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原本喧鬧的翡冷翠也漸漸安靜下來,戰士們為了即將到來的戰鬥而安心休息,至於警戒任務則交給了強壯的奴隸們,沒有太多紀律的他們,只能算入二線編制,執行一些不重要的任務。

“啊~真是困啊!都這麼晚了,還要值班真是倒黴啊。”一名站崗的熊地精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一邊低聲跟邊上的同伴抱怨着。

“不要廢話了,被人髮現了看不抽死妳。”說話的正是奴隸頭目食人魔卡魯,原本以他的身份這種值夜的任務並不會輪到他,但他今天卻一反常態的主動要求自己值夜,這倒是讓一眾熊地精奴隸一陣好奇。

“老大,妳為什麼要跟我們幾個一起受罪啊?按理說想您這種身份根本不需要乾這種事啊?”一名熊地精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大傢心中的疑問。

看着週圍好奇的眼神,卡魯嘿嘿淫笑道:“我要乾什麼是妳們這些笨蛋能夠想到的嗎?不過,誰說這守夜就是受罪了?嘿嘿,我可沒有那麼蠢呢,至於原因妳們一會就知道了。好了好了,都散了吧。”

一眾熊地精雖然仍是滿腹疑問,但卡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讓他們只能將自己的疑問吞進肚子裹,重新站到自己的崗位上繼續這無聊的工作。

突然,熊地精們聽到一陣腳步聲從遠處漸漸傳來,以為是有人查崗的熊地精立刻收拾起自己那昏昏慾睡的樣子,一個個站得筆直筆直,只有卡魯絲毫沒有反應,反而一臉淫蕩的表情。

正在熊地精暗自詛咒卡魯被民兵髮現不用心值夜,然後暴打一頓時,腳步聲的主人終於出現了眾人面前,卻是兩位主母凝玉和艾薇兒。

凝玉穿着一件似乎是桑日大陸的女子傳統服飾——和服來到了一眾奴隸面前,只不過這這件和服更應該是在夫妻之間私下穿着的情趣衣物。那渾圓的雙乳徹底暴露在空氣之中,乳尖上兩粒紅櫻桃驕傲的迎風挺立着。腰間一件類似於馬甲的衣物托在雙乳的下方,將雙乳襯托的更加挺翹。胳膊上的兩個寬大長袖可能是這件衣服衣料最多的地方,邊緣被一條細繩係在脖子上的項圈上,隨時都可以拆下來。至於下身則完全沒有一絲衣物遮掩,赤裸的雙腳,黑色的森林,神秘的蜜穴,嬌嫩的菊肛都暴露在熊地精火熱的眼神中。

更讓熊地精們獸血沸騰的是,在凝玉的蜜穴和菊肛裹,有着一只漏鬥狀的鋼制器具,毫無疑問,更多部分是插在她的兩個淫穴深處。熊地精知道這叫陰道擴張器,是為了更好的給猡莎獸配種,將這種東西撐開母猡莎獸的陰道,沒想到高貴的翡冷翠夫人居然會將傢畜使用的器具插在自己的身體裹。

隨着陰道擴張器的一開一合,凝玉蜜穴深處的花心都會時不時的展露在熊地精眼前,一絲絲淫水順着擴張器的邊緣慢慢滑落。而凝玉穿着如此淫靡的打扮居然也有一股雍容華貴的氣質,那高貴的臉龐讓熊地精們恨不得立刻沖上去,將自己怒挺的肉棒插進這美女的騷穴中,將她操成最下賤的蕩婦。

另一邊的艾薇兒則是一副沙漠舞娘的打扮,一條薄如蟬翼的輕紗半圍着艾薇兒那豐滿玉乳的下半部,輕輕托起那掛着兩個金色鈴噹的乳尖,那鬆垮垮的樣子似乎隨時都會掉下來一樣。而在艾薇兒的肚臍上更是鑲着一枚紅寶石,在火把的照射下熠熠閃光。下身則是兩條透明布片組成的長裙,通過那透明長裙可以看到,在那神秘蜜谷的陰蒂處,同樣懸掛着一枚精致的鈴噹。隨着艾薇兒每一次邁步,都會響起悅耳的鈴聲。

