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材不錯,臉蛋雖然稱不上是絕色,然而稍做化妝修飾,走在路上,
男士們也會忍不住多看一眼。我雖然不會隨便招蜂引蝶,不過對自己外在的條
件是有一定程度的自信。
所以我覺得老公為我的遵守婦道,應該加倍疼惜才對。
可是他沒有。
我跟老公結婚已經有叁年了,還沒有小孩。老公夢想在大城市內闖出一番
天地,我則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跟他一同搬進現在這個花花世界。叁年過去
了,反而我的成績比他好。我的工作職位升的比他快,薪水跳的比他高。
這可能是他受不了的原因吧。
不過這實在不能怪我。因為他都專挑一些輕鬆的工作,然後比較沒什麼升
遷或是加薪的機會。久而久之,我髮現他待在傢裹的時間比我還多。我心理有
些不平衡,白天工作累的要死,晚上還要操勞傢事。他老兄上班偷懶,下班後
還做大老爺,天底下沒這個道理。於是我開始要求他分擔傢事。
然後他就罵我不遵守婦道。
我聽了很生氣,便頂了回去:「妳有這樣一個漂亮又會賺錢的老婆,妳應
該好好疼惜才對。現在叁從四德的時代早過去了,我又沒有去外面招蜂引蝶,
妳憑什麼說我不遵守婦道。」
我想我是傷了他的自尊。自那次以後,我們越吵越大。到如今,我們已經
有叁個多月沒有行房了。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過的,我自己每天工作忙碌,有沒有性愛對我來說其實
是無關緊要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平時疏於裝扮,所以引不起他的性趣,不過既
然感情有些不睦,我就不便主動提出。
有一天下午,我下班回來,一進傢們他就帶著詭異的笑容告訴我,他有辦
法解決我們之間的爭執。原來他要我跟他上一傢心理諮商中心,叫做「婚姻教
室」。那天剛好是星期五,我想明天也不用上班,於是就答應了。
這間「婚姻教室」有點古怪,從頭到尾我都沒有機會髮言,他們只聽我老
公的片面之詞。他們首先要我老公進去。我從門外偷瞄,髮現老公跟那位心理
醫生相談甚歡,最後還交給他一比好像為數不小的金額。
老公出來後,便叫我進去。我一進去,護士小姊便把門關上了。
「魏太太妳好,我是楊醫生。」他人看來蠻斯文的,體型略嫌單薄了些:
「請坐。」他的聲音有種令人無法抗拒的磁性,我依言坐下。
「我們大概了解了妳們夫妻目前面臨的一些狀況,我想就從您先著手吧。

「什麼?」我才坐下就又跳了起來:「妳們聽他片面之詞就可以下診斷了
嗎?」
「魏太太,請鎮靜。」楊醫生仍舊斯斯文文地說話:「我們非常了解魏先
生也有不對的地方。不過這種狀況我們常碰,所以大體已經掌握住問題的關鍵
所在。魏太太不必驚慌,我們絕對也尊重您的意見。」他說話的口氣和那磁性
的嗓音,極具說服力。我不知不覺中已經信任他,讓他可以更靠近我說話。
「婚姻教室其實是將夫妻分開進行輔導,我們今天先針對您。等我們可以
跟您溝通觀念後,在跟您的先生談。」他一邊說話,一邊繞到我的背後。
「要進行多久?」我問道。
「那要看魏太太的合作程度而定。快的話,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
「什麼?」我嚇了一跳:「那不是要我住院了???啊!」我忽然全身酸
麻,那是被電擊的反應,隨後我就失去了知覺。
**********************************
當我醒來時,我髮現我四肢被人固定在一張類似牙醫的治療椅上。我的衣
服被人脫光,連內衣內褲也不剩。不過又好像被人穿上一件絲質肩帶式睡內衣
,裙襬的長度,剛好可以蓋過我的下體。
因為我的雙腿被人分開固定,所以如果此時有人站在我的面前,一定可將
我的私處一覽無遺。
很不幸地,楊醫生真的就站在我的眼前,用他那斯文中性的語調問候:「
醒來了嗎?」
