾薇兒花唇內的深處,李察開始了短抽插起來艾薇兒的震腰也漸漸的加快遇到這情況,李察不滿的,開始大幅度抽插起來,帶來的刺激將艾薇兒的情慾更加深兩片好看的陰唇也讓李察抽的翻出來又被帶進去。

“好……好舒服……”艾薇兒髮出呻吟般甜美的嬌聲,然後夾緊着李察的雞巴,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啊……”艾薇兒高聲的驚叫了下,乳房在空中抖動着,艾薇兒體內似乎被刺激到了,立刻夾的死死的,不讓李察的雞巴伸出去,柔肉也不停的擠壓着雞巴,讓李察頓時有種想射精的沖動。

“我也似乎到極限了,那要加緊了。”,把艾薇兒壓倒床上。趴在艾薇兒的背上,艾薇兒似乎受不了,花房裹旋轉着,一股股陰精噴灑在李察的龜頭上,李察想抽出來來,在被艾薇兒的這樣夾下去,估計立刻就射了,卻髮現怎麼也拔不出來,而艾薇兒又在此時噴射陰精,李察不由得也射出了精來,雙手抓住艾薇兒的肩膀,下身插在艾薇兒的花唇內,也狠狠的噴灑着,刺激艾薇兒的腔內。

“啊……”艾薇兒似乎受不了李察的射精,狠狠的叫了起來。

“好……好舒服。”艾薇兒心想着,而李察的雞巴射完精後,被沒有立刻縮小,艾薇兒花房的擠壓讓李察立刻又完全硬了起來。

“怎……怎麼又硬起來了。”艾薇兒雖然已經知道插在體內的不是劉震撼,又沒法掙紮開,泄了之後更加沒有力氣,只能被動的被抽插着。

“艾薇兒,再來幾次好嗎?”李察俯在艾薇兒的耳旁,咬着耳朵說着。

“不說話,就當妳默認了哦。”說完,又開始抽插起來。

“不……我……我才不……”小嘴張開,就被下身刺激的閉上了嘴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