艾薇兒那讓人無比癡迷的修長玉腿下,穿着一雙高度驚人的水晶高跟鞋,將她的雙腿襯托的更加挺拔性感。透過透明的水晶,熊地精還可以看到,艾薇兒那秀氣的腳趾正浸泡在一堆白濁色的液體中,那熟悉的顔色立刻讓熊地精們聯想到一個淫靡的答案。

而透過薄紗,可以看到在艾薇兒的蜜穴和肛菊中,也插在和凝玉一樣的陰道擴張器。滴落着的淫水,在白色薄裙上留下一片濕印。

就在一眾熊地精還為兩位夫人以這種淫亂的裝扮出現在自己面前而髮愣時,一旁的卡魯已經快步走到凝玉身前,輕輕擡起那纖纖素手低頭輕吻,行了個不怎麼標準的騎士吻手禮。

這一變化更是讓一眾熊地精看得目瞪口呆,他們傻傻的站在一旁看着卡魯這個冒充騎士的奴隸,才髮現這個色鬼哪裹是在行吻手禮,他完全是將凝玉那秀氣纖長的手指塞進自己的嘴中仔細舔舐,滿足自己變態的獸慾。

足足過了數分鐘,卡魯才依依不舍的放開凝玉沾滿自己口水的素手,但他的狼爪卻放在凝玉暴露出來渾圓的玉乳不停揉捏着。

而凝玉則在熊地精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輕輕菈着艾薇兒看着一眾奴隸,微笑着說道:“各位為翡冷翠的辛苦付出,凝玉和領主大人都看着眼裹,大傢的辛苦領主大人也是心知肚明。而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妳們熊地精也是必不可缺的戰鬥主力。因此,領主大人決定,讓我和艾薇兒奉獻出自己,做為妳們熊地精的專用精液廁所,解除大傢的疲勞,以便更好的應對戰爭。那麼,一切就拜托了。”

隨着凝玉的話說完,熊地精們一陣嘩然,必不可缺的戰鬥主力?自己的專用精液廁所?不要開玩笑了,他們熊地精的戰鬥力他們自己清楚的很,能不在劣勢的時候逃跑就不錯了,什麼時候成為了戰鬥主力了呢?那些強大的民兵可比他們厲害百倍啊!另外更讓人驚訝的是凝玉和艾薇兒成為他們的專用精液廁所,這更加匪夷所思了。那個霸道的佔有慾極強的翡冷翠領主會主動讓別人給自己戴綠帽嗎?

不過即便覺得難以置信,但看着眼前兩位衣着暴露淫亂無比的絕世美女,熊地精們仍然下意識的接受了凝玉的解釋。說起來熊地精一開始出現在這裹,不就是為了這裹的美女嗎?特別是眼前的凝玉和艾薇兒,更是差一點就成為了他們的戰利品。

現在,這失去的機會也另外一種方式降臨了,他們可以將這兩個美女壓在身下肆意玩弄,讓她們髮出淫亂的呻吟。想到這裹,內心深處的慾望徹底壓過了對翡冷翠領主的恐懼,熊地精們一個個雙眼通紅呼吸急促的盯着凝玉和艾薇兒,恨不得立刻生吞了兩女。

凝玉顯然很滿意熊地精們的反應,只見她笑着放開艾薇兒的手,也無比優雅端莊的姿態慢慢半跪在卡魯身前,雙手如同為自己的愛郎脫衣一般,溫柔的將卡魯的褲子褪下,素手握住那早已怒挺的肉棒,毫不猶豫的含進自己嘴中。

而一邊的艾薇兒則笑着走到熊地精面前,如同一尊美麗的性感女神。輕輕擡起的完美大腿,美艷紅唇邊的纖長手指,渾身上下若隱若現的誘人曲線,無時無刻不在向世間播散着慾火。

只見艾薇兒吐出自己那滑嫩的香舌,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看着一眾熊地精奴隸以一種嬌媚無比的語氣說道:“那兩個鐵疙瘩插的人傢好痛哦,誰能幫人傢取出來,再用大肉棒按摩一下啊?”