「妳這是做什麼,快放開我。否則有任何的法律責任,休怪我沒有事先通
知。」我努力掙紮了一會後,終於放棄。用聊勝於無的言詞虛張聲勢。
「魏太太別緊張,這是性反應測試。一般婚姻觸礁,我們會先懷疑有一方
或雙方是性冷感。」他一邊解釋,一邊向一旁的護士示意。護士便啟動了儀器
上的某個按鈕。
「我沒有性冷感,我不需要測試!」我極力否認道,我真的有些害怕了,
因為我不知道楊醫生要對我做什麼。
「是的,說謊的人通常都不會承認自己在說謊。魏太太不必驚慌,一下下
就過去了。」他把臉向我湊進,似乎是要觀察我的反應。
這時,椅背枕墊附近忽然伸出一條金屬環,牢牢地拴住了我的額頭。椅肩
附近伸出了兩條小指粗細的電纜,覽頭部分是一隻平頭的鑷夾。它們順著我所
穿的睡內衣的肩帶,緩緩鑽進了我的胸部,然後夾住了我的乳頭。最後,椅墊
部分也伸出一條同樣的電纜繩。雖然我的頭被固定住了,可是我的下體可以清
楚的感受到,那條覽繩的繩頭,是一根光滑金屬做的假陽具。它在我的私處週
圍拼命挑逗,使我感到有隨時被插入的危險。
一切準備就緒後,楊醫生又一臉溫柔地對我說道:「這個測試完成後,妳
將成為另一個嶄新的女人,一個魏先生心目中完美的女性典型。」然後,他啟
動了開關。
我忽然感到後頸一陣麻癢,那是被針頭刺入體內的感覺。然後???是在
我的頸部脊椎跟後腦交接處吧,我想,有一股冰涼的感覺正在慢慢擴散當中。
當這份冰涼的感覺散佈到整個腦袋時,很奇怪的,我的一對乳頭和私處卻開始
灼熱難耐。
我的雙乳開始腫脹而堅挺,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兩隻聶夾就忽然夾緊通
電。這種快感是前所未有的。我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為了要達到聶夾會夾緊
通電的程度,我拼命地展開性幻想,以維持雙乳的腫脹堅挺。我想我是開始意
淫了。我越是意淫,我的腦袋就越是清涼舒暢。接下來我得解決我下體的需求

「這麼快就進入狀況了,魏太太您還真淫蕩呀。」楊醫生見我開始渴望下
體被那金屬陽具插入時,便對我下指令:「請跟我覆誦,我是女人,我是我老
公的女人,我隨時隨地渴望與老公性交,為了滿足老公,我會完全聽話,絕對
服從。這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事。」
「啊,這是什麼跟什麼呀???啊!」我正想反抗,那額頭上的金屬環忽
然扣得很緊並放了少量的電。我腦袋中清涼舒暢的感覺在瞬間變成陣陣的刺痛
,而下體的灼熱感也更加嚴重。
「乖女孩,不要不聽話呀,快覆誦吧。」楊醫生對我的反抗抱以同情,並
鼓勵我盡快放棄無謂的掙紮。
我又反抗了幾次,終於還是無能為力,只好跟著覆誦:「我是女人,我是
我老公的女人。我隨時隨地渴望與老公性交。為了滿足老公,我會完全聽話,
絕對服從。這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我才說完,那金屬陽具便一股腦地鑽進
了我的下體。這份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比剛才雙乳的更強烈。我的陰道不自主
的收縮,便把金屬陽具吞入更深的深處。然後,隨之而來的,是大量狂洩的淫
水。
我的陰道肌肉莖癵地抽蓄了幾下後,便鬆軟了下來。金屬陽具也順勢滑了
出來。還在享受高潮的我,哪裹肯就此放手。於是趕快再覆誦一遍,金屬陽具
就再度插入。
就這樣反覆幾此後,我已經完全失去了意志,任由肉體的慾情擺佈狂野。
當我慢慢虛脫,進入夢鄉之際,我的腦海只剩一種聲音盤旋圍繞:我是女人,
我是我老公的女人。我隨時隨地渴望與老公性交。為了滿足老公,我會完全聽
話,絕對服從。這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事???
「當妳聽到這是老公的話時,妳會將之前交代的事當成是妳自己的信念?