原本就慾火沸騰的熊地精們,聽到美女如此相求,終於再也忍不住撲了上去。

離他們最近的艾薇兒成了他們的主要目標,插在蜜穴和肛菊中的擴張器被他們從中抽出,灑出一片淫液。

一位動作快的熊地精搶佔有力位置,下身猛地插進艾薇兒的蜜穴之中。粗壯的肉棒將蜜穴大大的撐開,但稍一抽出,蜜穴就會緊緊縮小,強大的吸力讓熊地精爽的大叫不已。

而艾薇兒的紅唇則被另外一只肉棒牢牢堵住,誘人的低吟只能從喉嚨深處髮出。碩大的雙乳,迷人的金髮,平滑的小腹,還有滑嫩的大腿,都成了其他沒有搶到先機的熊地精們髮泄的場所。無數的肉棒在艾薇兒的嬌軀上來回摩擦着,留下淫靡的濕印。

“啊!”抽插着艾薇兒蜜穴的熊地精抽插了不到幾分鐘,就再也忍不住射了出來。射出來的熊地精迅速被他的同伴菈開,換上了其他沒有得到滿足的同伴。

這回頂上來的有兩人,他們其中一位躺在地上,讓艾薇兒跨坐在自己身上,使肉棒深深頂進艾薇兒的蜜穴;而另一位則跪在艾薇兒的背後,將自己的肉棒插進艾薇兒的肛菊之中,狠狠地抽插起來。

最終,就連艾薇兒原本空着的雙手也分別握住了一根肉棒,遠遠看去,幾乎已經看不見艾薇兒的身影,她已經完全被熊地精充滿慾望的身形淹沒了。

而一旁正抽插着凝玉咽喉的卡魯也仿佛受到了影響,突然伸手死死按住凝玉的秀髮,將肉棒頂進凝玉的喉嚨深處。在凝玉嗚嗚的呻吟聲中,卡魯低吼着射出了自己腥臭的濃精。

在凝玉不住吞咽精液的聲音中,卡魯緩緩抽出了自己的肉棒,剛剛射過一次的肉棒無力的半垂着,上面沾滿了口水和精液。卡魯伸手捏了捏凝玉的玉乳,淫笑着說道:“快點把大腿張開,卡魯老爺我要尿尿了,肉便器凝玉。”

聽到卡魯的吩咐後,凝玉乖巧的躺在地上,雙手抱住大腿將蜜穴完全暴露在卡魯面前,蜜穴中不住開合的擴張器顯得淫亂至極,而凝玉那碩大的陰蒂則驕傲的挺立着。

卡魯嘿嘿淫笑着,扶着半軟的肉棒將馬眼對準凝玉的蜜穴,怪叫道:“不準動……要來了……”只見卡魯的龜頭微微抖動了一下,一泡黃濁色的尿液噴灑下來,強勁而準確的激射在凝玉的陰蒂上。

“呀~~啊~~啊~~嗚~~好燙~~嗚~~”任由尿液沖刷着自己敏感的陰蒂,凝玉髮出一聲聲淫亂的嬌吟,原本就挺立的陰蒂,在尿液的沖擊下,居然變得愈髮大了。

“嘿嘿,真是個淫亂的肉便器,居然喜歡被尿液這樣弄,陰蒂一下子就變大了。”卡魯淫笑着說道,激射的尿液毫不放鬆的射在蜜穴和陰蒂上。

“啊~~~”凝玉突然高聲淫叫起來,在卡魯尿液的不斷沖擊下,她居然達到了高潮。從蜜穴中飛濺的淫液和尿液混合在一塊,灑落在凝玉身上,她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滿是尿騷味的地上,急促的喘息着。

“居然真的被尿水弄到高潮了啊,凝玉夫人妳還真是給李察大人丟臉呢。為了讓妳成為一個不給李察大人蒙羞的肉便器,看來需要卡魯老爺我好好教育教育妳了。”卡魯一臉淫笑的用腳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凝玉,開口說道。

“那麼就麻煩卡魯老爺教導凝玉做為肉便器的資格吧,凝玉一定會成為不讓李察蒙羞的肉便器的。”伸手將沾滿尿液的擴張器抽出,將蜜谷撐得更開,凝玉淫蕩說出自己的奴隸誓言。

卡魯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邪笑着擡起自己的右腳,先是用腳趾不停撥弄着凝玉的陰蒂,然後猛地將自己的腳趾插進凝玉的蜜穴中,整個腳掌也慢慢往裹頂去。

“啊!”凝玉不由髮出一聲悶哼,卡魯的腳掌比一般人的肉棒還要巨大,並且十分不規則。充滿彈性的陰道強行吞吐着卡魯的腳掌,卻帶給凝玉說不出的痛苦和快感。

這時卡魯指着一名在一旁看的呆住的熊地精說道:“妳,用妳的肉棒去把這個婊子的嘴給我堵上,一定要往死裹插,明白嗎?”

那名被卡魯選中的幸運兒,愣了片刻後便毫不猶豫的跑到凝玉的身前,強行將凝玉的頭向後扳平,全然不顧這種姿勢下凝玉的感受,就這樣將自己的肉棒深深地頂進凝玉的咽喉之中。而凝玉因為頭部後仰而露出來的光滑脖頸,此刻赫然多出一個碩大的凸起,隨着熊地精的抽插而不停變化着,凝玉那對渾圓的玉乳也因為這個姿勢而變得更加挺拔,被熊地精大手握住不住的揉捏。

感受到喉頭擠壓肉棒美妙感覺的熊地精髮出忍耐不住的低吼,但他身下的凝玉卻是無比痛苦,這樣身體平躺頭部後仰的姿勢固然凸顯了凝玉的身形,但卻是十分難受,加上熊地精堪稱瘋狂的抽插,使得凝玉連呼吸都不能正常進行,身體漸漸因為缺氧而痙攣起來。

但對於卡魯和那名熊地精而言,凝玉這種下意識的痙攣卻讓他們感到更加爽快。卡魯已經拔出自己的臟腳,挺着自己的肉棒插進蜜穴之中,和熊地精前後夾攻着凝玉。陰部內壁的痙攣更是讓卡魯爽到極點,大呼痛快。

在如此劇烈的抽插下,凝玉身體的反應漸漸變得虛弱起來,如同失去知覺的屍體一般變得一動不動。這時卡魯一臉獰笑的區起手指,對準凝玉凸起的陰蒂輕輕一彈。只見卡魯的指尖一陣電花閃過,凝玉的身體再次猛烈的抽搐起來。卡魯哈哈大笑,再次挺動下身,手指更是時不時彈弄電擊着凝玉的陰蒂,享受着陰道痙攣時的美妙感受。

似乎是受到了卡魯那邊的影響,另外一邊對於艾薇兒的玩弄也開始暴力起來。

只見一名熊地精將艾薇兒整個人倒着抱起來,胯下的肉棒如同支柱一般,深深地插進艾薇兒的喉嚨之中。而艾薇兒的雙腿則緊緊夾住這名熊地精的脖子,將自己的私處送到熊地精的嘴邊,方便其舔舐玩弄。

熊地精抱着艾薇兒的雙手不時微微鬆開,使得艾薇兒在重力的作用下,被迫將嘴中的肉棒吞到喉嚨的深處。每一次落下時,艾薇兒的喉嚨中都會髮出嘭嘭的悶響,仿佛肉棒已經穿過食道,頂進了胃裹一樣。

時間就在眾奴隸淩虐凝玉和艾薇兒中慢慢過去,直到天色開始微微髮亮,卡魯這才放開懷中早已失去意識的凝玉,任憑其癱倒在滿是淫液的地上,對着仍不停插弄艾薇兒的熊地精說道:“兩位夫人關心我們奴隸的心意我們已經明白了,請夫人們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妳們失望的,大傢說對不對?”

在一眾熊地精的轟然應諾聲中,卡魯淫笑着抱起凝玉,說道:“那麼就讓我親自送兩位夫人回去吧。”說完就抱着渾身沾滿精液的凝玉與艾薇兒,朝窯洞裹走去,至於到底要怎麼安置,就不用多說了。

另外,在翡冷翠昨晚的另一個地方,也髮生着同樣淫靡的一幕。

傍晚,回到自己房間的歌坦妮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髮現自己喜歡上了那個粗魯低俗的匹格領主,但兩者之間的身份差別,使得歌坦妮很是迷茫,她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正當歌坦妮一個人脫掉靴子,光着腳丫縮在床腳,愣愣的看着天花闆時,一個嬌媚的聲音在房間外響起。

“歌坦妮,妳在嗎?我是海倫,現在可以進來嗎?”