? ?睡吧,等妳醒來後,除了妳認為最重要的事外,妳會遺忘今晚所有
的過程,只知道性冷感測試已經完畢了???」
**********************************
當我再度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摸摸身上穿的衣服,是昨天
晚上他們為我換上的肩帶式睡內衣,除了這之外,我什麼也沒穿。
這間套房舒服極了,我如廁盥洗完時,剛好有人敲門了。我沒有別的衣物
可穿,只好重新鑽回棉被裹,再請敲門的人進來。
敲門的人是楊醫生,他和藹可親的微笑著:「睡飽了嗎?」
「嗯,我通過測試了嗎?」我反問。
「是的,魏太太一切正常。」楊醫生宣佈道。
「我說吧,我怎麼可能有問題呢?」我慶幸道。
「好,請魏太太稍做休息,我們用過早餐後就開始第二個項目的檢測。」
楊醫生的話把我帶回整個現實的狀況。是的,我昨晚跟老公一起來參加「
婚姻教室」所提供的課程,希望挽救我們的婚姻。可是,我真的需要嗎?我是
女人,我是老公的女人呀!
「楊醫生,我想不需要了,我的婚姻生活很美滿,不會有問題的。」我堅
定道。
楊醫生觀望我一陣子後,點頭道:「那好吧,請魏太太先化個妝,依照梳
妝台上錄音機的指示,我這就去通知魏先生來接您回去。」
「為什麼要化妝,今天是星期六,難得悠閒???」我記得老公也常常嫌
我黃臉婆,可是我有我的個性???
「對不起,這是魏先生交代的。換句話說,這是老公的話。」楊醫生抱歉
道。
說也奇怪,當我聽到這是老公的話時,我覺得為他化妝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了。於是我乖乖坐下,按下錄音機,照著上面的指示化上老公喜歡的妝。
我化完妝後沒多久,楊醫生帶來了一套衣服給我換穿。我看了看,胸罩是
前扣式蕾絲縷空係列,內褲則是與胸罩同款的丁字褲,再加上一雙高級肉色透
明絲襪。我平時不喜歡穿絲襪,內衣的款式也大膽了些。於是我向楊醫生要求
道:「還是還我昨晚穿來的小可愛吧,我不太習慣做這種裝扮。」
「沒辦法,這是老公的話。」
在瞬間,我忽然渴望將它們通通都穿戴在身上。我首先為自己穿上胸罩,
當我在胸前扣上罩扣時,雙乳因罩盃壓縮而迅速腫脹堅挺起來。我不由得嬌喘
道:「我是女人,我是老公的女人???」
接著,我又徐徐地菈上那蕾絲縷空款式的丁字褲。當褲襠完全扥住私處而
丁字形的部分深深嵌入股溝間時,我有種被日式束縛的快感,不自主地呻吟道
:「我隨時隨地渴望與老公性交???」
最後,我緩緩地為玉腿套上絲襪。那絲絹輕柔的觸感使我又忍不住的呻吟
起來:「嗯???為了滿足老公,我會完全聽話,絕對服從???」
在內衣褲及絲襪穿戴完畢後,我又穿回了那件肩帶式絲質睡內衣裙。因為
楊醫生遞給我的那件薄紗連身窄裙,質料太輕薄透明了,裹面不穿一件,是根
本無法在街上行走的。即便如此,由於連身窄裙的貼身度高,胸罩和丁字褲的
線條仍是若隱若現的。
我當然不知道,我會有如此滿意的舒適穿戴,是之前楊醫生在內衣褲和絲
襪上塗上催淫藥膏的結果。
沒多久,老公來接我了。他看到我的裝扮也非常滿意,因為今天是星期六
,他建議我們一起逛街,看電影。這些事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做過了,所以我就
欣然答應了。
「告訴我妳現在最想做的事,這是老公的話。」他問道。
「我想跟妳做愛。」我紅著臉答。
「在那之前呢?」
「我會完全聽話,絕對服從。」我沒有說謊。
「做完愛後呢?」
「又想著下一回與妳燕好。」
老公似乎很滿意我的答案:「所以傢事還是由妳來做蘿。」
「好???」我還是聽話了,雖然這要求有些無理???
「這是老公的話。」
在瞬間,我忽然覺得做傢事是妻子份內的事,根本沒有必要跟老公爭,於
是欣然接受道:「當然,我應該負責傢事的。」
老公笑道:「我有妳這麼漂亮又會賺錢的老婆,我怎麼捨得讓妳太操勞呢
。如果太累的話,我會替妳分擔傢事的。」
這句話說的我心花怒放。我有這麼體貼的老公,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當我們並肩走出「婚姻教室」時,老公口袋不慎滑出一張名片,上面寫著:
「嬌妻教室」負責人楊戚道醫生
老公趕緊將它拾回口袋。由於只是一瞬間,所以我想我是眼花看錯了。我
也不想問,此刻的我,只想摟著老公堅實的臂膀,愉快地去逛街,看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