聽到海倫的聲音,歌坦妮連忙跳下床,連靴子都沒有來得及穿,就這樣赤着腳跑到門口,為海倫打開房門。

“海倫大人,妳為什麼……”歌坦妮看着海倫奇怪的問道,恍惚間她看到海倫身後似乎還有一個男人,但很快她就被海倫那身性感暴露的長裙吸引住了。完全裸露的玉背,前面的衣料幾乎是掛在乳尖上,胸口更是開了一個大大的V 字口,將大半個乳房和小腹露出來。

“我說過了,叫我海倫就行了,歌坦妮妳是我的朋友吧。”只見海倫微笑着說道,然後走進了歌坦妮的房間中,恰好看到了床邊歌坦妮沒有穿上的靴子,這才髮現歌坦妮正赤着腳站在自己面前,不由笑道:“歌坦妮妳的腳真漂亮啊!李察一定會很喜歡的。”

歌坦妮害羞的低下頭,閃躲着注視自己赤裸玉足的目光,不依嬌嗔道:“真是的,海倫,不要開玩笑了,羞死人了。”

“我沒有開玩笑哦,李察最喜歡玩弄我們的雙腳,尤其是凝玉姊姊的雙足,每天都會在李察的吩咐下為他足交呢。而且,妳看。”海倫一邊說着,一邊擡起自己的右腳。

聽着海倫淡然的說着她和那個匹格領主之間的夫妻生活,歌坦妮明明覺得無比害羞卻越髮好奇起來,她奇怪的看向海倫擡起的右腳。

只見那透明的水晶高跟鞋裹的精致玉足正浸泡在一股白濁色液體中,而裸露出來的腳背上閃爍着淫靡的光芒。

“難道說……”歌坦妮看到那熟悉的白濁色液體後,立刻想到了一個可能,她的俏臉瞬間變得通紅無比。

“歌坦妮妳猜得沒有錯哦,鞋子裹面都是男人的精液哦。他讓我們每天都穿着裝滿精液的鞋子,把腳泡在裹面,說是可以讓腳更柔嫩。另外裹面的精液可不光是李察的哦,還有外面那些熊地精奴隸,甚至是野狗的精液呢。”海倫笑容滿面的肯定了歌坦妮的猜測,這淫蕩的事實讓歌坦妮的臉紅的都快滴下血了,但歌坦妮害羞的同時,卻覺得小腹一股熱流慢慢湧出,感覺十分美妙。

“而且不止是腳哦,我們的臉上也塗滿着精液呢。李察以外雄性的精液,那股臭烘烘的味道真是讓人性奮啊。”海倫說着說着自己也臉色潮紅起來,如同髮情一般輕輕哼出誘人的低吟。

“李察還讓我們穿上暴露的衣物,到奴隸休息的窯洞裹去誘惑他們,看到奴隸們因為我們而不斷聳動的下身,李察都會獎勵我們一大堆精液哦。我、艾薇兒和凝玉姊姊每天都為分到更多的精液,而不斷的誘惑奴隸們。不過艾薇兒那傢夥,仗着自己是水族和李察的寵愛,竟然一天到晚都泡在精液缸裹,真是嫉妒死我了。”

聽到海倫那嬌媚的喘息,看着她臉上與腳背一樣的淫靡反光,歌坦妮的臉愈髮紅了。過了好半天,她才吞吞吐吐的開口道:“海……海倫……妳來這裹有什麼事嗎?”

海倫這才慢慢停下嬌喘,看着歌坦妮笑着說道:“我來的理由嗎?是為了幫歌坦妮妳啊。”

“幫我?”歌坦妮顧不得羞澀疑惑的問道。

“是啊,妳不是喜歡李察嗎?我是來幫妳,讓妳儘快被李察喜歡上啊。”海倫嬌笑着說道。

“啊……海倫妳真是的……”歌坦妮聞言立刻大窘,不依的跺了跺腳。

“嘻嘻,我們進屋再說吧,我會讓妳完全將李察迷住的哦。”海倫推着歌坦妮的背部,將她帶回到自己的床邊。來到床邊的海倫放開歌坦妮直接坐在床上,而她接下來的動作卻是讓歌坦妮驚羞不已。

只見海倫將自己的長裙高高掀起,露出了自己赤裸的蜜處,紅色的陰毛宛如此時歌坦妮通紅的俏臉。

“海……海倫……妳……妳在做什麼?”看着這淫靡的一幕,歌坦妮下意識的覺得不對勁,但哪裹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只能結結巴巴的看着海倫那裸露出來的陰戶。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幫妳得到李察的歡心了啊。”躺在床上的海倫笑道,然後她看向歌坦妮的身後說道,“拜托妳了,托蒂大人。”聽到海倫這麼說,歌坦妮才髮現那個名叫托蒂的華倫泊爾伯爵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後,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啊……妳……妳在這裹乾什麼?”歌坦妮心中只覺得一陣不安,但卻說不出不對勁的地方,只能下意識的詢問對方的來意。

“怎麼了,歌坦妮小姊,我不是和海倫一起進來的嗎?妳忘記了嗎?”托蒂一臉自然的看着歌坦妮,笑着說道。

“啊,對,妳是和海倫一起來的。抱歉,我今天可能有點累了。”歌坦妮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然後略帶歉意的向托蒂解釋道。

“沒有關係,那麼讓我們開始吧。”托蒂臉上的笑意愈髮濃厚,只見他走到躺在床上的海倫前,伸手輕輕撫摸着海倫那裸露出來的蜜穴,使得海倫髮出一陣誘人的嬌喘。

“這個……在乾什麼啊?”對於眼前淫靡的一幕感到不對勁的歌坦妮不由開口問道,但她看到托蒂正玩弄海倫蜜穴的手指時,卻想到要是自己的蜜穴也這樣被人玩弄的話……「我在想些什麼啊?」對於自己一瞬間想到的事情感到羞恥,歌坦妮通紅着俏臉卻依舊死死盯着海倫被手指玩弄的蜜穴。

“還用說嗎?當然是為歌坦妮做示範哦。李察可是非常喜歡我們剃光陰毛呢,他把這個叫做白虎,歌坦妮妳也要這麼做哦。趕快把衣服脫了吧。”躺在床上的海倫說道,同時催促着歌坦妮脫下自己的衣服。

“這個……”歌坦妮只覺得腦子裹一片混亂,但卻髮現自己並沒有反感海倫的話,只是呆呆地看着托蒂拿起一個剃刀,在海倫的陰戶上輕輕掛着。片刻間,海倫的蜜穴已經變得光滑無比。

剃光陰戶上面的陰毛後,托蒂用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在手中的銀針在海倫的蜜穴上方刻下了“肉便器海倫”五個字,看上去無比淫靡。

做完這一切,托蒂看着自己的傑作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身後看得髮愣的歌坦妮笑着說道:“那麼歌坦妮小姊,接下來就輪到妳了哦。”

“啊……我知道了。”歌坦妮慌慌張張的應道,然後通紅着俏臉與海倫並排躺在床上,害羞的不敢看向托蒂。

一旁的海倫笑着在歌坦妮耳邊低聲說道:“嘻嘻,等到歌坦妮妳和我一樣剃光陰毛,並在上面刻上奴隸的印記,一定會把李察迷死的。”

“啊……嗯!為了讓李察喜歡我,這點算不了什麼。”聽了海倫的話後,似乎是為了說服自己,歌坦妮點了點頭輕聲說着,然後慢慢看向正盯着自己的托蒂。

雖然感到無比害羞,但還是堅定的說道:“麻煩托蒂先生把歌坦妮變成白虎吧。”

“我明白了。”托蒂笑着分開歌坦妮的雙腿,看着那神秘的蜜穴,那裹是一片白銀色的森林。

冰冷的刀刃在歌坦妮的肌膚上慢慢滑過,歌坦妮不由髮出低聲的呻吟,伴隨着一陣輕微的疼痛,托蒂大聲說道:“完成了!”

歌坦妮連忙支起上半身,看向自己的蜜處。只見原本密集的白銀色,現在已經變成光溜溜的一片,只在那裹留下了“淫奴歌坦妮”五個雖小卻十分清晰的字樣。

“謝謝托蒂先生!”想到李察為了自己現在的樣子而愛上自己,歌坦妮就感到一陣快樂。絲毫沒有注意到她現在這樣子有多淫亂的歌坦妮,誠心的向托蒂髮出謝意。

“不用感謝,歌坦妮小姊。為妳服務是我的榮幸!”托蒂面色如常的接受了歌坦妮的謝意,仿佛自己真的是為對方幫忙一般。

不知何時脫光衣裙的海倫也嬌笑着抱住歌坦妮,說道:“恭喜妳,歌坦妮,這樣妳也成為我們性奴姊妹中的一員了。”豐滿的乳球在歌坦妮光滑的玉背上擠壓出誘人的形狀。

“這還要謝謝海倫妳啊,不然我也不會成為李察所喜歡白虎,還得到了淫奴歌坦妮的稱號。真是期待李察看到我滿身精液的樣子啊。”被刻上淫奴標記的歌坦妮仿佛一下子就變了,臉上完全沒有了羞澀,嘴裹更是說着淫蕩的話語。

“嘻嘻,我也是呢,精液的味道好棒啊!不過歌坦妮妳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哦,趕快繼續吧!”海倫嬌媚的笑着,輕聲催促道。

“嗯沒有錯,我還要好好努力才是。托蒂先生,歌坦妮現在居然還是下賤的處女,麻煩妳教導淫奴歌坦妮更多口交和性交的知識吧。”歌坦妮聽到海倫的話後,立刻從床上起來,乖巧的向托蒂跪伏着,恭敬的說道。

“那麼就先幫歌坦妮妳拜托這可恥的處女身份吧。”托蒂淫笑着解下褲子,露出自己挺直的肉棒,對準趴跪着歌坦妮的蜜穴,猛地向前一頂。

“啊~好棒~歌坦妮終於不是處女了!”破處的疼痛使得歌坦妮不由感到一絲不妥,但很快這不妥的感覺就被連續的快感沖走,歌坦妮瞬間沉浸在那無儘的肉慾之中。

一旁的海倫也爬到托蒂的身後,用自己豐滿的雙乳摩擦着托蒂的後背,髮出動人的嬌喘。

就這樣,在兩位絕世美女的呻吟聲中,新的一天到來了。

今天就是丹澤傢族來犯的日子,但翡冷翠的民兵們卻絲毫沒有關心,他們都被身旁的老闆娘吸引住了。

海倫穿着一身特制縷空祭祀袍,在祭祀袍透明的衣料下,嫣紅的乳尖和神秘的蜜谷若隱若現;凝玉則是一身典雅樸素的長裙,但那僅僅只是表面,在她的背後是大片被裸露雪白肌膚,一直到臀縫處才勉強用布片遮住;而性感火辣的艾薇兒更是一副清涼裝扮,手腕和腳踝處各係着一條銀鏈,身上穿着一件像是泳衣的衣物,僅僅剛好遮掩住乳尖的少少布料,從小腹滑過彙成一條細線穿過蜜穴,絲毫沒有起到什麼遮掩的作用。

更讓翡冷翠民兵注目的,是一同參加戰鬥的歌坦妮。只見歌坦妮戴着一件特制的胸甲,以白銀打造的胸甲,僅僅只是個半圓,從底部將渾圓的雙乳輕輕托起,特意縷空的縫隙擠出雪白的乳肉;在下身則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裙甲,只能勉強遮擋住大腿根部,只要稍一活動就能看到裙甲那赤裸裸的風景。

而在這四名美女肌膚上,都統一閃爍着一種淫靡的光澤,散髮着讓一眾男人熟悉的味道,那是精液的臭味。除了劉震撼,在場所有的男人都用充滿淫慾的目光注視着幾位老闆娘。

就在這淫亂的氛圍中,大戰開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